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八章 【何谓天道】(上)
    胡小天亲自去了一趟御膳房,过年的这几天,也是御膳房一年中最忙的日子,不但皇上那边要照顾到,后宫嫔妃也都要照顾到,这其中当然会有轻重缓急,因为各宫地位的不同,御膳房也会区别对待。

    紫兰宫的地位在皇宫中显然算不上什么,龙曦月这位即将远嫁的公主也享受不到特别尊崇的厚待,可七七不同,御膳房若是敢慢待她的事情,激怒了这位小公主,说不定她真敢将御膳房的炉灶给砸了。一方面抬出七七的旗号,另外一方面还有胡小天本身的面子。

    那帮御厨自然优先照顾,重点对待。

    胡小天也没有空着手过去,小公主刚给他的金叶子也赏了几片给掌灶的御厨。

    在御膳房的时候凑巧遇到了过来给皇上安排夜宵的小太监尹筝,尹筝看到胡小天,远远就叫了起来:“胡公公吉祥,胡公公吉祥。”

    胡小天也笑着拱手还礼,因为周围出来进去的宫人不少,尹筝也没有表现得太过亲热,倘若周围无人,说不定早就一个头磕下去了。

    胡小天拉着他的手来到远离人群之处,笑道:“老弟,我正想着你呢。”

    尹筝道:“哥哥,兄弟一早就想过去给您拜年,可是皇上安排的事情实在太多,我是真抽|长|风|文学[c][f][][x].不开身。”

    胡小天悄悄抓了把金叶子出来,趁着无人注意塞到了尹筝的手里:“兄弟,拿着!”有钱能使鬼推磨,在皇宫中混得越久就越明白多半太监都贪财的本性。

    尹筝也没有推辞,向周围看了看,迅掖到了怀里,感激道:“难得哥哥还念着我。等兄弟抽出空闲,一定去个哥哥磕头。”

    胡小天假惺惺道:“你我兄弟何须如此客气。”

    尹筝低声道:“今儿周丞相去了御书房,皇上了火,还把他最喜欢的那块端砚给摔了。”尹筝心中明白,胡小天的金子也不是白拿的,自己必须要有所表示。马上就提供了一个消息给胡小天,其实他也不清楚这消息对胡小天有用还是没用。

    胡小天对周睿渊的事情并不关注,只是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周睿渊是皇上面前的宠臣,又是皇上曾经的老师,在新年第一天,皇上居然对他火,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却不知什么事情得罪了皇上。

    胡小天道:“兄弟,可否安排个机会。让我去给皇上磕头拜年?”

    尹筝抿了抿嘴唇,想了想方道:“此事我来安排,不过应该要缓两天了。”

    胡小天微笑道:“不急,不急!”

    两人也没有说太多话,胡小天办完事情,让人直接将菜送去紫兰宫。

    所有菜送到紫兰宫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虽然效率不低。可胡小天仍然被小公主抱怨了一通,说他办事不力。

    胡小天对七七的性情已经有了深刻了解。她说她的,只管当是耳旁风,说完就算了,料想她也不会当真把自己怎样。以胡小天的身份本来只能站在一旁伺候着,充当一个端茶送水的角色。龙曦月体恤他辛苦,轻声道:“小胡子。这里没你事了,你也累了一天,回司苑局休息吧。”

    胡小天暗自松了口气,总算可以解脱,正准备离开。却听七七道:“辛苦了一天就坐下吧,陪我们喝酒。”

    胡小天慌忙道:“公主折杀我了,我怎么敢当。”

    七七道:“少废话,你别假惺惺的,放眼这皇宫之中就数你胆子最大,你什么事儿不敢干?”一句话说的胡小天心惊肉跳,这妮子不会当着秦雨瞳的面揭穿自己的秘密吧。

    还好安平公主龙曦月及时替他解围:“既然七七都说了,你就坐下,反正也没什么外人,你自己出去别胡说就是了。”

    胡小天应了一声,去一旁搬了个锦团挨在小公主身边放下,也没有急着坐,端起酒壶先给三位大小美女将酒杯斟满。

    秦雨瞳始终没怎么说话,悄然观察着几人的神情,总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龙曦月端起酒杯道:“能够聚在一起就是缘分,今天也许是我在大康过得最后一个新年了,咱们同干了这一杯酒,祝愿大康国泰民安。”

    七七道:“姑姑这话说得是,来,干了!”她说话豪气干云,可过去应该从未喝过酒,抿了口酒,就皱起了眉头:“好难喝,辣死了。”转脸看了看胡小天,这货蔫不吭声的已经将杯中酒喝完了,于是将酒杯递到了胡小天的面前:“你帮我喝了。”

    胡小天愕然道:“啥?”她倒是没拿自己当外人。

    “让你喝你就喝了,别废话。”

    胡小天只能将她杯中酒倒入自己杯子里,一口饮尽,还得千恩万谢:“多谢永阳公主赐酒。”七七笑道:“以后最好对我放尊重点,不然我赐毒酒给你喝!”

