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落魄街头】(下)
    胡小天和杨令奇分手之后回到龙曦月身边。

    文博远冷哼一声道:“胡公公怎么去了这么久?害得大家都在这里等你。”

    龙曦月有些不满地瞪了文博远一眼,轻声道:“文公子说话还是留些神,毕竟是在外面。”

    文博远心中越不忿,真不知这胡小天用什么办法把公主给蛊惑住了,处处维护于他,连我说他一句都不行。

    胡小天向龙曦月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只是感觉那书生可怜,所以多聊了两句,让您久等了。”

    龙曦月微笑道:“我看你买了两幅画儿,给我看看。”

    胡小天道:“等回去后再拿给您仔细欣赏。”

    龙曦月点了点头,一旁文博远却极为不屑道:“粗陋拙劣,难登大雅之堂。”

    胡小天差点忍不住将代表杨令奇真正水准的那幅画给亮出来,可想了想还是不要给他招惹麻烦的好,冷笑了一声道:“你所谓的粗陋拙劣在我看来却是大巧若拙,总比某些人自命潇洒,哗众取宠的画要好上许多。”

    文博远被他直接说到脸上,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怒道:“你懂画吗?”

    胡小天微笑道:“不怎么懂,也不怎么会画,不过自我感觉比起你还是要强那么一点点。”

    文博远认为这厮根本是故意在激怒自己,所以不怒反笑:“话谁都会说,改天我倒要欣赏一下胡公公的画。”

    龙曦月也没见胡小天画过画,文博远的花鸟画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料想胡小天未必能够胜过他,轻声道:“今晚出来是欣赏灯会,你们斗什么气?好好的心情都被你们弄坏了。”

    胡小天道:“不是斗气。而是实话实说,我就是看不得别人自以为是,沾沾自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你……”

    胡小天道:“反正明儿也不走,我说文公子,咱们不妨打个赌。每人画一幅画,明天拿出来比比如何?”

    文博远性情孤傲,向来目空一切,更何况是当着公主龙曦月的面,他大声道:“好!比就比!”

    胡小天道:“那就让龙小姐出个题目吧。”

    龙曦月不无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显然认为他对文博远的挑战毫无意义,她轻声道:“你们两个还真是有些无聊,紫鹃,你帮我想个题目。”

    紫鹃道:“那就画我家公……我家小姐。谁画得更像就算谁赢。”

    龙曦月俏脸一红:“胡说!”

    胡小天哈哈笑道:“我看这题目不错。”说实话他还真有些害怕紫鹃提出画花鸟鱼虫啥的,毕竟他不擅长,山水他也不行,不过若是论到肖像画,胡小天自问自己的素描功夫拿出来显摆,肯定要秒杀一大片,以自己的强项对文博远的弱项,肯定是胜券在握。

    文博远道:“好。就这么定了,明天午时咱们将自己的画拿出来。”

    胡小天道:“那可不行。”

    “不行?”文博远诧异道。旋即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之色,显然胡小天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画画比不过自己,所以知难而退,真是小人行径。

    胡小天道:“既然是比赛总会有输赢,既然有输赢那就有个奖惩。咱们得赌点东西吧。”

    文博远这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道:“赌什么你来决定。”

    胡小天朝紫鹃怀中的雪球看了一眼道:“都是自己人也别伤了和气,咱们谁败了,谁就学两声狗叫如何?”

    文博远稍稍一怔,心说这种阴损的主意也只能是这个太监才能想出来。以为我怕你吗?论绘画论文采,论武功论人品我哪样会输给你,明天你学狗叫是一定的,于是点了点头道:“好!”

    “一言为定!”两人还击了击掌,算是把这件事彻底定下来。

    此时前方锣鼓喧天,却见一条金光闪闪的长龙在人群中翻腾舞动,围观的百姓也因为龙灯的到来顿时兴奋起来,出阵阵欢呼。

    挥舞龙灯的全都是眼明手快、身强力壮、舞技高强的青年汉子,不顾天气寒冷,仍然赤膊绑腿与巨龙翻腾融为一体。灯不熄,龙不停,鞭炮不断,龙灯所到之处鞭炮不断,烟花弥漫,围观者水泄不通。

    有的人家为了迎接龙灯进屋,门前排列大花筒炮三十六对,鞭炮数万响,望胆大者进院一试。龙灯进入院内,四周门外的花筒炮、鞭炮腾空爆炸,焰花四起。此时除龙灯各节有灯光外,其它灯光全熄。灯龙在鞭炮与焰火余光中飞舞,十分壮观。胆大的观灯者欢呼尖叫着从龙下钻过,这叫沾龙光,又据说龙是多子多孙的吉祥物,且“灯”又从“火”从“丁”,钻了龙灯,就可以人丁兴旺,日子红火。

