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临别在即】(下)
    龙曦月温婉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也许我从出生就已经注定无法长留大康。我是个女流之辈,无法为国效力,廷镇,你是龙氏子孙,以后要多替你父皇分忧,要学会处理朝政。”

    龙廷镇用力点了点头。

    七七道:“姑姑,其实您出嫁是件大喜事儿,再说大雍也不远,有时间你大可经常回来探亲,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龙曦月道:“是,的确是喜事。”她的美眸中流露出无尽的落寞。胡小天看在眼里痛在心中,暗骂七七毫无同情心,眼睁睁看着自己姑姑远嫁,成为龙家的牺牲品,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反观龙廷镇都比她要有良心,至少还会说几句人话。

    龙曦月道:“已经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休息了。”

    龙廷镇点了点头,向七七使了个眼色,起身告辞。

    七七道:“胡小天,你跟我出来,我有几句话要交代你。”

    胡小天心中这个郁闷,老子又不是你手下的太监,干嘛对我颐指气使的?他看了龙曦月一眼,龙曦月笑了起来:“小公主让你去你就去,难不成真要她打你的板子?”

    胡小天这才跟着七七兄妹两人一起来到了外面。

    龙廷镇跟胡小天没什么话说,出门之后径直离去。胡小天在紫兰宫宫门外停下脚步道:“小公主,您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七七道:“天那么黑,本公主一个人走回去害怕,你送我回储秀宫。”

    胡小天道:“容我禀告安平公主知道……”

    “不必说,说了也是一样。我让你跟我去。乃是要送你一些好处。”

    胡小天耷拉着脑袋,表面恭恭敬敬,可唇角的表情却是压根不信。送他好处,自打他跟七七认识以来,好像跟她在一起全都是倒霉事儿。没落到任何的好处啊。

    此时紫鹃从里面走了出来,向胡小天道:“胡公公,公主说了,让你送永阳公主回宫,这么晚了,公主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七七面露得色。笑眯眯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从紫鹃手里接过了灯笼,挑着灯笼走在七七前面为她引路。七七道:“你心中有没有尊卑贵贱?让本公主走在你后面吗?”

    胡小天无可奈何,只能驻足侧身,等她先走过去,然后打着灯笼跟在她后面。却想不到七七走了两步又道:“是你为我引路还是本公主为你引路?你在后面打着灯笼,我能看得见路吗?”

    胡小天也不说话,随便七七挑三拣四,反正他就是一言不,对付七七他有着丰富的经验,这妮子,你越是搭理她,她越是得瑟。

    七七看到胡小天不理自己。说话也没了劲头,自然也懒得挑他的毛病。紫兰宫和储秀宫原本就相距不远,等到了储秀宫的门前。胡小天道:“公主到了,我也回去尽快交差。”

    七七怒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胡小天道:“公主请说。”

    七七道:“跟我进来再说。”

    胡小天皮笑肉不笑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在这儿说就是。”

    七七知道这厮有意气自己,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强行将胡小天拖了进去,储秀宫的那帮宫女太监看到眼前场面一个个转过身去。只当没有看到。对于这位公主的行径,大家也是见怪不怪了。遇到这样的场面只能报以同情,除此以外就是心中暗自祈祷。希望这把火千万别烧到自己的头上。

    胡小天被七七拖进了储秀宫,里面正在收拾的几个宫女太监,吓得慌忙退了出去,临走之时还不忘将宫门给带上了。胡小天好不容易方才挣脱了七七的辣手,怒道:“你变态啊,有事说事,你扯我耳朵干吗?”

    七七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格格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敢生气呢,呵呵呵,还算有些骨气。”

    胡小天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再敢逼我,我把你干得那些事儿全都抖出来。”

    七七道:“抖就抖,谁怕谁?你自己也不干净。”

    胡小天道:“你不是找我有事吗?赶紧的,我可没那么多功夫伺候您。”

    七七道:“长脾气了啊,别以为你救过我,我就会对你再三忍让,忍无可忍我一样砍了你的脑袋。”

    胡小天道:“无所谓,反正你也没什么良心。”

    七七怒道:“你放屁!”

    胡小天双目瞪得滚圆:“公主殿下,您是公主嗳,金枝玉叶,怎可说话如此粗俗。”

    七七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说谁没良心?”

