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人心叵测】(下)
    姬飞花冷冷道:“该不是有什么把柄被胡小天握住,所以才不得不这么做吧。”

    林菀打心底打了个冷颤,姬飞花多智近妖,想要瞒过他的眼睛只怕没那么容易,又叹了口气道:“胡公公是您眼前的红人,您对他如同手足,这份感情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说这番话的时候,心中有些酸溜溜的滋味。

    姬飞花道:“胡小天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懂得恪守自己的本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心中都明明白白。”

    林菀焉能听不出他在含沙射影,眼睛转了转道:“看来提督大人是生我气了,其实本宫从头到尾也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私下里,她还是第一次在姬飞花的面前自称本宫。

    姬飞花的瞳孔骤然收缩,凛冽的杀气向周围弥散开来,林菀近在咫尺当然能够感受到这股阴森的寒意,她强自镇定,咬了咬嘴唇道:“我收到消息,洪先生已经来到了康都。”

    姬飞花的表情仍然如同古井不波,这一消息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触动。

    林菀道:“你不担心?”

    “担心什么?”

    “洪北漠来者不善,他一心想要帮助老头子复辟,此次前来,必然是做足了准备。”

    姬飞花的唇角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准备什么?一个丧家之犬罢了,杂家难道还怕他咬我?”

    林菀望着姬飞花目空一切的样子,心中又生出一股难以描摹的情愫,她最欣赏的就是姬飞花现在的样子,她最喜欢的也是他现在的样子,这种睥睨天下的狂傲实在是让人心动,让人迷恋。

    姬飞花道:“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林菀道:“我听说。皇上今天又去探望了太上皇?”

    姬飞花道:“做好你的分内事,不该你管的事情最好还是少管为妙。”

    龙宣恩终究还是没有在龙烨霖规定的期限内告诉他秘密金库的所在,龙烨霖望着眼前这个垂暮老人,难不成他真要将所有的财富都带到棺椁之中?

    龙烨霖并不相信老头子会病得那么巧,应该只是逃避的一种手段罢了。

    蒙自在为龙宣恩诊断之后,确信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要紧。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风寒罢了。

    龙烨霖遣退众人,坐在父亲床前,静静望着他。

    龙宣恩躺在那里,双目紧闭,似乎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龙烨霖道:“你似乎忘了朕那天说过的话。”

    “没忘,但是我从未私藏什么宝藏,又拿什么给你?”

    龙烨霖点了点头道:“你以为朕那么容易骗,这段时间,朕又让人翻出了当年楚源海贪污案的卷宗。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

    龙宣恩淡然道:“有何现?”

    “你已经让那件案子相关的一切都销毁了。”龙烨霖愤愤然道。

    “那就是没证据了?”龙宣恩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龙烨霖道:“难道你现在仍然不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人会长生不死,龙家从大康开国到现在,没有谁可以永远坐在那张龙椅之上,你不能,我也不能,想要大康的江山稳固,就必须一代一代传承下去。而不是将所有一切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龙宣恩呵呵笑了起来,紧接着就开始了一连串的咳嗽。等到咳嗽停息方才道:“你果然遇到了麻烦……大麻烦……咱们毕竟是一场父子,不如你说给我听听,看在父子情分上或许……我还能帮你出点主意。”

    龙烨霖抿了抿嘴唇,向身后看了一看,仿佛害怕有人在身后偷听。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感到后悔了?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登上皇位。可是真正坐在上面方才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皇帝,到头来还是要受制于人……”龙宣恩又咳嗽了起来。

    龙烨霖握紧了双拳,此时双目中流露出的却并不是刻骨铭心的仇恨,而是难以名状的悲哀。

    龙宣恩道:“你是我儿子,虽然你忤逆不孝。篡夺了我的皇位,可是我却不忍心看着你就这样走上绝路。”

    龙烨霖呵呵冷笑道:“这番话真是让朕感动。”

    龙宣恩道:“有句话你并没有说错,没有人会长生不死,同样,没有一个王朝可以长盛不衰,大康走到今日的境地,绝非我一人的过错,不错……咳咳……大康曾经历经数代辉煌,可是我龙氏像太宗、明宗那样的英明有为之主只不过两个而已……传承数百年,多数人都无法望及两位先皇的项背……”

    龙烨霖默然不语,他也无法否认父亲的这番话。

    龙宣恩喘了口气道:“你是我的儿子,我当然知道你有多大的才能,更清楚你的秉性,别说我没有私藏什么宝藏,就算是我有,就算是我给了你,你扪心自问,自己能够保得住吗?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掌握的人,又何谈去保护祖宗的家业……”他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接下来想说的话完全被一连串的咳嗽所替代。

    龙烨霖并没有生气,低声道:“大康不仅属于我也属于你,属于咱们整个龙氏,身为龙氏子孙,岂可眼睁睁看着大康的江山社稷断送在咱们的手里?”

