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唯恐不乱】(下)
    胡小天心中大乐,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唐家兄妹和文博远对立却是他计划之外的事情,两方闹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意外之喜。事情不怕闹大,两边翻脸最好不过,文博远的敌人就是我的战友,这厮绝对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吴敬善叫道:“全都把武器放下,全都放下!”他虽然是总遣婚使,但是那帮武士只是听从文博远的命令,文博远不话,他们当然不会听从吴敬善的命令。

    胡小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吴大人,看到没有,这帮人连您都不放在眼里,根本不懂什么尊卑之别。”

    吴敬善知道他在煽风点火,可眼前的局势的确如此,文博远手下的这帮人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吴敬善道:“文将军,让他们放下武器!”

    文博远一言不,仿佛没有听到吴敬善的话一样,目光灼灼盯住唐家兄妹道:“你们竟然容留一个女眷混入队伍之中,究竟有什么图谋?快快从实招来,不然休怪我不讲情面!”跳柿子捡软的捏,文博远认为唐家兄妹相较胡小天而言更容易攻破,却没有想到他的做法等于将唐家兄妹推向了胡小天的一方,唐轻璇本来还有些犹豫,此时已经异常坚定了。

    唐铁汉大声道:“是我让妹子女扮男装跟随一起前往大康的,咋地?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

    文博远冷笑道:“唐铁汉,你还算有些胆色,来人,将他们兄妹三个给我拿下审问。”

    那帮车夫脚力又鼓噪起来,唐铁鑫终究还是害怕事情闹大,他转向众人拱手道:“兄弟们的好意俺们兄弟心领了。今天的事情因我妹子而起,自当由我们承担责任,大家先冷静。”

    胡小天笑道:“承担什么责任?人是我杀的,这种畜生人人得而诛之,我是正当防卫,文博远。你不要仗势欺人,这儿有吴大人在,还轮不到你一手遮天。”

    吴敬善唯有苦笑,今天算是被胡小天给绑架了,什么事都能扯上自己。

    文博远道:“赵志河的死因不查清楚,我绝不会善罢甘休。来人……”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远处响起:“难道吴大人说话都不顶用吗?”围拢的人群闪开了一条道路,却是安平公主龙曦月在紫鹃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周默悄声无息地跟在她的身后。

    吴敬善看到公主亲自来了,慌忙呵斥道:“尔等还不赶紧收起刀箭!”

    那帮武士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公主面前舞刀弄剑,一个个慌忙收起刀剑,弓箭手松开弓弦,将镞尖指向地下。

    安平公主轻纱敷面,饶是如此,绝世风姿仍然让众人呼吸为之一窒,清澈如水的美眸环视了众人一眼,最终落在唐轻璇的脸上。轻声道:“是我让唐家妹子跟着一起过来的,有什么事情我来担待。”

    文博远道:“公主。胡小天刚刚杀了我的一名手下。”

    龙曦月道:“他既然敢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自然死有余辜,文将军,以后你要好好约束你的这帮手下,倘若再有同样的事情生,我唯你是问!”

    文博远心中窝火到了极点,他敢不听吴敬善的却不敢不服从安平公主。忍气吞声地低下头去:“末将明白。”心中的确明白,明白这位安平公主根本就是和胡小天穿一条裤子,只要是胡小天的事情,她不管黑白是非都要站在胡小天那一边。

    龙曦月道:“大家各自散了吧,都是自己人。难道当真想要自相残杀吗?”

    吴敬善跟着道:“大家散了,赶紧散了,不得对公主无礼!”

    事到如今,文博远知道坚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安平公主显然是护定了胡小天,这里还没有离开大康的地界,若是激怒了安平公主只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小不忍则乱大谋,且忍他一时,让胡小天这个阉贼多活几日,看他能够得意到什么时候。

    众人纷纷散去,等到文博远离去之后,唐轻璇慌忙向安平公主行跪拜之礼道:“民女唐轻璇多谢公主殿下为我主持公道……”话没说完,眼泪又落了下来,女人一旦入戏,还真没那么容易从里面抽身出来。

    安平公主没等唐轻璇跪下就扶起她道:“你不用害怕,凡事都有我为你做主。”

    唐家兄弟听说公主愿意为他们撑腰,也是放下心来,文博远在大,他能大过公主?

