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救我】(上)
    胡小天道:“干我屁事?那七颗赤阳焚阴丹根本不是用来对付你的,到最后还不是全都喂到了我肚子里面?不过那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这厮其实心中已经隐约猜到生了什么,只是无从证实,现在说出来根本就是意在观察文雅的反应。

    文雅听他问起那晚的事情,俏脸之上居然浮现出些许的红意,旋即又恼羞成怒,厉声道:“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赤阳焚阴丹是不是姬飞花交给你的?”

    胡小天道:“你先告诉我那天晚上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再告诉你。”

    文雅道:“你不说,以为我当真拿你没办法吗?”

    胡小天笑眯眯道:“目前看来,你还真是拿我没什么办法,如果你能够追上我,我或许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些事情。”

    文雅点了点头,忽然转身而去,胡小天顿时想起了什么,唐轻璇还在外面,我靠,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疏忽了。文雅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显得遥不可及:“你不说,我现在就将那丫头变成一具干尸。”

    胡小天慌忙道:“慢着!有种你冲我来啊?”

    此时听到唐轻璇的尖叫声,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这一会儿功夫文雅已经将唐轻璇抓了过来,唐轻璇穴道被制,只能任她宰割,一双美眸充满惶恐地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本以为她会呼救,却听唐轻璇叫道:“胡小天,你走,别管我了,你快走吧!”

    胡小天原本是想走的,他和唐轻璇可没什么感情,非但算不上朋友,此前几乎可用仇人来形容,可是听到唐轻璇在生死关头居然说这种话。胡小天反倒犹豫了,他也不是那种头脑一热为了英雄救美可以将一切都不顾的人。胡小天认为文雅将自己抓到这里绝不是为了杀死自己,不然也不会那么麻烦,费那么多的周折,难道自己对她仍然有利用的价值。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你赢了,这事儿跟她没什么关系,有什么话。咱们两人单独说。”

    文雅道:“好!”左手在唐轻璇面前挥舞了一下,一团紫色的烟雾蔓延开来,唐轻璇吸入了少许便昏睡了过去,文雅一松手,唐轻璇软绵绵瘫倒在地面上。文雅道:“她中了我独家秘制的刻骨铭心,天下间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为她解毒。你要是不想她死,就乖乖听话。”

    胡小天笑道:“乖乖听话我可做不到,不过可以等价交换,你问我的事情我回答你,同样你也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文雅点了点头道:“也算公平。”她并没有向前逼近,伸出白璧无瑕的纤手整理了一下秀,轻声道:“赤阳焚阴丹是什么人给你的?”

    胡小天道:“姬飞花!”

    文雅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他!那天晚上他用融阳无极功为我疗伤之后。你跟他去了哪里?”

    胡小天道:“现在好像是该我问你了,你是不是须弥天?”

    文雅唇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是又如何?”

    胡小天道:“是的话我就不会饶了你,现在又该我问你了。”

    文雅意识到自己无意之中竟然浪费了一次问话的机会,暗骂这小子狡诈。

    “你是不是将种魔用在了乐瑶的身上?”

    文雅道:“是!那天晚上姬飞花为我疗伤之后你们去了哪里?又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是为了补偿刚才的损失,她一连串问了两个问题。

    “去了碧云湖,那天晚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文雅道:“你练得是不是无相神功?”

    两人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却接连问,其实他们心中彼此已经猜到对方的事情。只是无法确定。他们彼此对望了一会儿,文雅率先打破沉默,冷冷道:“你果然练了无相神功!难怪服下七颗赤阳焚阴丹都会没事。”

    胡小天道:“我也不知道为何吃下七颗赤阳焚阴丹居然会没事,我还以为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呢。”他这句话可说到了点上,如果没有文雅的玄阴之体,胡小天当晚早就欲火焚身经脉爆裂而亡,他那还没有修练到家的无相神功根本保不住他的性命。

    文雅道:“血影金蝥你又是从何处得来?”

