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燕王府】(上)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声道:“闹什么闹?我看谁敢在燕王府门前闹事!”声若洪钟,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胡小天内心一怔,单从声音上就能够听出来人内力浑厚。

    众人全都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却见燕王府大门从中分开,一名身穿灰色布衣的中年汉子率先走出门来,那人正是燕王府总管铁铮,他中等身材,算不上魁梧高大,可是脚步笃定,步步生根,双目光华内蕴,两侧太阳穴高高隆起,一双大手比起寻常人要大上一号,和他的身材显得并不相称。

    守门武士慌忙上前,附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铁铮双目盯住胡小天,冷冷道:“你在闹事?”

    胡小天依然笑眯眯道:“并非闹事,而是前来拜……”话未说完,但觉眼前灰影一晃,铁铮瞬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扬起蒲扇大小的手掌向胡小天当胸拍来。

    胡小天虽然表面笑嘻嘻的,可是心中却暗自提防,他在无相神功的修炼上已有相当的根基,对方虽然相隔遥远,可是在铁铮启动之时,仍然率先触了空气的鼓荡,胡小天及时作出反应,脚步向后一滑,瞬间拉开和铁铮之间的距离。饶是如此,铁铮的度还是乎他的想象,躲过铁铮的一掌,仍然被掌风的边缘扫过,感觉脸上的肌肤如同被刀割一般疼痛。

    铁铮蹂步向前,可是这一步却并没有完全跨出去,从他的右前方“咻!”射来了一箭,羽箭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他右脚前方的土地,羽箭深深没入地面之中,仅剩尾羽露出地面之外,余力未消,不断颤抖。

    铁铮举目望去,却见远处一名身材修长的年轻武士弓如满月,寒光闪闪的镞尖瞄准了自己,利箭一触即,剑拔弩张的气氛让现场顿时紧张了起来。

    展鹏坚毅的双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目光比羽箭飞行的轨迹更加笔直。铁铮一双浓眉拧在了一起,双目之中煞气更重。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其实不用你出手,我一个人就足以对付他了。”打未必打得过,可是铁铮想要伤他也没那么容易,毕竟胡小天的躲狗十八步乃是极其精妙的步法。

    如果他不声,铁铮还险些将他忽略,铁铮转向胡小天。

    胡小天依旧是春风拂面,他挥了挥手道:“放下弓箭,咱们是来交朋友的,又不是打架的,千万不可无礼。”

    展鹏缓缓松开弓弦。

    铁铮虽然心中怒气未消,但是从刚才出手的情况来看,展鹏的箭法高自不必说,就连这个嬉皮笑脸的小子武功也绝非泛泛,自己猝然动的攻击居然能够被他轻松避过。

    此时王府大门处传来一个浑厚平和的声音:“铁铮,不得无礼!”却是燕王薛胜景到了,他头戴黄金梁冠,身穿青色织金蟒袍,生得白白胖胖大腹便便,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两位武士,身后还有四人随行。

    薛胜景因为体格太胖,估摸着至少得有二百多斤,走了几步就停下来擦汗。

    门外站着排队的百余人齐声欢呼道:“燕王来了,燕王来了!”

    薛胜景乐呵呵挥了挥双手道:“大家好,大家好!今儿怎么都来得这么早?是不是都存着什么宝贝给本王开开眼。”

    众人争先恐后将自己的宝贝拿出来。

    胡小天远远望着这位大雍的燕王,感觉这货像极了一个小丑,身上哪有半分王族的气派?

    薛胜景说起话来倒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大家不用着急,排好队,把你们的东西展开来给本王过过眼就是。”他缓步走下台阶,来到拍在第一的那年轻人面前,那年轻人激动得满脸通红,将手中的一个青瓷瓦罐递出去,恭敬道:“王爷,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云窑精品,五百多年了,您看看这釉色,您看看这造型,您看看这工艺……”

    薛胜景嘿嘿笑了一声,从身边人手中接过了一个金锤儿,扬起锤儿照着瓦罐就是一敲,当啷一声敲得粉碎,那年轻人哭丧着脸道:“王爷,为何砸了我的宝贝……”

    薛胜景道:“给他二两银子,年轻人不学好,拿梁窑的劣质赝品来糊弄我,你自己看看那碎瓷片儿,若是能过三年,本王把这些瓷片全给吃了。”

    年轻人红着脸,钱也不要了,转身就跑。人群中马上有十多人悄悄退了出去,燕王喜好收藏名声远播,加上他出手大方,自然有想投机取巧之人,可惜这薛胜景在这方面的确是真有造诣,普通人想要瞒过他的眼睛实在是太难,这些悄然退出的人就是原准备浑水摸鱼的,一看到那年轻人如此遭遇,谁也不敢自取其辱了。

