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是好人】(上)
    七七静静望着胡小天,她居然没有因为胡小天的这番话而狂,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静,其实她绝不天真,刚才的那番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她轻声道:“看得出你很关心我姑姑,我叫你过来,的确是有话想要交代你。”

    胡小天道:“洗耳恭听。”

    “我要你保我姑姑平安抵达大雍。”

    胡小天笑道:“小公主这番话我有些不明白了,皇上让我陪同安平公主前往大雍,官面上的事情有遣婚史,我们的礼部尚书吴敬善吴大人,途中的安全有当今文太师的宝贝儿子,智勇双全的文博远文将军负责,我还是负责照顾安平公主的饮食起居,说穿了和现在没有任何的分别,干得还是伺候人的活儿。”

    七七道:“他们我都信不过,我只相信你。”

    胡小天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七七道:“/无/错/总之你答应我,安全将我姑姑送到雍都,让她顺顺利利地嫁给七皇子薛传铭,此人的情况,我也曾经了解过一些,他文武双全,战功显赫,颇得大雍皇帝的欣赏,日后成为世子继承皇位也很有可能,以他的条件,我姑姑嫁给了他也不算委屈。”

    胡小天越听越不是滋味,这小妮子小小年纪考虑事情却如此事故,若说她对龙曦月没有亲情,她倒也关心龙曦月的安危,若说她对龙曦月有亲情,可她根本不知龙曦月心中作何感想,也许在七七的内心深处,龙曦月的婚姻必须要符合他们龙家的利益。胡小天道:“小公主反复说让我保护安平公主,是不是你听说了什么?难道有人想要对安平公主不利?”

    七七道:“只是出于对姑姑的关心罢了,你不必想得太多。”她递给胡小天一个针盒,却是暴雨梨花针。轻声道:“这暴雨梨花针你随身带着,途中若是遇到危险或许能够派上用场。”

    胡小天虽然不知七七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可是暴雨梨花针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有了这样东西,即便是对付武林高手也多出了不少的把握,胡小天毫不客气地接了过去。他忽然问道:“如果途中文博远对安平公主不利呢?”

    七七咬了咬嘴唇道:“无论谁胆敢对我姑姑不利。杀无赦!”

    胡小天心中暗忖,你说得轻巧,杀无赦?老子真要是把文博远干掉了,这责任谁来承担?在胡小天看来七七和权德安百分百就是一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要将姬飞花除去,也唯有这样龙烨霖这个傀儡皇帝才能真正掌控大康的权力,至于自己的性命甚至安平公主的性命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都无关紧要。就算他们能够如愿以偿顺利将姬飞花除掉,自己也未必会得到什么好下场。老爹乃是太上皇龙宣恩重用过的臣子,得罪过左丞相周睿渊,龙烨霖绝不会重用他。等到他们父子两人失去了价值,等待他们的就是死路一条。

    至于李云聪,此人是后宫三大势力中最为神秘的一支,他武功高强,而且看来应该和天机局的洪北漠来往密切,老皇帝龙宣恩虽然暂时被软禁于缥缈山,但是并不代表他的势力已经完全被清除掉,若是他能够获得自由。振臂一挥肯定还会有不少人响应,如果龙宣恩复辟成功。对老爹和史不吹这样的昔日宠臣绝对是有好处的。

    三大势力之中和自己走得最近的是姬飞花,一切源自于权德安让他主动接近姬飞花以获得姬飞花的信任。姬飞花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权德安布在他身边的一颗棋子,他之所以没有铲除自己,是因为想利用反间计来对付权德安,虽然姬飞花一直对自己不错,可是很难说他对自己完全信任。此次前往雍都。他将除掉文博远的任务教给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自己的考验。

    如果父母同意离开康都,这次的确是逃出大康重获自由的最好机会,可是老爹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七七看到胡小天沉默不语,以为他害怕。冷笑道:“你是不是害怕?”

    胡小天道:“不是害怕,是没那个本事,文博远武功高强,而且此行他身边帮手众多,无一不是武功群之辈,就算他想干什么坏事,最后死的那个人肯定是我。”

    七七却道:“你一定不会有事。”

    胡小天不由得苦笑起来,却不知七七对自己哪来的那么强烈的信心。

    七七补充道:“你阴险毒辣,卑鄙无耻,文博远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胡小天差点没被气翻。

    回到明月宫,安平公主在书斋内等着他,看到胡小天回来,不禁笑道:“七七那丫头没有为难你吧?”

