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天波城】(下)
    天波城驿馆虽然规模不小,但是也无法容纳七百人同时入住,除了主要的人物和必须的防卫力量之外,其余人都安排在周围的客栈就近休息。

    安平公主走下马车,紫鹃抱着雪球跟在她的身后,雪球看到外面和它毛色一样的雪白世界显得格外兴奋,汪汪叫了起来。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它和安平公主主仆已经混得相当得熟悉了,也为龙曦月的旅程平添了许多的乐趣。

    安平公主望着雪球的萌态不禁笑了起来,此时头顶的细雪被一把红伞遮住,却是胡小天殷勤地为她遮住了头顶的风雪,安平公主唇角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这笑容只有他们彼此才懂,龙曦月小声道:“你不用打伞,我没那么娇气。”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还请先进去暖和暖和。”

    安平公主点了点头,举步走入属于她自己的一方院落,这边刚刚走进去,那边文博远就已经在外面布防,安平公主听到盔甲和兵器的响声,不由得叹了口气,忽然意识到自己虽然走出了皇宫,可她的生活和过去并没有任何的分别。

    胡小天让紫鹃先陪着安平公主去房间内休息,他转身离开了小院,迎面遇到过来找他的展鹏,展鹏抱拳道:“胡公公,文将军在吴大人的房间内等您,有要事商量。”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和展鹏掩饰得很好,跟着展鹏一起来到吴敬善所住的房间外,展鹏停下脚步。

    胡小天整了整衣领,这才推门走了进去。为了迎接他们一行到来,王闻友提前做好了准备,每个房间内都备有火炉,炉火熊熊将房间内烘烤得温暖如春。

    吴敬善已经脱去外袍,坐在火炉旁端着他的紫砂壶惬意地喝茶。文博远靠墙坐着,盔甲仍然没有来得及脱下,表情严肃一丝不苟。

    胡小天走入房间内,不由得感叹道:“好热!”连忙将披着的裘皮大氅脱掉,然后又摘下皮帽子挂在衣架上。

    吴敬善道:“王闻友这边准备得倒是充分。”

    胡小天道:“我跟他不熟,听说是吴大人的学生。这次我们都沾了吴大人的光。”

    吴敬善心说不熟才怪,这一路之上你们两个聊得如此热乎,不知彼此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来往呢。吴敬善道:“胡公公,叫你过来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刚刚王闻友说今晚在驿站准备了宴席为安平公主接风洗尘。同时也一同庆贺上元节,你怎么看?”

    胡小天笑道:“我只是负责在路上照顾公主的饮食起居,一切都以吴大人的马脸是瞻!”

    吴敬善焉能听不出这厮是在回敬自己初见王闻友时候所说的那番话,马脸是瞻?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词儿,马是瞻才对!他可不认为胡小天会说错话,根本是存心消遣老夫来着,老夫的脸虽然长了一点,也轮不到你说。

    吴敬善干咳了一声。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沉声道:“胡公公,文将军和老夫都认为不宜大操大办。这些表面文章还是少做为妙。”

    胡小天道:“吴大人的意思是,这饭不吃了?”

    吴敬善道:“老夫的意思是不用办什么接风宴,我等最重要的责任就是将公主平平安安送到雍都,其他的事情还是能免则免。”

    胡小天道:“好啊!我最讨厌应酬,不过这事儿你们不应该跟我说,直接对王闻友说就是。”

    吴敬善道:“王闻友说是为安平公主和胡公公一行接风洗尘。所以最好还是由胡公公亲自去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说这吴敬善看来是吃味了。要说这王闻友也是,搞得这么高调干什么?这不是帮着老子树敌吗?本来吴敬善和文博远就看我不顺眼。这样一来,老子更是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胡小天的目光投到文博远脸上:“文将军怎么不说话?”

    文博远道:“倒是有话要对胡公公说,入夜之后,我会在安平公主所住的院子周围进行严密布防,任何人不得随便出入。想要见到公主必须事先向我报备。”

    胡小天笑道:“这话杂家倒是有些听不懂了,难不成杂家去照顾公主也要经过你的同意?”

    文博远道:“在下肩负保护公主和各位大人的重托,离开京城之前,皇上对在下千叮万嘱,为了确保此行万无一失,在下必须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还请胡公公多多配合。”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明白,明白!”看来这趟旅程必然不会顺利了。

    胡小天从吴敬善房间里出来,本来想回去见龙曦月,走到中途正遇到了天波城太守王闻友,王闻友笑道:“胡大人是否安顿好了?”

