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噩耗传来】(上)
    李沉舟道:“这把刀名为虎魄,乃是文将军的遗物。”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看着有些熟悉呢。”心说你丫脸皮再厚,毕竟是大雍名将,也不至于贪墨死人的一把刀吧。

    李沉舟却没有将虎魄还给胡小天的意思,轻声道:“这把刀乃是风行云所有,我和他也算得上有些交情,准备亲手将这把虎魄还给他。”

    胡小天哦了一声:“其实将遗物还给文将军的父母也是一样。”

    李沉舟道:“胡大人应该不知道这把刀的来历,此刀乃是风行云年轻时纵横天下的兵刃,他既然将虎魄交给了文将军,证明他对文将军的偏爱,如今文将军遇害,杀他的却恰恰是这把刀,我相信风行云绝不肯善罢甘休,一定会拿着这把刀找出真凶,并将他千刀万剐。”说到这里,他的齿缝之间透出深深的寒意,目光迸射出阴冷杀机。

    胡小天内心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表面上却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愤然道:“文将军和我同甘共苦一路走到这里,若是让我知道他被何人所害,我一定要亲手杀了那个恶贼。”

    李沉舟忽然道:“胡大人会武功吗?”

    突然的一问弄得胡小天微微一怔,不知李沉舟问这番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脑子一转,马上回答道:“倒是学过一些防身的手段,若说是武功恐怕要贻笑大方了。”

    李沉舟道:“文将军少年成名,又是风行云的高徒,能够害死他的凶手武功绝非泛泛,我给胡大人一个忠告,若是当真现了凶手,还是不要冲动为好。”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李将军说的是,做人得有自知之明,就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夫遇到真凶也只有送死的份儿。”

    李沉舟道:“胡大人从康都一路走来想必经历了不少风险吧?”他旁敲侧击试图问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胡小天道:“大康还算太平,再加上这一路之上有文将军保护,没遇到什么太大的麻烦。”家丑不可外扬,哪怕是大康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也犯不着跟李沉舟这个外人说。

    和李沉舟分手之后,胡小天拿着晕船药来到船舱内,看到紫鹃正坐在窗前看书,听到胡小天的脚步声,她抬起头来,放下书卷,一双美眸冷冷盯着胡小天。

    胡小天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将手中的药瓶呈上,恭敬道:“李将军刚刚送来的晕船药。”

    紫鹃道:“为什么会突然给我送来这东西?”

    胡小天笑道:“皆因我对外放出风去,说公主晕船。”

    紫鹃道:“我好得很,把这东西收回去,我用不着。”

    胡小天低声道:“公主难道对我都信不过?”

    紫鹃眼神不屑道:“你以为自己可信吗?”

    胡小天道:“若是我不可信,这天下间再也找不到可信之人了。”

    紫鹃道:“不知为何,我心中总感觉,她仍然活着。”虽然她没有说出她的名字,可胡小天却明白紫鹃所说的定然是龙曦月。

    胡小天提醒紫鹃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了去了,公主还是不必想得太多,关注眼前才是正事。”

    紫鹃道:“难道你不害怕?”

    “害怕什么?”

    紫鹃站起身来,一步步向胡小天走去,压低声音道:“若是事情败露,所有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胡小天微笑道:“小天生来乐观,而且运气一直都很不错。”

    紫鹃道:“如果我和大雍的七皇子顺利成亲,你不担心我为了保住这个秘密而将你们全都灭口?”

    胡小天望着她双眸中迸射出的森然杀机,不禁内心一凛,我靠!过去还真没看出来,这妮子居然如此歹毒,小宫女成了冒牌公主,一场变故就完成了从奴才到主子的逆袭,难道这场变故也让她的性情大变?对紫鹃还需多一些小心了,胡小天笑眯眯道:“倒是想过这种可能,所以我才会将熊家父子留下,以免在雍都糊里糊涂的害死,也无法将真相散布出去。”

    紫鹃咬了咬嘴唇,将信将疑道:“这些事你会随便告诉别人?”

    胡小天笑道:“公主只要不胡思乱想,小天就不会乱说,其实大家坐在一条船上,本该同舟共济才对,小天虽然只是一个宫人,可是对公主却是忠心耿耿。”

    “你若忠心耿耿,等到了雍都就长留在那里陪我渡过余生吧。”紫鹃转过身去回到刚才的位子上重新拿起那本书。

    胡小天心中对紫鹃已经产生了杀念,此女绝不是省油的灯,只是现在局势展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无法由他完全掌控,想要除掉紫鹃绝没有那么容易。

    回到自己的舱房内,周默正在那里收拾床铺,以传音入密向胡小天道:“李沉舟在船上安排了不少的眼线,咱们一举一动都得要小心了。”

    胡小天道:“听说他是大雍第一猛将,可看起来却是个文弱书生,不知真实武功到底怎样?”

