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石二鸟】(上)
    胡小天道:“论到忠心,有吴大人在,小天只敢称第二。”

    “哪里哪里!”两人手挽手来到对着一艘船的那一侧船舷,吴敬善压低声音道:“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头?”

    胡小天道:“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他举目望去,却见安平公主正站在对侧的甲板之上,两人四目相对,目光交汇的刹那,龙曦月芳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感受,百般滋味瞬间填塞心头,竟无语凝噎。

    胡小天内心不由得一紧,突然有种生离死别的异样感觉,再看到周默和展鹏二人全都守护在安平公主的身后,一颗心顿时平静了下来,有这两位好兄弟照顾,即便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他们也有能力保证她平安。在此生死存亡之际,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决不可为儿女情长所困,文博远居心不良,十有要在公主乘坐的那艘船上做文章。

    吴敬善虽然觉得奇怪,倒没有想过文博远有加害安平公主之心,他捻着山羊须道:“胡大人,你为何没有跟随在公主身边?”

    胡小天道:“想要保护一个人有两种方法,一是贴身防护,二是盯住危险不让危险有靠近她的机会。”

    吴敬善目露惊奇之色:“你是怀疑……”

    胡小天道:“可能是我多心了,为了公主的安全,多心总比无心要好。”

    吴敬善听胡小天这么一说,心中更是怀疑,捻着山羊胡须,暗忖:“文博远因何不肯与公主同舟?胡小天为何坚持登上这条船,难道文博远在登船一事上真有阴谋,胡小天应该是看破了什么?否则不会过来监视文博远的举动。”想到这里。吴敬善不由得有些头痛,早知这趟差事如此的错综复杂,自己就该装病躲过,现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伴随着起锚之声,两艘船离开了青龙湾码头。缓缓驶向庸江对岸,红彤彤的太阳颜色突然变得黯淡了下去,风猛烈了许多,非但没有吹走江面上的薄雾,却将上游的雾气沿着江水吹落下来,聚拢在青龙湾,天空中乌云彻底遮住了太阳,天色黯淡了许多,聚集的云层渐渐压低。让人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文博远向船头处走去,他走一步,熊天霸就跟一步,一双眼睛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文博远停下脚步怒道:“你总是跟着我作甚?”

    熊天霸道:“船又不是你家的,你能溜达,我就不能溜达?”

    文博远道:“别再看着我!”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眼睛长我自己脑袋上,我爱看谁就看谁!”熊天霸将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上船之前。胡小天就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牢牢盯住文博远。熊天霸虽然头脑不慎灵光,可是做事向来负责,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

    文博远心中这个气啊,不但熊天霸,还有熊天霸手下的二十名武士,只要文博远有任何举动。这帮人马上如影相随。文博远拿这少根筋的莽货也实在没辙,总不能当着那么多人跟他打起来。摆了摆手,让手下人搬来一张椅子,就在船头坐下。熊天霸仍然想靠近,却被文博远手下的武士排成人墙阻挡在外。熊天霸嚷嚷道:“干什么?还怕别人看到?在甲板上撒尿吗?”

    一帮武士听他信口胡说一个个忍俊不禁,只差没笑出声来。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熊天霸也不是真傻,他做了个手势,两名手下蹲了下去,熊天霸分别坐在一人的肩膀之上,让两人将他架起,这样他就能够居高临下,目光越过人墙盯住文博远,其余武士也纷纷效仿。

    熊天霸朗声道:“弟兄们,都给我把眼镜放亮了,我胡叔叔说了,谁敢对公主不利,就将这狗日的脑袋给拧下来!”说话的时候死死盯住文博远。

    文博远气得满面通红,强行压住怒气,冤有头债有主,熊天霸之所以敢如此放肆全都是因为胡小天的缘故,他冷冷望向胡小天,目光如刀恨不能在这厮的身上戳数十个透明窟窿。

    胡小天却只当没有看到他,双手扶在凭栏之上,望着在旁侧行进的大船。两艘船离得虽然很近,可是雾气却越来越大,在众人的眼中,彼此船只的轮廓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吴敬善叹道:“怎地又起雾了?”

    胡小天道:“早就听说这青龙湾的天气千变万化,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不过吴大人不用担心,这里水势平缓,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风浪。”

    吴敬善道:“那就好!”

    此时熊安民走了过来,胡小天指着雾气腾腾的江面道:“熊大人,咱们此刻到了哪里?”

