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慈恩园】(上)
    柳玉城本不想告诉他实情,可是看到对方质疑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铁总管,我们也正在为此事着急,我爹好好的突然就失踪了。”

    铁铮哈哈大笑,笑声过后,脸上煞气更重:“柳玉城,你当真是谎话连篇,王爷三番两次请你们去王府诊病,可是你们父子推三阻四,今天有事,明天太忙,又拿腿断当成借口,现在居然玩起了失踪,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如此好骗?你们神农社难道连王爷都不放在眼里?”

    柳玉城惶恐道:“铁总管,小民绝没有这个意思,更加不敢看不起王爷,我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的,绝无半句虚言。”

    铁铮冷笑道:“是不是虚言我不知道,可今日太后娘娘有恙,王爷向太后娘娘推荐了柳先生,太后如今正在慈恩园等着,去还是不去你们自己掂量。”

    柳玉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太后会在这个时候找他们看病,不巧得是,父亲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知所踪,柳玉城虽然自小跟随在父亲身边学习医术,可是给当今太后看病,他还没有这个胆子。

    铁铮道:“皇上向来最为孝敬,若是知道你们胆敢不去,呵呵,后果你们神农社自己掂量。”他霍然转身,向外面走去。

    柳玉城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面无血色,等到铁铮离去之后,他好半天方才缓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寻找父亲乃是当务之急,可是太后传召也不敢违抗,他的几位师兄全都被父亲派往各处巡诊。如今神农社的当家人只有他一个,值此突变故之际,也唯有他挑起这份重担。柳玉城道:“玲儿,将我的药箱拿来,我去一趟慈恩园。”

    正所谓上命不可违,柳玉城也只能屈从。他转向胡小天道:“胡兄弟。失陪了。”

    胡小天却道:“柳兄,不如我陪你去。”

    柳玉城微微一怔,不明白胡小天究竟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道:“柳兄,小天虽然不才,可是也略通医术,不瞒您说,大康皇上的顽疾就是我亲手治愈,不然皇上也不会将护送公主前来雍都完婚的重任交给我,我跟你一起过去。或许能够帮上忙。”

    柳玉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好!”

    胡小天决定跟随柳玉城前去,一是的确想给柳玉城帮忙,二是因为他听说是大雍太后传召,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太后也就是薛胜康的亲娘,只要见到了她,岂不是有了破局的机会?正所谓一举两得。

    樊玲儿拿着药箱跑了过来。因为赶得太急,小脸红扑扑的。

    柳玉城伸手想接过药箱。可是樊玲儿却没有给他,小声道:“我跟师叔一起过去。”

    柳玉城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就别跟着添乱了。”

    胡小天笑道:“樊玲儿,我陪你师叔去,你只管放心吧。”他向周默交代了一声,和柳玉城一起出了神农社的大门。

    却见一辆豪华的四驾马车停在神农社的大门外,铁铮骑在马上静静等着。看到胡小天他不由得有些好奇,皱了皱眉头,却没说什么。

    胡小天看到他如此表现,心中不禁生出疑窦,铁铮明明认识自己。却因何不说破?想起昨天在燕王府中燕王薛胜景的言行,忽然感觉神农社生的事情有些不同寻常,昨天薛胜景邀请柳长生前往王府,根据当时的情况猜测,薛胜景很可能得了下三路的毛病,找柳长生是为了求医。可柳长生并没有前往,等于扫了薛胜景的面子,今日就生柳长生失踪之事。而在柳长生失踪之后,紧接着燕王府的人就到来,传令让柳长生前往慈恩园给太后诊病。

    这一系列的事情环环相扣,应该不是巧合。胡小天心中暗忖,难道柳长生失踪和燕王薛胜景有关?自己和薛胜景虽然接触不久,但是对其人的性情也算有了一些了解,薛胜景绝非传言中的那个义薄云天的当世孟尝,此人心机深重,笑里藏刀,或许柳长生的拒绝已经让他怀恨在心。所以才设下了这个局,柳长生不在,他们口口声声说柳长生故意玩失踪,而柳玉城若是无法治好太后的病,恐怕连脑袋都保不住。

    想到这里,胡小天有些不寒而栗,如果这一切果真属实,这燕王的心肠也太歹毒了。

    柳玉城坐在车内,脸色沮丧,显得忧心忡忡,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柳兄,柳馆主吉人自有天相,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周大哥动我们的人帮忙寻找,兴许很快就会有他的消息。“

    柳玉城道:“我爹性情倔强,他若是认准的事情,宁折不弯,我是担心他在无心中得罪了人。”他刚才说父亲没有仇家,可是这时忽然想起父亲曾经多次拒绝燕王邀请他登门的要求,很可能因为这件事得罪了燕王。

    胡小天道:“柳兄,其他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太后得的是什么病?”

