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断腕】(下)
    胡小天施展躲狗步法,按理说李长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他抓住,可是胡小天方才逃出了几步,头顶风声飒然,却是那只雪雕扬起双爪向他面门抓来,前后夹击胡小天顿时手忙脚乱,突感脖子一凉,却是李长安的孤月斩已经贴在了他的颈部,低声道:“再敢妄动,我砍了你的脑袋。”

    胡小天暗叫倒霉,本以为自己侥幸逃过,却想不到再度落入敌手。

    刚才李长安尚且对他没有杀心,可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全不同。胡小天这才现李长安已经少了一条手臂,半边身躯血淋淋的,脸色苍白可怕。

    须弥天望着李长安,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李长安,你以为我会在乎他的死活吗?”

    短时间内胡小天已经先后成为了两次人质,只是挟持他的人不同,要挟的对象也不同,刚才须弥天用他要挟李长安,李长安不会在乎他的死活,现在又变成了李长安要挟须弥天。胡小天暗暗叫苦,眼巴巴看着须弥天,虽然他知道须弥天心肠够狠,关键时刻根本不会在乎自己的性命,可是心中还有一丝希望,毕竟自己对她还有用处,确切地说,自己的命根子对她还有用。

    李长安道:“我不管你在不在乎,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死之前还有足够的力气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胡小天满腹委屈道:“干我屁事啊!你们俩的恩怨,干我屁事啊!”

    李长安怒道:“闭嘴!”

    此时外面火光闪动,显然是城内武士觉察到这边的动静循声赶来。

    李长安点中胡小天的穴道,单臂夹住他的身体,跳到雪雕的身体上,雪雕神力惊人。背负两人的身体仍然可以振翅飞起。

    须弥天咬了咬嘴唇,虽然目光中杀机凛凛,但是终于还是没有冲上去对李长安动攻势。

    城隍庙外传来众人的呼喝之声,一个声音喝道:“把门撞开!”却是文博远在下命令。不等武士执行他的命令,就看到一只巨大的雪雕,从他们的头顶飞掠而过。雪雕因为背上背负了两人。虽然能够飞起,可是力量所及也只能是飞起罢了,根本无法高飞。胡小天惨叫道:“救命……救命……”。不少人都看清了雪雕背上的情景,有人惊呼道:“是胡公公!”

    文博远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弯弓搭箭,瞄准上空,嗖!的一箭射了过去,文博远这一箭射得既不是雪雕也不是李长安,而是胡小天。表面上是在救人,实则是要借着救人之机一箭将胡小天射死,这么近的距离,以他的箭法应该可以做到万无一失,文博远的内心中升腾起复仇的快意,胡小天啊胡小天!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羽箭以惊人的度射向空中,而在文博远弯弓搭箭的同时,一个关切的声音大吼道:“不许射箭!”出声的人是展鹏。雪雕飞行的高度虽然算不上太高,但是从目前的高度落下来。胡小天不死也得受重伤,更何况一旦乱箭齐很难说不会误伤。但是展鹏的话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文博远仍然射出了这一箭。

    展鹏在制止众人射箭的时候也抽出了弓箭,他有种预感,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生,果不其然。文博远仍然射出了这一箭。

    展鹏紧咬嘴唇,瞄准空中羽箭划出的寒芒,也是一箭射了过去,羽箭追风逐电般赶了过去,在雪雕的尾羽处和文博远射出的那一箭碰撞在一起。火星四射,两支羽箭相撞之后,抵消了彼此的冲力,向下坠落下来。

    文博远已经再度从箭囊中抽出羽箭,试图射出第二箭。此时他看到展鹏将弓箭瞄准了自己,闪烁着寒芒的镞尖刺痛了他的眼睛,文博远的瞳孔骤然收缩,顷刻之间他已经完全明白,冷冷望着展鹏:“混账!”

    展鹏面无表情,目光比羽箭的镞尖更加犀利,一字一句道:“看看是你快还是我快!”事到如今他已经无法继续掩饰自己的力场。

    雪雕奋力向远方飞去,在它的下方,一支队伍正在奋力追赶,文博远和展鹏全都在队伍之中,虽然他们全力追逐,但是毕竟道路曲折,无法像雪雕一样自如回旋,很快就被雪雕远远甩开,眼睁睁看着雪雕在夜空中变成了一个小白点,最终完全消失在夜色之中。

    文博远勒住马缰,虎视眈眈望着展鹏,展鹏却只当他是空气,继续纵马向着雪雕飞行的方向追去。

    董铁山提了提马缰来到文博远身边,低声道:“文将军,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追下去?”

