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从天而降】(上)
    离开凤眼峡,众人纷纷上马,胡小天四处张望却没有找到须弥天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难道真是须弥天恶作剧,故意摆了自己一道?可这种事只能放在心里,无法对他人提及。

    展鹏也看出胡小天今天的举动颇为奇怪,低声道:“大人好像在找人?”

    胡小天道:“没有,咱们继续走吧,总觉得此地显得诡异,越早离开这里越好。”

    梁英豪放缓马和胡小天并辔而行,离开凤眼峡,风沙停歇之后,他明显变得轻松了许多,梁英豪笑道:“大人放心,风沙已经停歇,天色也已经放晴了,虽然咱们还是在峰林峡内,但是接下来的道路平坦宽广,只需要沿着这条道路一直走到底就可以顺利出去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无论须弥天是不是在故意整蛊他,多走点冤枉路无非就是多消耗一些体力,只要无惊无险的通过这里就行。可转念一想,须弥天却不是轻易开玩笑的人,她做每件事都有明确的目的性,应该不会无聊到骗自己玩的地步,难道这女人又在策划什么阴谋?

    此时唐轻璇纵马来到胡小天身边,她轻声道:“胡大人!”

    胡小天道:“唐姑娘有事?”

    唐轻璇压低声音道:“公主病了!”

    胡小天闻言一惊,慌忙随同她一起来到公主的座驾旁,胡小天拉开车门进入车内,却见安平公主躺在紫鹃的怀中,美眸紧闭,紫鹃含泪道:“胡公公,公主不知怎么就生病了,此刻已经昏迷过去了。”

    胡小天怒道:“你怎么不及时通知我?”

    紫鹃道:“是公主不让我说。其实今晨出的时候她就有些热,因为担心胡公公会分心,所以公主才让我守住秘密,本以为休息一下就会好转,可是没想到她病情越来越重,刚刚说起了胡话。现在已经人事不省了。”

    胡小天伸手摸了摸龙曦月的额头,触手处烫得吓人。凭借他的经验,龙曦月的体温应该在三十九度以上。探了探龙曦月的脉息,心跳非常快,在一百二十次左右。

    胡小天马上传令队伍即刻停下休整,文博远和吴敬善听说胡小天又要就地休整,马上两人就赶过来询问究竟,听说公主生病了,都是一惊。原本文博远还想找胡小天兴师问罪。可是现在也不得不暂时按捺念头。

    胡小天让人扎起营帐,将公主送了进去,他将唐轻璇叫到营帐之中,教她给龙曦月物理降温的方法,又低声交代唐轻璇,让她仔细检查龙曦月的身体,确信龙曦月没有受过外伤。一切交代完毕,方才离开了营帐。胡小天率先来到周默身边,询问今日有没有他人进入安平公主座驾内。周默始终守在公主座驾旁。除了紫鹃之外,再也没有人进入公主的坐车内。唐轻璇也是刚刚过来探望公主,方才现她病。

    胡小天点了点头,看到不远处吴敬善正在那里焦急等待,举步走了过去,中途却遇到含泪啜泣的紫鹃。她见到胡小天就跪了下来,泣声道:“胡公公,是紫鹃错了,您责罚我吧。”

    胡小天道:“紫鹃,你先起来。公主只是受了些风寒,休息一下就好,事情已经生,那你也不必自责。”

    紫鹃含泪点了点头。

    胡小天道:“唐姑娘在营帐内陪着公主,你不用担心,今晚你就在车内休息。”

    紫鹃眨了眨眼睛,心中明白胡小天终究还是怀疑她,这是要让她和公主保持距离。

    胡小天正欲离开时,却听须弥天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她不是什么风寒,而是中毒,有人在她体内下毒。”

    胡小天四处张望,并没有找到须弥天的影子。

    吴敬善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关切道:“怎样?公主殿下的病情怎样?”

    胡小天道:“应该只是普通的风寒,吴大人不必担心。”心中却忐忑不已,须弥天说龙曦月是中毒,难道跟她有关?