    胡小天道:“说得天幻乱坠也没什么用处,公主平时怎么做,小天看得清清楚楚。安平公主待你情深义重,眼看就要远嫁大雍,也没见你说一句挽留的话,还说什么大喜事儿,你可曾体谅过她心中的感受?”忍无可忍的那个是胡小天才对。

    七七道:“本公主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皇家的事情岂容你一个太监多管!”

    胡小天霍然站起身来,怒视七七,两道目光如同两把利剑刺向七七的眼眸。七七被他看得一阵心慌,却强自镇定,挺起平坦的胸膛,眼睛瞪到了最大:“怎样?”

    胡小天道:“我从头到尾就不该管你,当初在兰若寺就压根不该开门放你进来,让你和权德安在荒山野岭自生自灭,更不该一时心慈手软答应护送你前往燮州,遭遇狼群之时,当时就该把你扔下去喂狼,也就不会有以后的麻烦。”

    “你……”

    “你什么你?我只恨自己犯贱,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救你,像你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活该让那条鳄鱼生吞了你,也算是帮老天爷除去了一个祸害。”

    七七被他数落得哑口无言,眼睛瞪得更大了,小脸儿憋得通红。

    胡小天得理不饶人:“没话好说了?理屈词穷了?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不是侥幸生在皇家,要饭的都不会搭理你,路边的野狗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如果你不是女人,我早就打扁你。”别看七七是公主,胡小天可不怕她,老子有把柄被你握在手里,你自己屁股也不干净?你从缥缈山下取得的那个玉简还不知藏有怎样的秘密,惹火了我,老子一样敢把这件事抖出来。

    胡小天本以为这次总算在气势上彻底压倒了七七,将她震住,憋了这么久也算是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正感到暗爽之时。却想不到七七将嘴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胡小天愣了,这又是唱得哪一出?你哭个毛线?还好储秀宫宫门紧闭,她的哭声也不算大,外面应该听不到。

    七七抽抽噎噎道:“你是不是人啊?你有没有……人性……你比我大这么多……居然欺负我一个女孩子……还用这么恶毒的话骂我?”

    “我恶毒?”胡小天满脸黑线,又被这妞儿反咬一口。

    “说我是心狠手辣的女人,人家还是个女孩子嘛……”

    胡小天真是无言以对了,女孩子就不是女人吗?哪个女人不是从女孩子成长起来的?

    七七抹干眼泪道:“我曾经过誓,绝不在活人面前掉眼泪。”

    胡小天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我靠,这敢情是要把我赶尽杀绝的节奏,刚才只图着嘴巴痛快,老子是不是作大了?

    七七道:“姑姑从小就对我很好,我怎能不知,她这次远嫁大雍,我心中比任何人都要舍不得她,都要难过,可是我若是在她的面前表露出来,她岂不是更加的伤心难过?既然注定要走,为何不让她开开心心地走?”

    胡小天听她这么一说好像也有些道理。

    七七道:“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以为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口口声声跟我谈着什么良心道义。在我眼中你只不过是一个井底之蛙,看到得只有巴掌大的那块天空。”她扬起头,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刚才的傲慢:“我知道姑姑不想嫁入大雍,不想离开故国,可是让她嫁入大康绝非我父皇所愿,大康内乱四起,百废待兴,在这种时候,唯有稳固和周围邻国的关系,和亲是目前最为可行的办法。牺牲了姑姑一个人的幸福,可以换来两国之间长久的和平,这种牺牲也是值得的,如果我处在姑姑的位置上,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胡小天仿佛重新认识七七一样怔怔看着她,想不到她小小年纪脑子里装着的竟然是国家大事,不过这妮子素来阴险狡诈,心机深沉,焉知她是不是在自己的眼前做戏?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

    七七看到他居然在此时笑,不禁恼羞成怒:“你笑什么?你敢取笑我?”

    胡小天道:“我还以为公主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现在看来公主果然只是一个女孩子罢了。”

    七七当然能够听出他话中暗藏嘲讽,分明在影射自己幼稚。

    胡小天道:“你当真以为牺牲安平公主的幸福就能换来两国之间的长久和平?政治乃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无情的游戏,古往今来多得是冷酷无情六亲不认的政治人物,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不爱江山爱美人,甘心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手头的权力?”

    第四更送上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