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后会无期】(上)
    等到马队走远,胡小天背起须弥天继续前行,在临近仓木城的村落,找了一处废弃的茅舍,推门走了进去。须弥天取出火折子,胡小天在室内找到油灯,将油灯点燃,借着昏黄的灯光环视这间茅舍,倒也算得上干净,看来这里的主人离开应该并不是太久。

    须弥天经历了连场恶战,此时也不禁有些脱力之感,扶着床头慢慢坐在床边,虚弱无力道:“你去找些水来,我口渴得很。”

    胡小天点了点头,来到外面看到院落之中有一口水井,辘轳和水桶还完好无损,他打了一桶井水拎到了房间内。

    须弥天靠在墙角,双目紧闭,今晚她为了击败李长安,不惜以身试刀,孤月斩将她的左肩几乎穿透。倘若不是为了营救胡小天,须弥天也不会忍受那么大的痛苦。

    听到胡小天的脚步声,须弥天缓缓睁开了双目,低声道:“你再去烧些热水,帮我处理伤口。”

    胡小天道:“我先帮你看看。”

    须弥天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左肩,胡小天,小心将她肩头的衣服揭开,借着灯光望去,却见她的左肩有一个寸许长度的血口,将她的肩部血穿,看起来触目惊心,颇为可怖。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穿透了,不知有没有伤到骨头,必须要清创缝合。”

    须弥天并不知道何谓清创缝合,摇了摇头道:“没有伤到骨头,你去烧些热水,回头帮我疗伤。”

    胡小天道:“可惜我没把医药箱带出来。”

    须弥天道:“不用,我自有办法,你先给我倒碗水喝。我口渴得很。”

    胡小天给她倒了一碗水,须弥天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重新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胡小天去厨房生火烧水足足耗去了大半个时辰,等他端着热水重新回到房间内,看到须弥天靠在墙上已经睡着了,望着她清丽脱俗的面容。胡小天不禁心生迷惘,倘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无法相信这美丽的女子竟然是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她今天虽然救了自己,可并不是为了感情,倘若自己对她没有用处,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杀掉自己,现在是她最虚弱的时候,也是除掉她最好的机会,倘若将来她真正成就了什么万毒灵体。还不知要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须弥天忽然睁开了双目,把胡小天吓了一跳,手中一抖,盆里的热水溅出了不少,抱怨道:“人吓人吓死人。”

    须弥天冷冷看着他,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可这一笑却又触痛了伤口。痛得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胡小天不知她笑什么,有些摸不着头脑。须弥天指了指他的脸,胡小天放下水盆,伸手一擦,手背上全是黑灰,他过去从来没有干过生火攮灶的粗活,所以弄得灰头土脸。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须弥天道:“自己跟个鬼一样,要吓死也是我被你吓死。”

    胡小天道:“你胆大包天,普天下能把你吓死的人还未出生。”

    须弥天递给胡小天一个木匣,胡小天打开之后异香扑鼻,除了特制的金创药之外。还有一团黑乎乎胶带样的东西。胡小天惊喜道:“墨玉生肌膏!”

    须弥天横了他一眼道:“倒是有些见识。”

    胡小天之前在葆葆那里见过,这种看来不起眼,跟胶带类似的东西,却是一种疗效绝佳的伤药,非但能够粘合伤口,而且不留疤痕,记得当初葆葆肚子上大腿上都被开了口子,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光洁如玉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疤痕。

    须弥天脱去外衫,上身只剩下一件黑色胸围,肌肤胜雪,香肩如玉,黑白相衬更显得香艳诱人。胡小天用热水帮她将伤口的血污擦干净,又拿出从房间内找出的一坛烈酒。

    须弥天愕然道:“做什么?”

    胡小天道:“帮你消消毒!”

    须弥天怒道:“你混账!”

    胡小天一片好心却捱她骂,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须弥天有天下第一毒师之称,自己说帮她消毒,肯定让她想多了,胡小天笑道:“别忘了,我好歹也懂些医术,你伤得不轻,李长安的孤月斩不知道有没有喂毒,这坛烈酒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能够帮你清洁伤口,只不过痛了一些,但是对你的伤口愈合肯定有好处。

    须弥天这才明白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将秀揽到右肩,咬住樱唇道:“别婆婆妈妈的,快动手吧,清洁之后将金创药帮我敷上,再将伤口对合,记住一定要对合好,若是将来留下疤痕,我一定饶不了你。”

    胡小天道:“放心吧,为了我自己以后摸起来舒服也一定尽力而为。”