    胡小天笑道:“连自己房间门儿朝哪里都不知道呢。”

    王闻友笑道:“我陪胡大人过去。”

    胡小天最初还以为自己的房间安排在和龙曦月一个院子里,等到了才知道,文博远将他的房间安排在小院之外,显然是要严控他夜间随意出入安平公主那里,想起刚刚文博远说过,入夜要见公主必须向他报备的话,胡小天心中暗骂,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号人物,惹火了老子,抽出乌金刀把你们这帮杂碎全都剁了。可胡小天也明白,姬飞花给他的乌金刀并不是真正的尚方宝剑,真要是砍了人,还是要承担责任的,所以轻易不能出刀,出刀也不能让人察觉到是自己干得。

    王闻友陪着胡小天来到房间内,笑道:“本来给胡大人安排的房间在公主隔壁,可是文将军又说不妥。”

    胡小天环视了一下房间道:“也不错啊!”

    此时驿馆的人送刚刚下好的汤圆过来,王闻友道:“胡大人先吃碗汤圆垫垫肚子,晚上我让人在归雁厅准备酒宴,给安平公主和各位接风洗尘。”

    胡小天嘿嘿笑了一声,端起汤圆吹了吹,喝了口热汤方才道:“安平公主肯定是不会去,刚才吴大人和文将军找我过去,说这场宴会能免则免,他们不想大操大办。“

    王闻友道:“只是一顿饭罢了,下官可没有其他的意思。”

    胡小天道:“王大人,你的心情我领了,可既然吴大人了话,我看宴会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王闻友点了点头道:“下官明白。”

    “你明白?”

    王闻友点了点头道:“明白!”他停顿了一下道:“胡大人有什么吩咐回头直接让驿丞去办,其实下官晚上也有不少的事情,今日刚好赶上天波城一年一度的元宵灯会,城内的胥吏衙役几乎都无法休息,必须要上街维持秩序。”

    胡小天道:“灯会?在哪里?”

    “观澜街,现在已经在准备了,天黑后就会开始。”王闻友笑道:“胡大人若是有兴趣,晚上可以去那边转转。”

    王闻友离去之后,胡小天又端起了那碗汤圆,对付了两口,吃完之后前往安平公主所在的小院。虽然还是下午,小院门前已经有两名武士负责值守,另外还有两人在周围巡视,文博远在安防上做得倒是一丝不苟。

    这会儿雪已经停了,风还在继续,胡小天来到小院门前的时候刚巧看到文博远也走了过来,他总算舍得脱下那身威风凛凛的盔甲,换上了白色水貂皮大氅,顿时成为了一个面如冠玉的白袍公子哥儿,的确是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何尝不是?谁也不想邋里邋遢地出现在心爱的女人面前。

    胡小天也没穿太监服,不过他的衣服显然不如文博远的富贵气派,人家是太师之子,自己现在的身份只是宫里的小太监,财力上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文博远向胡小天微微颔示意,低声道:“胡公公事情办完了?”自从踏上征程之后,多数人都称呼胡小天为胡大人,但是文博远和吴敬善仍然称他公公,这两人的坚持同时也反应出他们骨子里对胡小天的那种不屑。

    胡小天道:“办完了!”他举步走入院门,两名武士却迎上来将他拦住,按照文博远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携带武器进入公主休息的院子,胡小天却是悬挂着姬飞花送给他的乌金长刀。

    胡小天虎目圆睁,冷哼一声道:“滚开!”

    两名武士同时向文博远望去,文博远微微一笑道:“胡公公是自己人。”两名武士闻言退到了一边。

    文博远又向胡小天道:“胡公公不要见怪,他们也是职责所在,所有人不得携带武器进入公主休息的地方,这也是我和吴大人商量之后的决定。”他向上扬起双臂,向胡小天示意自己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压根没有理会他,举步走入院子。文博远也跟着想要进去,却被胡小天伸出手臂拦住:“文将军,不好意思,你得先在外面等着,容我禀报公主之后,才能知道她愿不愿意见你。”

    文博远停下脚步,双目蕴含杀机冷冷望着胡小天道:“那就劳烦胡公公前往通报公主一声,就说我有要事禀报。”

    兑现今日更新,三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r752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