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六十章 【前程未卜】(上)
    胡不为夫妇听得心惊肉跳,姬飞花何等大胆,竟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不过他也没有说错,在当今皇上的眼中,胡不为只是一个忠于太上皇的臣子。

    姬飞花道:“皇上现当年涉及到楚源海案子的关键人物大都已经死了,楚源海在这世上的亲朋好友也大都被杀,如果说楚家的亲友被杀尚可解释,可是当年办楚源海一案的那些人乃是功臣,却不知他们怎么也遭到了厄运?”

    胡不为苦笑道:“当年的事情我并不清楚。”

    姬飞花道:“楚源海担任户部尚书之时,大康有四大巨商,徐、贾、周、武,这其中徐家乃是第一大户。”

    徐凤仪面色微变,没想到姬飞花话锋一转突然转向了她的娘家。

    姬飞花继续道:“徐家的生意做得很大,丝绸、瓷器、药材,真正让徐家达的还是拿下了江南盐运的独家经营权。”

    徐凤仪道:“提督大人所说得都是陈年旧事了,早在三十年前,朝廷就收回了徐家经营盐业的权力。”

    姬飞花道:“杂家当然知道,而且主张收回徐家运营权的人就是户部尚书楚源海,从那时起,徐家在大康的生意一落千丈,徐老夫人果断改变经营策略,彻底斩断了和朝廷有关的所有生意,将商业重心开拓到海外,组建船队,远渡重洋,与南洋诸国建立了贸易往来的关系,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徐家方才躲过了一劫,没有被楚源海案所牵累,其他的三大家,都因为或多或少牵连到户部的生意。最后全都落到抄家灭族的下场。”

    胡不为感叹道:“福祸相依,有些事情是根本无法预料到的,如果不是当初楚源海因为私怨而排挤徐家,只怕当年徐家就已经落难。”

    姬飞花微笑道:“都说楚源海和徐家有私怨,可到底是什么私怨?胡大人可不可以告诉我?”

    徐凤仪抢先答道:“提督大人只怕是问错人了,三十年前。我和他还未成亲呢,连认都不认识,他又怎么知道这些事?”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我们徐家和楚源海到底有没有什么私仇我也不清楚,我娘亲也从未提及,只是听说当年我们徐家生意做得太大,于是招来很多人的妒忌,更有许多别有用心的商人想要取代我们的位置,不知用什么手段说动了这位楚大人,才上演了楚大人出面奏请皇上提前收回了我们徐家的经营权利。”

    姬飞花道:“听夫人这么一说。杂家心中就有些明白了。”

    胡不为道:“也是好事,如果没有这件事,徐家或许会被卷入当年的那场无妄之灾。”

    姬飞花道:“徐家从那时起低调了许多,都说徐家大不如前,可是又有人说徐家只是收敛锋芒罢了,这些年徐家通过海上经营,财富不断积聚,早已富可敌国。”

    胡不为呵呵笑道:“提督大人真是高看徐家了。老太太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退居幕后,颐养天年。只需查一查徐家进出金陵港的船只,就会对徐家这些年的生意了然于胸。”

    徐凤仪道:“提督大人给徐家贴金了。”

    姬飞花道:“徐家这些年做得也的确不错,几次大康生战争,徐家都捐了大笔金银,这也是胡大人的事情没有牵连到徐家的原因。说起徐老夫人,听说她最近一次出海还是在十九年前。也就是楚源海事之后的七天,不知是不是巧合呢?”

    徐凤仪双目中掠过一丝惶恐之色,连她都不清楚这件事,可姬飞花是因何知道,而且言之凿凿。似乎真得生过一样。

    胡不为道:“提督大人心中有什么想法不妨明说。”

    姬飞花微笑道:“捕风捉影的事情说得太明白反而不好,外界还有一个传言呢,都说楚源海其实是徐老太太从小收养的孤儿呢。”

    徐凤仪断然道:“提督大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还是少说为妙,我们胡家已经落到了如此境地,自从我嫁入了胡家门,就是胡家人,徐家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提督大人若是真想知道当年究竟生了什么,不如亲口去问问老太太。其实我们早已和徐家断了联系。”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还真是想亲眼见见老太太呢。”

    胡不为内心变得极其沉重,姬飞花今日前来绝非偶然,此人提起徐家的事情,难道打起了徐家的主意?胡不为暗自心生警惕,轻声道:“户部的账目卑职已经交接得差不多了。胡某自问在任期间没有贪墨过大康一文钱,当年胡某接任户部尚书之时,整理过的账目也都原封未动,一切有据可查,提督大人若是不信,尽可去调来查看。”