    柳玉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甚清楚,之前也没有听说太后生病的消息,皇族生病一般都有太医院那边诊治,很少会找上我们神农社。这次如果不是燕王保荐,或许太后也不会想起我们。”言语中充满了无奈,燕王这次保荐他们前往慈恩园给太后看病,应该没有多少善意。

    慈恩园位于雍都西南,又称夕照园,这座皇家园林乃是雍都最大的一座,历代皇上都将此地作为避暑的地方,现在蒋太后选在这里颐养天年,这里环境优雅,景致绝美,虽然比不上皇宫的气势恢宏,但是也少了那里的肃穆压抑,多了几分恬淡自然,不失为一个修心养性的绝佳住处。

    马车从慈恩园的东门进入,沿着云石砌成的道路缓缓而行,胡小天掀开车帘,却见道路两旁花红柳绿,好一幅春意盎然的景象,前方是平静无波的恩泽湖,湖水碧绿,在天光的映射下平整如镜,一阵微风吹过,道路两旁垂柳纷纷舞动身姿,宛如婀娜少女,水面在此刻泛起涟漪,一时间湖面上浮光掠影美不胜收。

    湖心处建有一座福寿山,乃是开挖恩泽湖时候,挖掘的土方堆积而成,楼台亭阁,依山而建。山顶有慈恩宫,那里就是蒋太后现在的居所。

    他们乘坐马车一直来到长桥入口。

    铁铮打开车门,柳玉城和胡小天从车上下来。

    铁铮道:“到了!”

    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桥头之上,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监带着一名小太监站在那里。

    铁铮上前恭敬行礼道:“董公公好。”

    董公公乃是蒋太后身边的老人,他声音尖细道:“怎么?柳先生没来?”

    铁铮道:“柳先生不在家,所以我将他的公子请来了,柳公子尽得其父真传,医术称得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柳玉城玉面微红,他可当不起这句话。真正到了皇家庭院内,柳玉城的内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董公公嗯了一声道:“你们两个随我进来吧。”眼睛朝铁铮扫了一眼道:“回吧!”

    铁铮慌忙躬身告辞。

    董公公又想起了一件事:“怎么燕王殿下没过来?”

    铁铮道:“王爷今天事情繁忙,他是想过来着,可惜抽不开身。”

    董公公道:“太后就那么两个儿子,皇上日理万机,忙于国事,百忙之中还不忘过来探望,燕王殿下难道比皇上还忙?”

    铁铮脑袋耷拉着不敢多说什么。

    听话听音,胡小天一听就知道这董公公极其得宠,不然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数落燕王的不是。

    董公公道:“赶紧走吧,把杂家的话说给燕王听听,自打他从外面回来,也有些日子了,还没有到慈恩园来过一趟,别以为送两个郎中过来,就能够表示他的孝心,自个好好反省反省吧。”

    董公公说完就走,胡小天向柳玉城递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跟着走上长桥。

    走过长桥就到了福寿山脚下,他们从山脚的琼楼玉宇牌楼,经过福寿门,日月门,福寿堂,德辉殿,佛香阁,一直来到山顶的慈恩宫。董公公虽然对铁铮的态度不怎么样,可是对胡小天和柳玉城这两个外人倒是相当得客气,一边走,一边给他们两人介绍着经过的地方。

    因为胡小天帮柳玉城拎着药箱,董公公也没有生疑,应该是把他当成一个拎药箱的药僮了。

    来到慈恩宫外,董公公道:“虽然你们是燕王推荐来的,可是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按照常理是要检查一下你们的东西。”他说得委婉,其实就是搜身的意思。

    胡小天道:“应该的。”他和柳玉城两人举起双手,那两名小太监伸手在他们身上搜索了一遍,又看了看胡小天背着的药箱,确信毫无异状,这才带着两人走入宫内。

    步入宫门,先看到得就是一个大大的寿字照壁,绕过照壁,水声淙淙,却是一个天然的喷泉出现前方,温泉跳跃在三丈方圆的水潭之中,水潭周围用汉白玉砌起围栏,雕栏玉砌,周边水渠环绕,分成六个通道,形成园林水系,设计精妙,巧夺天工。

    四名小太监正在花园内修剪花木,看到董公公进来,慌忙停下手头的工作向他行礼,董公公笑眯眯道:“忙你们的,太后在殿里吗?”(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