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青龙湾】(上)
    胡小天在龙曦月营帐内停留了近半个时辰方才出来,离开营帐,他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来到紫鹃身边,低声道:“紫鹃,杂家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紫鹃不由得内心忐忑,轻声道:“胡公公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胡小天将她叫到了自己的营帐之中,紫鹃的目光明显有些惶恐,十指纠结在一起,螓也垂落下去。

    胡小天和颜悦色道:“紫鹃,公主待你如何?”

    紫鹃道:“公主待紫鹃恩重如山,胡公公因何这样问我?”

    胡小天道:“既然如此,我让你为公主做一件事,你愿不愿意?”

    紫鹃咬了咬嘴唇道:“紫鹃就算为公主牺牲性命也在所不辞。”

    胡小天道:“明日渡江,等到渡过庸江之后就进入大雍的疆域,虽然公主和大雍七皇子有了婚约,但是一天没有抵达雍都,一天就不能放松警惕,为了公主的安全起见,我想了一个主意。”

    紫鹃道:“什么主意?”

    胡小天打量了一下紫鹃,紫鹃虽然美貌无法和龙曦月相提并论,可是她的身高和龙曦月相仿,胡小天道:“我准备让你穿上公主的衣服扮成公主的模样,而殿下扮成你的侍女就在你的身边。”

    紫鹃闻言大惊失色:“胡公公,此事万万不可,我只是一介下人,岂敢扮成公主的模样,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紫鹃无论如何也不敢做。”

    胡小天心中冷笑,她不是不敢是怕死,低声道:“又不是让你一直扮演下去,只是一个预防的手段罢了,你和公主身形相若。若是穿上公主的衣服,戴上面纱,我想外人肯定是无从分辨的。难道你连这件事都不愿为公主去做?“

    紫鹃慌忙道:“不是紫鹃不愿意,而是这件事若是暴露出去,紫鹃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胡小天笑道:“你是为了公主的安全着想,不但无罪而且有功。你也不用多想,等渡江之后,形势稳定下来,就不会让你继续扮演下去。”

    紫鹃道:“此事公主知不知道?”

    胡小天道:“此事杂家可以做主,紫鹃,有件事你务必要记住,此事除了你我和公主之外,绝不容许有第三人知道,若是胆敢泄露出去。休怪杂家不讲咱们过去的那些情面。”

    紫鹃看到胡小天目光中陡然迸射出的阴冷杀机,吓得内心一颤,点了点头,再不敢多说什么。

    翌日清晨,胡小天早早醒来,天色仍未放亮,周遭却是白茫茫一片,居然起雾了。胡小天愣了一下,从短暂的错愕马上变得心中狂喜。当真是天助我也,这样的天气岂不是等于给他创造了一个最好机会?看来天公作美,铲除文博远,救走公主就在今日。

    胡小天却不是最早起来的那个,周默已经在准备车马,此时安平公主和紫鹃的身影出现在营帐前。她们两人都是戴着面纱,事实上她们已经更换过衣服,除非是对她们相当了解的人近距离观察,或许能够看出一些破绽,可是在她们蒙上面纱的情况下。普通人很难从外表上分辨出,再加上今日起了大雾,更加难以分辨。

    安平公主已经换上了紫鹃的宫女服,在营帐前向胡小天眨了眨眼睛,然后重新进入营帐之中。

    胡小天来到周默身旁,周默对此事清清楚楚,检查了一下拉车马匹的辔头,低声道:“准备好了!”

    胡小天道:“大哥,拜托了!”

    周默笑道:“此事完结之后,咱们兄弟一定要好好喝上一场。”

    胡小天用力点了点头,旋即又压低声音道:“盯住紫鹃,若是她敢耍什么花样,先把她杀掉。”

    周默笑了笑道:“也许用不着我来动手。”

    此时吴敬善过来了,一走进院落,吴敬善就叫苦不迭道:“哎呀呀,胡大人,今日突然起了大雾,看来渡江之事要推迟了。”

    胡小天道:“文博远怎么说?”

    吴敬善将胡小天拉到一边,苦着脸道:“为何?这次为何公主要答应他的提议,让那二百名武士加入到咱们的队伍中来?”

