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任重道远】(下)
    胡小天道:“营救安平公主和除掉文博远并不矛盾,文承焕之所以让文博远负责送亲队伍的安全,其目的就是要在我和安平公主身上做文章,我不对文博远下手,文博远也会我不利,这件事情上绝不能手软,务必要先下手为强。”

    周默道:“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安平公主失踪,文博远被杀,只怕皇上会追责到你的身上。”

    胡小天道:“而今之计我只能赌一把了,在姬飞花和权德安的阵营之间我必须选择一个。”

    周默道:“是不是姬飞花拿你父母的性命要挟于你?”

    胡小天道:“他答应我,若是我做成这件事,他帮助我爹爹官复原职。”说来奇怪,胡小天心底深处对姬飞花的承诺还是相信的,至少和权德安、李云聪之流相比,姬飞花更可靠一些。

    周默愕然道:“他当真这样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姬飞花绝非寻常人物,即便是皇上也对他忌惮三分,我估计他最近必然会有所动作。”

    简皇后听闻姬飞花过来见自己,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人将他传了进来。对姬飞花她始终抱有深深的怨念,他不但抢走了本属于自己在后宫的那份权力和尊荣而且还抢走了自己的丈夫,皇上跟他呆在一起的时间要比自己多得多。

    姬飞花缓步走入馨宁宫中,目光向两旁扫了扫,一帮宫女太监在他的目光下全都低下头去,在这帮宫人的心中姬飞花远比皇后更加的可怕,姬飞花道:“你们先出去,杂家和皇后娘娘有些话说。”

    那帮宫女太监看了看皇后,虽然心中害怕。可是皇后不话他们也不敢走。

    简皇后心中没来由一阵愤怒,这厮实在是太嚣张了,浑然不将自己这个后宫之主放在眼里。她几乎就要作起来,可是内心中又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务必要冷静。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借此平复了心中情绪。轻声道:“都下去吧,本宫和姬公公单独说会儿话。”

    得了这句话,那帮宫女太监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姬飞花等到那帮宫人全都离去之后,方才微微躬身道:“卑职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恭祝皇后娘娘新年大吉。”

    简皇后冷冷望着姬飞花,这厮根本没有下跪的意思,甚至都没有在自己的面前谦称奴才,这胆大妄为的东西,真是罪该万死。她虽然心中恨极了姬飞花。可是最多也就是将姬飞花晾在面前继续站着,也没有其他报复姬飞花的手段。

    姬飞花当然能够觉察到简皇后对自己的不满,唇角露出微微一笑。

    即便是简皇后身为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姬飞花的笑容比女人还要妩媚迷人,拥有着颠倒众生的魅力,如此妖孽,难怪皇上会沉迷于他。

    简皇后冷冷道:“姬公公今儿怎么有空?”

    “其实一早就想着过来给皇后娘娘拜年,可是这两天皇上总有差遣,所以才耽搁了。”姬飞花缓步来到一旁的锦凳之上坐了。他才不会等到简皇后赐坐,此人的狂妄可见一斑。

    简皇后的情绪再起波澜。胸膛一起一伏,几乎到了作的边缘。

    姬飞花道:“昨儿,飞花跟着皇上一起去了缥缈山给太上皇拜年。”

    简皇后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道:“这也算不上什么新鲜事。”

    姬飞花微笑道:“皇上和太上皇的事情皇后娘娘都不关心,那么您到底关心什么?”停顿了一下,低声道:“莫非是太子的事情?”

    简皇后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怒斥道:“大胆!”

    姬飞花知道自己说中了简皇后的心事。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

    简皇后气得凤目圆睁,咬碎银牙,恨不能冲上去将姬飞花的舌头割掉,可是她不敢,即便是她敢。也没有这样的实力。

    姬飞花道:“其实皇后娘娘乃是六宫之主,即便是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简皇后怒道:“姬飞花,新年伊始,你来本宫这里说这番话,究竟是何居心?”

