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章 【前程未卜】(下)
    风云汇聚,一会儿功夫凤凰台上方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北方的寒风越过庸江,带着江水湿冷的潮气于无声之中席卷而来,让人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冷意,凤凰台下一束刚刚绽放的迎春花在寒风中战栗着,似乎在后悔它来得有些太早,金黄色的花瓣终于在和寒风的抗衡中落败,落英纷飞,有几片飞到了胡小天的身上,他从熊天霸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正准备离开凤凰台,却看到远方一队人马朝着这边的方向而来。

    胡小天本以为文博远去而复返,定睛一望,为那名男子居然是赵武晟。

    胡小天勒住马缰,让小灰停下脚步,微笑望着赵武晟。

    赵武晟来到近前,猛然勒住马缰,马儿前冲了几步方才止住步伐,他向胡小天抱拳道:“胡公公,你果然在这里啊!”

    胡小天道:“赵将军找我有事?”

    赵武晟道:“护送公主渡江的船只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就可以将公主的随行物品提前送过去,听文将军说,所有的后勤事务都是由胡大人负责,所以特地来找胡大人商量。”

    胡小天道:“不是明日才渡江吗?”

    赵武晟笑道:“提前将随行物品运送过去,省得到时候又手忙脚乱。”

    胡小天道:“赵将军想怎样安排呢?”

    赵武晟道:“不如找个地方坐坐,我详细说给胡大人听。”

    胡小天环顾四周,仓木城内他可不熟,正想询问熊天霸。赵武晟又道:“我让人在前方凤鸣亭内准备了一些酒菜,胡大人若是不嫌弃,咱们前去喝上两杯,聊上几句。”

    胡小天对赵武晟充满了好奇。第一次见面,赵武晟就已经给他暗示,此人十有就是姬飞花布局在此地的内应,这次前来很可能是为了配合他除去文博远。胡小天决定跟他好好谈一谈,探听一下他的虚实。

    凤鸣亭内早已准备好了酒菜,胡小天跟随赵武晟一起来到凤鸣亭。两人让手下人全都退了下去。

    赵武晟拿起酒壶将两人面前的酒杯斟满,微笑道:“能够结识胡大人真是三生有幸,第一次饮酒,咱们干了这一杯。”

    胡小天非常爽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砸了砸嘴唇道:“这酒好烈!”

    赵武晟道:“北疆苦寒,烈酒可以暖身,不过这酒肯定比不上宫里的玉液琼浆,胡大人多多见谅才是。”

    胡小天道:“赵将军有没有去过京城?”

    “去过。算起来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还和尊父胡大人一起饮过酒。“

    “哦?“胡小天诧异道。

    赵武晟呵呵笑道:“只不过那时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边关小兵,哪有和胡大人喝酒的资格。”

    胡小天心中暗忖,三年前,老爹正在得势之时,赵武晟只不过是赵登云的侄子,想来和父亲饮酒应该是跟随他叔父一起。胡小天道:“那我就替家父跟你干上三杯。”

    赵武晟笑道:“不敢当,胡大人乃是性情中人。赵某对胡大人也是一见如故呢。”

    胡小天放下酒杯,回到正题之上:“明日赵将军的具体安排是什么?”

    赵武晟道:“一共安排了两条船。我方会抽调两百名士兵随行。”

    胡小天道:“赵将军也会一起吗?”

    赵武晟道:“在下还有要事,今晚就会离开仓木,无法陪同胡大人渡河了。”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道:“赵将军看来一定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了。”心中却明白这赵武晟是提前抽身离开,分明是撇开和这件事的关系,只是有一点胡小天想不通,补充的两百名士兵武士全都来自水军提督赵登云的阵营。若是在庸江生了事情,赵登云也难逃其责,赵武晟是赵登云的亲侄子,难不成他连自己的亲叔叔都要坑?这事儿还真是扑朔迷离,让他看不清楚了。当局者迷,却不知姬飞花到底有没有连自己也算计在其中?

    赵武晟叹了口气道:“乱民四起,最近武兴郡那边形势不容乐观,我必须尽快赶回去。”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那么保护公主的事情都要由我来做了?”

    赵武晟微笑道:“我听说胡大人好像并不想我们介入。”

    胡小天道:“既然如此,赵将军为何又要派二百名武士增援我们,难道赵将军不怕这些武士会遇到什么麻烦吗?”

