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鲁家村】(上)
    文博远传令下去,今晚就在鲁家村暂时歇息调整一晚,等到明日清晨再次启程。

    这几日的行程都安排得很紧,而且大都是露宿旷野,幕天席地听起来虽然浪漫,可是在这寒冷的冬季却是一种煎熬,今晚总算有个村落可以躲避风寒,对在寒风中苦捱了几日的士卒来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福利。

    文博远先派出两支各二十人的小队进入鲁家村查看情况,确保没有危险之后才可以让大队人马进入。

    众人在村口等待小队返回的时候,安平公主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胡小天翻身下马,跟随在安平公主身后,紫鹃见状识趣地停下步伐。

    安平公主缓步朝着夕阳走去,胡小天躬身相随,在众人眼中他们只是一主一仆,胡小天时刻不忘阿谀奉承,可谁又能知道他们早已心心相印。

    安平公主在旷野中停下步伐,美眸凝望着夕阳,这种远离人群的感觉真好,仿若天地间只剩下她和胡小天两个。安平公主轻声感叹道:“夕阳真美。”

    胡小天俯低眉,毫无节操地剽窃了一句口水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安平公主芳心一颤,为胡小天惊人的才华所触动,只觉得胡小天诵出的这句诗正是她此刻内心的写照,两人相处的日子如此美好,让她无比留恋,可是她却又清醒地知道,这样的时光越来越短暂,再往前行就快到了康雍两国的交界,也许这份美好即将永远埋葬在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上。

    夕阳一点点沉入地平线下,色彩从橙黄变成了血红,龙曦月皱了皱秀眉,轻声道:“我不喜欢血色!”

    胡小天低声道:“我也不喜欢!”

    龙曦月道:“离开康都是不是已经很远了?”

    胡小天微笑道:“算起来咱们已经出来了十二天。后天应该可以抵达武兴郡,过了武兴郡就是庸江,那里就是两国的分界。”

    龙曦月道:“今天已经是正月二十五了,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停顿了一下,黯然神伤道:“春天来了,我们却在不断远离她。”这些日子。他们不停地向北走,非但没有感觉到任何春天到来的迹象,反而感觉越来越冷。

    胡小天微笑道:“咱们走得再快,也比不过春风,就算大雍的春天要来得晚一些,可终究还会到来。”

    龙曦月点了点头,幽然叹了口气道:“我只怕再也见不到大康的春色了。”

    胡小天能够体谅她此刻的复杂心情,却又清楚地知道,任何言语的安慰对这位善良的公主来说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唯有等到自己逃离行动真正实施的那一天,才能给她足够的信心,胡小天暗暗誓,一定要给龙曦月安全感,一定要让她对未来的人生燃起希望。

    文博远派出的两支小队搜查了整个村落,鲁家村应该已经荒废多年,除了游荡在村里的几只野猫,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生灵。因为村里房屋长久无人居住。不少房屋已经坍塌。

    文博远让人挑选出完好的院落,清扫之后提供给安平公主休息。等到众人全都安顿下来,夜色已经降临。

    晚饭过后,吴奎过来请胡小天过去,却是吴敬善有事找他商量。

    胡小天跟随吴奎来到吴敬善留宿的院落,吴敬善也像多数人一样,将营帐扎在院落之中。虽然这户人家房间大都保存完好,可是荒废多年,他也不想进去过夜。

    胡小天抵达的时候,文博远已经在那里了,正和吴敬善一起坐在院内的石桌旁。自从黑松林之后。两人一直都互不搭理,今日能够凑在一起也是吴敬善的缘故。胡小天隐约推测到有重要事情商量,笑眯眯来到他们的身边,微笑道:“吴大人吃过饭没有?”

