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入土为安】(下)
    熊安民黯然叹息,那些幸存的武士听闻大雍方面要将同伴的遗体就地焚化,一个个也是扼腕长叹,可是他们眼下在人家的军营之中,又有什么办法?胡小天望着那一具具的尸体,大雍方面不愿意提供给他们土地安葬,又不肯借船给他们将尸送回去,即便是借给他们船,如今青龙湾局势未明,送到哪里也无人过问。

    胡小天举目望向前方的江面,低声道:“大家一起出来,风雨同行,就是兄弟,虽然他们走了,咱们这些侥幸活命的人必须要让他们走得有尊严。”

    众人齐齐望向胡小天,胡小天的目光投向江边的树林道:“咱们有三十多人,一起动手,多扎几个筏子,送兄弟安安稳稳的离去,让他们的英灵顺着庸江漂回大康。”

    李沉舟彻夜未眠,在营帐内静静守护着兄弟的尸体,虽然他们兄弟两人活着未曾来及相认,可是他这个做大哥要尽他的责任,陪着弟弟渡过人间的最后一夜,让他黄泉路上不至于感到害怕。

    李沉舟走出大帐,夜空已经放晴,深蓝的天空中繁星闪烁,北风将白日里笼罩在天空中的阴云吹得一丝不剩,抬起头就能够看到那璀璨的银河。李沉舟仰起头,夜空中有一颗闪亮的流星划过。记得爷爷曾经说过,人死后就会化为星辰悬挂于夜空之中,默默守护着他的亲人和朋友,那颗流星会不会就是弟弟的亡魂?

    江边仍然有人影不停移动,李沉舟眯起双目,隐约分辨出那群人都是来自大康使团的幸存者。他招了招手,将一名在不远处负责值守的士兵叫过来:“他们在干什么?”

    那士兵答道:“启禀将军,他们在扎木筏,为死者水葬。”

    胡小天带着众人合力将刚刚扎好的木筏推入水中。木筏之上躺着六名已经辨认出身份的士兵。他们的身上覆盖着树枝,又在其上浇上火油,木筏顺水漂流,向下游缓缓而去。

    暗夜之中燃起一束火光,却是展鹏弯弓搭箭,觑准了越漂越远的木筏一箭射了出去。火箭准确无误射入木筏之上,点燃了柴草,也点燃了那六名士兵的尸体。

    胡小天率领众人除去头盔,向渐行渐远的木筏深深一躬。在眼前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做到这一步,大雍不愿提供给他们土地安葬这帮将士,唯有让这些将士的尸体安葬在庸江之中,胡小天心中暗想,有朝一日。若是能够收复庸江,那么这些士兵也等于是返回了故土。

    转过身去,却见龙曦月也站在他的身边,表情显得有些疲惫,美眸中荡漾着晶莹的泪光,在龙曦月看来,这些士兵的死全都是因为她的缘故,她过来帮忙送这些士兵最后一程也是应该的。

    李沉舟道:“四百多具尸体。他们至少要扎八十个筏子。”

    那士兵道:“本来他们是想提出找一块土地安葬那些士兵的,可是唐将军话。咱们大雍的土地不可提供给他们康人使用。”

    李沉舟皱了皱眉头,略作沉吟,缓步走了下去。

    胡小天他们正在继续准备木筏的时候,李沉舟出现在他的身边。胡小天颇感差异:“李将军这么晚了还没睡?”

    李沉舟道:“你们在这里叮叮咣咣地伐木,我可睡不着。”

    胡小天歉然道:“耽搁李将军休息了,只是我们想抓紧为这些兄弟送行。”他又朝公主的营帐看了一眼道:“不想耽搁了公主的行程。”

    李沉舟道:“他们都是溺水而死。你将他们安葬在水中只怕会阴魂不散。”

    胡小天道:“庸江东流,希望他们能够顺着流水返回故乡。”

    李沉舟心中暗叹,这胡小天倒也有些情意,低声道:“若是扎起这么多筏子恐怕要花上好几天的功夫。”

    胡小天道:“就算多花上一些时间也是应该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帮兄弟死后连个归宿都没有。”

    李沉舟道:“这样吧。我跟唐将军说一声,让他提供给你们一块地,好生将他们埋葬了,毕竟入土为安。”

    胡小天闻言大喜过望,选择用这种方式水葬死去的士兵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如果能够土葬那当然最好不过,以后有机会再将骸骨运回大康就是。慌忙向李沉舟作揖道:“多谢李将军。”

    李沉舟道:“你不用谢我,我是可惜这片林子,怕你们将这片林子给砍完了。”

