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神农社】(下)
    薛胜景缓缓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如此,道铭对这桩亲事不满意啊,淑妃本想攀更高的枝儿,却不曾想皇上决定和大康联姻,成为大康的女婿,虽然表面儿风光,可惜并没有落到实惠。”

    马青云道:“坊间许多传言,都说皇上之所以答应这件婚事,是因为有心将皇位传给七皇子。”

    薛胜景呵呵笑道:“流言可畏,淑妃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我看她是在帮着儿子故意放出风声,这一招就叫故弄玄虚,你想想,听到这个消息,最紧张的人是谁?”

    马青云道:“当然是大皇子。”

    薛胜景唇角露出一丝冷笑。

    此时听到门外通报之声,却是铁铮送人回来了。

    薛胜景又情不自禁在裤裆上抓了抓。

    铁铮道:“王爷,他已经走了。”

    薛胜景道:“你不是说他是宫里的一个小太监?仅此而已吗?”

    铁铮慌忙躬身抱拳道:“王爷勿怪,他只是使团的副遣婚史,当家的另有其人,乃是礼部尚书吴敬善。”

    薛胜景道:“一个小太监能够得到大康皇帝的重视,没有身份,没有背景,年纪轻轻,能够活到现在,就证明很不简单,铁铮!刚才在门外,他护卫的箭法如何?”

    铁铮面部有些烧,头低得更加厉害:“启禀王爷,那人箭法群,即便是咱们王府之中也不多见。”

    “我就说嘛!”薛胜景的脸上浮现出和善的笑意,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小缝,不过从小缝中仍然透出凛冽的光华:“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铁铮,你帮我调查清楚这胡小天的身份背景,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来头。有没有资格跟本王做朋友!”

    “是!”

    铁铮准备告退离去,听到薛胜景又道:“去查查柳长生那个老东西搞什么花样,本王对他竭诚相待,他却居然不给我面子,真以为神农社可以凌驾于我燕王府之上吗?”

    神农社乃是雍都最大的医馆,距离燕王府不远。胡小天和展鹏途经这片青砖黑瓦的建筑时候起初并没有注意到,经过大门,在墙角看到路标方才意识到这险些错过的建筑就是名满大雍的医馆神农社。

    胡小天看到神农社三个字的时候猛然勒住马缰,小灰咴律律一声嘶鸣,前蹄高扬而起,然后硬生生钉在地面上。展鹏的坐骑反应并没有那么神,向前冲了一段距离方才停下,扭过头来,有些错愕道:“大人。什么事情?”

    胡小天指了指路标上神农社三个字道:“原来神农社就在这里。”

    “大人认识此间的主人?”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不过秦雨瞳曾经委托我给医馆的主人送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顺便将这件事做了。”

    展鹏对胡小天向来言听计从,跟随胡小天一起折返头重新来到神农社。

    雍人尚简,建筑风格虽然雄伟厚重,但是在色彩方面偏于黯淡,像燕王府那种奢华的建筑风格在雍都之中非常少见。建筑风格大都统一。颜色又是千篇一律的青灰,这也是胡小天会错过神农社大门的原因。

    来到门前。却现神农社房门紧闭,胡小天将马缰扔给展鹏,伸手在大门之上蓬蓬蓬敲了三下,不多时大门吱吱呀呀缓缓打开,露出了一条寸许的门缝,一个头扎双鬟的小丫头从门缝中向外面张望着。她显然从未见过胡小天二人,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嫩生生问道:“你是谁?”

    胡小天笑道:“我叫胡小天,从大康而来,受了秦雨瞳秦姑娘的委托特地来给柳先生送信。”

    那小丫头道:“馆主病了。不如你将信交给我,我帮你转呈?”

    胡小天道:“对不起,秦姑娘交代,一定要让我亲手将这封信交给柳先生,劳烦小妹妹帮我通报一声。”

    那小姑娘点了点头道:“那你等着吧!”她重新关上了大门。

    胡小天唯有在外面等着,刚才在燕王府就听说柳长生病了,他之所以坚持要见柳长生一眼,乃是因为心中对这个人物存在着深深的好奇,秦雨瞳做事极有分寸,应该不是仅仅让自己送一封信那么简单,或许她另有用意。

    胡小天和展鹏在外面等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大门再度开启,这次出来的却不是刚才那个女孩儿,而是一位长身玉立,相貌英俊的青年文生,那男子出门之后微笑向胡小天两人行抱拳礼:“实在抱歉,让两位贵客在外面久等了,在下柳玉城奉家父之命特地前来恭迎。”