    赵武晟道:“这二百名武士能征善战,且一个个水性绝佳,胡大人只管放心就好。”

    胡小天到现在都无法确定赵武晟究竟是敌是友,即便他是姬飞花安插在这里的内应,只是这厮今晚就要离去,等于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可他为什么要留下二百名武士,这二百名武士不可能知道内情,会不会成为自己诛杀文博远的障碍呢?转念一想,他既然做出如此安排,那么这二百名武士很可能就是为了配合铲除文博远而存在。

    赵武晟道:“两国以庸江未界,庸江的中心就是两国看不见的分界线,我已经让人望大雍方面报信,想必大雍的水师会在他们的水域范围内迎接。等到了他们那边的水域,就已经不是我方力所能及的范围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赵武晟这是在暗示自己最好在江心动手。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却不知明日庸江的风浪如何?”

    赵武晟低声道:“即便是无风无浪也可能翻船,江中的情况千变万化,表面看上去平静无波,可实际上却是暗潮涌动。”

    胡小天眉峰一动,已然领悟了赵武晟话中的寒意。

    赵武晟端起酒杯道:“祝胡大人此行一帆风顺,早日护送公主平安抵达雍都,凯旋而归,赵某在武兴郡恭候胡大人的佳音。”

    胡小天端起面前的那杯酒,轻声道:“我若是平安回来。必和赵将军喝上个一醉方休。”

    胡小天唯一能够确定得就是赵武晟是姬飞花派来的内应,至于明天究竟会生什么,他不清楚,无论他的计划如何完美,最终还要看赵武晟在暗中的功夫,从姬飞花当初所说的那番话可以推断出。他应该计划将文博远溺死在水中,庸江就是下手之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胡小天当然不可能将文博远推下水去,即便是他想,以他目前的武功也很难做得到。

    以姬飞花的头脑不会考虑不到这件事,也许他安排赵武晟在此等候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让赵武晟来配合自己下手。可是赵武晟明确表示不会登船,只留下了二百名武士。这让胡小天不免有些忐忑,而赵武晟至今也没有将详尽的计划透露给他,这二百名武士到底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赵武晟也没有说明。

    明日就要渡江,而现在胡小天还无法断定将会生什么。

    不过他可以断定,明日肯定会出事,而且极可能在江心翻船,姬飞花绝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周默从胡小天紧锁的眉宇已经猜到他此时内心的压力一定很大。入夜时分,公主的营地归于寂静。周默和胡小天坐在庭院内的石栏之上。望着公主营帐的方向。

    胡小天低声道:“明日不管生了什么事情,你只需记住一件事,保护公主,其他的事情全都跟你无关。”

    周默道:“明天会生什么?”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问。

    胡小天抬起头看着深沉的夜色,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要有逃走的机会。你就带她离开,到时候我自会想出脱身之策。”

    周默道:“只怕你担不起这个责任。”

    胡小天低声道:“走一步看一步,姬飞花答应过我,他会照顾好我的父母。”

    “你相信他?”

    胡小天眯起双目:“他虽然不是一个好人,可是我认识他这么久。他还从未对我食言过。”

    周默低声提醒他道:“一个祸国奸贼罢了,他的话绝不可信。”

    胡小天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周默的肩膀道:“除了相信他,我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

    此时紫鹃走出营帐向他们两人走了过来,来到近前轻声道:“胡公公,公主请您过去一趟。”

    胡小天点了点头,快步来到营帐之中。

    龙曦月看到胡小天进来,俏脸之上流露出欣喜之色,小声道:“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怎么会?”

    龙曦月压低声音道:“今日在凤凰台你为何要我那样做?”

    胡小天道:“只是想制造一些假象罢了。”他将事先准备好的水靠和人皮面具交给龙曦月,低声道:“这套水靠,你明日穿在身上,以防万一。”

    龙曦月听他这样说,知道明日必有大事生,一颗芳心怦怦直跳,颤声道:“你……你不要做傻事。”

    胡小天道:“不是我要做傻事,而是有人逼我不得不这样做,你不用害怕,周大哥会在你身边寸步不离地保护你,你只需要记住,一旦有机会,马上将人皮面具戴上,这或许是你唯一可能脱身的机会。”

    龙曦月道:“可是……”

    胡小天道:“没有什么可是,你若是真心对我,就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你放心,我不会胡来,我爹娘还在京城,我不会拿他们的性命冒险。”

    龙曦月眼圈红了,将胡小天递给她的东西收好了,胡小天将人皮面具的使用方法详细交给了她,然后又道:“我还有一件事需要紫鹃配合。”

    龙曦月道:“你想怎样?”她知道胡小天对紫鹃一直存疑,生怕胡小天会对紫鹃不利。

    胡小天道:“你放心,我只是做一些必要的防范手段。”

    龙曦月道:“你是不是仍然怀疑她?”

    胡小天道:“正因为如此,我才给她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这次她按照我所说的去做,那么就证明我误会她了,假如这件事她泄露出去,那么此人绝不可再用。”

    龙曦月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就依你一次。”

    再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