    安平公主向唐轻璇道:“你跟我过来吧。”

    胡小天并没有急着走,到最后只剩下他跟吴敬善几个,吴敬善叹了口气道:“胡公公,你完全可以抓住他,何必一定要杀他。”

    胡小天嘿嘿笑道:“我不杀他,他就杀我,换成是吴大人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吴敬善摇了摇头,率领家将离去,胡小天看到众人走了,不慌不忙绕到树林后,倒不是又有什么盘算,而是这会儿功夫有些尿急,必须要开闸放水,刚刚解开裤带,却看到雪地上有一滩琥珀色的痕迹,胡小天微微一怔,想不到有人居然抢了他的先,马上就联想到了唐轻璇那张惊慌失措的俏脸,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看了看周围,又仔细倾听了一下动静,确信四周无人,这才掏出自己层层防护的命根子对着那片琥珀色的痕迹飞流直下三尺高。

    唐轻璇若是看到眼前的一幕,只怕要羞得一头撞死在树干上了。

    胡小天大摇大摆回到营地,看到众人正在收拾清点物品,准备趁着天亮走出黑松林。

    胡小天来到正在备车的周默身边,向他微微一笑。

    周默以传音入密道:“兄弟好利落的身手!”

    胡小天低声道:“文博远心里有鬼,昨晚的事情百分百是他设计想要除掉我,赵志河很可能是他和那帮贼人联系的纽带,必须将之铲除。”

    周默点了点头,心中暗赞,这位三弟做事真是干脆果断,如今队伍之中大半都是文博远的人,在敌众我寡的前提下绝不容许有半点马虎,铲除赵志河等于切断了文博远和外界的联络,完全打乱了他的既定计划。

    远处安平公主和唐轻璇仍然在说着什么,看来两人谈得颇为投契,队伍重新行进的时候,唐轻璇居然被邀请和安平公主同车,非但如此,安平公主还对外宣称自己和唐轻璇刚刚结拜了金兰。

    胡小天明白安平公主的意思,她应该是做样子给文博远他们看,让这帮人知道她对唐轻璇不薄,从而不敢再找她的麻烦。心中不禁为安平公主的善良感动,要说唐轻璇这刁蛮丫头真是祖坟上冒烟,居然得到安平公主的庇护,不过这样一来,她应该更不好意思把自己供出来,不得不成为自己的同谋,要为自己做伪证了。

    天空完全放亮之后,黑松林的可怖和神秘感似乎减轻了许多。接下来的行程再也没有受到伏击,正午时分一行人就顺利离开了黑松林。胡小天心中暗自得意,看来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赵志河这厮果然有问题。

    接下来的几天都在平静中渡过,文博远和胡小天在黑松林公然生冲突之后,两人之间再无交流,任何事情都需要通过吴敬善代为转达,这样一来吴敬善的作用凸显了出来,吴敬善越来越认识到这是一趟苦差,刚刚离开天波城就已经死去了四个人,黑松林遭遇的一系列事件绝非偶然,虽然他并没有盘根问底,可是凭他多年的阅历也能够推断出,这其中必有阴谋。让吴敬善痛苦得是,旅程才刚刚开始,以后还不知要有怎样的危险等着他,身处泥潭之中,想要独善其身,难!实在是太难。

    自从走出黑松林之后,这些天都在旷野中行进,越往北走,天气变得越冷,人烟也开始变得稀少,并非是因为土地贫瘠,而是因为这一带灾情不断,兼之临近两国分界,这些年时常燃起战火,老百姓为了躲避战祸,有能力者多半南迁,所以变得越来越荒凉,很多的村落竟然完全荒废。

    当日黄昏时分他们来到一处名为鲁家村的地方,这村子也是千百个废弃村落之一,周围虽然拥有良田万顷,但是因为无人耕种,也已经完全荒芜,村外有一片坟冢更加平添了几分荒凉气息。

    这几日的晴天,雪融化了不少,不少地方露出黄褐色的土地,和残血交织在一起显得斑驳6离。西方的夕阳已经缓缓坠落,巨大的橙红色的圆和地平线即将形成相切的状态。

    行进在队伍最前方的文博远扬起右臂,示意后方车马停下,他的脸色却没有随着天气的晴好而显露出任何的阳光,反而变得越阴郁。抬起头来看到村口破旧的木质牌楼,早已被风雨侵蚀腐朽,原本的漆色都无从分辨,依稀可以看出上面写着鲁家村三个字。牌楼的飞檐之上孤零零伫立着一只乌鸦,看到这支声势浩大的车队居然没有惶恐飞走,好奇地拧动着小脑袋观察着这支陌生的队伍,当它遭遇到文博远阴森的目光之后,颈部的羽毛竟然因为恐惧而竖立起来,然后出一声凄厉的鸣叫,震动翅膀飞向远处的旷野。

    求周一推荐票,今天章鱼还要上班,下一更要晚上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