    “呃……”大过年的,用不着那么歹毒吧。

    秦雨瞳即便是喝酒吃菜也带着面纱,不时转过身去,回避众人眼光,七七看得好不习惯,轻声道:“秦姑娘,这里反正也没有外人,你将脸上的面纱揭掉就是,不用有什么顾忌。”

    秦雨瞳道:“不是雨瞳心有顾忌,而是担心我容貌丑陋惊扰了公主。”

    龙曦月又替秦雨瞳解围道:“七七,不得无礼。”

    七七道:“姑姑,我可没有不尊敬秦姑娘的意思,秦姑娘,我有件事一直都感到很奇怪,不知当问还是不当问?”

    秦雨瞳淡然道:“公主殿下但问无妨。”

    “你的师父任先生号称天下第一神医,难道他治不好你脸上的伤疤吗?”

    龙曦月斥道:“又在胡说。”

    秦雨瞳却并不介意,轻声道:“是雨瞳不愿接受医治,和师尊无关。”

    七七道:“我听说玄天馆不但医术高而且全都是武功高手。”

    秦雨瞳道:“外界传言不足为信,玄天馆以济世救人为己任,所有弟子修习的乃是天道之术,并非是什么武功。”

    “何谓天道之术?”

    不但七七好奇,胡小天也感到好奇,玄天馆俨然已经成为目前这一时代医学界的第一块金字招牌,可是除了秦雨瞳之外,他对玄天馆的了解少之又少,其实即便是秦雨瞳,他也远远称不上了解,玄天馆在他心中变得异常神秘,之前还曾经听姬飞花说过任天擎是天下间他最佩服的三个人之一,能让姬飞花此等枭雄佩服的人必然是当世了不起的人物。

    秦雨瞳道:“简单地说就是顺应天意,司法自然。”

    七七哦了一声,似有所悟。

    一直没说话的胡小天道:“顺应天意,司法自然,那岂不就是顺其自然,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都不用做?”

    七七听到他的这个解释禁不住格格笑了起来,龙曦月看了胡小天一眼,面露嗔怪之色,显然怪他没有给自己的好朋友面子,当众给她难堪了,她却不知道胡小天和秦雨瞳的交情由来已久。

    秦雨瞳早已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淡然道:“从字面上理解或许就是如此,还好这世上并不全是肤浅之人。”

    谁都听出来了,她话语中暗藏机锋,分明在说胡小天肤浅。七七一双眼睛流露出异样的光彩,她是唯恐天下不乱,若是能够看到胡小天和秦雨瞳当场争执起来那才有趣呢。龙曦月俏脸一阵热,虽然秦雨瞳说得是胡小天,她却感同身受,为胡小天感到难堪,正想开口为胡小天化解。却听胡小天道:“小天见识浅薄,秦姑娘这句话的意思在我的理解就是,无论战火纷飞,朝代更迭,老百姓流离失所全都是天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一切都要顺应天意,修炼天道之术就不能违背老天的意思。”

    在胡小天咄咄逼人的追问下,秦雨瞳居然感到一丝心浮气躁,她性情寡淡,之所以能够在诸多弟子之中脱颖而出,和她远常人的理智和冷静有着直接的关系,若是别人这样问,她或许会置之不理,可是问者是胡小天,她却有种被人误解的愤懑,秦雨瞳道:“若是胡公公这样理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这世上的多数事情都是天意如此,并非人力所能改变。”

    龙曦月听到这句话,一双美眸顿时黯淡了下去,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远嫁大康,成为两国和平的一颗棋子,就是她的命数,上天注定的事情,无论如何努力都是无法改变的,看了胡小天一眼,想起胡小天深情款款的那番话,她相信胡小天会为了对她的承诺不惜一切代价,可是又何必让喜欢的人为自己冒险呢?

    胡小天道:“天道?我不知道何为天道,更不懂何谓顺应天意,倘若老祖宗顺应天意,就不会和自然抗争,依旧赤身留在山林之中茹毛饮血,学不会钻木取火,不会懂得筑巢建舍,更谈不上农耕放牧。如果大康顺其自然就不会有龙氏数百年的江山社稷,外族入侵又何必要拿起武器保家卫国?如果你们玄天馆真正做到顺其自然,又何必花费精力去帮助别人解除病痛,何不任由其生老病死?”(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