    “大康的江山社稷不是断送在我的手里,而是断送在你这个不肖子的手中!”龙宣恩大声咆哮,混浊的双目之中锋芒尽露,昔日睥睨天下的皇者之气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龙烨霖道:“今天朕之所以过来,不是为了跟你争辩这些,而是想问你一句话,难道你当真想咱们龙氏的天下落入外人的手中?”

    龙宣恩道:“你现在方才觉悟只怕已经太晚,好,念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念在你还记得自己是龙氏的子孙,我就再教你一次。人要懂得量力而行,你既然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就老老实实当你的傀儡,虽然难免被人摆布的命运,可毕竟能够苟活在这世上……咳咳……”

    龙宣恩的这番话显然将龙烨霖彻底激怒,他怒视龙宣恩道:“你当朕像你一样无用?身为龙氏子孙,岂可忍辱偷生,让祖宗蒙羞?”

    龙宣恩冷笑望着儿子,缓缓叹了口气,再也不愿说话。

    龙烨霖道:“朕再给你十天,二月初八是你的寿辰,若是继续冥顽不化,那天就是你的忌日!”

    龙宣恩道:“你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就算你拥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可是手中没有权力,你拿什么去和人家斗?”

    龙烨霖道:“朕就算舍弃掉自己的性命也一样要维护祖宗的荣光。”

    龙宣恩呵呵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龙宣恩道:“我本来都已了无生趣,可听到你这句话,忽然又有了活下去的愿望,真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你重振大康的声威,雄霸天下的样子,到时候即便是死了,我也含笑九泉。”

    龙烨霖站起身来,举步向门外走去。

    龙宣恩在他身后高呼道:“吾皇万岁!千秋万载,一统江山!”

    龙烨霖的身形在宫门外停顿了一下,他用力闭上了眼睛,竭力控制住心中的怒气,父亲的这番话根本是在嘲讽他。

    灵霄宫外,小公主七七静静等着父亲,看到龙烨霖出来,从他阴郁的脸色就知道这次会面的结果并不理想,七七道:“父皇,爷爷怎么说?”

    龙烨霖冷哼了一声。

    七七道:“不如我进去劝劝他,他不是点名说要见我吗?”

    龙烨霖道:“他已经老糊涂了,不见也罢。”

    七七道:“也许他愿意听我的话,不如让我试试。”

    龙烨霖看着女儿,女儿最近又长高了许多,模样也渐渐脱去了昔日的稚气,从她的身上,依稀看到一个人的影子,内心如同被人用刀尖狠刺了一下,龙烨霖深吸了一口气,迅驱散了脑海中的记忆,低声道:“也好……”

    七七缓缓走入灵霄宫,望着卧榻之上那个白苍苍形容枯槁的老人,几乎不能相信眼前就是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大康天子,她的爷爷,在她的印象中爷爷一向是很难接近的。其实这次他想见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还有她的几位皇兄,可是没有人愿意过来,除了七七自己。

    七七过来也不是因为她对爷爷有什么感情,而是她有些事情需要答案。

    龙宣恩示意老太监王千将自己从床上搀扶起来,然后摆了摆手。王千明白他的意思,来到七七面前躬身行礼,然后悄悄退了出去。

    龙宣恩看到七七仍然站在距离自己两丈的地方,伸出手向她招了招手道:“七七,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七七摇了摇头,脚下并没有移动步伐,脸上也没有任何恐惧的神情,泉水一样明澈的双目流露出冷静而沉稳的光芒:“我还是站在这里吧。”

    龙宣恩苦笑道:“你担心我会害你?”

    七七点了点头:“我去西川的路上如果不是权公公拼死保护,只怕我早已死了。”

    龙宣恩道:“那件事和我无关,虎毒不食子,我还没糊涂到要杀自己儿子和孙女的地步。”(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