    吴敬善笑道:“简单吃了一些,老夫将两位请过来是要商量咱们接下来的行程。”

    胡小天道:“我听吴大人的,吴大人往哪儿指挥我就往哪儿走。”

    吴敬善向文博远点了点头,文博远在石桌上展开一幅地图。他平静介绍道:“咱们现在宿营的地方叫做鲁家村,最迟后日正午即可抵达武兴郡。武兴郡距离两国边界的庸江只剩下大概一百里的距离,跨过庸江就是大雍地界了。”

    胡小天道:“到了武兴郡刚好可以调整几天,从康都一路走来,大家都又累又乏,需要休息了。”

    吴敬善道:“文将军的意思是咱们这次还是不要进入武兴郡了。”

    胡小天微微一怔,原定计划中他们是要在武兴郡停留的,调整休息几天之后才继续上路,却不知文博远因何突然更改路线。

    文博远道:“刚刚接到前方线报,武兴郡周围一带生民乱,最近很不太平,为了公主的安全考虑我决定还是绕过武兴郡,改为向西北行进,在长乐县调整休息一天,然后再前往青龙湾渡江,

    胡小天伸出手指按照文博远所说的路线寻找了一下轨迹,这样一来他们前往青龙湾的路线就从一条直线变成了一条曲线,路程上显然要远了不少,让胡小天警惕得是,这条路刚好通过峰林峡,而这一带却是朱八送给他的那张绿林势力分布图重点标注的地方,乃是庸江一带极具势力的浑水帮的老巢。胡小天道:“舍近求远,这峰林峡好像并不太平。”

    文博远道:“峰林峡乃是浑水帮的老巢,不过浑水帮近年来被官军清剿多次,年初他们的大当家严白涛战死之后,浑水帮已经处于群龙无的状态,根本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就算他们胆敢来犯,对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威胁。”

    吴敬善听说峰林峡有贼人出没,心中也有些害怕,低声道:“既然峰林峡有强盗,咱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前往武兴郡就是。”

    文博远道:“我已经说过了,武兴郡生了民乱,这种事情可大可小,若是处置不当很可能情况会不可收拾,咱们若是执意前去,恐怕会深陷险境。”

    胡小天阴阳怪气道:“我反倒不懂了,咱们自己的边关重镇不能去,反倒是强盗窝可以去。”

    文博远道:“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既然建议这样走,就能够负担起这个责任,就能够确保公主的安全,两位大人若是不同意,可以按照原计划继续前往武兴郡,你们带路,你们来承担这个责任好不好?”

    吴敬善道:“文将军不要动气,这件事咱们再考虑考虑,反正今晚不急着走,明天清晨再定。”

    文博远点了点头道:“好,你们仔细考虑,最好能够尽早给我一个结果。”他说完起身就走。

    吴敬善望着那张地图一筹莫展,他虽然是这次的总遣婚使,官职也是最高,但是在实际行程中,起到主导作用的一直都是文博远,毕竟这五百名武士全都是文博远的手下。本指望着顺顺利利到了武兴郡,然后由武兴郡那里的官军护送到青龙湾,只要上了船,越过了两国边界,那边就会有大雍的人过来迎接,只要到了大雍的地界上,就等于心落下去了一半。却想不到这中途又生出了波折,文博远竟突然改变了原定路线。吴敬善望着胡小天苦笑道:“胡公公怎么看?”

    胡小天道:“我信不过他!”

    吴敬善闻言一怔,他当然知道胡小天信不过文博远,其实应该是他们相互不信任才对,不过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让他有些意外,吴敬善笑道:“胡公公这倒不必疑心,文将军满门忠良,对大康忠心耿耿。”

    胡小天嘿嘿笑道:“人心隔肚皮,你又不是他爹,你怎么知道他是忠是奸?”

    “呃……这……可是文将军还是很有信心的。”

    胡小天道:“他有信心确保公主的安全,没说有信心确保咱们的安全。说句不好听的,你我是死是活跟他无关。”

    吴敬善笑得有些生硬了:“胡公公想多了。”

    胡小天道:“不是想多了,吴大人,我不瞒你,黑松林遭遇伏击的事情根本就是文博远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吴敬善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胡公公,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乱说。”

    “我当然不会乱说,吴大人还记不记得当初我提出要在黑松林外扎营,休息一夜第二天再行通过,是文博远坚持要当日通过黑松林,当时已经是未时,距离天黑只不过两个时辰,而就算天气晴好之日,有向导带路也需要两个时辰。那天的情况却是白雪皑皑,掩盖住了林中道路。就算文博远不了解情况,赵志河身为当地人,负责向导之职也应该知道咱们天黑之前必然无法通过黑松林。”

    “赵志河?”

    胡小天道:“就是被我杀掉的那个。”

    吴敬善这才搞清楚赵志河是哪个,胡小天旧事重提,吴敬善回头那么一想的确有些道理。

    还差一张满14oo张月票,那位好心的兄弟姐妹给投满,谢谢!(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