    李沉舟当然不是可惜这片林子,他想到了自己的兄弟,倘若胡小天利用这种方法水葬死者,那么自己的弟弟也难逃这样的结局,该说这群死去的士兵还是在无形之中沾了文博远的光。

    李沉舟正想离去,胡小天却道:“我还有件事想和李将军商量。”

    李沉舟点了点头:“胡大人请讲。”

    胡小天道:“还请将文博远将军的遗体归还给我们。”

    李沉舟当时带走文博远的遗体也是因为悲不自胜,那时他的情绪几乎接近失控,生怕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现在的李沉舟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他绝不能让外人知道文博远和自己的兄弟关系,轻声道:“今日之所以将文将军的尸体带走是因为看到他胸口的刀伤,特地找人勘验伤口。已经确定文将军乃是死于他杀,文将军的身份非比寻常,此事我们已经上奏朝廷,胡大人只管放心,文将军的遗体我们会妥善安置。”他的这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胡小天对文博远的尸体原本也没有太多兴趣,之所以提出来,无非是做做样子,走走形式。

    李沉舟离去之后,胡小天让众人停下制作木筏全都回去休息,听说李沉舟答应帮忙解决埋葬士兵的事情,众人也是欣喜不已。

    雍军方面虽然提供了一些营帐,可是普通的士兵是没有资格享受到的,即便是龙曦月贵为大康公主,如今她已经易容成为一个普通小兵,自然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养尊处优。胡小天让她在自己营帐外放哨,虽然是个苦差事,可龙曦月芳心中却欣喜万分,无论有多苦,只要在胡小天的身边她都不会觉得辛苦。

    众人全都去歇息之后,龙曦月坐在营帐外,独自守着那堆篝火,美眸望着温暖的火苗呆呆出神,今天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她无法断定这两艘船在江心沉没是否与胡小天有关,假如一切真得是他做的,即便是为了营救自己,这样的代价也实在太大了。想起死去和失踪的七百多名勇士,想起顶替自己成为安平公主的紫鹃,龙曦月心中如同压了一块千钧巨岩,难过到了极点。为了一个人的自由,牺牲那么多人的性命,赔上他人的幸福,值得吗?

    胡小天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她的身边,龙曦月慌忙站起身来。

    胡小天淡然笑道:“你不用惊慌,坐下就是。”

    龙曦月这才重新坐了下去,胡小天在她身边坐下,环视周围,行营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远处的箭塔可以看到人影晃动,那是负责值守的卫兵。胡小天捡起一根枯枝掰成两段扔到篝火之中,以传音入密向龙曦月道:“我知道你心中定然不会好过。”

    龙曦月点了点头,她想将内心的感受说出来,想扑倒胡小天的怀抱中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可是她不敢,担心被他人看到,识破真相,反倒害了胡小天。

    胡小天低声道:“你不用说话,只需静静听我说。我在仓木就已经得悉文博远想要在庸江动手,他想要加害于你,我并不知道他的目的,现在看来应该是和皇宫内的争斗有关,兴许文家父子不想让两国联姻,不希望看到两国长久和平。我在离开康都之时,姬飞花就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寻找机会除掉文博远。”

    龙曦月美眸圆睁,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此次联姻的背后会有那么多的争斗。

    胡小天道:“你穿的那套水靠,其实就是姬飞花所赠,因为文博远不通水性,所以他让我在通天江动手,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决定在庸江动手,前来仓木接应我们的赵武晟其实是他所派。”

    龙曦月心潮起伏,她自小生在宫中,虽然皇宫乃是勾心斗角最为险恶的地方,可是她一直都置身事外,不愿去涉及任何的权力纷争。胡小天也是直到今日方才将他的计划一一细说给她听,在龙曦月听来,这一切是如此的波谲云诡,又是如此的惊心动魄,难怪胡小天没有提前将计划告诉她。

    胡小天道:“我本以为赵武晟是来配合我除掉文博远,却没有想到姬飞花的目的不仅仅是杀掉文博远,此人筹划的却是一石二鸟的阴谋,庸江沉船,乃是他一手策划。所以你无需自责,这些死去的将士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胡小天早就看出龙曦月内心压力极大。

    龙曦月咬了咬嘴唇,捡起一根枯枝扔入了篝火之中,目光投向远方的营帐,那座营帐本该属于她,此时却是紫鹃呆在里面。

    胡小天道:“你更不要因为紫鹃感到内疚,她早已和文博远暗地里勾结,这一路之上始终在监视你的行动,能够活着已经是她的运气。”(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