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再上征程】(下)
    胡小天闻言一怔:“李将军,不是说七皇子正从通天江往这里来的路上吗?”

    李沉舟道:“不错,可是中途皇子殿下接到皇上传召,让他即刻返回雍都,所以就将此次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的事情交给了在下。”

    胡小天听到这个消息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七皇子薛道铭暂时不会出现,这就避免了他和紫鹃相见,防止提前露陷的可能。忧得是,李沉舟亲自护送他们返回雍都,李沉舟智慧出众,为人精明,这一路之上必然会对他们严加盯防,自己原计划在途中寻找机会,让周默带龙曦月提前离开,在李沉舟的眼皮底下应该很难找到机会。

    胡小天面露喜色道:“李将军陪我们过去自然最好不过,只是咱们最快可能也要三日之后才能出了。”

    李沉舟道:“无需耽搁,今日午后咱们就离开南阳水寨,前往雍都。”

    胡小天闻言大惊,吴敬善也是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道:“可是这里的事情还没有理出头绪,死去的武士尚未来得及善后。”

    李沉舟微笑道:“什么事情也比不上七皇子的婚期更加重要,两位大人不用担心,这些武士的尸体,就交由唐将军妥善处置,至于这些嫁妆,本来所剩不多,直接装船运走就是。”

    吴敬善听说还要坐船,吓得脸色都变了:“怎么?还要坐船?”

    李沉舟道:“从这里前往雍都要翻山越岭,路途艰险难行,选择坐船,可以沿着运河一路向北,直达通天江,再那里上岸之后。再经由6路前往雍都,吴大人放心,大雍境内国泰民安,李某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胡小天虽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不过也认为出行实在是太仓促了,低声道:“此事我还未禀报公主。两位将军,容我向公主说明之事之后,再做决定。”

    唐伯熙道:“胡公公,你果然不像我们男人做事,婆婆妈妈,优柔寡断,你们费尽辛苦送安平公主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前往雍都吗?怎么现在又推三阻四,故意拖延时间,难道你们还有其他的盘算?”

    胡小天暗骂这厮嘴巴欠抽。老子的身份是太监,可并不真是太监,你丫在这件事上反反复复做文章,嘲笑老子不是男人,人品真是下作,胡小天微笑道:“哪有什么盘算,只是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得先报给公主知道。”

    李沉舟道:“胡大人只管去禀报,我这就让人开始准备。午后咱们就乘船出。”他的这番话等于告诉胡小天,他的决定绝无更改的余地。你请示也罢,禀报也罢,总之在我们大雍的地盘上就得服从我们的安排。

    胡小天来到公主营帐,紫鹃此时从里面走了出来,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华丽宫装,这身衣服却是从捞起的一个木箱中找到的。紫鹃脸上蒙着面纱,只露出了一双明澈的美眸,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紫鹃换上这身衣服之后。通体流露出高贵冷傲的气势。胡小天心中不由得暗赞,毕竟跟随在龙曦月身边多年,紫鹃打扮起来几乎可以乱真,不过这妮子也的确很不简单,经历了这场变故,居然能够保持这样的冷静和理智,看来自己过去一直都小瞧她了。

    胡小天装模作样地深深一揖,恭敬道:“小天参见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紫鹃淡然道:“平身!”举手抬足之间将公主的模样表演得淋漓尽致。

    胡小天将刚刚李沉舟的决定说了一遍。

    紫鹃道:“反正早晚都要去雍都,什么时候走也没有分别。”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既然这么说,我这就去准备。”

    紫鹃道:“没什么好准备的,经历了这场事情,大部分人都死了,幸存下来的不过三十几个,嫁妆多半也已经失落在庸江之中。”

    胡小天道:“嫁妆和行李倒是捞起了一些,回头我会派信使返回大康,尽早给皇上报信,说明此事。”

    紫鹃道:“大雍泱泱大国,还不至于将那点嫁妆看在眼里,你们不用担心,等到了雍都,我自己会向他们解释。”

    胡小天暗暗佩服,紫鹃居然这么快就进入了角色,如果不是知道内情,连他也无从分辨这位究竟是不是公主了。

    紫鹃抬起双眸,望着那些正在忙于整理嫁妆的武士,忽然轻声叹了口气道:“胡小天!”

    “在!”胡小天躬下腰去。

    “假如途中有人想要加害于我,你会不会保护我?”

