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表明立场】(上)
    虽然胡小天从未向他提起过具体的计划,可是周默也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这位兄弟绝不会眼睁睁将心爱的人送给他人为妻,可龙曦月不是普通人,身为大康公主的她若是逃走,必然引起轩然大波。胡小天的父母仍在京城,如果他和龙曦月远走高飞,那么大康皇帝又岂能轻饶了他的父母。周默实在想象不出有什么两全齐美的办法,不过胡小天素来足智多谋,说不定他早已成竹在胸,周默对自己的这位结拜兄弟拥有相当的信心。

    胡小天却没有第一时间回来见安平公主,他让熊天霸过来报讯,却是中途被吴敬善请了过去,说是有要事商量。

    吴敬善见到胡小天平安返回也是非常高兴,虽然当初他在大康和胡小天有过几次不快,可毕竟都是小事,这一路走来如果没有胡小天,很难说能够顺利来到这里。路程只是走了一半,虽然进入大雍之后说好了会由大雍的军队负责安全,可毕竟是异国他乡,还不知道接下来的路途会生什么变数。文博远心高气傲,虽然名声在外,但是在遇到真正考验的时候,其人格的缺陷就暴露出来,通过接连生的几次事情,吴敬善已经看得越清楚了。听闻胡小天被李长安抓走,吴敬善这一夜也没有睡好,前途未卜,若是胡小天出事,以后还有谁来为他挡风遮雨?

    看到胡小天进来,吴敬善欣喜迎了上去,握住胡小天的手腕道:“哎呀胡大人,你总算回来了,我就说你不会有事,吉人自有天相。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

    胡小天笑道:“惭愧,惭愧!给吴大人添心思了,这一夜连累大家到处找我真是不好意思。”

    吴敬善拉着他坐下道:“胡大人,大家风雨同路,马上还要风雨同舟,自己人又何必说客气话。吴奎!看茶!”说完之后又想起一件事:“胡大人吃过饭了没有?”

    胡小天正在饥肠辘辘呢。当下摇了摇头。

    吴敬善又吩咐下去赶紧给胡小天做饭,他这次出来为了饮食方便还特地从家里将厨子带了出来,没多久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就端了上来,胡小天也不客气,接过大碗狼吞虎咽地将这碗面给吃完了,这一夜消耗不少,想想自己送给须弥天的数亿种子,到最后还免不了被她内力灭活的下场,努力了一夜最后还是无用功。想想倒是有些遗憾呢。

    吴敬善看到胡小天的吃相,再看他的这身穿着打扮,猜测到胡小天这一夜必然历尽千辛万苦,他又怎会想到胡小天虽然辛苦,可事实上却香艳旖旎,过得不知有多舒服。

    吃完阳春面,端起茶盏,舒舒服服喝了口香茗。胡小天这会儿感觉舒坦多了,笑眯眯道:“这面条还真好吃呢。”

    吴敬善笑道:“胡大人昨晚想必辛苦得很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辛苦。辛苦!”

    “累不累?”

    “累,但是心情很爽!”胡小天所答非所问,这会儿功夫脑子里仍然在想入非非,人生之中多了须弥天这样的炮友倒也有滋有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老子玩得就是心跳。

    吴敬善道:“胡大人又是如何脱身的?”

    胡小天早就想到了应对之策。他叹了口气道:“吴大人,不瞒您说,这一夜我真是死而后生,险死还生,九死一生啊!”

    吴敬善一脸的同情。

    胡小天道:“我在城隍庙突然被人袭击。那个什么羽魔,就是咱们在峰林峡遇到的那一位,就是文博远对他非常客气的那个。”

    吴敬善听到文博远的名字,心中一怔,难道这件事又和文博远有关?

    胡小天道:“我本来以为他找我还是让我交出什么须弥天,我正准备跟他解释,说我压根就不认识什么须弥天,可没成想,话都没说一句,他就袭击我,我一时不察被他点了穴道,拖上那只大白鸟。”

    “雪雕!”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对,雪雕!他劫持我上了雪雕,就在这时候文博远来了,你猜猜他干了什么?”

    吴敬善道:“他做了什么?”

    胡小天道:“这孙子竟然带头朝我射箭,表面上是救我,其实是坑我啊!”

