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三章 【典当】(下)
    陪着七七逛街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家店铺,每家摊位,大到珠宝玉器,小到针头线脑,没有她不感兴趣的,簪耳饰,胭脂水粉,面人糖葫芦,只要捡到的,她几乎都想买,不一会儿功夫胡小天手上已经抓了一大把的物件。这货冷眼看着七七,七七一边走一边晃,一边得意洋洋地啃着糖葫芦,要说这位公主吃相也实在不雅,你啃就啃吧,时不时地还伸出柔软粉嫩的小舌头在糖葫芦上舔弄。

    胡小天心中暗叹,堂堂一国公主也不注意点个人形象,这年头要是有狗仔队偷拍啥的,保管这妞的不雅形象得上初二报纸的头版头条。

    七七极其陶醉地在糖葫芦上舔了一口,眯起的双眸忽然睁开,恶狠狠盯住胡小天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吃东西?”

    胡小天心说吃东西见过,像你这种吃相的小姑娘还真没有几个。

    七七的注意力又被路边一捏面人的给吸引了过去,凑上去要了一个猴子。虽然不值什么钱,可这走一路卖一路,眼看胡小天的这双手都要拿不过来了,当跟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胡小天好心提醒她道:“喂,公子!”

    七七舔了口糖葫芦道:“什么事?”

    胡小天道:“这都中午了,咱们是不是去吃饭啊。”

    七七道:“吃什么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我又不饿。”

    胡小天愕然道:“刚不是你说饿了。”

    “那是刚才!”七七总算咬了口糖葫芦,胡小天忽然明白了,她走一路零零碎碎地吃一路,这会儿肯定是不饿了。此时前方锣鼓鸣响,却是有玩杂耍的在天桥边开始表演。

    七七快步赶了过去,当真是哪儿热闹往哪儿凑,毕竟是小孩家心性。

    胡小天摸了摸兜里的银子,这会儿功夫已经下去了一大半,再这么下去,恐怕要被这位小公主给挥霍一空,陪着逛了一上午,胡小天也饿了,趁着七七凑在人堆里看表演的功夫,在路边买了两个热大饼,切了半斤热牛肉,卷起来就吃,亏谁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

    七七被杂耍表演所吸引,站在人群中拼命鼓掌,小手都拍红了,看到卖艺的过来请赏,马上想起了胡小天,转过身去看到胡小天就站在自己身后,两个大腮帮子鼓鼓地跟个猴儿似的。双眸眨了眨道:“居然贪墨我的银子偷吃东西,偷吃什么呢?”

    胡小天摊开双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吃,嘴里塞满了牛肉说不出话来。

    七七瞪了他一眼,直接去他腰间找钱袋子。

    胡小天将钱袋子取下,正准备从里面掏钱,却被七七一把全都抢了过去,极其大方地将里面的银子全都倒了出来,当啷啷,全都落在那卖艺人的铜盆里面,极其潇洒,极其大方地来了一句:“都赏给你了。”

    那卖艺人一下得了几十两赏钱乐得合不拢嘴,连连鞠躬道谢。胡小天却傻了眼,真是个败家女啊,裘皮大氅当来的银子一转眼功夫就这么没了。

    七七到没有觉得什么,她对金钱原本就没什么概念,兴之所至,别说这几十两银子,就算是一千两一万两散出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她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表示要走。

    胡小天却伸手指着前方,七七还以为他舍不得那点银子,忍不住讥讽道:“瞧你那点出息,花得又不是你的钱,心疼成这个样子。”

    胡小天嘴里塞着牛肉说不出话来,急得干瞪眼仍然指着远处。

    七七笑道:“至于吗?我的钱,你心疼什么?”

    胡小天费劲了千辛万苦总算把嘴里的那口饭给咽了下去,含糊不清道:“马……咱们的马……”

    七七霍然转身望去,却见有一人骑着她的那匹白马悠然自得的经过,正上了前方的天桥,大街上人来人往,骑白马的并不少见,可七七的红色马鞍非常醒目,所以胡小天一眼就认出来了。

    七七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偷马贼,顿时怒火中烧,尖声道:“还不快追!”不等胡小天启动,她已经快步冲了出去。胡小天担心她有什么闪失,赶紧也跟了上去。

    那名偷马贼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纵马来到天桥最高处,下意识向后看了一眼,看到胡小天和七七两人正拼命挤开人群向他追了过来,此人皱了皱眉头,本来还没意识到这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目光和七七相遇,顿时察觉到对方眼中的愤怒和杀机。偷马贼极其警觉,马上意识到了危险来临,他用力一抖马缰,那马儿摔开四蹄向前方奔去,偷马贼大声呼喝道:“让开,让开!马惊了,马惊了!”他这一叫,人们纷纷向两旁避让,后方的人们生怕马儿折回头伤到了自己,也急忙后撤,这样一来反倒给想要追上去的七七和胡小天造成了层层阻碍。

    眼看那偷马贼越逃越远,胡小天劝道:“算了,别追了!”