    薛胜景拿着小金锤沿着队伍一路走了下去,对这群人拿来的多数藏品最多只是扫上一眼,却从未停步,直到来到一个老妇人面前,看到那老妇人手中的一对绿檀镇纸,向身边人道:“给这位老人家拿十两金子。”

    众人齐齐向老妇人手中的那对镇纸望去,现那对镇纸也不过是稀松平常之物,最多值一两银子,以薛胜景的眼力当然不会看不出它的价值,此人身为王族倒是宅心仁厚。

    虽然排队的有百余人,可拿来的那些所谓宝物能让薛胜景看中的却没有一个,没多久就一个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灰溜溜离去。

    胡小天看到眼前场景也感觉颇为有趣,早知如此,耐心排队倒也无妨,何必主动招惹麻烦,到现在铁铮和几名武士仍然在虎视眈眈望着自己。

    薛胜景最后方才来到胡小天面前,铁铮担心胡小天会对主人不利慌忙上前护卫。

    薛胜景笑道:“铁铮,你何必紧张,大雍帝都,天子脚下,哪有人会加害本王呢?”

    胡小天微笑抱拳,向薛胜景深深一揖道:“大康遣婚史胡小天参见燕王千岁!”

    薛胜景依然笑眯眯道:“你是大康的使臣?找我是公事还是私事?”

    胡小天道:“当然是私事,小天在大康就听说王爷慧眼识珠,尤其是在书画方面眼界颇高,所以特地带来一幅画请王爷鉴赏。”

    薛胜景道:“拿出来吧,既然花费了这么大的心机,想必还值得一看。”

    胡小天现这薛胜景虽然长得胖乎乎憨态可掬,可是其人却一点都不傻,而且非常的市侩精明。他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山水画,这幅山水画还是杨令奇双手未残之时所作,造诣极高,画面之上,老松危崖,寒梅丛竹,荒崖涧路,悄无行人,意境幽静,幽冷广淡,笔墨意蕴十足,画风典雅含蓄,具有一种独特的明净高逸的气息。

    薛胜景乃是真正识货之人,看到这幅画,一双小眼睛顿时瞪得滚圆,精光四射。胡小天从中轻易就看出他对这幅画的渴望,知道成功打动了薛胜景的内心,马上将画卷合上。

    薛胜景本来探头过来想看个清楚,却没想到胡小天这就收起,不由得有些抱怨道:“胡大人何故收起?”

    胡小天微笑道:“王爷觉得这幅画值多少金子?”

    薛胜景心中暗忖,都说大康现在日薄西山,国力虚弱,想不到果然如此,连他们的使臣都到了登门卖画的地步,薛胜景伸出白胖的右手捻了捻颌下稀稀落落的胡须道:“本王愿出千金。”

    胡小天笑道:“千金不卖!”

    薛胜景道:“你开价多少?”

    胡小天将那幅画双手呈上道:“此画送给王爷,分文不取!”

    薛胜景当然明白无功不受禄的道理,虽然很想得到这幅山水画,却没有急于用手去接,一双小眼睛转了转,笑眯眯道:“我和这位大人素未谋面,怎么好意思接受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胡小天道:“这幅画不是我送给王爷的,也不是我画得,画这幅画的人叫杨令奇,我在天波城偶然和他相遇,此人穷困潦倒,流落街头,我怜他才华,本想帮他,可是他只说有一个心愿,想要前来雍都投奔王爷您啊。”

    薛胜景惊喜道:“此人现在何处?”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本来让他跟随使团一起前来,怎料他途中病情加重,英年早逝,我怜他心愿未了,于是将这幅画带来送给王爷,也算是帮他完成了一个心愿,除此以外并无其他的事情,王爷请千万收下此画,小天告辞了!”

    薛胜景听到这样一个理由,还真是难以拒绝了,更何况他本来就喜欢这幅画。双手接过胡小天的那幅画,却想不到胡小天居然真得转身就走,薛胜景道:“胡大人,还请留步!”

    胡小天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等他转过身去却换成了一副愕然的表情:“王爷还有什么事情?”

    薛胜景道:“胡大人若是不嫌弃,请到舍下一叙。”

    胡小天道:“我倒是没什么事情,只是害怕耽搁了王爷的正事。”

    薛胜景道:“本王今日刚巧闲得很。”(想知道《医统江山》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nzngen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qdred)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