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二十章 【离京】(下)
    正月十三,天蒙蒙亮,护送安平公主出嫁的车队已经在天和殿广场之上集合,皇上龙烨霖亲自主持祭祀天地,告慰列祖列宗的仪式。胡小天远观龙烨霖在祭台之上念念有词,心中暗暗好笑,江山的稳固,大康的平安岂是你能够随随便便求来的?龙烨霖虽然成功篡位,可是至今无法将皇权掌握在手中,此时他心中祈祷的可能是早日除去姬飞花,再不受人左右,成为货真价实的天子。

    简皇后握着安平公主龙曦月的手说个不停,说到动情之处涕泪直下。表面上难舍难分,其实都是做戏给别人看,小姑子出嫁,她这个做嫂子的才不会伤心,更何况安平公主出嫁也是为了稳固大康的北部疆域,别说是送她和亲,即便是送她去死,只要能够保证大康国土平安,两国短期内战火不兴那也是值得的。简皇后真正在意的是自己的儿子能否顺利成为太子,从眼前的迹象来看,皇上心中偏爱的是三皇子龙廷镇,再加上三皇子善于笼络群臣,身后的拥戴者远远过了自己的儿子,如果不尽早想出对策,只怕这太子之位就要落在他的手里。

    胡小天现小公主七七并没有前来,心中暗叹这妮子终究还是没有良心,难为安平公主平日里对她如此照顾,今日龙曦月出嫁这么重要的时刻,她居然脸都不露。想想!长!风!文学七七平日喜怒无常的表现,对自己也是三番两次恩将仇报,在她身上生任何事也不稀奇。

    其他的皇子皇孙大都过来相送,其中就包括大皇子龙廷盛和三皇子龙廷镇。

    龙廷盛本来一直站在母亲的身边,听到母亲絮絮叨叨说个没完,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看到胡小天就在不远处,他缓步走了过去,向胡小天道:“胡小天。”

    胡小天慌忙躬身行礼道:“皇子殿下有何吩咐?”

    龙廷盛道:“此去大雍山高水长,北方苦寒,行程艰难,你身为这次的副遣婚使。一定要担负起照顾我皇姑的责任,务必要好好照顾她,将她平平安安送到雍都。”

    胡小天道:“殿下放心,小天必全力以赴,决不让公主受半点的委屈。”

    不远处三皇子龙廷镇拍了拍文博远的肩头,文博远盔甲鲜明,虎背狼妖,身材魁梧,相貌英俊。再加上这身威武的装扮,站在那里威风凛凛,气宇轩昂,吸引了不少宫女侧目,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美男子。

    龙廷镇道:“文将军,我姑姑这一路上的安全就交给你了,管好你的这帮手下,倘若有人胆敢对我姑姑不敬。定斩不饶!”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故意朝着胡小天看来。

    “是!”

    胡小天心中暗骂,你看老子作甚?老子好歹也是副遣婚使。文博远最多也就是跟老子平级,我何时成了他的手下?定斩不饶,玛丽隔壁的,谁杀谁还不知道呢。一想起姬飞花交给自己的任务,这心里还真是有些压力。

    文博远一抱拳,龙行虎步来到礼部尚书吴敬善的面前。恭敬道:“吴大人,是时候出了。”

    吴敬善是这次的遣婚使,他轻抚颌下胡须道:“好,我去启奏皇上。”

    文博远回去的时候从胡小天身边经过,居然没有理会他。胡小天从一开始就已经感受到此人对自己的敌意,要说今天胡小天也换上了一身新衣服,不过这货穿得是太监服,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当然无法和文博远威风凛凛的盔甲相比,胡小天在气势上显然也被他给比了下去。

    龙烨霖得到吴敬善启奏之后,下令出的时候,又有一队送行的人姗姗来迟。来得是内官监提督姬飞花,他身穿大红宫服,外罩紫色披风,肌肤胜雪,眉目如画。来到安平公主的坐车前方,恭恭敬敬道:“奴才恭送公主殿下。”

    安平公主轻声道:“有劳姬公公了。”她对这个一手策划篡夺父亲皇位的太监并没有任何的好感。

    姬飞花此来也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他也没有多说话,来到胡小天面前。

    胡小天慌忙躬身行礼:“提督大人!”

