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抛绣球】(上)
    龙曦月正看到精彩之处,哪里舍得现在离开,轻声道:“看她抛完绣球就走。”

    戏台子上,夕颜的目光投向胡小天,她显然也认出了人群中的胡小天,向他甜甜一笑,伸出手去,从一旁丫鬟手中接过绣球。扬起手臂,衣袖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下去,露出一双欺霜赛雪般的上臂,众人看得更是目眩神迷。

    文博远皱了皱眉头,他也感觉舞台上的这妖娆少女似乎有些古怪,低声道:“保护小姐。”

    夕颜双手一抖,那绣球倏然向胡小天的方向投了过来,与此同时,文博远几人已经护卫着安平公主向后退去,人群呼啦一下朝胡小天的位置涌了上去,如此妖娆国色早已迷惑得一个个神魂颠倒,所有人心中都存着一个念头,务必要将这绣球抢到手中。

    胡小天不进反退,认出夕颜之后,他才没有冲上去凑热闹的打算,对这位妖女他唯恐避之不及,什么抛绣球?根本就是这妖女搞出的把戏。

    夕颜看到自己抛出绣球之后,胡小天非但没有上前争抢,反而后退闪人,唇角泛起充满魅惑的妖娆笑意。

    众人围上前去,争先恐后地向绣球抓去,可是没等他们抓住那半空中的绣球,绣球却突然熊熊燃烧了起来,与此同时,以绣球为中心射出数十道炫目的烟花,翻滚着向下飞去,人们同声惊呼,虽然贪图夕颜的美色,可是生恐被烟火烫伤,谁也不敢冒险徒手去抓火球。众人慌忙向周围躲去,唯恐引火烧身。

    那火球眼看就要落地,却突然又飞了起来,朝着胡小天的后心径直投去。

    胡小天这个郁闷啊。他和夕颜交手多次,对这妞儿的难缠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转身望去,却见那绣球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约有一尺的熊熊火球,直奔自己而来。胡小天也不敢用手去碰,抽出腰间乌金刀。照着那火球一刀劈了过去。

    身后传来龙曦月的惊呼声:“小天!”危急关头,她心中太过关切,所以脱口叫了出来。

    文博远听得真切,心中更是又嫉又恨,向周围武士道:“保护小姐先走。”至于胡小天的死活他才懒得关心,这太监死了更好。

    龙曦月道:“快去救他。”

    此时胡小天已经一刀劈在绣球之上,当啷!一声,劈了个正着。以绣球为中心,千万道璀璨的光芒迸射出来。绚烂夺目,让周围人们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五彩浓烟以绣球为中心向四周弥散开来,空气中带着一股甜香。

    龙曦月看到胡小天遇到了状况,惊呼着胡小天的名字,想要过去救他,文博远无奈,伸手点中了她的穴道,向两旁武士道:“先送小姐回去。”又向展鹏道:“你过去看看。”

    其实就算他不话。展鹏也要过去,听到他开口下令。迅向胡小天身边靠近。还没有等他走到近前,蓬!蓬!蓬!接连出几声巨响,几朵烟花绽放在夜空之中,一条火龙将人群阻隔开来,等到火龙穿过,展鹏来到胡小天刚刚所在的位置。那里还有他的身影。

    胡小天看到烟雾弥漫暗叫不妙,以他对夕颜的了解,这烟雾十有有毒。他屏住呼吸,准备抽身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一个娇柔婉转的声音道:“你最好乖乖跟我来。不然我放蛇儿把你的宝贝公主咬得骨头都不剩。”

    胡小天知道夕颜又在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跟自己说话,他虽然可以利用老叫花子教他的功夫屏住呼吸,不至于吸入浓烟,可是在浓烟中眼睛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烟雾朦胧中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轻声道:“跟我来!”

    胡小天听出是夕颜的声音,夕颜虽然是个妖女,可是他却并不担心这妖女加害自己,既然她在此地出现,不妨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目的,于是随着她向前方走去,展鹏赶到他刚才站立地方的时候,胡小天已经随同夕颜一起离开。

    胡小天跟着夕颜在人群中游走,很快就远离了人群,来到了天波城明觉塔下,九层宝塔每一层上都缀有红灯,将塔身装点得瑰丽非常。因为人们都集中在观澜街的灯会现场,这里反倒显得冷清了。

    夕颜放开胡小天的手腕,沿着宝塔的台阶拾阶而上,在塔下方才停下脚步,回眸看了胡小天一眼,然后目光投向远方的灯市。

    胡小天望着她在风中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样子,心中居然生出了些许怜意,说起来自从两人相识,夕颜还真没有做过什么太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如果她想要加害自己,自己不知死了多少次。

    夕颜幽然叹了口气道:“难道在你心中我始终都是一个坏人吗?”

