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断腕】(上)
    李长安面无表情道:“你以为我会在乎他的死活吗?”

    须弥天道:“你虽然不在乎他的死活,可是姬飞花会在乎,他是姬飞花的心腹爱将,如果姬飞花知道他死在你的手里,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

    李长安呵呵笑道:“姬飞花又如何?他就算死也是被你害死,与我何干。”说话间身后的老鼠已经蜂拥而至,到了李长安的身边绕开他继续前行,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圆圈,须弥天生平最怕老鼠,看得恶心,她咬了咬牙,低声道:“你先走,不用管我。”

    胡小天感觉她放开了自己的咽喉,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自己刚刚要弃她不顾,却想不到她在生死关头居然让自己先走,胡小天不由得有些汗颜,可汗颜归汗颜,逃命还是第一位,最多等自己逃到了安全之处,再叫来救兵营救她就是。胡小天也不多说,抬腿就想走,没等他迈开步子,就感觉到后背挨了一掌。

    想都不用想这一掌必然是须弥天所,敢情这小婊砸刚才说得那句话根本就是虚情假意的迷惑之词,胡小天忘记了防备,事实上他防备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整个人腾云驾雾般向李长安飞了过去,胡小天在半空中手足乱舞,惨叫道:“臭娘们,我跟你……没完……”

    老鼠宛如潮水般向须弥天蔓延而去,须弥天目光转冷,不见她如何动作,一道绿色的火焰从她身体周围五尺左右的地方燃烧了起来,火焰形成了一道圆圈将她包绕其中,老鼠转瞬之间已经来到绿色火焰的前方,那些老鼠似乎已经疯狂。不顾一切地扑向火焰,一旦沾染到绿色的火焰,就迅燃烧起来,火焰更旺,老鼠吱吱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胡小天已经飞到了李长安的面前,李长安皱了皱眉头。挥出长袖,卷住胡小天的身躯,将他向下方抛落,可是就在此时,胡小天周身却泛起金色的光芒,无数金色的小虫从胡小天的身后飞舞而起。

    李长安脸色一变,低声道:“血影金蝥!”原来须弥天将胡小天一掌劈飞,暗地里却在胡小天的后背留下血影金蝥,李长安只要沾染了胡小天的身体。这些血影金蝥就会沾染到他的身上。

    李长安怒哼一声:“贱人!”,他身躯旋转,闪电般将长袍脱掉,然后长袍裹住没有来得及飞走的血影金蝥兜头盖脸笼罩在胡小天的身上,胡小天惨叫一声,身体落在城隍庙大殿的屋檐上,又沿着屋檐的斜坡叽里咕噜地滚落下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身体就已经落地。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让他痛得骨骸欲裂。

    须弥天趁此时机,从屋檐上飞掠而起。娇躯在空中翻飞腾跃,朝着城隍庙外逃窜,望着已经落在地上的胡小天,她的唇角露出一丝冷笑,随手弹出一颗红色的弹丸,落在胡小天的身上竟然燃烧起来。

    胡小天刚刚才把罩在身上的长袍扯落。胸口就中了须弥天弹来的弹丸,波!的一声胸前红色的火苗蹿升出一尺有余,吓得胡小天魂飞魄散,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血影金蝥,看到那火苗。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向火苗投去,点点金光消失在火苗之中。

    须弥天足尖还未落地,就看到两旁大树之上,黑压压一片鸟儿向她猛扑而来,须弥天临危不乱,双手一挥,千百道寒光从她的掌心向鸟儿的方向飞出,飞鸟被她射出的钢针击中,宛如落雨般掉落在地上。

    周围犬吠声由远而近,数十只不知从那里窜来的野狗向她围拢而来。

    羽魔李长安曾经是天机局第一驭兽师,驱策禽/兽的能力实在是强大,纵然这些禽/兽无法伤及到须弥天,可是也能够起到阻碍她逃离的作用。

    须弥天扬起右手,手中握着一根黑黝黝的铁管,蓬!的一声,一道火箭向上飞去,飞到尽头在夜空中炸响,一朵红蓝相间的烟花绽放在夜幕之中。

    伴随着一声嘶吼,一条牛犊大小的野狗向须弥天猛扑而至,须弥天身躯一拧,粉拳紧握,中指的指环之上寒芒闪烁,毒针准确无误地刺入了野狗的头部,旋即身躯已经腾跃开来。

    那野狗扑了个空,一双眼睛渐渐变得血红,忽然不顾一切地向一旁的同类扑去,须弥天的针上喂毒,毒素可以让野狗丧失本性,她身躯飘忽,连刺数条野狗,一时间现场乱成一团,几十条野狗再也不听指挥,相互之间乱战一团。

    但是须弥天的步伐却被拖慢,机会稍纵即逝,此时黑压压的老鼠又如潮水般从周围涌来,将她包围在中心。无数飞鸟向这边聚拢而来,宛如乌云般笼罩了须弥天的头顶。

    须弥天手臂一挥,在她的身体周围又形成一道燃烧的火焰,以此来防护,避免疯狂的老鼠靠近自己。虽然须弥天见惯风浪,可是她现在毕竟处在最低谷的阶段,应付李长安明显有些力不从心。

    李长安一步步向她走来,他经过的地方老鼠纷纷避让。

    须弥天咬牙切齿道:“李长安,你趁人之危算什么好汉?”