    须弥天俏脸一热,这混账当真是色胆包天,她意识到胡小天对她越来越没有敬畏之意,甚至有些蹬鼻子上脸了,居然敢调/戏自己。

    烈酒消毒伤口宛如刀割,须弥天抓起酒坛连灌了几口烈酒,感觉胸腹之间一股暖意升腾而起。

    胡小天为她消毒之后又按照她的吩咐将金创药敷好,最后才用墨玉生肌膏将伤口粘合,须弥天虽然肩部被贯通可毕竟只是皮肉伤,胡小天为她包扎之后,又帮她将衣服披上,目光落在须弥天把他刚刚从火场中救出来的斗篷上,有些好奇道:“这斗篷倒是一件宝物,居然可以防火。”

    须弥天道:“这叫离火罩,质地非常特殊,虽然能够隔离火焰,但是也要看什么人使用,就算给你一件,你还是一样被烤成烧猪。”

    胡小天笑道:“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贪心。”

    须弥天道:“文博远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要将你置于死地?”

    胡小天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须弥天道:“凭什么问我?”

    胡小天道:“你不是文雅吗?是他干姐姐,难道你将这层全都忘记了?”

    如果不是胡小天提起,须弥天还真差点将这件事给忘记了。她淡然道:“我和文家没有什么关系。”

    胡小天道:“文雅是不是也死在了你的手中?”

    须弥天冷冷望着他道:“人好奇心太重容易短命。”

    胡小天道:“我这人向来命大,今天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都没死。证明老天爷都在帮我。”

    须弥天唇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是我在帮你才对,这没良心的小子竟然将我的付出全都忽略了。

    胡小天向她靠近了一些,低声道:“对了,你今天将我约到城隍庙为了什么事情?”

    须弥天被他问得一怔,旋即俏脸一热。

    胡小天看到她的表情已经明白须弥天找自己的初衷肯定是为了那事儿。只是没想到李长安追踪而至,非但破坏了他们的好事,而且还弄得遍体鳞伤,差点没把性命丢掉。胡小天心中暗叹,这世道,打个炮风险都这么大,想想须弥天和自己每次亲热全都是惊心动魄,回味起来倒是余味无穷。

    须弥天道:“早些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她右手挥出。掌风无声无息将油灯熄灭。

    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须弥天本想入睡,却感觉到这厮凑到自己身边,一双大手落在自己的胸膛之上,须弥天怒道:“你干什么?”

    胡小天道:“不知为何,我今晚兴致高涨,不如我配合你一次修炼修炼什么万毒灵体。”

    须弥天真是服了这厮的无耻,自己身受重伤。他非但不懂得怜香惜玉居然还提出要做这档子事儿,不由得怒由心生:“放开你的狗爪子。若敢对我无礼,我将你的这双爪子齐根剁掉。”

    胡小天道:“你敢说今天找我不是为了这件事?”

    须弥天黑暗中咬了咬嘴唇道:“你不要将别人想得都像你一般无耻……啊……”她感觉到自己的胸围被胡小天解开,一双软玉落入他的大手之中。

    须弥天扬起右手照着胡小天的脸上打去,出手时力不小,可是临近胡小天的脸上却改变了主意,手掌一顿轻轻落在他的脸上。然后用手指抵住他的咽喉,低声道:“信不信我戳死你?”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信!”嗤的一声,却是衣衫破裂的声音。

    须弥天啐道:“你这混账竟然扯坏我的衣服。”她右手抵住胡小天的咽喉,以此来防备他继续靠近。这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前所未有地恐慌起来,居然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般幽怨道:“我肩上有伤。”

    胡小天嘿嘿笑道:“做这种事又不用肩膀。听话,转过身去趴在床上,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黑暗中两人在无声对抗着,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啊!的一声尖叫,旋即又传来须弥天急促的喘息声。

    她期期艾艾道:“你这混账竟敢对我用强……”

    胡小天道:“只是想你知道一个道理,这世上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

    “啊……”陈旧的床板随之出吱的一声响动。

    “无耻之徒,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你……啊……”

    胡小天道:“你刚刚还要戳死我呢,今晚我倒要看看,咱们两个谁才是被戳死的那个!”

    夜空中的明月似乎听到床板吱吱嘎嘎不绝于耳的声音,羞得藏入了云层之中,星光依旧,仓木城内外无数星星点点的火光闪烁,那是连夜搜寻胡小天下落的将士。

    求月票!眼看就要掉出前十了,老章鱼也太悲催了一些!(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