    胡小天道:“没有为难我。”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从袖中取出一方锦帕,递给胡小天道:“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应该送什么给你。”揭开锦帕,里面是一块温润的玉佛:“这平安佛乃是我娘亲在世的时候送给我的,此去雍都可能咱们再也见不着了,这玉佛你留下来当个纪念,权当是谢你的救命之恩……”龙曦月说到这里,感觉内心酸涩,喉头一阵哽咽竟然说不下去了,扭过螓,此时眼圈已经红了。

    胡小天从她手中接过,那锦帕之上绣着一对戏水鸳鸯,乃是龙曦月一针一线绣成,他抿了抿嘴唇,然后伸出手去牵住龙曦月的纤手,轻声道:“我怎么舍得放你离开。”

    龙曦月娇躯一震,缓缓转过俏脸,已经是泪流满面。胡小天伸出手去,拿起那方锦帕小心而轻柔地为龙曦月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我已经想好了要什么礼物,他将沾满龙曦月泪水的锦帕塞入怀中,然后又将那尊平安佛重新为龙曦月挂在颈上。

    龙曦月道:“我思来想去,你不可为我做傻事,你的心意我明白,我只需知道,这世上还有人心中念着我想着我,就已经满足了。”说着说着美眸之中泪水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胡小天道:“你信不信我?”

    龙曦月点了点头。

    胡小天笑道:“那就乖乖听话,不要……”他忽然停下说话,向龙曦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扬声道:“公主殿下,天色已晚,您还是早些休息吧。”他起身退了出去。

    龙曦月慌忙抹去脸上的泪水,胡小天这样做必有原因,难道门外有人偷听?

    以胡小天如今的感知力,周围五丈以内的动静逃不过他的耳朵,当然真正的高手除外,他离开书斋,果然看到紫鹃和另外一名宫女端着夜宵走了过来。

    胡小天笑道:“姐姐来了!”

    紫鹃叹了口气道:“公主这两天总是不想吃东西,我刚让人炖了燕窝粥给她补补身子。”

    胡小天笑道:“紫娟姐姐费心了,我帮您拿进去。”

    紫鹃道:“那我们就不进去了,你直接端进去就是,一定要劝公主吃了。”

    胡小天应了一声,接过托盘重新回到书斋内。

    龙曦月只看了一眼,秀眉微颦道:“放一边吧,我不想吃。”

    胡小天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上次您低血糖晕倒的事情难道都忘了?”

    龙曦月眨了眨眼睛道:“说起这事儿,我倒是有些奇怪呢,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过这样的毛病,怎么会突然就低血糖呢?”

    胡小天笑道:“公主难道忘了,年三十的晚上您也没吃饭,当时咱们坐在房顶看烟花的时候,您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呢。”

    龙曦月听她提起这件事,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有些难为情地皱了皱鼻翼,越显得娇憨可人,她轻声道:“你见我晕倒,也不想办法叫醒我,让我错过了这么美丽的烟花。”

    胡小天道:“我看到公主晕倒,心中乱了方寸,马上就送公主回宫。”

    龙曦月轻声道:“可我后来算了下时间,从我晕倒到回到紫兰宫大概有一个半时辰,从天街到这里至多也就是半个时辰就够了,这其中的一个时辰你都在做什么?”

    胡小天万万没有想到龙曦月居然从自己的话里找到了漏洞,事实上在时间上的确对不上,是他自己疏忽了,以为安平公主好糊弄,所以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呃……这……”

    龙曦月盯住他的双目:“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胡小天额头见汗,低声道:“公主是不是怀疑我趁着您昏迷不醒对你做出了丧尽天良,禽/兽不如的事情……”

    龙曦月红着俏脸啐道:“就会胡说八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她对胡小天还是百分百信任。

    胡小天道:“实不相瞒,小天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那天晚上看到公主晕倒,小天心中既担心又欢喜,担心的是公主的身体,欢喜的是公主人事不省。”

    龙曦月啐道:“我人事不省,你欢喜什么……”心中却已经明白这厮究竟欢喜什么。

    胡小天道:“其实小天并不像公主认为的那样,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趁着公主昏迷不醒,我就……”

    求保底月票,今天满五十张月票就三更的,虽然这三更已经是我答应过的!兄弟姐妹们努力投票吧,万一会有惊喜呢?你们给我惊喜,我就一定会给你们惊喜的!(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