    李长安冷冷道:“须弥天,今天我就要为青菱报仇雪恨。”

    须弥天道:“她根本就不是我杀的,你为何要算在我的头上?”

    李长安咬牙切齿道:“死到临头,你还敢抵赖。”

    须弥天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围绕在她身体周围的绿色火焰陡然暴涨,迅向四周扩展开来,又如绿色的潮水般向周围辐射蔓延,但凡沾染到绿焰的老鼠顿时疯狂错乱,相互撕咬起来。

    现场气味腥臭无比,让人作呕。李长安知道这气味中有毒,他屏住呼吸,从腰间抽出一柄宛如弯月的利刃,这是他的独门兵器孤月斩,李长安站在原地,猛然挥动右臂,孤月斩出呜!的声响,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的冷光,旋转着向须弥天飞去,须弥天面色一变,身形来回变换,可是无论她动作如何神,孤月斩都如影相随。

    李长安喉头出阵阵古怪的呼喝声,空中群鸟向下亡命扑来,地面上的老鼠也纷纷涌向须弥天。须弥天忽然惨叫一声,却是孤月斩的寒光没入了她的左肩,须弥天踉跄冲了几步,险些倒在地上。

    李长安张开双臂,右掌猛然向后一提,一股无形吸力将孤月斩从须弥天的体内抽出,须弥天出一声尖叫,一蓬血雾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孤月斩在空中一个回旋,然后向下俯冲,这次直奔须弥天的颈部而去。

    须弥天低下头颅,孤月斩从她的头顶飞旋而过,劈开她的髻,她的秀散乱下来,披散在肩头。飞鸟已经来到近前,瞬间将她的身体笼罩。

    李长安的唇角露出复仇的快意,伸出手去,重新将孤月斩纳入手中,就在此时一点金光忽然从孤月斩上落在李长安的右手之上。

    李长安定睛望去,却见一只足有拇指大小的金色虫豸趴在他的右手虎口处,他的双目中流露出惶恐无比的光芒,血影蝥王!瞬息之间,金色虫豸已经钻入了他的肌肤之中。

    寒光一闪,却是李长安抽出了腰间的短剑,闪电般将整条右臂齐根切了下来。

    飞鸟笼罩着须弥天的身体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圆球,圆球的缝隙之中透露出丝丝绿光,一时间绿光大盛,沉闷的爆炸声将飞鸟炸得四处纷飞,焦臭的味道越浓烈,须弥天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李长安的面前,虽然身上鲜血淋漓,可是流露出的凛冽杀气更胜往常,在她的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诡异的绿色烟雾,本来攻击她的那些禽/兽变得避之不及,潮水般涌来,又潮水般向后退了下去。

    须弥天嘴角噙血,双目却充满了嘲讽:“李长安,你以为利用区区几只禽/兽就能杀死我,你看轻了我,也太高看了自己。”

    李长安脸色惨白,左手出手如风,接连点中自己的几处穴道,止住鲜血,他此时方才明白,须弥天刚才只不过是装出弱势罢了,就连被孤月斩击中,也是她主动而为,如若不然又怎能将血影蝥王暗藏在孤月斩中,又怎能成功完成这次偷袭。

    李长安忽然向后急退,须弥天岂肯将他放过,转守为攻,势要将在今晚除掉这个心头大患。

    李长安和须弥天斗智斗力,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胡小天却在忙着扑火,连续几个翻滚将身上的绿色火焰熄灭,说来奇怪,那些血影金蝥根本没咬他,胡小天对此倒是见怪不怪,上次在明月宫也是如此,大概是因为他吃了七颗赤阳焚阴丹的缘故,血影金蝥对他的血肉不感兴趣。

    胡小天本以为自己也算得上因祸得福,如果不是须弥天在他身上烧了这把火,就算血影金蝥不咬他,那些老鼠也要把他吃个血肉无存,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就有一只野狗斜刺里扑了上来,胡小天身躯巧妙一转,他的躲狗十八步可不是白练的。正准备趁着这个时机逃走,可没想到李长安又向他扑了过来。

    两更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