    吴敬善愕然道:“这……他岂会如此,莫不是当时救人心切,目标未必是你啊。”

    胡小天道:“吴大人,您就别替他说话了,当时那雪雕飞起足有十几丈高,就算他没想射我,可是您想想,若是把雪雕射下来,我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岂不是要粉身碎骨?这王八蛋根本是要借机把我往死里整。”

    吴敬善道:“胡大人还请息怒,此事老夫一定会问个清楚。”

    胡小天道:“没什么可问的,你刚刚问我是如何脱身的,羽魔李长安武功高强,以我的功夫根本没办法逃脱他的掌控,本来我觉得自己这次必死无疑,可没想到连李长安都看不过去了,文博远下令射箭根本是为了杀我不惜连他一起干掉,李长安因此恼怒,他将我在青纱淀放下并告诉我,他之所以来抓我乃是文博远的授意。”

    吴敬善将信将疑,文博远虽然和胡小天不睦,可是勾结外敌如此明目张胆地要将胡小天干掉,这胆子也忒大了一些。

    胡小天道:“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让人齿冷。”

    吴敬善道:“什么事?”

    胡小天道:“昨夜我就快离开青纱淀,看到火光还以为有人过来救我,于是我张口呼救,却想不到他们竟然用火箭引燃青纱淀,意图将我活活烧死在芦苇荡中。”

    吴敬善倒吸了一口冷气,昨晚青纱淀失火他也听说了,不过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现在听胡小天道来方才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倘若一切果然都是文博远在背后主使,此子的心肠也忒狠毒了一些,吴敬善道:“可他没有理由做这种事啊。”

    胡小天冷笑道:“我开始也以为他没有理由,吴大人还记得在黑松林的事情吗?”

    吴敬善点了点头。

    胡小天道:“皇上委派咱们三人护送公主前往大雍成亲,您负责统筹调度,我负责内勤照顾公主饮食起居,文博远负责沿途安全,大人有没有想过,这一路走来,你没什么事,我也没出什么差错,所有的麻烦全都出在谁的身上?”

    吴敬善面色凝重,就算胡小天不说出答案他也知道是文博远。

    胡小天道:“大人仔细想一想,当初在黑松林遭遇伏击,公主没事,有人想要除掉我,我说赵志河想要对唐轻璇非礼其实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这厮和黑松林的强盗勾结,被我识破之后,他亡命反抗,被我失手杀死,在鲁家村,遭遇危险之时,又是文博远想要弃我于不顾。在峰林峡,咱们损失惨重,可是只需稍稍留意就会现,死伤大都出在负责车队的车夫和脚力身上。我辛辛苦苦找回了嫁妆,找到了出路,这卑鄙小人竟然在脱困之后第一时间污蔑我和浑水帮的匪徒勾结。”

    吴敬善虽然没有说话,可现在他也感觉事情有些不正常。

    胡小天道:“他认为唐家兄弟是我的人所以趁机让他们离队,以此来削弱我的力量,增强他自身的威信,吴大人到现在还看不清此人的嘴脸吗?”

    吴敬善叹了口气道:“老夫听说,文家一直都将文才人的那场意外归咎到你的身上。”

    胡小天呵呵笑道:“吴大人以为文博远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报复我那就错了。”

    吴敬善皱了皱眉头,低声道:“难道还另有隐情?”

    胡小天道:“吴大人知不知道文博远一直觊觎公主的美色,对她有非分之想?”

    吴敬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向周围看了看,还好下人都很识相,并没有在他们身边。吴敬善压低声音道:“胡大人,有些话不可妄言。”

    胡小天道:“吴大人,你当真以为他只是想为他的干姐姐报仇?除掉我之后他就会收敛?”他摇了摇头道:“文博远这个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今次害我不死,肯定还会想出其他的毒计。”

    吴敬善道:“胡大人,虽然途中生了不少的事情,可是也不能断定一定就是文博远所为,总之老夫答应你,以后一定多多留意他的动向,若是他胆敢对你不利,老夫绝不会坐视不理。”

    胡小天暗自冷笑,吴敬善终究还是个和稀泥的主儿,他根本不敢得罪文家。不过胡小天也并不是要逼他表态,更不是要他坚决站在自己的一方。胡小天道:“吴大人,小天只是好心提醒,他今天能对我这样,说不定明天也会这样对你,我看此人居心不良,公主的安全交给这个人我绝不放心。”他终于讲话引到了主题。

    吴敬善一筹莫展道:“可是皇上亲自委派他来保护公主的沿途安全,难道能让皇上收回旨意吗?”

    月票榜今天如能杀入前四,晚上回来送上三更!(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