    周默道:“盛名之下无虚士,无论如何,咱们还是尽量小心为妙,等到了雍都,和你二哥联络上之后,再考虑脱身之计。”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只是不知道这一路上是否还会有危险。”

    周默低声道:“你担心姬飞花还想除掉安平公主?”

    胡小天道:“这里已经不是他的势力范围,他应该不会冒险做这件事,我只是听说大雍内部纷争也是异常激烈,各个皇子之间表面一团祥和,可背地里勾心斗角,都在觊觎太子之位,这其中七皇子薛道铭和大皇子薛道洪的呼声最大。”

    周默道:“若是七皇子和安平公主顺利联姻,对他争夺太子之位倒是大大的有利。”

    胡小天道:“我担心得正是这一点,会不会有人想要破坏这桩婚姻呢?须知他们这帮皇子皇孙为了王位什么卑鄙手段都使得出来。”

    周默道:“李沉舟究竟偏向何方阵营?”

    胡小天摇了摇头:“对咱们来说,平平安安的离开,别被牵连进去最为重要。”

    夜深人静,大康皇宫内官监内仍然亮着灯光,房门轻响,姬飞花从里面走了出来,大红披风随着夜风飘起,宛如火焰般燃烧在深蓝的夜色中。他的面孔苍白如雪,唇如烈焰,两道长眉斜飞入鬓,双目冷冽如冰,抬起头仰望着夜空中的那阙明月,如同冰霜的双眸在月光中似乎融化,闪烁着星辰般的泪光。

    “什么人?”姬飞花突然厉声喝道。

    花丛中一道虚影闪过,转瞬之间已经来到姬飞花面前一丈处,单膝跪了下去:“提督大人!”

    此人身穿灰色夜行衣,整个身躯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辛易!你的幻影移形真是炉火纯青了,竟然连杂家都险些被你骗过。”

    灰衣人道:“属下绝非有意藏匿,只是没想到提督大人会在此时出来。”

    姬飞花背过身去,低声道:“说吧!”

    辛易道:“已经证实,两艘渡船在庸江沉没,大雍方面出动水军营救,据悉有三十多人获救。”

    姬飞花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道:“简单点。”

    “文博远死了,安平公主获救!”

    姬飞花缓缓点了点头。

    辛易又道:“胡小天和吴敬善两人逃过了此劫,目前正在南阳水寨。”

    听到这个消息,姬飞花的双眸中流露出欣慰之色,轻声道:“想不到他们倒是命大。”

    辛易道:“龙曦月如今已经在雍军的保护之下,想要除掉她恐怕并不容易。”

    姬飞花冷冷道:“杂家何时说过一定要她死?此事暂且作罢,你们停止一切行动。”

    辛易道:“相信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京城了。”

    姬飞花唇角流露出淡淡的快意:“不知文太师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何反应?”

    翌日的朝会是在充满悲怆的气氛中展开的,因为北方民乱,消息的传递受到了不少的影响,对具体的情况了解的也不甚清楚,但有些事情还是能够确定的,护送安平公主渡江的两艘船在庸江沉没,死伤惨重,八百多人大半都已经死亡,目前死亡的人数和身份暂时无法确认。

    龙烨霖闻言大惊失色,从龙椅上站起身来,连声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偌大的天和殿内鸦雀无声,文武百官都已经被这个突然的消息惊到了,不过多数人感到惋惜之余并没有太多的痛感,毕竟死去的这群人中没有他们的亲人在内,这场联姻本身就可有可无,谁也不会相信两国之间会因为一场婚姻而永远和平下去。

    真正感到悲痛的只有死者的亲人,龙烨霖并不在其中,即便是龙曦月这个妹妹淹死在庸江之中,他也没有什么感觉,大不了在从众多公主之中找一个嫁过去,皇族之中亲情比起寻常百姓还要淡泊许多。

    文承焕听到这个噩耗,眼前一黑,瞬间感觉到天旋地转,身躯一软就向地上倒去,幸亏周围的大臣及时将他扶住:“文太师,文太师!”

    文承焕点了点头,强自支撑着镇定下来,毕竟目前仍然没有确实的消息,或许儿子躲过这场劫难也未必可知,不过他知道自己儿子不通水性,心中烦乱到了极点。

    大康左丞周睿渊出列道:“陛下,此事目前还无法证实,眼下要做得是尽快落实消息,查清当日在庸江究竟生了什么……”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外面一个阴测测的尖细声音道:“已经查清了!”

    两更送上,再求月票!今儿周六,已经很勤快了!r11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