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五十章 【熊孩子】(下)
    熊天霸这会儿已经信了个九成,眨了眨眼睛:“你……真认识我爹……”

    胡小天道:“我骗你作甚,不信等你爹回来再问,我说熊孩子,客人到了门前,你堵住城门不让我们进去,这是哪门子的待客之道?等你爹回来,他那张老脸往哪儿搁?”

    熊天霸把斧头垂落下去,点了点头道:“那……就先进去吧,我爹这两天就要回来,你要是敢骗我,我可饶不了你。----”

    胡小天笑道:“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屁股吧。”

    熊天霸嘿嘿笑了一声,示意手下人闪到两旁。

    文博远一提马缰,准备一马当先进入仓木城内,目光恶狠狠瞪了熊天霸一眼,他也是嚣张惯了。可熊天霸是个缺心眼少根筋的货色,看到文博远居然这么恶毒地看着自己顿时又火了,他向胡小天道:“他是你朋友不?”

    胡小天摇了摇头,他实事求是,文博远的确不是他朋友。

    熊天霸一听不是胡小天的朋友,自然就不可能是他爹的朋友,当下怒吼一声:“小白脸,你瞪谁呢?”

    文博远心中这个气啊,这一路之上在胡小天面前处处受制,现在来到大康这个边陲小城,连一个缺心眼的小子也敢跟自己作对,他冷哼一声,锵!地将腰间虎魄刀抽了出来。

    别看熊天霸少根筋,可是这货生就好斗,看到文博远拔刀,已经认定他要向自己出手,熊天霸的动作要比头脑灵活,就连他胯下的那匹瘦马也在突然之间就恢复了精气神,带着熊天霸宛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向文博远冲去,他高高擎起手中的开山斧。大吼道:“小白脸,你吃我一斧。”熊天霸出招要在说话之前。

    文博远压根没想到这小子能这么快,他扬起手中虎魄刀,反手向上方削去。论到兵器的重量,对方手中的开山斧数倍于文博远的这把刀,但是文博远手中这把刀乃是刀魔风行云所赠。削铁如泥。刀斧撞击在一起,出噹!的一声巨响,虎魄竟然将开山斧的刃缘崩出一个缺口。

    众人看到这火花四溅的碰撞,心中都是一惊。文博远虽然拔刀在先,可是熊天霸却是先一步出手,而且他用得武器占优,虽然如此文博远丝毫没有落入下风,由此可见文博远绝非浪得虚名,他的武功的确在年轻一代中堪称翘楚。

    真正的情况只有交战双方知道。文博远虽然挡住了熊天霸雷霆万钧的一击,也被他震得双臂麻,他真是没有想到这愣头愣脑的黑瘦小子竟然拥有那么强大的膂力。

    熊天霸看到自己的开山斧被崩出了一个豁口,心疼万分:“你姥姥的,竟然弄坏了我的传家之宝,哇呀呀!再吃我一斧!”斧面倾斜,照着文博远的脖子横削而来,沉重的开山斧在他手中竟似乎轻如鸿毛。呼!夹杂着风雷滚滚奔向文博远的颈部。

    如果单纯以膂力而论,文博远不如熊天霸。但是他经过名师指点,武功根基又岂是熊天霸这个愣头青所能比肩的,身体向后一仰,后背几乎平贴在马背之上,开山斧落空从他的身体上方横扫而过,文博远手中虎魄巧妙地向上反削。这次他学了个乖,亲身体会到熊天霸的霸道力量之后,他当然不会跟这傻小子硬碰硬,这一刀正砍在斧柄之上,锵!的一声。二臂粗细,精铁铸成的斧杆被他一刀削成两段,斧头失去了羁绊,宛如风车般旋转着向队伍中飞去。

    众人齐声惊呼慌忙向两旁闪避,谁也不敢尝试去阻拦这不受控制的斧头。可马上他们又现,这斧头竟然飞向了安平公主的座驾。

    危急关头,展鹏抽出羽箭,弓如满月,离弦之箭撕裂空气出一声刺耳的尖啸,镞尖在高奔行中被空气摩擦得亮,抢在那斧头落在安平公主座驾之前射在斧头之上。

    噹!又是一声巨响,展鹏及时射出的一箭虽然改变了斧头飞行的轨迹,让安平公主转危为安,却无法彻底制止斧头飞行的势头,斧头在空中变换了方向,继续飞向右侧的人群。

    看到明晃晃的大斧头朝他们的头顶飞来,众人吓得脸色都变了。就在此时一个魁伟的身影胜似闲庭信步地迎上,右手伸了出去,宽厚的大手稳稳抓住了那旋转飞行的斧头。

    周默的表情宛如古井不波,仿佛飞来的不是斧头,只是一团棉花,神策府的那帮武士看在眼里,内心却是震骇到了极点,谁也想不到这个负责公主座驾维护的车夫竟然是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其实周默昨日硬撼羽魔李长安的时候,因为现场混乱,再加上烟尘弥漫,很少有人看清到底生了什么,此时还没有天黑,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熊天霸的大吼声让众人将注意力重新回到交战的双方身上,熊天霸心疼这祖传的兵器被文博远毁掉,举起剩下的斧头杆向文博远的心口戳去。

