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六章 【难得团圆】(下)
    胡小天心中暗骂,想起胡家落难的时候,徐正英还想出卖自己,这笔帐早晚都要找他偿还。&..

    胡不为微笑道:“我在户部听说了你给皇上治病的事情,只是不知到底是真是假?”

    胡小天道:“确有其事,不过应该没有传说中那么神乎其神,乃是皇上洪福齐天罢了。”现梁大壮仍然在一旁候着,轻声道:“大壮,你去厨房帮我娘做事。”

    梁大壮明白是胡小天让他回避,应了一声,起身去了。

    胡小天道:“爹,大壮是不是经常来?”

    胡不为道:“隔几天就会来一次,也算他还有些良心。”说话的时候,右眼向胡小天眨了眨,分明在暗示这其中并不寻常。

    胡小天心领神会,胡家正处在非常时期,即便是梁大壮也不能轻信,老爹多一份警惕也是应该的,父子两人之间的秘密是不可让外人知道的,否则万一被人出卖,很可能会招致杀身之祸。

    胡小天道:“皇上刚刚派我去紫兰宫伺候安平公主,过了十五应该会出个远门。”

    胡不为眉头一皱:“去哪里?”

    胡小天道:“据说要让我当遣婚使,护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完婚。”他虽然从多方已经得到了消息,可是正式的任命仍然没有下来,所以至今无法确定。

    胡不为道:“此去山高水长,路途遥远,你凡事务必要小心了。”心中虽然充满不舍,但是并没有在儿子的面前表露出来。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用手指在茶盏中蘸了蘸,在桌上写道:“逃走之机!”

    胡不为伸出手掌将桌上的字迹抹去,然后用力摇了摇头。也学着儿子的样子蘸湿手指在桌上写道:“一举一动,尽在他人掌握之中。”抹去之后,又写道:“逃,必死无疑。留下,方有生机。”胡不为为官多年,见惯风浪。对于形势的把握远常人。

    胡小天道:“听说雍都是个不错的地方。”

    胡不为淡然道:“外面再好,哪能比得上故乡,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终老于此。”他又在桌上写道:“你走,不用管我们。”

    胡小天摇了摇头,试图劝服父亲跟他一起逃走,写道:“我已计划周详,万无一失。”

    胡不为笑道:“咱们一家人能够在新年相聚,已经是上天赐给我最大的礼物。”继续写道:“我和你娘自有办法保全性命,你走!”

    胡小天道:“爹。以后每年我都会陪着你们一起过年。”坚毅的目光告诉老爹,他若不走,自己绝不独自离开。

    胡不为唇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意味深长道:“留在这里,只要家人在一起,日子总会好起来,人得学会向前看。”他从桌上拿起一枚大康通宝,放在摊平的掌心上。伸到儿子的面前,然后牢牢握紧在掌心之中。

    胡小天心中一动。老爹的这一举动分明在告诉自己,大康的财富仍然在他的掌握之中。

    胡不为拉过儿子的手掌,将那枚铜钱放在他的掌心,低声道:“爹囊中羞涩,只能给你这些了。”

    胡小天捏住那枚铜钱,望着父亲的双目。心中似有所悟。他蘸湿手指写道:“权德安、文承焕、皇上。”

    胡不为伸出手去,将正中的文承焕擦去,轻声道:“大过年的,墙头上的荒草居然忘记清理了。”

    胡小天明白老爹的意思,他显然是在说大康太师文承焕只是一颗摇摆不定的墙头草。

    胡小天又写道:“皇上似乎害怕姬飞花。”

    胡不为点了点头。抹干水渍,在上面写道:“夹缝求生,务必小心。”

    胡小天写道:“李云聪、太上皇、洪北漠。”

    胡不为看到这三个名字的时候,目光陡然一亮,抬起头盯住儿子的眼睛。

    胡小天指了指太上皇的名字,然后在下方写了个疯字。

    胡不为皱了皱眉头,然后用力摇了摇头,显然否认胡小天所说的这种可能。以他对龙宣恩的了解,此人的内心极其强大,神经坚韧如扎根深山的老竹,没那么容易被命运击垮,李云聪其人胡不为虽然知道,但是在他的印象中此人只是一个藏书阁的管事太监,一直都没有太过注意,至于洪北漠,身为天机局曾经的席智者,其人行事神龙见不见尾,据说在新皇登基之前已经逃离康都,但是此人对龙宣恩无比忠心,儿子将此三人写在一起,分明是在暗示自己,老皇帝仍然在图谋复辟。