    七七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看到前方人潮涌动,想要挤开人群肯定是要费上不少的功夫,忽然灵机一动,攀爬到天桥石栏的上方,踩着栏杆向前方跑去。

    胡小天担心她会出事,只能也学着她的样子爬了上去。七七站在光滑的桥栏之上仍然蹦跳自如,如履平地,一看就知道她的轻功有些根底,应该是从权德安那里学到了不少的武功。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胡小天和她也算得上是师出同门。

    七七成功越过天桥,前方仍然拥挤不堪,七七眨了眨眼睛,忽然腾空飞跃而起,落点却是是一名路人的脑袋,那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七七已经从他脑袋上再度跳起,落点选定另外一颗脑袋。

    七七虽然身轻如燕,可踩下去还是有些力量的,当然不至于伤着脚下的那人,可谁大过年的都图个喜庆,刚出门就被人在脑门上踹,自然感到晦气,斥骂声,诅咒声,夸张的惊叫声响成一片。

    胡小天只是借了一个肩膀就来到了街道右侧的屋顶之上,沿着倾斜的屋顶足疾奔,虽然权德安教给他的功夫比不上七七花样繁多,但是自从胡小天在无相神功上有所突破之后,仅仅学会的两样武功却是突飞猛进。对一个武者来说,基础才是最重要的,地基决定上层建筑,没有一个坚实可靠的基础又怎么可能盖起万丈高楼。

    经过天桥之后,拥堵的情况有些减弱,那偷马贼纵马狂奔而起。

    七七怒吼道:“哪里走!”她凌空而起,落下的时候将前方的一名骑士从马上踹了下去,抢了他的坐骑,纵马狂奔,心中恨极了那名偷马贼,今日一定要将之抓住,方解心头之恨。

    那偷马贼逃跑之时不忘回身,看到七七骑着一匹枣红马风驰电掣般向自己追来,脸色不由得一变,挥动马鞭狠狠抽打坐骑,白马一声狂嘶,撒开四蹄向前方狂奔而去。

    胡小天虽然没有坐骑,可是他居高临下能够看到两人的位置,翻墙越户,抄近路追赶两人的脚步,虽然只凭着双腿步行,也没有被他们两人甩开。

    道路之上一名小贩挑着两筐瓷器缓慢经过,忽听左侧传来惊呼之声,他转身望去,不由得大惊失色,却见一名骑士骑着白马正亡命向自己本来,那小贩吓得魂不附体,想要逃走,怎奈双脚已经不停自己的使唤,一屁股坐在地上,挑着的两个大筐也歪倒在地,里面的瓷器摔了个粉碎。

    白马倏然已经来到他的面前,那偷马贼一拉马缰,大声呼喝,白马竟然腾空飞跃而起,从小贩的身体上方飞跃而过。

    那小贩还没有回过神来,七七骑着枣红马再次杀到,那小贩吓得捂住了脑袋,心说吾命休矣。七七也是学着那偷马贼的样子,用力一提马缰,枣红马也从小贩的身体上方越过。两匹健马一前一后绝尘而去,只剩下那小贩心疼的哀嚎声。

    偷马贼在前方拐入向左的巷口,七七挥鞭不停抽打马匹,想要这马跑得更快一些。头顶忽然传来胡小天的声音:“公子,算了!”

    七七抬头望去,却见胡小天正在右侧的屋脊之上狂奔,只凭着双脚居然度不次于自己,想不到这厮的轻功居然如此厉害。七七没有搭理他,继续向前追去,拐入右侧的巷口,却现前方失去了偷马贼的影踪。巷口内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

    胡小天从前方跳了下去,拦在七七的马前,气喘吁吁道:“算了,穷寇莫追。”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生怕冒冒然追上去中了埋伏。

    七七怒道:“让开!再敢拦着我,我就对你不客气。”她扬起手中的马鞭。

    胡小天对这位刁蛮公主真是有些无奈了,老子是一片好心,如果你不是当朝公主,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

    就在此时,后方缓缓驶来了一辆破旧的马车,前方也响起马蹄声,却是那偷马贼骑着白马从一座宅院中现身出来,冷冷望着胡小天和七七道:“今儿是大年初一,我只不过给兄弟们弄点肉吃,过个肥年,你们就对我苦苦相逼,以为老子当真好欺负吗?”

    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圈在一起含在嘴中吹了一个响亮的唿哨。却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他的身后涌出了数十名衣衫褴褛的乞丐。那些乞丐手中全都拿着打狗棒,有人手中还端着要饭碗。r115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