    吴敬善舒了口气道:“没事就好,公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夫可无颜回去面对皇上了。”

    胡小天笑道:“吴大人还是放宽心,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咱们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凄厉的雕鸣。胡小天猛然抬起头来,却见一只身形俊伟的白色雪雕张开巨大的翅膀,在他们营地上方缓缓盘旋。

    联想起刚才空中的那道白光,胡小天忽然明白这只雪雕正是文博远施射的那一只。

    雪雕两翼舒展开来足有两丈,纤尘不染的雪白羽毛在孤月的映射下,闪烁着寒光,雪雕的双目犀利而阴冷,充满着凛冽的杀机,它并没有急于降落,而是在营地上方缓缓盘旋,似乎在观察着什么,寻找着什么。

    文博远在同一时间留意到了空中的雪雕,出于本能的反应,他再次摘下长弓,羽箭尚未来得及上弦,就已经察觉雪雕的背上竟然有一人凌空而,定睛望去,雪雕背上乃是一名白男子,白披肩,鹰鼻深目,身材高大。以他魁伟的身材站在雪雕之上,让人不禁担心那雪雕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雪雕在空中时而盘旋时而侧飞,可是无论如何变幻飞行的姿势,那名男子的身躯都纹丝不动,脚上如同生根一般,又如和雪雕成为一体。

    众人看到眼前的奇特场面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那白男子忽然从雪雕之上一跃而下,身体有若柳絮一般悠悠荡荡落在营地之中,双手负在背后,表情倨傲冷酷,双目阴森森盯住文博远道:“须弥天人在哪里?把她给我交出来!”

    文博远生性孤傲,自从离开康都之后在胡小天那里屡屡受挫,今天更是被胡小天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早已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看到这名白男子如此傲慢,积压许久的怒火不由得爆了出来,大声道:“什么须弥天?我没有听说过,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我们的营地?”

    白男子一双深目寒光浮现:“看来你是想死了!”

    “大胆狂徒竟然对文将军无礼!”却是董铁山英勇无畏地冲了上来,挥动手中大剑照着白男子劈斩下去。

    白男子双目一凛,扬起右拳,竟然用拳头直接迎向董铁山的剑锋,董铁山能够得到文博远的信任也非等闲之辈,一剑挥出夹杂着风雷之声,声势颇为骇人,他甚至看到自己一剑将这名白男子劈成两半的惨烈情景,唇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董铁山的笑容突然就凝结在自己的脸上,他听到拳头和大剑相撞的声音,血肉骨骼构成的拳头竟然将他价值不菲的大剑从中击断,然后那只拳头径直击打在董铁山的胸口,董铁山魁伟的身躯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足足飞出十余丈,撞击在一根黄土柱之上方才停下继续飞行的势头,落地之时,口中鲜血狂喷。

    白男子冷冷道:“留你一条狗命,下次不会那么幸运。”

    文博远面露凝重之色,他的手握住鲨鱼皮包裹的刀鞘,缓缓将虎魄从刀鞘中抽了出来。

    白男子看到文博远手中的那把刀,微微颔道:“虎魄!想不到风行云竟然将他的爱刀送给了你,看在我和他一场交情的份上,我不跟你这小辈计较。”

    文博远闻言一怔,抽出半截的长刀凝而不,对方既然一眼就能够看出他这把刀的来历,足以证明他和自己的师尊有些渊源,在不知对方是敌是友的前提下,还是不要盲目动作。文博远顿时谨慎起来,低声道:“敢问先生大名?”

    白男子道:“李长安!”

    文博远听到这名字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冷气,眼前就是有羽魔之称的李长安,此人曾经是天机局最顶级的驭兽师,后来因为和洪北漠不睦愤而出走,说起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不过羽魔和他的师父刀魔风行云倒是有些交情。文博远早在跟随师父学艺之时就听他提及过这件事,虽然他是第一次遇到羽魔,可是在听闻对方身份之后,也顿时客气了许多,还刀入鞘,拱手行礼道:“原来是李先生,在下文博远这厢有礼了。”

    李长安表情依然冷漠:“须弥天在不在这里?”

    文博远道:“我们此行乃是为了护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完婚,队伍之中并无须弥天这个人。”

    李长安环视他们的营地,沉声道:“须弥天乃是易容高手,她若是混在队伍之中也未必可知。”

    文博远听他这样说心中也是一沉,天下第一毒师须弥天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李长安一口咬定她就藏在己方的队伍之中,若是没有证据他不会孤身前来,想起此前手下武士集体中毒的事情,文博远越觉得奇怪。他低声道:“李先生意欲如何?”

    李长安道:“你只管放心,我对你们没有任何恶意,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须弥天,找到她之后我马上就走。”

    文博远道:“既如此,我让人清点一下人数。”

    胡小天分开人群走了过来,朗声道:“你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搜就搜吗?”

    章鱼真心惭愧,想不到闹了那么大一个乌龙,以为自己更过三章,可实际上才更了两章,赶紧送上第三章,还好来得及,那啥,还有月票的继续投来吧!(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