    文博远沉吟了一下,低声道:“保护公主要紧,我先回去,以免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你带几名弟兄沿着雪雕离去的方向追出去,记住,无论胡公公是死是活,都要将他带回来。”

    “是!”

    雪雕飞出了仓木城,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越飞越低,终于降落在一片枯黄的芦苇荡中,李长安从雪雕背上跳了下来,却因为脚步虚浮,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冰面上。想要用手撑住,却忘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右臂,身体歪倒在冰面之上。

    雪雕看到主人如此模样,慌忙收起翅膀向他走来,胡小天因为雪雕的动作从雪雕身上滚落下来,躺倒在冰面上,眼睁睁看着李长安,只可惜他的穴道被制,根本无法动弹。

    雪雕用嘴唇叼住李长安的衣领,试图帮助李长安坐起来,李长安虚弱无力地摇了摇左臂,低声道:“不用管我……让我好好歇歇……”

    雪雕出一声悲鸣,折返身躯重新来到胡小天的面前,胡小天看到它闪烁着寒光的尖锐嘴喙缓缓凑近自己的面孔,吓得慌忙闭上了眼睛,生怕雪雕一时报复心起,将自己的眼珠子给啄出来,毕竟他此时穴道被制根本动弹不得,只有待人宰割的份儿。

    此时李长安喉头出古怪的声息,那雪雕昂起头,舒展开双翼,猛然振动了一下,迅猛的罡风拍打在胡小天的身上,胡小天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却见雪雕已经飞向空中,缺少了两人身体的负累,它飞翔的动作要自如许多,转瞬之间已经在黑夜中消失。

    胡小天已经惊出了一头的冷汗,李长安此时慢慢坐起身来,因为失血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理会胡小天,盘膝坐在冰面上开始以内力疗伤。

    胡小天虽然暂时逃过劫难,可是心中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李长安此次报仇不成,反倒失去了一条手臂,此人号称羽魔,为魔者岂会有一个好人,等他恢复之后说不定第一件事就是要报复自己。胡小天躺在冷冰冰的冰面之上,暗自期待会有人尽快赶来营救自己,他又明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这种状况下,却不知装死能不能够逃过这一劫,身下越来越冷,如果这样下去,就是是李长安不杀他,他也要活活冻死在冰面之上了。

    就在胡小天暗叫倒霉的时候,丹田气海处却有一股暖流自然生出,人的身体在遭遇环境变化之后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对抗反应,普通人或许不会觉察到,可是对于胡小天这种修炼过无相神功的人,他身体的对抗反应比起多数人要强烈一些,因为寒冷而促使他的身体自然而然催内息与之对抗。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涓涓细流,渐渐变得雄浑奔涌,这股体内的热流从丹田气海向周身经脉流淌,驱散身体寒意的同时,也冲开了身体被制的穴道,胡小天悄悄活动了一些手指,虽然手指有些麻木,但是已经能够移动。

    胡小天暗自欣喜,只要自己抢在李长安之前回复自由,以他的躲狗十八步定然可以从容逃脱,现在李长安失了右臂,身体状况极差,两人之间可谓是此消彼长,就算他想杀掉李长安或许也有机会。

    胡小天正在得意之时,忽然感觉身下冰面出破裂之声,他的身体为之震动了一下,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都已经被融化的冰水浸湿,因为冰面寒冷体内应激而生的对抗之力,不但让胡小天驱散了寒冷,冲开了他的穴道,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融化了他身下的冰层,冰层渐渐变薄,终于承受不住胡小天身体的重量,断裂崩塌。

    李长安也觉察到身下的震动,霍然睁开双目,先是看到胡小天从冰面上陷落下去,紧接着就看到冰裂从胡小天刚才所在的位置辐射开来,一直辐射到他的身下,李长安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也从冰面之上落入水中。

    他们所处的位置水深大约两丈,如果在平时这样的深度不至于将李长安困住,可是李长安正在行功疗伤之时,并没有意料到会生这样的状况,更麻烦的是,他在仓促中真气走岔,身体再经冷水突然一激,竟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一点点向水底沉去。

    章鱼糊涂了,这才是第二更,这点小事想必诸君不会计较,重要的是第二更来了。

    好不容易冲上了周推榜,眼看又要落下去了,推荐票是免费票,大家手里都有,还望不嫌麻烦,多投几张,让医统能够在榜上呆满一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