    熊安民道:“应该快到江心了,两位大人不必担心,青龙湾的气候就是这样。现在云遮雾绕说不定过一会儿就风和日丽了。”

    吴敬善道:“好像公主那艘船慢下来了。”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另外一艘船的行进情况。

    熊安民解释道:“雾太大,两艘船不能距离太近,万一生碰撞就麻烦了。”

    胡小天举目向远方江面看去,雾越来越大,站在甲板上竟然已经看不清江面。

    此时忽然听到船只对侧,胡小天慌忙循声赶了过去,却见上游处似乎有光影闪动,熊安民也跟了过来,他皱了皱眉头,猜测道:“可能是前来打渔的渔船。”

    甲板之上众武士开始同声呼喝,又摇晃手中红灯,向那远处的渔船出警示,以免那几艘渔船看不清方向误撞在大船之上。

    文博远双手扶着栏杆,极尽目力方才看清上游三艘渔船模糊的轮廓,他大声道:“弓箭手准备,只要他们胆敢靠近,格杀勿论!”

    五十名弓箭手火箭上弦,齐齐瞄准了那上游的三艘渔船。

    那三艘渔船并没有继续向他们靠近,保持着和他们平行行进的状态,所有人员都聚集到了甲板之上,每个人都关注着那三艘小船,表情都变得凝重非常。

    吴敬善道:“兴许只是打渔的渔船。”

    胡小天道:“早晨这么大的雾,谁会出来打渔?”他料定今天会有事情生,所以江面上任何的状况都觉得可疑。

    就在此时,三艘渔船忽然改变了行进的方向,顺水向下,借着水流和风势,直奔大船而来。

    文博远大吼道:“射!”

    顷刻之间五十名弓箭手将手中火箭引燃,齐齐向三艘小船射去,火箭纷纷命中目标,三艘渔船燃烧起来,映红了雾气笼罩的江面,然而火箭却没有阻止渔船前进的势头,燃烧的渔船继续向大船侧身冲来。

    又有数十名武士手持长篙冲了上来,用长篙将燃烧的渔船抵住,阻止它们靠近船身。

    安平公主乘坐的那艘船位于下游,有他们这艘船挡在前方,所以暂时没有被渔船撞击之忧。

    长篙成功制止了渔船下冲的势头,燃烧的渔船在水中慢慢沉没。众人不敢大意,静静注视着上游的情形,此时忽然听到一声惨叫,一名武士直挺挺倒在了甲板之上,众人举目望去,却见那武士脑浆迸裂,头顶竟然被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洞穿。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想不透怎么会突然飞来一块石头,然后抬头望去,天空中全都是云雾根本看不清上方的情景,就在抬头的刹那,惨呼声接二连三地响起,一颗颗石头从天而降,小的如同鸡蛋,大的如同碗口,宛如一场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胡小天本以为船只本身会有变故,却想不到真正的袭击来自空中,突如其来的袭击杀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身处在甲板之上,根本不及闪避,即便是做出了反应也找不到太多可供藏身的地方,一时间,数十名武士被高空中坠落的石块纷纷击中命丧当场,被砸伤者更是多达百人之众,现场惨呼声响成一片。

    众人慌忙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不少人慌慌张张逃向船舱,蜂拥而至的结果造成舱门挤压,谁也无法进去,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块从空中坠落下来,正砸在船舱上方,喀嚓一声巨响,木屑四处飞溅,竟然将船舱洞穿。

    文博远慌忙命令弓箭手向天空上方射击,云雾笼罩,他们根本看不清上方的目标,只能盲目施射,虽然如此还是有几支羽箭射中了空中的目标,一只身形巨大的秃鹫中箭之后从高空中坠落下来,蓬!的一声砸在胡小天前方的甲板之上,摔得血肉模糊,羽毛四处飞溅,胡小天看到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此时方才明白一定是有驭兽师驱策这些巨鸟抓起石块从高空中向下动攻击,即便是一颗鸡蛋从高空中落下也可能将人砸死,更不用说这些坚硬的石块。在重力的作用下,这从天而降的石块无异于一颗颗出膛的炮弹,杀伤力巨大。

    蓬!又是一声巨响,一足有脸盆大小的石块从空中坠落下来,砸在甲板之上,厚重坚实的甲板在它的面前竟然脆薄如纸,石块毫无阻滞地穿透了甲板,留下一个直径大约五尺的黑色洞口。

    最近写作状态不佳,章鱼决定静下心来沉淀一下,从头清理一下脉络,也好布局文章以后的故事展,更新度肯定会受到影响,既然无法保证度,也就不再苛求大家投票,这两个月暂时不再争榜,自然也不会有让大家头疼的求票单章!章鱼希望找回一种纯粹的写作状态,也只有那样才能写出让大家更满意的文字,希望大家理解。(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