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委以重任】(上)
    七七让胡小天帮忙将箱子抱了出来,这箱子并不算重,里面应该藏不了多少东西。

    打开箱子之后,里面用油布包裹着一物,七七也没有有意避讳胡小天,当着他的面将油布打开,里面包着一卷玉简。

    胡小天虽然不知道玉简是什么,可是他们两人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这样东西,这玉简应该是极其重要之物。

    七七道:“这玉简算不上什么宝贝,可是对我们龙家来说非常重要,今天的事情,你知我知,千万不可泄露给第三人知道。”

    胡小天故意道:“权公公也不能说?”

    七七道:“任何人都不能说。”

    胡小天道:“我还以为这缥缈山下藏着一个大大的宝库呢。”

    七七道:“你以后只要尽心尽力地帮我做事,好处绝少不了你的。”

    胡小天已经?无?错?不止一次听别人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七七还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说这样的话,他有些奇怪地望着七七,却见这个未成年的小丫头此时脸上的表情极其凝重,应该不是在跟自己说笑。

    胡小天道:“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七七道:“保你荣华富贵,帮你恢复胡家昔日之荣耀。”

    胡小天呵呵笑道:“说得轻巧,你得先说服皇上。”

    七七道:“他是我爹,我若是开口,他自然不会拒绝。”

    胡小天心中暗笑,这妮子毕竟还是太小,思想太单纯了,皇上虽然是你爹,可你爹绝不会对你言听计从。胡小天道:“咱们还是尽快回去吧,离开太久。别人肯定会产生疑心。”

    重新回到酒窖之中,小公主也没有多做耽搁,换回自己的衣服迅离开了司苑局。

    胡小天将小公主送给自己的水靠和匕全都藏好,换好干净的衣服,又悄悄检查了一下地道,他担心今晚的事情被李云聪觉。所以事先在通往藏书阁的密道之中悄悄布防,所谓防备其实也非常的简单,无非是弄几个蜘蛛让它们在洞中结网,这一招虽然简单,但是非常实用,而且不怕李云聪产生疑心。

    胡小天检查了一下,蛛网仍然好端端地封住密道,看来李云聪最近都没有过来。他对七七得到的玉简也颇为好奇,这妮子行踪诡秘。而且反复叮嘱自己要为她守住秘密,甚至连权德安也要瞒着,估计这其中必有文章,不过从那秘洞的布局来看,里面藏得十有就是皇家秘密。等有机会问问老爹,看看他知不知道这玉简究竟是什么东西?

    检查之后,锁好酒窖回到自己房间休息,刚刚回到房间。内官监李岩就过来传信,说姬飞花要召他过去。

    胡小天没想到姬飞花这么晚还要传召自己。暗忖,难道是七七来找自己的事情被他知道了?又或是因为他私自去拜会皇上的事情引起了姬飞花的疑心?

    来到内官监,姬飞花正背身端详着墙上的大康疆域图。胡小天进门之后,直接将房门关上,然后来到他的身边,恭敬道:“提督大人这么晚了传召小天。是不是有要紧事吩咐?”

    姬飞花淡然道:“没有要紧事杂家就不能找你了?”

    胡小天笑道:“小天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害怕耽搁了大人休息。”

    姬飞花道:“最近永阳公主去你那边走动得非常频繁啊。”

    胡小天道:“皆因权德安将密道的事情告诉了她,所以她威逼小天让我陪她去下面一探究竟。”对付姬飞花胡小天很有一套,在他面前何时该说实话,何时该说谎话。胡小天对分寸把握的恰到好处。

    姬飞花道:“有什么现没有?”

    胡小天道:“没什么现。”心中暗自忐忑,难道姬飞花已有觉察,马上又补充道:“只是被她逼着去水里游了一圈,到现在小天的体温还没恢复过来呢。”

    姬飞花点了点头,目光投向墙上的这幅疆域图,轻声道:“认得这幅图吗?”。

    胡小天道:“大康的疆域图。”

    “现在的疆域图!”姬飞花说完转身来到书案前,缓缓将桌上的一幅踞展开,里面也是一幅疆域图,不过这幅地图显得非常的古旧,应该有些年头了。

    胡小天跟过去看了看,心中暗自奇怪,姬飞花怎么想起来将这些东西翻出来?

