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四十章 【真相】(下)
    龙宣恩道:“他若敢这么做就是存下了破釜沉舟的心思,他手中并无玉玺,连他也不是货真价实的皇帝。”

    七七目光一亮。

    龙宣恩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她隐藏在内心的野望,心中不由得一动,难道七七这小女孩的内心深处竟然包藏着巨大的野心?他附在她耳边低声道:“还记不记得你儿时保姆时常在你耳边唱的儿歌?”

    七七点了点头,想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布局如此之深。

    龙宣恩道:“以你的聪明才智,不难推敲出其中的秘密,朕虽然被囚禁于这缥缈山之上,可并不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七七道:“你想我怎样做?”

    龙宣恩附在她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道:“你这样出去,必然会引起他人的疑心……”他忽然从床边抽出了一物,却是一片锋利如刀的瓷器,扬起手来在七七的肩头猛然滑落下去,七七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再看肩头已然被划出一道血口。

    龙宣恩哈哈狂笑,却将瓷器的碎片塞入七七的手中,七七接过瓷器,明眸一转,瞬间会意,一手抓住龙宣恩的衣领,一手扬起,瓷片的尖端瞄准了龙宣恩的心口,眼看就要刺下去。

    身后传来老太监王千惊慌失措的声音:“小公主千万不可……”

    同时响起龙烨霖的大吼声:“七七住手!”

    安平公主陪唐轻璇说了会儿话很快就已经离去,胡小天本来想走,可是唐家兄弟却盛情相邀,请他留下来喝酒。换成离开康都之前,他们谁也想不到彼此的关系会生这样的变化。

    君子之交淡如水,但这世上男人之间的交往多半还是要通过酒来进行的。唐家兄弟本来就是好酒之人。对于胡小天这个昔日的仇人,今天他们是彻底拿出了诚意,将途中打来的猎物交给厨师烹饪,还拿出了从康都带来的咸肉风鹅,可谓是毫不藏私。

    面对唐家兄弟的盛情,胡小天当然也不好拒绝。虽然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在不断改善,可是真正坐在一起喝酒还是第一次。

    唐铁汉嘴笨,望着胡小天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了起来,胡小天也笑了,当然笑得要比唐铁汉阳光灿烂的多,一笑泯恩仇,有些仇恨其实根本无所谓要记得刻骨铭心,不死不休。

    唐铁鑫道:“胡大人。舍妹承蒙胡大人两次相救,这等恩情我们兄弟两人无以为报,唯有用一碗水酒表达我们的感谢之情。”

    胡小天笑道:“都说过多少次了,不用客气,大家风雨同路,无论谁有了事情都应该守望相助。”他端起酒碗跟两人碰了碰,咕嘟灌了一大口。

    唐铁汉和唐铁鑫兄弟都是好酒量,两人咕嘟咕嘟将碗中的酒喝了个底儿朝天。看到胡小天没干,唐铁汉道:“胡大人为何不喝完?难道看不起我们兄弟俩?”

    胡小天道:“此话从何谈起。酒量有高低,也罢,这第一碗我还是干了。”胡小天一仰脖喝了个干干净净。

    唐铁汉这才笑了起来:“胡大人酒量也不错嘛,我还以为胡大人仍然记得过去咱们之间的误会呢。”

    胡小天道:“唐兄,看得出你也是性情中人,过去咱们虽然有些误会。可现在都已经完全说开了,我又怎会那么小气。”

    唐铁鑫点了点头道:“胡大人的确是心胸宽广之人,不然也不会以德报怨。”

    胡小天心说老子可不是以德报怨嘛,当初被你们兄妹一场追杀,也没有跟你们计较。不过若说救了唐轻璇两次,这货还是有些惭愧的,第一次完全是想将唐轻璇灭口,如果当时其他人再晚来一步,恐怕死得就不仅仅是赵志河一个了。他虽然放过了唐轻璇,不过唐轻璇也没有出卖他,在这一点上应该算得上是两不相欠。至于第二次,从须弥天的手上救了唐轻璇,却是实打实的一个大人情。

    胡小天将酒碗放下,唐铁鑫忙着给胡小天添满酒,胡小天道:“只能再喝这一碗了。”

    唐铁汉道:“嗳!既然喝酒当然要喝个痛快,一醉方休才好,胡大人,你要是看得起咱们兄弟,今天就敞开了喝。”

    胡小天端起酒碗,叹了口气又放了下来,望着远处公主的营帐,低声道:“唐兄,非是小天不想陪你们尽兴,而是职责在身啊。”

    唐铁汉道:“有那么多高手武士,胡大人何须担心。”