    胡小天看到此人如此客气顿生好感,原来他是柳长生的儿子,家学渊源,知书达理,相貌英俊,举手抬足风度翩翩,一看这气派就是世家子弟。胡小天笑眯眯抱拳还礼道:“我叫胡小天,这位是我朋友展鹏。”

    柳玉城笑道:“见过胡兄,见过展兄!”他在前方引路带着两人向里面走,绕过照壁,眼前现出一个大大的庭院,庭院内有不少弟子在那里忙着晾晒药物,刚才开门的小姑娘也在其中穿梭,看到柳玉城,蹦蹦跳跳走了过来:“小师叔。”她是柳玉城大师兄樊明宇的女儿樊玲儿。

    柳玉城对她颇为爱护,微笑道:“玲儿,你在这里帮我看着,我带这两位客人去见爷爷。”

    樊玲儿连连点头。

    柳玉城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停下脚步道:“如果再有人来你可知道怎样说?”

    樊玲儿道:“知道!”

    三人沿着右侧的风雨廊走入内苑,先看到的就是院中的一座神农像,神农社就是由此得名。胡小天道:“听说柳馆主病了,不知病得重不重?”

    柳玉城道:“这段时间家父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前些日子他不听我们的劝阻,非要上山采药,结果不慎跌了一跤,摔断了右腿。”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柳玉城微笑道:“家父听说两位从康都过来,专程给秦姑娘送信,开心得很呢。”

    胡小天心中暗自奇怪,却不知秦雨瞳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让神农社的关注给她这么大的面子,想想连大雍燕王的面子,柳长生都不给,看来秦雨瞳和柳长生的关系肯定非常亲近。

    跟随柳玉城来到后院,进入拱门,来到一个幽静的小院中,这小院就是普普通通的农家园舍,门前种着几株杏树,杏花开得正艳,小小的花园内,种植着一些常青植物。院中只有三间茅舍,即便是在神农社中,这房屋也显得简朴了一些。

    柳玉城来到中间房门前,恭敬道:“爹!客人到了。”

    房间内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道:“请他们进来。”

    柳玉城微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胡小天还以一笑,跟着柳玉城进入房间内,展鹏并没有跟他进去,而是在外面等候,一来不想打扰胡小天的事情,二来在外面可以第一时间觉察到周围的变化,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展鹏必须保持警觉。

    神农社馆主柳长生静静躺在窗前,右腿已经用夹板固定,五十多岁年纪,黑如墨,面如紫玉,长眉细眼,颌下三缕长髯,颇有些仙风道骨。

    胡小天上前恭敬作揖道:“晚辈胡小天见过柳先生。”

    柳长生微笑道:“你就是为秦姑娘送信的朋友,既然她能将信委托给你送来,就证明你是信得过的朋友,快请坐,老夫右腿受伤,无法起身,失礼之处还望胡公子多多担待。”

    柳玉城为胡小天搬了个锦团坐下。

    胡小天取出秦雨瞳委托自己送来的那封信,双手呈给柳长生,柳长生接过胡小天手中的那封信,当着他的面拆开了,读完之后,又将信塞入信封中放在卧榻之上,微笑道:“原来你是雨瞳最好的朋友。”

    胡小天颇有些受宠若惊,不是因为柳长生而是因为秦雨瞳,虽然他和秦雨瞳认识了这么久,可是最好的朋友他却不敢当,柳长生说出这番话,胡小天就已经猜到了这信中的内容。

    柳长生道:“胡公子,你在雍都遇到任何麻烦只管对我开口,只要老夫能够做得到,必然鼎力相助。”

    胡小天心中不觉有些感动,秦雨瞳写这封信的目的果然是为了帮他,想起自己在康都之时,对待秦雨瞳多有微词,甚至还曾经几次误解过她,可是秦雨瞳仍然没有记恨自己。在雍都,胡小天可谓是孤立无援,柳长生虽然并无官职在身,但是此人身为雍都第一医馆的馆主,在雍都乃至整个大雍都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和朝中的不少官员都有交情,现在他说愿意帮助自己,自己在雍都的前路就光明了许多。

    胡小天道:“多谢柳先生,不瞒先生,小天此次前来乃是为了护送安平公主和贵国七皇子薛道铭完婚。”

    柳长生道:“此事倒是听说过,喜事啊,两国联姻,若能永远交好,永无战事,倒是百姓的福祉。”

    胡小天道:“其实我们昨日就已经到了,总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柳长生道:“如何不对?”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