    文博远冷哼一声,心中暗生杀机,以刀脊磕开熊天霸的斧杆,一提缰绳,坐骑前冲,手中虎魄向熊天霸左肩斜劈而下,倘若他这一刀落下,熊天霸只怕免不了身异处的下场,黑小子看到文博远刀如急电,脸色不由得变了,颤声道:“乖乖……完了!”

    胡小天看到文博远出刀,心知要坏,大声道:“刀下留人!”

    文博远又岂会给他这个面子,眼看虎魄就要落在熊天霸的身上,忽然感到一股金戈之风从侧方袭来,文博远出于本能,不得已放弃对熊天霸的杀招,挥刀向来袭的方向斩去,噹!却是那把断裂的斧头,周默在熊天霸生死存亡之际出手救了他的性命。

    熊天霸虽然少根筋,可他并不是真傻,知道自己不是文博远的对手,硬撑下去等于自寻死路,一提马缰向己方阵营逃去。文博远充满怨毒地望着周默,恨不能一刀砍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周默毫无畏惧地和他对望着,文博远抿了抿嘴唇,竟然没有作,缓缓将虎魄还刀入鞘,单从周默刚才的出手他就能够看出周默的武功只怕还要在自己之上,此人绝对是胡小天手中的一张王牌。

    胡小天道:“文将军,你何等身份,不会跟一个熊孩子一般计较吧?”

    文博远冷哼一声:“他惊扰公主座驾,其罪当诛!来人……”

    此时远方烟尘阵阵,一行三骑向城门处飞赶来,来得正是仓木县的县丞熊安民,他七天前去武兴郡公干,今日方才得以返回,还没有进入仓木城就觉察到这边情况不对,料想到这里肯定出了乱子,而且十有八九和他的愣头青儿子有关,于是赶紧赶了过来。

    熊安民高声道:“大家住手,大家住手……”他在武兴郡已经听说了安平公主要前往武兴郡的事情,期间公主并没有按照计划前往武兴郡,于是猜测到公主可能取道峰林峡直接前来仓木,这才是他提前回来的原因。

    熊安民来到近前,看到胡小天一方队伍的阵势已经猜到十有八九就是公主的车队,心中暗暗叫苦,希望自己的傻儿子千万不要冒犯了公主才好。

    熊天霸看到老爹回来了,催马迎了上去,大声道:“爹!您来的正好,那个小白脸欺负我……”

    熊安民不等他说完就斥责道:“混账东西,胡说什么?”他翻身下马,来到文博远面前抱拳道:“敢问这位大人,可是护送安平公主的车队吗?”

    文博远冷哼一声,根本没有理会他,神情倨傲之极。

    熊天霸看到文博远对自己老爹无礼,怒道:“小白脸,我爹跟你说话呢。”

    文博远冷冷道:“冲撞公主车队,危及公主安全,侮辱朝廷命官,你可知罪?”

    熊安民一听就知道自己儿子肯定闯了大祸,慌忙跪倒在地上,连连叩头道:“公主殿下,小臣不知公主千岁大驾光临,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爹……”

    “跪下!”

    熊天霸一脸的不情愿。

    “我让你跪下!”熊安民怒吼道。

    熊天霸道:“爹,您不是常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熊安民暗自叫苦,今天可惹了天大的麻烦。

    一旁响起爽朗的大笑,却是胡小天骑着小灰缓缓行了过来。

    熊天霸看到他如同看到了救星:“叔叔,你是我爹的好朋友,你别让人欺负他啊!”

    熊安民哪见过胡小天,可是看到胡小天的穿着气派已经知道对方身份不凡,慌忙斥责儿子道:“熊孩子,不得胡说!”

    胡小天道:“熊大哥,您起来吧,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点小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

    熊安民忐忑不安,颤声道:“下官诚惶诚恐,不敢高攀……”胡小天已经一伸手把他拉了起来,扬声道:“公主殿下,仓木城守熊安民熊大人过来迎接您了。”

    龙曦月娇柔的声音从坐车内传出:“平身吧!”

    更新不断,求票不停,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