    胡小天笑道:“我怎么看对你来说重要吗?”

    夕颜眨了眨美眸道:“自然重要!”

    胡小天慢慢走了上去,和她并肩而立,鼻息间闻到夕颜淡淡的体香,忍不住用力吸了口气,这妞儿身上的味道可真是好闻呢。夜风轻拂,夕颜的一袭红裙随风飘扬,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这妮子绝对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角色。

    或许是因为冷风扑面的缘故,夕颜打了个冷颤,随即又打了个喷嚏。她有些不满地望着胡小天,看到这货仍然毫无反应,只是把他身上的裘皮大氅裹紧了一些。

    夕颜见到这货只顾着他自己,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男人?连最起码的怜香惜玉都不懂?”

    胡小天道:“不是!忘了告诉你,咱们分别之后,我就入宫当了太监,现如今我已经是司苑局的总管。”

    夕颜望着胡小天咬了咬樱唇道:“真的啊!”

    胡小天道:“毕竟认识了一场,我何必骗你。”

    夕颜忽然格格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到直不起腰来。

    胡小天反倒有些无所适从了:“我说丫头,就算我当了太监,你也不至于开心成这个样子。”

    夕颜道:“当然开心,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就是,你是咎由自取。”

    胡小天叹了口气,此时天空飘飘扬扬又下起雪来,胡小天脱下自己的裘皮大氅为夕颜披在肩头。

    夕颜有些意外,刚才认为他应该表现一下男子汉风度的时候,这货偏偏对他不闻不问,这会儿损了他几句之后,他居然又来献殷勤,可就算是糖衣炮弹,至少让人感觉心里舒服。

    胡小天道:“大冷的天穿得实在是太少。”

    夕颜哼了一声道:“我高兴!”

    “下次真想勾引别人的话,裙子都别穿,光着身子出来最好。”

    夕颜柳眉倒竖,旋即又笑靥如花,凑近了胡小天道:“其实我只想勾引你,要不我当着你的面把衣服全都脱光了好不好?”声音娇柔婉转,酥媚入骨。

    胡小天若是没有和她多次打交道的经验,还真受不了她这个。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好!反正这儿也没有其他人,你脱,我帮你拿衣服。”

    夕颜气得伸手去戳这厮的脑门:“你是不是人啊!又刮风又下雪,你居然让我脱衣服,嗬!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活该被人阉了。”

    胡小天向后退了一步:“大家好歹相识一场,用不着这么恶毒吧?”

    夕颜道:“我就恶毒怎么着?我不但恶毒而且多疑,今儿我倒要看看你在宫里面究竟学了什么本事,竟然敢将本姑娘送给你的绣球给劈了。”她说出手就出手,娇躯一转,身上的裘皮大氅宛如一道黑云向胡小天兜头盖脸罩了下去。

    胡小天知道她喜怒无常,一直都在小心提防,所以夕颜一出手,他第一时间就已经做出了反应,脚步向后一个侧滑,宛如移星换影一般从夕颜的眼前消失。

    夕颜突然袭击落空,不由得眨了眨双眸,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在她的印象之中,胡小天的武功简直是不堪一击,这货每次遇到自己,如果不是利用无赖手段,根本没有逃出自己掌心的机会,可刚才自己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却想不到仍然被他从容逃脱。

    这套躲狗十八步还是胡小天第一次真正用于对敌,其实他对这套步法的威力也一直没有确切的认识,面对身法快捷诡异的夕颜,居然能够轻松避过,胡小天不禁得意了起来,顿时信心倍增,笑眯眯道:“真想脱衣服给我看啊,早知我就不那么麻烦脱衣服给你了。”

    夕颜呵呵笑道:“是想脱衣服,不过是要脱你的衣服。”她足尖一点,宛如一道红色闪电般倏然向胡小天欺近,胡小天笑道:“来真的!”说话间脚步变幻,丝毫不敢大意。

    夕颜明明看到胡小天就在眼前,一伸手抓过去,却又和他擦肩而过。接连几次都是如此,夕颜马上明白,难怪这厮有恃无恐,他居然学会了一套高妙的步法,连自己都沾不到他的衣角。

    胡小天接连几次成功躲过夕颜的袭击,变得信心爆棚,笑道:“丫头,这样的功夫也敢说脱我的衣服?”

    晨起两更送上,昨天只是周六例行休息,可也未断更,可怜的一张月票让章鱼这心拔凉拔凉滴,诸君可否再援助一张月票,让章鱼好事成双,不然老章鱼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呢?(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