    姬飞花微笑道:“杂家是什么居心皇后娘娘不明白,可皇后娘娘是何居心,杂家却清清楚楚。”

    “你……”

    姬飞花道:“皇后娘娘在文才人入宫一事上出力不小,不愧为后宫之主,母仪天下,心胸广阔。”

    简皇后怒道:“够了,姬飞花,你无需对本宫冷嘲热讽,极尽挖苦之词,本宫知道皇上对你宠信有加,可是这后宫之中还由不得你放肆。”

    姬飞花微笑道:“皇后娘娘大概忘了,您是因何而当上的皇后。”

    简皇后对他怒目而视,她能够当上皇后自然是因为皇上,可是皇上登基却是因为姬飞花,如果不是姬飞花筹划了这次宫廷政变,也许龙烨霖至今还是一个被废的前太子,苦苦挣扎于西疆那偏僻之地,她又怎么可能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姬飞花道:“文太师他们为了说服皇后娘娘促成文才人入宫也算花费了不少的心思,飞花多少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有人说皇后娘娘促成文雅入宫,他们便会支持大皇子登上太子之位。”

    简皇后颤声道:“你胡说……”她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怒气,当时他们之间的确达成了这样的默契,可如今随着明月宫的焚毁,文雅的死去,昔日的默契也成为一场空谈。

    姬飞花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该说的话杂家从来都不说,皇后娘娘一直将杂家视为最大的敌人,可您有没有想过,真正的敌人是谁?皇上最近正在考虑立嗣之事,文太师和几名官员在昨日向他进言,建议皇上尽早将太子的位子定下来,知不知道他们极力推荐的究竟是哪位皇子?”

    简皇后用力摇了摇嘴唇,她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事实上龙烨霖从来不将朝廷上的事情告诉她,自从龙烨霖登基之后,他们夫妻之间的交流已经是越来越少。

    姬飞花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文博远在私下里和三皇子偷偷结拜了兄弟,他手中的神策府就是为了三皇子龙廷镇秘密准备的近卫军。”

    简皇后此时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姬飞花虽然没有将事情挑明,可是她也已经知道文承焕这个老贼背信弃义,并没有按照当时的承诺支持她的宝贝儿子登上太子之位。

    姬飞花意味深长道:“不是每个妃子都有机会做皇后,也不是每个皇后都有机会做太后。”

    简皇后的内心如同被人用刀很插了一记,嘴唇都已经被她的牙齿咬出血来,姬飞花的这番话虽然刺耳,可说得却句句是真。倘若三皇子龙廷镇当了太子,那么以后成为太后的那个人绝不会是自己。她闭上双目,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过了许久方才缓缓睁开双目道:“姬飞花,你在本宫面前搬弄是非,意图挑唆我们皇家内部纷争,怂恿他们兄弟不和,若是让皇上知道,他一定会要了你的脑袋。”

    姬飞花淡然道:“皇上有这样的心思已经不是一天了,可杂家仍然活得很好。”

    简皇后望着这个狂妄的宦官,心中复杂到了极点,愤怒,悲哀,无奈,这种种的滋味交杂在一起,当真是五味俱全。奴大欺主,如今的姬飞花根本对她毫无畏惧,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情面都不给她。

    姬飞花道:“杂家为了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历尽千辛万苦,冒着万夫所指的骂名,方才换得皇上今日九五至尊之位,然杂家的一番苦心却没有得到皇上的体恤,皇上对杂家多番猜忌,连同权德安、文承焕那帮卑鄙小人,设下层层阴谋,意图置我于死地,杂家如何能不心冷。”

    简皇后道:“这番话你应该去跟皇上说。”心中却暗自惶恐,难道姬飞花产生了对皇上不利的念头?

    姬飞花道:“杂家有几句肺腑之言想说给皇后娘娘听听,不知娘娘愿不愿意听?”

    简皇后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姬飞花道:“皇上猜忌忠良,任用奸佞绝非大康之福。倘若他一心想要对付杂家,那么大康的数百年基业必将毁于一旦。”

    简皇后听出他话里的威胁含义,颤声道:“你想怎样?”她毕竟还是一个妇道人家,跟姬飞花这种绝代枭雄相比无论心计还是手段都不可相提并论。

    姬飞花道:“杂家得到消息,皇上已经准备立三皇子为太子,三皇子心胸狭窄,为人心狠手辣,若是他当了太子,未尝不会重现陛下对付昔日太子的一幕。”

    简皇后倒吸了一口冷气,真要是龙廷镇当了太子,恐怕就再没有他们母子的好日子过,姬飞花绝非危言耸听,当年皇上登基之前,就下手杀掉了大康太子,他的亲兄弟龙烨庆,皇室之中哪有什么亲情可谈。可是姬飞花此人狼子野心,主动找到自己,无非是想要利用他们母子,可转念一想,在朝中大臣多半支持龙廷镇的情况下,他们母子务必要找到一个强有力的靠山,除了姬飞花之外又似乎没了更好的选择。

    第五更送上,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