    姬飞花点了点头,伸出手去,身后李岩将一柄长刀递给了他。姬飞花接过长刀,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缓缓将长刀抽出,刀身黝黑,虽然没有流露出太多锋芒,可是刀刃却锐利轻薄,削铁如泥。胡小天认得此刀,正是他和姬飞花在前往烟水阁赴宴回宫的时候遭遇刺杀,从飞翼武士手中抢来的那柄。

    姬飞花道:“你前往大雍路途迢迢,这一路之上不知有多少凶险,身边岂能缺少防身的武器,这把刀乃是你从杀手那里抢到的,杂家一直为你保管,又让天工坊的巧匠用鲨鱼皮做了刀鞘,你带着此刀前往大雍,路上若是有人胆敢对公主不敬,你大可先斩后奏!”姬飞花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

    这太监狂妄到了何等地步,竟然当着皇上的面说出了先斩后奏的话,当他送给胡小天的是尚方宝剑吗?他把群臣置于何地?他又把皇上置于何地?

    胡小天接过长刀,心中也是尴尬无比,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姬飞花的人了。皇上也一定把他当成姬飞花的同党,若是姬飞花失势,自己岂不是也要受到株连。

    姬飞花道:“你不用担心,出了任何事情,都有杂家为你担待。”他的目光又望向不远处的皇上龙烨霖:“皇上也会给你做主!”

    龙烨霖唇角的肌肉猛然抽动了一下,双目之中一股杀意无可抑制地流露出来。

    姬飞花缓步走向龙烨霖,双目静静望着他,龙烨霖在他的逼视下内心没来由感到一阵恐慌,当着众臣的面,他绝不能屈服,可是眼中的杀气却消失于无形。

    姬飞花唇角露出一丝魅惑众生的笑意:“皇上,奴才的话您可曾听到了?”

    龙烨霖恨不能冲上去一刀砍下姬飞花的脑袋,藏在袖中的双手用力攥紧了拳头,声音干道:“好……说得好……”

    “鸣炮!”礼炮声中,这支队伍缓缓出了宫门,在午门处,文博远精心挑选的五百名士兵早已列队等候,除此之外还有他从神策府带来的三十名高手,这其中就包括已经被编入雁组的展鹏,这五百三十人负责沿途的安全护卫。除此以外还有陪同安平公主前往大雍的宫人二十人,礼部尚书吴敬善随从的杂务三十人,这其中还有吴敬善的十名家将。这些人乘坐了三十二辆马车。安平公主此次出嫁乃是举国轰动的大事,嫁妆是少不了的,单单是随行的嫁妆和途中所需的粮草就装满了四十六辆骡车,驱车的马夫脚力共计一百二十人。

    胡小天事先安排周默混入其中,沿途照顾车马的任务由驾部侍郎唐文正的两个儿子负责,分别是大儿子唐铁汉和三儿子唐铁鑫。这两人和胡小天昔日曾经有过过节,不过以胡小天今时今日的地位,两人也不敢公然向他难,刻意选择回避,暂时倒也相安无事。

    文博远率领五百名士兵护送队伍浩浩荡荡出了崇星门,经过天街的时候,天色仍然没有放亮。龙曦月掀开车帘,向车外望去,正看到一座小楼,不禁想起除夕夜晚,胡小天带着她在小楼屋顶眺望烟花的那一刻,烟花好美,却如此短暂,也许她的青春,她的梦想从今日起就永远埋葬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

    马蹄哒哒不停响起,一道身影遮住了她的视线,将她从对往事的追忆中唤醒,却是胡小天骑在他的大耳朵小灰背上来到了车旁,两人目光交汇,胡小天露出他那熟悉的笑容,人畜无伤,宛如阳光瞬间驱走了龙曦月心中的阴霾和离愁,她忽然想到还不到悲伤的时候,至少现在胡小天仍在自己的身边。

    龙曦月放下车帘,身边的紫鹃怅然道:“公主,咱们以后还会回来吗?”作为龙曦月的贴身宫女,她此次也要随同龙曦月一起长留大雍,虽然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新奇,可是真正到了离开的一刻,心中仍然难免惆怅。

    龙曦月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她,因为她也不知道答案。

    选择这么早离开就是为了避免引起百姓围观,可是这样声势浩大的一支车队,仍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百姓对皇家的嫁娶早已麻木,皇家的事情跟平民百姓又有什么关系?望着那一车车的嫁妆,老百姓只有羡慕的份儿,若是换成粮食,肯定够我们一家吃上几辈子吧?多数人的心中生出这样的呃感慨。为何都是活在这世上的生命,命运却有着天渊之别?百姓羡慕皇家嫁女恢弘阵仗的时候,却不知安平公主心中也在默默向往民间的自由。

    途经永兴桥的时候,前方的队伍忽然慢了下来,却是道路两旁跪着不少的叫花子,手上高举着要饭碗,讨要喜钱。(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