    胡小天苦笑道:“我昨日就因为多说了一句话,结果被公主罚跪,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再提了。吴大人,咱们既然阻止不了,只能听之任之,可朝廷那边必须要提前通知一声,文博远擅作主张,独断专行,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责任由他自己承担,跟咱们没有关系。”

    吴敬善叹了口气道:“说是那么说,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咱们只怕也难以抽身事外。”他摇了摇头,低声道:“此事我即刻就让人前往京城禀报,无论如何也得先说清楚。”

    熊安民父子此时也来到营地送行,两人见过吴敬善和胡小天之后,熊安民道:“两位大人,昨儿夜里突然起了大雾,只怕要等到上午的时候雾气才能消退。”

    吴敬善道:“反正也不急着赶路,等到雾散了再走也不迟。”他的话音刚落,外面响起骏马嘶鸣之声,却是文博远率领麾下众武士前来护送公主。

    经过仓木县的短暂休整之后,护送公主前往雍都的队伍重新做出了调整,这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唐家兄弟被摒弃于阵营之外,当然也留下了部分负责驱车车马的马夫,文博远一方虽然也有不少武士受伤无法随行,可是此次赵武晟带来了二百名武士补充了人员上的不足,可以说文博远麾下的实力更胜往昔。而胡小天刚刚在队伍中展起来的力量和建立起的威信则受到空前的挑战。

    文博远的脸上洋溢着重新找回的自信,通过仓木城的这次调整,他已经将形势成功逆转,重新掌握了队伍的控制权,非但如此,胡小天对自己的当面诋毁终于激起了安平公主的反感,她心里的天平也不再像过去那般完全偏重于胡小天一方。

    文博远看到胡小天,轻蔑地瞥了他一眼,马上将脸转到了一边,只当没看见这厮,摆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胡小天心中暗自呵呵冷笑,切让你丫多威风一会儿,等到了庸江,老子将你喂了王八。

    文博远向吴敬善拱了拱手:“吴大人好早,我还以为大人年纪大了,要多睡一会儿呢。”

    吴敬善焉能听不出他在嘲讽自己老迈,干咳了一声道:“不是说今天一早要渡江,所以提前起来准备,可起来之后方才现到处都是雾气弥漫,听说江面上浓雾深锁,看来咱们唯有等到雾气消散之后才能出了。”

    文博远道:“江边的天气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虽然有雾,可是不会维系太久的时间,我问过当地的向导,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浓雾就会消散。”

    吴敬善点了点头道:“那就等一个时辰之后再行出。”

    文博远摇了摇头道:“按照咱们的既定计划,中午就已经度过庸江,咱们可以在对岸吃午饭,将时间耽搁在此地并无任何的意义。”

    吴敬善朝胡小天看了看,想要征求他的意见,却见胡小天在不远处和熊天霸低声说着什么,似乎置身事外,根本没有关注他和文博远之间的对话,终忍不住叫道:“胡大人,你怎么看?”

    胡小天笑道:“公主殿下都已经说了,让咱们各司其责,我负责得是内务补给,其他的事情全都由两位大人做主。”

    吴敬善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这厮怎么突然转了性子?昨天还鼓动自己要警惕文博远,今日却要抽身事外,小子啊,不带这么玩儿的,你这等于是把我给推出来了。

    文博远道:“两位大人如无异议,咱们这就出,等到了青龙湾码头,根据情况再定何时出。”

    吴敬善因为胡小天刚才的表现心中也有了些情绪,你小子不问,我这个老头子更加无所谓,于是点了点头道:“胡大人说得不错,行程上的事情还是文将军做主就是。”

    一行人顶着浓雾向青龙湾码头进,除了送亲队伍的七百余人之外,熊安民父子也率领仓木城的百余名士兵为他们引路,出了仓木城北门之后,雾气明显消散了许多,再加上有当地驻军引路,行进的度自然没有受到影响。

    胡小天骑着小灰就守护在公主的坐车旁边,周默和他并辔而行,以传音入密向胡小天道:“并没有现紫鹃有任何异样。”

    胡小天向坐车看了一眼,低声道:“盯紧她,此女绝对有问题。”

    东方的天空开始有些红,朝阳正在和遮住天空的浓雾努力抗争,天地之间虽然还是朦朦胧胧的颜色,可是比起清晨已经通透了许多,吴敬善拉开车帘,从车窗内探出头去,看到两旁护卫武士排着整齐的队列大步行进。他竭力张望,看到文博远朦胧的身影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不知为何,吴敬善的内心总是有些忐忑,他招了招手,将家将吴奎叫到身边。

    吴奎躬身陪着笑脸道:“大人有何吩咐?”

    吴敬善低声道:“还有多久才能到青龙湾?”(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