    姬飞花道:“大康建国五百余年,至太宗皇帝达到鼎盛,横扫,一统天下,在太宗皇帝在位之时,大康的疆域达到有史以来最大。”

    胡小天心说干我屁事?又干你姬飞花屁事?作为一个太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干好本职工作,而不是干涉朝政,知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你如此仇视,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你野心太大,手爪子伸得太长。

    姬飞花的目光重新投到墙上的疆域图上,低声道:“盛极必衰,大康历经统一分裂,自太宗皇帝以来,疆域不断缩小,可是都比不上近一百年,这一百年来大康的疆域已经不及鼎盛时候的二分之一。”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忧国忧民,小天深感佩服。”

    姬飞花冷冷道:“你不用拍马屁,杂家知道你在想什么。”

    被人当面揭穿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便这个人是姬飞花,即便只有他们两个,胡小天仍然有些面皮热,热归热,马屁还是要继续拍下去:“提督大人,小天没有任何阿谀奉承的意思,每次看到大人为国事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废寝忘食,小天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感动……”

    姬飞花狠狠瞪了他一眼,胡小天下面的话于是不敢再说出来。姬飞花道:“大康有大康的规矩,宦官不得涉政,有违者,斩立决,你说这番话是不是在影射杂家过问国事?”

    胡小天吓得打了个激灵,我靠,拍马屁拍到马脚上了,姬飞花实在是太精明了,自己的这番话有关公门前耍大刀之嫌。慌忙躬身道:“提督大人,小天对提督大人忠诚之心可昭日月,绝没有影射大人的意思。”

    姬飞花淡然道:“你心中怎么想杂家也看不见。”

    胡小天道:“大人若是不信,小天将心挖出来给大人看。”

    姬飞花道:“你这张嘴啊,只怕说出的话连自己都不相信。”他并没有责怪胡小天的意思,指了指大康疆域图道:“一百年前大雍从北方崛起,拥蓝关守将薛九让勾结北方胡人残部,拥兵自立,脱离大康,大康皇上震怒,集结百万大军誓要荡平拥蓝关,灭掉薛氏全族,大军一路北上势如破竹,叛军纷纷望风而逃,大军来到通天江畔,正集结准备渡江之时,叛军炸毁河堤,汹涌澎湃的洪水一涌而下,百万大军如同蝼蚁一般被洪水击溃,洪水肆虐,灾情牵连十七州八十二县被摧毁的村镇更是不计其数。”

    胡小天虽然没有亲历这样的场面,可是通过姬飞花的描述也能够想象出当时的凄惨情景,心中暗叹,这薛九让为了击败大康的军队采用的手法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不惜牺牲百姓的生命。

    姬飞花道:“大康经此大劫自然元气大伤,可是以大康数百年的基业断然不会被一场洪水冲垮,当时那位皇上侥幸从洪水中逃命,带去征讨的百万大军,回到康都的时候竟然不到七千人。他决定休养生息,来年再战。以薛九让当年的实力,短期内应该无法撼动大康的江山,可是上苍并没有站在大康这边,洪水过后,一场瘟疫席卷大康全境,开始只是在洪灾地区,可后来迅蔓延到大康各郡,这场瘟疫比起水灾更加的凶猛,许许多多的城镇百姓死绝,横死遍野,皇上为了挡住瘟疫,竟然听从某些奸臣的建议,在康都北方武兴郡布置一条防线,禁止武兴郡以北的难民南下,但凡越界者一律射杀。”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这皇帝的确是糊涂透顶,若是加强边防检查倒还罢了,不加甄别一律射杀,实在是残酷霸道。

    姬飞花道:“他这么做等于将百姓尽数留在死亡之地,而薛九让此时却率军南下,亲自率军救治百姓,他的做法轻易就俘获了民心,原本敌视他的百姓转而投向了他,短短半年之内,他不但稳固了通天江北岸的地盘,而且势力已经展到了武兴郡以北。”

    胡小天道:“这场瘟疫该不是薛九让搞出来的?”

    姬飞花缓缓点了点头道:“你果然聪明,正是如此。”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能够成就帝王功业者果然都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枭雄人物。

    姬飞花道:“大雍从此站稳脚跟迅展,大康自然不肯甘心,后来又生多次北伐征讨,双方互有胜负,每次双方都是损失惨重,不断的战事让双方损耗了不少的国力和元气,正是因为中原两国战火不停,周围蛮夷趁机展了起来,这其中就包括西南的沙迦,北方的黑胡。沙迦不断在西南危及大康的地盘,而黑胡在大雍的北方不断滋扰其边境。两国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中原腹地早晚会被蛮夷侵占,于二十年前签订了停战书,双方暂停敌对,明确边界,大雍在原有边界之上后撤到庸江以北,大康承认大雍的存在,两国以庸江中心为界,约定子子孙孙和平共处,不再兵戈相向。”(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