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正月十五】(下)
    吴敬善和文博远对望了一眼,却见胡小天已经举步走了进来,外面刚刚又下起了雪,胡小天进门之后拍打着身上的落雪,又跺了跺脚,将脚上沾染的冰雪抖落在地上,等他做完这些事情,长叹了一声道:“我劝了半天,可公主还是坚持要去观灯,这该如何是好?”

    吴敬善和文博远两人静静望着他,心说你丫就演吧,所有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在我们面前装无辜,你丫骗谁呢?

    胡小天看到两人都不说话,知道他们肯定将这件事算在自己头上了,他向文博远走了一步:“文将军,你不是说让人守住公主居住的院子,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公主又是从何得知灯会之事?”

    “呃……”文博远一直都知道胡小天卑鄙,可没想到这厮卑鄙到这种地步,居然倒打一耙,文博远冷哼一声道:“胡公公不是刚刚去过吗?”。

    胡小`无`错`小说`天道:“文将军这么说就是怀疑我喽?我敢对天誓,我胡小天若是对公主主动提及灯会之事,天打雷劈,乱箭攒心。”灯会的事情真不是他说的,其实就算他说的,他也敢誓,这货从来都不信邪。

    文博远听他这样的毒誓不由得也有些动摇了,难道公主提出观灯的事情真和他没有关系?

    吴敬善道:“胡公公,大过年的,岂可这样的毒誓,谁也没说不相信你,咱们三人一同出使大雍,还不是抱着同一个目的,要将安平公主平平安安地送到大雍,谁也不想多生枝节。依老夫之见不如这样,胡公公再去劝劝公主,看看能不能劝她打消观灯的主意。”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劝过了。公主不听,你们是不了解,咱们这位安平公主的性情外柔内刚,她一旦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吴敬善道:“真要是这样就只能早作准备了,必要时可以让天波城方面派兵协防。封锁观澜街。”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公主特地交代,绝不可以因为她前往观灯而惊扰了当地百姓。依我之见,咱们等天黑之后护着公主早去早回,没必要兴师动众。”他向文博远笑了笑道:“文将军武功高强,手下高手如云,有你从旁保护,我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文博远皱了皱眉头道:“既然公主执意要去,咱们也只能遵从她的意见,这样吧。我让人换上便衣沿途保护,再带上几名好手贴身保护。”

    吴敬善道:“当真不用通知天波城方面?”

    胡小天道:“保持警惕是应该的,可没必要做得太过分,咱们现在还是在大康的地盘上,天波城治安向来良好,咱们还有这么多人防护,只是去灯会逛逛,又不是上战场。吴大人多虑了吧。”

    吴敬善道:“谨慎些总是好的。”嘴上这么说,可心中也认为胡小天说得这番话有些道理。

    夜幕刚刚降临。安平公主龙曦月就在胡小天等人的陪同下离开了驿馆,从驿馆到观澜街只有一里多路的距离,因为当晚灯会,天波城的居民拖家带口全都前往观澜街去观灯,黄昏时分这条道路上就熙熙攘攘,若是乘车还不如步行走得快。于是安平公主决定步行前往。

    胡小天和紫鹃一左一右陪在龙曦月的身边。文博远率领两名武士跟在龙曦月的身后,在龙曦月的前方还有展鹏和赵崇武,这两人都是神策府雁组的高手,他们负责在前面开路。

    一行人全都穿着便衣,紫鹃手中抱着雪球。带着这只小狗也出门见识见识。

    胡小天离开驿馆,举目向两旁望去,却见街道两旁全都悬灯挂彩,好一幅热闹的场面,雪并不大,稀稀落落,落地无声,红白相映更显出一番新春佳节特有的喜气,零星的鞭炮声不时响起。

    文博远的目光投向两旁的屋顶,各有十多道身影在屋顶围墙之上腾跃行进,那些人也是他的手下,负责高处的警戒,排查可能遭遇的危险,应该说他们的防备措施非常到位,几乎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龙曦月的手中拎着一只宫灯,温暖的光芒照亮了前路,望着远方星星点点璀璨如同银河的灯市,龙曦月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空中的雪花时而落在她的俏脸之上,很快又被她的肌肤融化,带给她一丝丝的沁凉,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离开了康都,离开了那个等同于牢笼的皇宫,虽然她的未来命运只是从一座牢笼走向另外一座牢笼,但是至少现在她的身边有心爱的人相伴。

    美眸望向胡小天,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缕柔情。胡小天却似乎没有看到她的目光,小心扶住她的手臂,恭敬道:“公主殿下走好!”他怎会没有看到?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敢有明显的反应。