    “小天愿为公主肝脑涂地,死而无憾!”胡小天信誓旦旦道。

    紫鹃一双美眸充满了冷意:“我不信,一点儿都不信!”

    李沉舟做出午后出的决定让时间变得异常紧张,留给胡小天这群人善后的时间已经不多,胡小天和吴敬善商量之后决定将熊安民父子留在这里,让他们带领四名武士协同南阳水寨方面负责那些武士尸体的善后事宜,同时吴敬善修书一封,让熊安民办完这里的事情之后即可返回大康,想办法尽快将这封信送去京城,交给皇上。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希望能够把情况说清楚,获得皇上的理解,从而开脱自身的罪责。

    本来熊天霸是不肯留下的,他想跟着胡小天他们一起前往雍都去凑个热闹,可是胡小天考虑到接下来的行程只怕危险更大,熊天霸性情刚烈,做事鲁莽,若是在大雍惹了麻烦,恐怕会闹得不可收拾,还是授意周默勒令他留下来照顾他的父亲。

    到最后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的只剩下二十九人,不过现在已经在大雍境内,安全方面已经完全由李沉舟负责。

    当日午后,三艘舰船从南阳水寨出,沿着运河向北逆流而行。

    胡小天他们这些人陪同公主乘坐中间的那艘船,船队进入运河之后。胡小天带着幸存武士开始整理嫁妆,将木箱打开,把其中的物品在甲板上摊开晒干,然后再重新装箱。

    这些木箱中倒还有不少珍贵的物品,由吴敬善重新登记在册。这些人过去虽然属于不同的阵营,可是经历了庸江覆舟之难以后,八百余人只剩下了他们这三十人,即便是昔日文博远的亲信武士也不再仇视胡小天,所有人都明白,如今他们必须要将昔日的过节和不快扔到一边,唯有携手共同进退,方才有希望渡过难关。

    让胡小天欣喜的是,当初杨令奇送给他的山水画居然丝毫无损,这些画胡小天交给龙曦月收藏,龙曦月做事细心,每一幅画都用油布仔仔细细地包裹了,所以并没有被水浸泡,这其中也有胡小天为龙曦月画得画像,胡小天找到之后第一时间将之销毁,此物绝不可留,若是落在有心人手中肯定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龙曦月现在的身份就是胡小天的跟班小兵,看到胡小天要销毁她的那幅画像心中还有些不忍,胡小天猜到她的心思,以传音入密向她道:“等脱困之后,我给你画一百张一千张。”

    龙曦月轻轻点了点头,却听这厮又道:“不穿衣服的人体像。”

    龙曦月俏脸一热,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这厮当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心中甜丝丝地无比受用,若然当真能够渡过眼前的难关,可以和情郎厮守一生,他想怎样就怎样。

    李沉舟从船尾处走来,他身穿黑色武士装,头戴乌木冠,这身装扮显得有些老气横秋。胡小天心中暗忖,穿得跟丧服一样,其实这一时代的丧服多数还是披麻戴孝,也有身穿黑衣者,李沉舟这身装扮是别有用意,在他的内心深处,默默祭奠自己的兄弟。

    胡小天留意到李沉舟腰间悬挂的长刀正是文博远生前所用的虎魄,心中不由一动,这李沉舟也不是什么好鸟,看到这把刀不错,见财起意据为己有。他宛如春风拂面般迎了上去,抱拳行礼道:“李将军来了!”

    李沉舟道:“听说公主晕船,我特地让人准备了一些治疗晕船的药物送来,劳烦胡大人转呈。”他将一个玉瓶递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双手接过,连连称谢道:“李将军想得真是周到。”

    李沉舟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目光向远处那些摊晒在甲板上的嫁妆看了一眼道:“怎样?损失大不大?”

    胡小天照实回答道:“多数都已经落入庸江之中,只找回来一小部分,不过还是多亏了你们。”

    李沉舟道:“胡大人不用这么客气,大家无非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胡小天故意在李沉舟悬挂在腰间的虎魄刀上多看了几眼,其用意不言自明,文博远纵然死了,可毕竟是大康的将领,他的东西也不是你们能够随随便便拿走的。

    李沉舟道:“这把刀名为虎魄,乃是文将军的遗物。”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看着有些熟悉呢。”心说你丫脸皮再厚,毕竟是大雍名将,也不至于贪墨死人的一把刀吧。(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