    胡小天端起茶盏,抿了口茶道:“孩儿心中真是迷惘啊。”

    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往往会感到迷惘,知子莫若父,胡不为当然知道儿子这句话的真正意义,后宫之中三股势力,这三股势力都想要利用自己的儿子。

    胡小天放下茶盏,在桌上写下了,李、姬、权三个字,显然是想老爹帮助自己做出决断。

    胡不为久久凝望着这上面的三个字,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道:“你长大了。”

    胡小天笑了起来,老爹也不知道应该选择何方阵营,也许一切还得靠自己。

    此时梁大壮端着托盘进来,笑道:“老爷,少爷,菜来了!”

    胡不为笑着站起身来:“好,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好好吃顿饭!”

    炮竹声中辞旧岁,在胡不为的有生之年中,这个新年最为难忘,胡小天本想多陪他们一会儿,老爹老娘却催促他早点回宫,以免招惹麻烦。

    胡小天倒不怕什么麻烦,以他如今在宫中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皇上御赐的蟠龙金牌,即便是在外面留宿不归,也不至于遭到责罚。可爹娘为儿女考虑得总是多一些,宁愿控制住心中的思念,也要为儿子多着想一些。

    胡小天走出水井儿胡同,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一片喧嚣热闹的景象。胡小天的心情却没有感到任何的轻松,原本计划要安排父母一起逃离康都,却想不到老爹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如此的坚持,他并不想走。从刚才和老爹的交流中知道,老爷子应该仍然掌握着大康的秘密财富,身为大康前户部尚书,掌管大康财政十余年,老爹绝不是一个普通人物。他握住大康通宝的刹那已经将这一信息充分传达给了自己,胡小天甚至怀疑,老爹的忍辱负重或许是为了将来某日的东山再起。

    为何龙烨霖会留下老皇帝的性命,为何父亲对保全性命会有如此的把握,这一个个问题萦绕在胡小天的心头,让他感到迷雾重重。

    新年的傍晚,龙烨霖独自坐在御书房内,经历了昨晚和今晨的热闹和喧嚣之后,他更需要冷静,新的一年并没有带给这位大康新君任何的希望,他现在的处境可谓是内外交困,举步维艰。

    门外响起小太监尹筝的通报声,却是左丞相周睿渊前来拜年。

    得到龙烨霖应允之后,周睿渊来到御书房内,尹筝从外面将房门带上。周睿渊缓步来到龙烨霖的面前道:“陛下新春大吉,国运兴隆,微臣来迟,还望陛下恕罪。”他屈膝想要跪下,却被龙烨霖拦住,微笑道:“都说过了,你我单独相处之时不必拘泥于礼节,你是朕的师尊,朕应当先行前往你那里给你拜年才对。只是朕大病初愈,他们都不让朕出门。”

    周睿渊道:“皇恩浩荡,臣诚惶诚恐。”

    龙烨霖邀请周睿渊在书桌前坐下,望着这间御书房道:“周先生还记得十年前的大年初一,父皇将我们兄弟召到这里来,让你给我们讲学的事情吗?”

    周睿渊微笑点头:“陛下真是念旧啊,过去这么久的事情您还能够记得。”

    龙烨霖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朕永远都不会忘。”他抿了抿嘴唇道:“这段时间,先生为大康操碎了心,朕心中感激不尽。”

    周睿渊道:“臣甘愿为大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臣之余生回报陛下知遇之恩。”

    龙烨霖道:“朕登基已有半年,这半年之中,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过去先生曾经教我,说做皇帝乃是天下最辛苦的差事,朕现在总算是深有体会了。”他的唇角泛起一丝苦笑。

    周睿渊道:“陛下心系万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实乃大康百姓之福。”

    龙烨霖望着周睿渊,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

    周睿渊道:“陛下因何叹息?”

    龙烨霖道:“过去朕是先生的学生的时候,先生看到朕有什么不足之处总会毫不留情地指出,即便是先生责怪我,朕心中也明白先生的好处,感觉先生跟朕心心相印,可是现在朕却觉得先生离我越来越远,莫非是朕做错了什么?”

    周睿渊道:“陛下并没有做错,只是陛下乃一国之君,君臣有别,臣自然不能像过去那般对待陛下。”

    龙烨霖道:“周先生,这里只有你跟我,你别把朕当成皇上,还是像过去那样,朕是您的学生,你是朕的老师,朕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只管向我明言。”

    周睿渊道:“微臣不敢。”(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