    姬飞花道:“杂家可不擅查账,那堆积如山的账目若是让我去查,只怕不出三日就要吐血了。”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胡家有功于社稷,当年皇上曾经御赐胡家丹书铁券,足以证明胡家对大康的贡献,徐家对大康的忠心也是天下皆知,十五年前东海王叛乱,那场战事徐家捐了不少的银子。”

    胡不为夫妇二人心中忐忑不安,姬飞花今日前来旧事重提,却不知他究竟打什么算盘。胡不为道:“为大康尽忠乃是臣之本份。”

    姬飞花道:“说起来胡大人也没有什么大错,错就错在一片忠心都给了太上皇,惹得皇上不开心了。”

    胡不为后背的衣衫全都为冷汗湿透,姬飞花果然狂妄,这种话他也敢说,都说此人一手遮天,连皇上都对他畏惧三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胡不为诚惶诚恐道:“皇上既然降罪于我,就证明我做事不周,有负皇上重托,落到现在的地步完全是胡某咎由自取,胡某心中对皇上只有感激,绝无半分埋怨。”

    姬飞花眼波流转:“胡大人的这片肺腑之言若是让皇上听到。说不定他真会感动,搞不好会赦免了你的罪责,只可惜皇上对你有些怀疑。”

    胡不为额头都冒出了冷汗:“皇上若是怀疑,罪臣愿一死表白忠心。”

    姬飞花叹了口气道:“千万不要随随便便地说出这个死字,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胡公公考虑,杂家答应了他要好好照顾你们。自然要保你们平安。”

    胡不为对姬飞花的这番话将信将疑,姬飞花何许人物?为人冷血残忍,杀伐果断,他和胡小天之间无非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又岂会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姬飞花的这番话无非是表面功夫罢了。虽然如此胡不为仍然装出感激万分的样子:“多谢提督大人眷顾,其实我们夫妇都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只要犬子平安就好,除此以外别无他求。”

    姬飞花道:“你们无须担心。胡小天聪明伶俐,机智过人,无论到了哪里,他都有能力保护自己。”

    胡不为欣慰地点了点头,对姬飞花的这番话他倒是认同。

    姬飞花又道:“胡大人既然已知天命,不如说说你对大康未来局势的看法。”

    胡不为苦笑道:“提督大人给我出了个难题,戴罪之身岂敢妄论国事。”

    姬飞花道:“大康经济深陷泥潭,这段时期以来天灾不断。民乱四起,胡大人身为大康官员。难道不想为国家出力?”

    胡不为道:“年纪大了,无论精力还是体力都已经跟不上了,胡某现在是有心无力了。”

    姬飞花道:“最近有个传言,都说太上皇还有一个地下金库,据说金库中的财富要比国库多上数倍。”

    胡不为道:“胡某在任十多年从未听说过这件事。”

    姬飞花道:“胡大人或许不知道,可是你的前任未必不清楚这件事。陛下认为,很可能是楚源海为皇上建起了这个秘密金库,而他之所以落难也是因为这件事。”

    胡不为叹了口道:“当年的事情胡某真不清楚,所以也不敢妄言。”

    姬飞花缓缓点了点头,他向徐凤仪道:“胡夫人。在下有件事想委托您去做。”

    徐凤仪道:“提督大人只管吩咐。”

    姬飞花道:“夫人对我无需客气,我和小天情同手足,大人和夫人只管将我当成子侄看待就是,私下里不用拘泥礼节。”

    徐凤仪垂头道:“不敢!”

    姬飞花从袖中拿出了一封信递给徐凤仪道:“我写了一封信给老夫人,劳烦胡夫人亲自去一趟金陵城,亲手将这封信交给老夫人。”

    徐凤仪心中忐忑不已,不知姬飞花的用意到底是什么,以她现在的身份又如何能够离京?姬飞花是不是在布局陷害她的娘家?

    姬飞花微笑道:“夫人无需多虑,这两天好好收拾一下,后天我会派人护送夫人前往金陵。”

    徐凤仪看了看胡不为,自然是征求丈夫的意见。胡不为当然看出其中必有蹊跷,但是姬飞花决定的事情岂是他们能够改变的,唯有照办。多年夫妻,一个眼神就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意思,徐凤仪接过那封信道:“是!”

    姬飞花起身道:“我走了,对了,胡大人,最近宫里正在整理账目,我跟皇上提过,让你暂时去那边帮忙,不知你意下如何?”

    胡不为恭敬道:“胡某听从提督大人安排。”

    姬飞花微笑点头。

    离开了水井儿胡同,何忍兴守在他的坐车前,静静等候着他的到来,姬飞花来到车前并没有急着走,低声对何忍兴道:“徐夫人后天去金陵娘家,我想你亲自护送她走这一趟。”

    何忍兴道:“是!”

    姬飞花道:“北边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姬飞花微笑道:“却不知会有怎样一个惊喜?”(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