    正月十五乃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代表着一元复始,大地回春,老百姓们庆贺这样的夜晚,不仅庆贺新春的延续,也寄托着对新年美好生活的期盼。

    按照大康的民间传统,在这皓月高悬的美好夜晚,人们要点起彩灯万盏,奔走相庆。出门赏月,燃放烟花,竞猜灯谜,共吃元宵,合家团圆,其乐融融。

    来到大街之上,便融入了欢乐的人群中,看到一盏盏形态各异,千姿百态的花灯,看到周围人们一张张的笑脸,心情也会受到感染,变得愉快起来。

    暮色刚刚降临,因为落雪的缘故,天空中并没有看到月亮,天波城内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全都因为落雪而变得银装素裹,进入观澜街的入口处,竖起一座用花灯编成的大门,巍峨辉煌,灯火交辉,五彩缤纷。整个观澜街人潮涌动,已经成为一条灯火流动的人间银河。

    走入观澜街就走入了一个灯的世界,有姹紫嫣红的百花灯,高高架在道路中心的九莲宝塔灯,走马灯、玉兔灯、孔雀开屏灯、子牙封神灯、三战吕布灯、大闹天宫灯,诸般神佛就在你的周围,仿若进入了一个光怪6离的神话世界。

    再往前走,葫芦灯、白菜灯、西瓜灯、辣椒灯、萝卜灯,犹如走入了一个春意盎然的菜园。到处都是欢歌笑语之声。

    安平公主犹如一个孩子一般抓住紫鹃的手,不时指指点点,出阵阵欢笑。

    胡小天一旁望着她娇艳不可方物的容颜,在他的记忆中,龙曦月很少表现出这样的快乐,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她。本该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要沦为政治利益交换的筹码,胡小天在感慨安平公主不幸命运的同时心底深处又生出保护她一世平安的决心,这一次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将伊人救出虎口。

    前方出现了一片动物灯,猫儿灯、羊羔灯、狗儿灯,被紫鹃抱在怀中的雪球或许是看到了同类,兴奋的汪汪直叫。各色彩灯栩栩如生,色彩艳丽,美不胜收,称得上匠心独运,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真可谓大千世界尽收眼底。

    文博远和几名负责安全的武士却不敢专注欣赏周围美丽的景象,他们时刻警惕着周围经过的人们,又要护住安平公主,以免被人群挤散。

    安平公主此前曾经了解过天波城的灯会,她向胡小天道:“天波城的元宵灯会,据说是天下间规模最大的一处,每年上元节前,匠人们就会忙碌起来,准备彩纸颜料彩纸颜料,铁丝竹篾,纱线布帛,经过剪、剔、绘、染、扎、缠、绷一道道工序。这些材料在匠人们一双双巧手的运作下变成了活灵活现的各式花灯。”

    胡小天恭维道:“公主真是博闻广记,天文地理无所不通。”

    安平公主笑道:“哪有那么夸张,过去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今天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观澜街上万灯竞放光华,街上人头攒动,灯光闪烁,热闹非凡。

    前方人潮涌动,都往道路旁集中,却是那边挂起了灯谜儿,猜灯谜也是才子佳人最热衷的活动之一,安平公主难得这么开心,兴奋之余竟然忽略了周围那么多人在场,一伸手抓住了胡小天的手臂。

    文博远一直都在关注安平公主的一举一动,看到她抓住胡小天的手臂,瞳孔骤然收缩,迸射出嫉妒的光芒,不过随即这厮又想到,胡小天只不过是个太监罢了,自己何必嫉妒一个太监。

    安平公主指着头顶的灯谜道:“只有二人留府内,打一食物。”想了想便笑道:“岂不是豆腐?”

    那边负责猜灯谜的老者笑道:“这位姑娘你猜对了,就是豆腐!”他将一个布老虎递给了安平公主作为奖励,安平公主笑道:“多谢老人家。”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在抓着胡小天的手臂,俏脸不禁红了起来,慌忙松开手。文博远看在眼里,心中疑窦又生,看安平公主的羞涩模样似乎有些古怪?她何以会对一个太监表现出如此神情?

    安平公主指着另外一个灯谜道:“不开心?”

    胡小天听她突然说出这句话心中一怔,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开心,顺着安平公主手指的方向望去,方才知道她是在念灯谜,谜面是不开心。安平公主眨了眨明眸道:“你猜猜!”看她的样子显然是已经猜到谜底了。(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