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宴无好宴】(下)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借酒浇愁愁更愁,可两位将军如此盛情,胡某若是再不喝就是不识抬举,两位将军,胡某先干为敬。”他端起酒碗咕嘟咕嘟一口气将那碗酒喝干了,将空碗放在桌上,双目静静望着唐伯熙,没别的意思,你丫嚷嚷的起劲,该你喝了。

    唐伯熙当然不会在一个小太监的面前示弱,端起那碗酒一饮而尽。

    李沉舟捕捉到胡小天唇角的笑意,心中明白,一碗对他们两碗,终究还是这厮占了便宜。饮了口酒,将酒碗放下。

    胡小天道:“李将军为何不喝?”

    李沉舟道:“李某不胜酒力,若是喝下去肯定会醉得不省人事。”

    胡小天心中暗骂,刚才还说要一醉解千愁,敢情是想把我给灌醉,你一口都不喝。

    唐伯熙道:“胡公公,我兄弟不能喝酒,你别勉强他。”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了,我不能喝你非得勉强,你兄弟不能喝,就不许别人勉强,这大雍国的将领都是这样蛮不讲理吗?

    李沉舟道:“那位不幸殉职的文将军可是大康太师文承焕的公子?”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他。”

    李沉舟叹了口气道:“久闻大康新近涌现出一位文武双全的少年英才,我对文将军也是仰慕已久,本以为趁着这次机会可以相互认识,交个朋友,却想不到文将军英年早逝,真是让人不胜唏嘘。”

    胡小天道:“文将军遭遇不幸实在是我国的莫大损失,他文武双全,深得皇上器重,年纪轻轻便被皇上委以重任。筹建神策府,八方英雄纷纷前往投靠,真可谓一个不世出的将才,朝中文武大臣无不将他视为大康的希望,国之栋梁,却想不到天妒英才。刚刚踏入大雍国境就遭遇如此横祸……”

    唐伯熙毫不客气地打断他道:“喂!胡公公,你可别胡说八道,文博远明明是死在了你们大康,跟我们大雍没有关系。”他看似粗犷鲁莽,可实际上一点都不糊涂。

    李沉舟心如刀绞却还要强作平静,想起惨死的弟弟,忽然难过地说不出话来。

    胡小天道:“唐将军不要误会,我没有推脱责任的意思,我只是说。文将军的遗体就在这里,难道这里不是大雍的疆域?”

    唐伯熙又被他问住,挠了挠头道:“虽然尸体在这里,可是他们的死跟我们大雍可没有一丁点关系。”

    李沉舟道:“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胡大人,你是否知道究竟是谁伏击了你们?”

    胡小天叫苦不迭道:“我若是知道早就通报天下,必将这帮残忍的恶贼剿杀殆尽,可是从头到尾。我连一个敌人都没有见到。”

    唐伯熙撇了撇嘴,暗骂大康的这帮人脓包。连敌人什么样都没看到就已经死了那么多人。

    李沉舟道:“你们的船不会无缘无故沉了。”

    “当然不是无缘无故,船行到江心,突然从上游飘来了三艘渔船,我们正在阻止渔船撞上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天空中有无数石块坠落下来,文将军率领我等奋勇反击。射下了几只秃鹫,应该是这些扁毛畜生携带石块飞向高空,然后将石块从高空中抛下来攻击我们的舰船。”

    李沉舟双眉紧锁,假如胡小天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这些秃鹫绝不是偶然出现在庸江上方并起攻击。而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能够操纵这样规模的秃鹫军团动攻击必然是极其高明的驭兽师所为,天下间驭兽师虽然众多,可是拥有这样能力的却屈指可数,只要循着这条线索应该不难查出背后操纵这场屠杀之人。

    唐伯熙也想到了这一层:“一定有驭兽师在操纵。”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

    李沉舟道:“我问过那些获救的武士,据说当时安平公主所乘坐的舰船在江心失火,然后两艘船又生了碰撞?”

    胡小天心中暗自提防,看来李沉舟已经经过一番调查,此人心思缜密,须得格外留神,千万不可在他的面前露出破绽。胡小天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当时我们因为那些秃鹫的攻击乱成一团,突然之间现公主乘坐的那艘船燃烧了起来。”

    李沉舟眉峰一动:“胡公公没有和公主同船?”

    胡小天已经预料到他会觉此事,也没有隐瞒:“不错!”

    李沉舟道:“胡公公在大康乃是紫兰宫总管,职责就是贴身伺候公主,缘何没有选择和公主同船?”

