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一章 【帮帮手】(下)
    葆葆皱着眉头,虽然害羞可终究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终于鼓足勇气在他双腿间摸了摸,虽然隔着衣服,可仍然感觉好像是空空如也,她惊奇道:“真的没有了?”

    胡小天苦着脸道:“我为何要骗你,这么大的事情我会那么无聊?”

    葆葆望着胡小天,看到这厮愁眉苦脸的样子,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胡小天被她笑得愣住了,这种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笑,简直是没心没肺,胡小天抱怨道:“拜托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葆葆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笑不好,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总算才停下。

    胡小天愤愤然道:“幸灾乐祸。”

    葆葆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怎么说话呢,这简直是天大的事情!你想想,要是我以后都成了这个样子,你以后怎么办?”

    葆葆红着脸道:“你是你,我是我,别把我扯进去。”

    胡小天道:“你岂不是等于守活寡,以后还怎么帮我生小小天。”

    “谁要跟你生孩子,没了就没了,反正我也用不着。”

    “嗳……别开玩笑了,我跟你说正经的,帮帮我好不好?”

    葆葆道:“你在宫里不是有那么多相好,随便找一个人帮你就是,为什么偏偏要找上我?”

    胡小天道:“葆葆,你这是逼我用强啊!”

    葆葆的目光充满了挑衅:“用强?你现在有那个本事吗?”

    胡小天被戳中了痛处,脑袋顿时耷拉了下去,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你走吧!我认命了!”葆葆刚才那句话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葆葆看到他如此沮丧反倒又生起了同情心:“喂!怎么了你是?大过年的,其实又不是什么大事儿,看开点。”

    胡小天心说看不开。他叹了口气道:“今儿真要是恢复不了,我就去瑶池跳湖,淹死自己得了,愧对我们胡家列祖列宗!”

    葆葆道:“你别这样,看你这么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她主动抱住了胡小天:“好点没有?”

    胡小天摇了摇头。

    葆葆又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如何?”

    胡小天道:“时间太久了。可能需要再强……一点的刺激。”

    葆葆眨了眨美眸,伸出手去闭上眼睛,在他裆上揉了揉。

    胡小天感觉才露尖尖角的那支小荷似乎有些蠢蠢欲动:“继续……别停下。”

    葆葆难为情道:“真是受不了你,胡小天,你说天下间怎么会有你这种不要脸皮的惫懒人物?”

    胡小天搂住她的香肩,一只手放在葆葆的胸膛上。葆葆被他抓得娇躯一颤:“放开!”

    胡小天道:“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葆葆的表情明显有些忍辱负重:“过分了啊!”

    胡小天道:“送佛送到西天,好姐姐,你就帮我这一次,就算是素不相识。见到我这番模样,也该有点同情心啊。”

    葆葆恨恨瞪了他一眼,警告他道:“若是素不相识,我一准把你的这双狗爪子给剁了。”看到胡小天一脸悲催的模样,一颗心顿时又软化下来,含羞道:“最多就是这样,你再敢得寸进尺,我就送你去西天。”

    胡小天点了点头。手上却没有闲着。

    葆葆被他摸得俏脸绯红,手腕也有些酸了。忍不住道:“你还没好啊!”

    胡小天道:“隔着这么厚的裤子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别过分啊!”葆葆生怕他再提出什么过火的要求赶紧严加警告。

    胡小天道:“要不你随便叫两声给我听听。”

    “什么?”葆葆尖声道。

    胡小天道:“温柔点,别跟吵架似的,把你所有的女性温柔都展现出来,一边喘一边叫。”

    葆葆有些心虚地看了看门窗,门窗倒是关得严严实实:“隔墙有耳……”

    胡小天一把将她拥入怀中,附在她耳边道:“就在我耳边叫。只有我能听到。”

    葆葆被他温暖的臂弯拥在怀中感觉身躯就快被他融化,轻轻嗯了一声,在胡小天的鼓励下,放开矜持娇柔婉转地叫了几声。

    还别说,这声音还真是有效。胡小天感觉自己沉睡许久的某处终于如同雨后春笋般冒生了出来。

    葆葆虽然隔着裤子仍然感觉到他身体的突然变化,如同握住毒蛇一样原地跳起了起来,手指着胡小天的裤裆,此时那里突然就鼓起了一个小山包。

    葆葆的表情古怪之极,又是想笑,又是害羞,还有种惊恐莫名的神情夹杂在一起,一双美眸瞪得滚圆,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胡小天有种脱胎换骨的重生感,乐得哈哈大笑,葆葆笑道:“出来了!”说完之后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真是没脸见人了,转身拉开房门就冲了出去。和端着果品走来的史学东撞了个满怀,史学东被撞得一屁股坐倒在雪地上,托盘中的果品也散落了一地。