    胡小天道:“高手武士虽多,可是谁知道人家打着怎样的算盘,黑松林一役就已经证明,咱们这队伍之中有人居心叵测,想要对公主不利。”

    唐铁汉听他这样说,也将酒碗放了下来,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一定是那个文博远,一看这狗东西就不是好人!”自从黑松林的事件之后,唐铁汉对文博远产生了极大的反感。

    唐铁鑫心眼毕竟多一些,悄悄给大哥使眼色,生恐他说错了话。虽然他们兄弟和胡小天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善,但是毕竟不可全交一片心。

    胡小天道:“唐兄,没证据的事情,咱们还是不必妄加猜度,反倒是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们一下。”

    唐铁汉道:“胡大人尽管说。”

    “唐姑娘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上次黑松林的事情又因为仗义执言而得罪了文博远,我担心这接下来的行程之中,或许会有麻烦,虽然安平公主和她结拜金兰,但是真正有事情生的时候,我担心公主那里也不能兼顾。”

    唐铁鑫道:“胡大人的意思我明白,我们也劝她回去,可是这丫头的性情倔强得很,就是不愿意回去。”

    唐铁汉道:“胡大人说得没错,咱们实在是太惯着她了,这次不管她愿不愿意,明天就让她回去……”

    “让谁回去啊?”唐轻璇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唐铁汉顿时语塞,他指了指老三唐铁鑫,对这个妹子他一向头疼。唐铁鑫也只当没看到,低头啃鸡腿。

    唐轻璇来到胡小天身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碗酒,端起来向胡小天道:“敬你,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胡小天笑道:“敬酒得喝,不然就是罚酒了。”他跟唐轻璇碰了碰酒碗,喝了一口。

    唐轻璇居然一仰脖子将那碗酒给喝完了,以空碗示于胡小天,下颌微微扬起,颇有点示威的架势。

    胡小天道:“我酒量不行,真干不了。”

    唐轻璇道:“那也不勉强,不过我反正不会回去,我答应了姐姐,一定会陪她到雍都。”

    唐铁汉道:“妹子……”

    “闭嘴!”唐轻璇柳眉倒竖凤目圆睁。

    唐铁汉唯有苦笑。

    唐铁鑫道:“其实大哥……”

    “你也闭嘴!”

    唐家两兄弟对望一眼,他们倒不是怕这个妹子,而是太过疼爱她,实在是不忍心斥责。

    唐轻璇道:“胡大人,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您说,不知可否借步说两句?”

    胡小天点了点头,跟着唐轻璇一起来到远离人群之处。

    唐轻璇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是我和公主是金兰姐妹,看到她孤苦伶仃,一个人远嫁大雍,我心都要碎了。”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双眸中泛起晶莹的泪光,显然动了真情。

    假如之前胡小天对她还心存反感,看到她此时的表现,心中彻底扭转了对她的印象。虽然这妮子刁蛮任性,可是内心却是单纯善良的,尤其是对龙曦月的这份友情实属难得。

    胡小天道:“大雍不比大康,虽然两国联姻,可是其中有不少人暗地里想要破坏这件事。”

    “那我就更要跟着过去了,我可以贴身护卫姐姐。”

    胡小天笑道:“还说护卫,你能不能保护自己都很难说。”

    唐轻璇俏脸一红,她本来以为自己的武功不错,可是真正出来之后,方才现原来自己只是井底之蛙,多年以来一直都在父兄的庇护下,根本不知道外界的凶险,她低声道:“总之我不管,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将那天生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胡小天对此早有预料,微笑道:“现在说出来连你也要有麻烦啊。”

    唐轻璇道:“我什么都能豁得出去,你应该了解。”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了解!”

    唐轻璇脸红得越厉害,在胡小天面前她没有任何的优越感,回忆他们的相处过程,似乎自己从未占过便宜,每次都是以吃亏收场。她有些难为情地皱了皱鼻翼道:“你老实交代,那天是不是想杀我?”

    胡小天笑道:“怎么可能?我可不是那种人!”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

    唐轻璇道:“我且信你一次,不过你一定不能赶我走。”

    胡小天道:“好吧!总之我不再提起。”他回身向篝火旁望去,却见唐家兄弟二人正在朝这边张望,显然对他们的谈话颇为好奇。胡小天道:“文博远因为上次的事情对你们怀恨在心,我是担心他可能会在以后的途中报复你们。”

    唐轻璇道:“我们唐家人也不是好惹的,对人没有办法,我们对牲口办法多得是,他要是敢做初一,我们就敢做十五,到时候一定让他尝尝我们的手段。”(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