    胡小天苦笑道:“皆因我在仓木的时候不慎得罪了公主殿下,所以公主让我滚到另外一艘船上去。”

    听他这样说,唐伯熙不禁哈哈笑了起来,他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这下倒是没使太大的力量:“胡公公,看来当太监也有当太监的苦处。”

    “可不是嘛,伺候人的活儿,必须要留意观察主子的脸色。”

    李沉舟道:“吴大人也和胡大人在一艘船上,三位遣婚史全都没有和公主同舟,究竟是巧合呢?还是这样的安排另有深意?”

    胡小天暗赞李沉舟,此人的头脑真不是一般,想要糊弄他可没那么容易。胡小天道:“说起此事我也极为不解,我本以为文将军会和公主同船,也因为这件事问过文将军,可文将军却说水上和6地之上完全不同,在6地之上可以贴身保护,在水上却要保持距离,一旦渡江之时遇到意外的状况,我们的那艘船可以为公主挡住危险。”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眼圈一红,泪水在眼睛里直打转:“只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没有估计到危险会来自天上。”

    李沉舟道:“即便是遭遇到秃鹫的攻击,也不至于伤亡如此惨重。两艘船为何会撞在一起?那些船工为何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胡小天道:“李将军,其实至今我也没想明白。”

    唐伯熙道:“会不会其中混入了奸细?”

    胡小天道:“我也不知道,没证据的事情岂可乱说,只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若是有人想要加害公主,必然是不想公主嫁给贵国的七皇子殿下。”

    李沉舟因这句话而内心一震,他其实早已想到了这一层。

    唐伯熙道:“你国公主嫁给我国皇子本来就是天作之合,谁会不想他们成亲?”

    胡小天道:“或许有人不想大康和大雍两国缔结姻亲,意图谋害我家公主破坏这场联姻。”

    唐伯熙道:“也可能是你家公主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有人要杀她。”

    胡小天道:“我家公主自小养在深宫,平时轻易连皇宫的大门都不曾踏出去过,又怎会得罪什么人?兴许是你们的七皇子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有人为了报复他所以才想出了谋害他未婚妻的主意!”

    唐伯熙怒道:“放肆!“他的手掌重重在桌上拍了一巴掌,震得杯碟碗筷全都跳了起来,指着胡小天的鼻子大吼道:“我们好心救你,你这太监竟然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其心可诛,用心歹毒,实在是太无耻了,太卑鄙了!”

    胡小天却丝毫没有流露出惧色,叹了口气道:“唐将军何苦动怒,咱们不是分析这件事,我只是说可能,又没说一定是你们国家的人做的。”

    唐伯熙忍不住爆粗道:“干我们屁事?胡小天,分明是你们护住不力,麻痹大意,如果你们是大雍的臣子,我家皇上定然砍了你们的脑袋一个不留。”

    胡小天道:“听唐将军这么一说,胡某幸亏生在大康,我家陛下宅心仁厚通情达理,一定能够明辨是非还给我们一个清白。”

    唐伯熙听他字字句句都在讽刺自己,偏偏又说不过他,气得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抓住刀柄,哇呀呀大吼道:“你这阉货,真是气煞我也,老子现在就要了你的性命?”他说翻脸就翻脸。

    胡小天依然坐在那里,唇角露出冷笑道:“唐将军端得是威风霸气,胡某虽然只是大康的一个宫人,可此次奉皇上旨意而来,便是大康的使臣,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我胡小天即便是有罪,犯得也是大康的国法,轮不到你这个他国的将军对我指手画脚,胡某听说大雍民风朴实,百姓知书达理,看到唐将军今日做派,看来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你……”唐伯熙虽然握住刀柄可刀却没有从鞘中拔出来。

    李沉舟上前拦住他道:“大哥,你喝多了!”

    唐伯熙冷哼一声:“娘的,老子男人大丈夫不跟你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一般见识!”他也只是按照和李沉舟之间商定的计划演戏,看到吓不住胡小天,现在刚好下台。

    胡小天道:“不是长了一根东西就称得上男人大丈夫,有人表面雄壮焉知不是外强中干?这个世上欺世盗名者不少,虚张声势者更多,银样镴枪头也是不计其数。”

    唐伯熙气得张口结舌,论到口才,十个他也不是胡小天的对手,他还想作,李沉舟向他悄然使了个眼色道:“大哥,胡大人乃是大康使臣,是咱们大雍国的贵客,你不得酒后无礼,来人,送唐将军回去休息。”

    两名侍卫走上来搀着唐伯熙离去,唐伯熙气得脑袋都大了,倘若不是李沉舟拦着他,今日他一定要一刀劈了这个小太监。(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