    胡小天道:“也是提督大人所赠。”之所以没将林菀给供出来倒不是因为他对林菀手下留情。而是因为他不想说实话,反正姬飞花也不怕事多,所有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文雅也罢。须弥天也罢,就凭她目前的功力只怕还不是姬飞花的对手。他回答了文雅的这个问题,心说该我问你了,可抬头望去,却见文雅的脸色苍白如纸,周身弥散出森森寒气,嘴唇微微颤抖起来,分明是冰魄修罗掌寒毒作的症状。

    胡小天想不到她居然会在这种关键时候寒毒作,心中先是有些担心,可旋即又大喜过望,担心是出于本能,在潜意识之中仍然将她当成是乐瑶,不过胡小天是个极其理智之人,他马上就意识到属于乐瑶的也许只有眼前这具躯壳罢了,她既不是乐瑶也不是文雅,根本就是须弥天,那个天下第一毒师,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狠辣魔头。

    须弥天原本还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反应,可看来毫无作用。

    胡小天故意道:“你怎么了?莫不是生病了?”右手悄悄去摸暴雨梨花针,担心须弥天使诈是其一,还有一个念头就是如果须弥天当真寒毒作,此时却是除去她的最好机会,虽然心中有些不忍,可是他又知道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只怕后患无穷,他不杀须弥天,等到须弥天恢复之后,他和唐轻璇都必死无疑。

    须弥天牙关不住颤抖,似乎看穿了胡小天的本来目的,颤声道:“你要是敢对我不利,唐轻璇就必死无疑……”

    胡小天笑眯眯道:“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我从来都不干趁人之危的事情。”嘴上如同抹了蜜一样,可是右手已经悄悄将暴雨梨花针摸了出来,他佯装关切道:“你要不要紧?”

    须弥天一言不,慢慢坐在花丛之中,双腿盘曲如同坐禅一般,双手放在大腿之上,掌心向天,丝丝缕缕的寒气向周围浸润而去,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周围闪烁着五彩荧光的鲜花迅为一层白色严霜所笼罩。

    胡小天向前走了一步:“你怎么了?”

    须弥天宛如入定一样一动不动。

    胡小天内心怦怦直跳,须弥天现在已经进入了暴雨梨花针的射程之内,只要他扣动扳机,或许就能将须弥天打成一只刺猬。望着须弥天的俏脸,胡小天不觉想起乐瑶昔日温柔妩媚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可在这样的局势下任何的妇人之仁都可能导致自己性命不保。胡小天又看了远处地面上已经失去知觉的唐轻璇,她被须弥天秘制的刻骨铭心毒所伤,若是射杀须弥天也等于间接杀死了唐轻璇。眼前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肯定顾不了那么多了,胡小天咬了咬嘴唇,表情却变得越坚定,举起暴雨梨花针手指落在扳机之上。

    胡小天仿佛看到自己将须弥天射成一只刺猬的景象,正准备射杀之时,却感到手上有些异样,举目望去,却见手背之上多了金灿灿的一物,定睛一看,却是一条金光闪闪的虫豸,趴在他的虎口位置轻轻蠕动,胡小天吓得顿时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

    须弥天霍然睁开双目,逼人的寒芒射向胡小天:“此物叫血影蝥王,乃是从千万只血影金蝥中搏杀出来,又经我身体炼化,此后我又喂它千百味毒药,才养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假如它咬你那么一口,你以为后果如何?”

    胡小天哭丧着面孔,竭力想要拿捏出一个笑容,可这让他的表情显得越纠结难看,手指虽然贴在扳机之上,却无论如何都不敢摁下去,就算暴雨梨花针再快,就算射死了须弥天,自己也躲不过血影蝥王的咬噬,从无数毒物中搏杀而出,历经千百味毒药炼化的毒虫必然是奇毒无比,倘若让它咬上一口岂不是生不如死?

    须弥天猛然睁开双眸,扬起右掌,无形掌力隔空拍打在胡小天的胸前,将胡小天打得横飞了出去,手中暴雨梨花针也飞到了一边。

    胡小天被她这一掌打得骨骸欲裂,一股寒气从胸口渗入体内,心脏似乎被瞬间凝固起来,连心跳都为之停顿,不过转瞬之间,从他的丹田气海一股暖融融的热流自然而然地激而起,沿着奇经八脉迅汇流到心脏之中,冰冷的感觉为之减轻,可是手脚却仍然麻木,全然不受控制。

    须弥天的表情比冰山还要冷酷:“胡小天,你果然够歹毒,趁人之危不说,还要搭上同伴的性命。”她一步步走向胡小天。胡小天想要逃走,却苦于被她这一掌打得身体麻痹,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自如行动。再看手背上的血影蝥王,那天血影金蝥钻入须弥天体内的情景他仍然记忆犹新,以须弥天如此厉害的人物都拿它没有办法,更何况自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