    胡小天忽然牵着龙曦月的手向龙灯下钻了过去,龙曦月出一声娇呼,美眸因为快乐和兴奋灼灼生光,他们一动,文博远和那帮武士慌忙跟着钻了进去,胡小天带着龙曦月东拐西拐,那帮武士明明看到他们就在眼前,始终差了他们几步才能追上,却不知胡小天用上了躲狗十八步。

    在龙灯下方钻了几个来回,胡小天方才带着龙曦月在龙尾处停下脚步,龙曦月一张俏脸变得绯红,娇喘吁吁,脸上荡漾着灿若春光的笑容。

    文博远那群人这才赶了过来,文博远自然还是一脸怒容,不过当着龙曦月的面他也不敢作。

    龙曦月生恐文博远再找胡小天的麻烦,主动为他开解道:“是我带着他钻龙灯的。”

    文博远心中暗叹,安平公主真当自己是瞎子吗?不知这太监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会让当朝公主如此回护于他。

    胡小天笑道:“闹花灯,关键就在于一个闹字,我说文公子,是不是有人欠你钱啊?整天板着个脸,人生一世草生一秋,短暂的青春年华为何不活的开心一些快乐一些呢?”

    文博远冷冷道:“文某重任在肩,不敢有丝毫马虎。”他向龙曦月身边走了一步,低声道:“小姐,时候不早了,咱们差不多应该回去了。”

    龙曦月望着眼前这火树银花,欢歌笑语的场面,芳心中生出无穷眷恋,可她又明白再快乐的事情也有结束的时候,正准备点头答应,却看到周围人群朝这边涌动过来,原来前方大戏台正在准备抛绣球,所以老百姓都赶过去看个热闹。

    胡小天看出龙曦月仍然依依不舍,他笑道:“不如去那边看个热闹。”

    龙曦月和他极有默契,轻声道:“也好!看看咱们就回去。”

    文博远听龙曦月这么说,自己也不好再出言反对。一群人护卫着龙曦月来带观澜街的大戏台,大戏台已经装点得灯火通明,五彩斑斓,不少地方都有抛绣球的风俗,等姑娘到了婚嫁的年龄,就预定于某一天,一般来说都是正月十五或者八月十五。让求婚者集中于绣楼之下,姑娘手拿绣球,看到如意郎君,就将绣球扔到他的身上以便心上人捡到。不过抛绣球一般都选择在白天,终身大事怎么都得看清楚再扔,而且抛绣球的地方往往是小姐的绣楼。

    选择在夜里,又将地点选择在大戏台的在观澜街也是第一次,应该只是一场为了活跃气氛的表演。

    等他们到了地方,就现果不其然,戏台子上有一群武生正在翻跟头,跟头翻得是又高又飘,引来人群阵阵喝彩,他们下去之后,又有四名赤膊健壮男子来到舞台之上,挥舞手中火棍,两端燃烧的火棍在他们的舞动之下宛如流星,变幻出不同的轨迹,台下自然欢呼雷动。

    龙曦月在台下将手掌都拍红了,胡小天望着她,心中爱怜顿生,这位养尊处优的公主只怕还从未感受过现在这样自由的滋味。

    文博远望着龙曦月美轮美奂的俏脸,内心却变得越纠结起来,此次出之前,父亲千叮万嘱,务必要阻止此次的联姻,决不可让龙曦月顺利嫁给薛道铭,阻止这桩婚姻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除掉龙曦月,可是……在他心底深处一直都仰慕着这位美丽单纯的公主,为了她,甚至不惜让文雅帮忙送画,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龙曦月始终不为所动,上次为了胡小天那个小太监竟然用一幅假画去威胁自己的父亲,想到这里,文博远心如刀割。

    此时围观的人群爆出一阵欢呼声,却见大戏台上,一位千娇百媚的少女轻移莲步缓缓走出,她身穿红色长裙,在这样寒冷的深夜居然绢裙轻薄似乎无惧寒意。她在舞台上转了一个圈儿,风姿无限,阵阵暗香向周围袭来。一双明澈如水的的眼眸向人群中看了一眼,几乎每个人都认为她是在看自己的,如此美女让人不禁生出迷惑,难道是天上的仙女误坠人间?

    胡小天看清那少女的容貌,心中却吃了一惊,大戏台上仙子般的人物根本就是夕颜。想起之前和夕颜这妖女的交手经历,胡小天顿时紧张了起来,这妖女诡计多端,无论武功心计都不在自己之下,出现在天波城绝非偶然。一种迫切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胡小天向龙曦月道:“小姐,咱们该回去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