    胡小天听到动静赶到门外,却看到葆葆已经风风火火地逃出了司苑局。

    人逢喜事精神爽,所有人都看出胡小天的情绪变化,刚才还耷拉着一张面孔阴云密布,这会儿已经是晴空万里阳光灿烂了。解决了这个困扰了自己一夜的大心事,胡小天方才想起了自己的主要职责,今儿是大年初一,先要去紫云宫给安平公主拜年的。怪只怪权德安那个老乌龟把自己给害得,什么提阴缩阳,险些缩进去再也没机会见到天日。

    胡小天避开人偷偷自我检查了一下,经历了此番挫折非但没变小,好像还大了一些,很快他就明白,不是大了,是肿了。缩了一夜,硬生生卡得有些水肿了。

    大问题解决了,这点小伤无关紧要。胡小天换了身新衣服,神清气爽,喜气洋洋地前往紫兰宫拜年。等他到了紫兰宫,现龙曦月正准备出门。慌忙上前行礼道:“胡小天参见公主殿下。祝公主新年大吉,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直到现在龙曦月都对昨晚生的事情迷迷糊糊,她根本想不起自己究竟是怎么回来的,紫鹃说她因为低血糖而晕了过去,胡小天将她送回紫兰宫的时候她仍然昏睡不醒,到底生了什么,也许只有胡小天才清楚。虽然满腹疑窦,可当着这么多宫人的面。龙曦月也不方便询问,淡然笑道:“紫鹃,拿红包给他。”

    紫鹃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了胡小天,胡小天连连称谢,将红包收好了。恭敬道:“公主这是要去哪里?”

    龙曦月道:“去馨宁宫给皇后拜年,你跟着我一起过去吧。”

    胡小天想到简皇后的那张冷脸,打心底就有些抗拒,一直以来简皇后都不怎么喜欢他。不过他也看出龙曦月美眸深处的期待,又怎么忍心让她失望。微笑道:“好啊!”

    龙曦月转向紫鹃道:“你们几个就留在紫兰宫,我和胡公公去皇后那边拜过年之后就回来。”

    龙曦月让胡小天陪她一起同去,主要还是想单独问他昨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离开紫兰宫之后,龙曦月就忍不住问道:“昨晚看烟花之后究竟生了什么?怎么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胡小天早已想好了应对之辞,笑道:“昨晚我陪着公主看烟花,公主正看到陶醉之时忽然腹中鸣响。”

    龙曦月俏脸一红。自己好糗,昨晚饿得肚子咕咕直叫,居然被他听到。咬了咬樱唇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胡小天道:“我说的也不是这个,我总不能让公主饿着肚子跟我喝西北风,于是我就跳下去给公主拿吃的。错就错在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屋顶,当我拿到酒菜正想返回屋顶,就现公主从上面滚落下来,幸亏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公主抱在怀中,不然只怕公主要摔个鼻青脸肿了。”

    龙曦月虽然没有看到昨晚的情景,可听他的描述当时的情况也是惊险无比,小声道:“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只怕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可能要摔死了。”

    胡小天道:“我怎么舍得。”

    龙曦月含羞道:“只是我仍然想不通,怎么会突然晕倒。”

    胡小天道:“低血糖的缘故。”

    “什么叫低血糖?血中怎么会有糖?”龙曦月问完之后又有些不好意思:“你不许笑我,在医学方面我一窍不通。”

    胡小天笑着耐心解释道:“人体血液中的糖份称为血糖,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葡萄糖。人的身体是由一个个肉眼看不到的小东西构成,这种小东西通常被称之为细胞。而这些细胞活动所需要的能量大部分都是来自于葡萄糖,所以血糖必须保持一定的水平才能维持我们的生存需要。正常人的空腹血糖浓度有一个标准,如果血糖的浓度低于这个表我准就叫低血糖。公主身体较为瘦弱,加上昨天长时间没有进食,所以才会有低血糖的症状出现,往往会觉得眼前一黑,头晕目眩,严重的甚至会昏迷,短时间失忆。”

    龙曦月听到这里已经信了九成,胡小天本身拥有着深厚的医学基础,想要糊弄一个没有任何现代医学知识的单纯公主还不容易。他说得有理有据,再加上龙曦月昨晚的确出现过他所说的症状,听他说完已经深信不疑。

    胡小天道:“公主该不会怀疑我趁着你人事不省的时候对你做出了什么事情吧?”

    哥写得如此努力,为毛月票仍然这么惨淡呢,还没过两位数啊!诸君敢给我五十张月票吗?给我五十张我就三更,敢给一百张今儿就四更!晚上的酒场推了,在家码字!(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