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一章 【帮帮手】(上)
    龙曦月皱了皱眉头,努力回忆昨晚生的一切,她的记忆停留在烟花怒放的时刻,至于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了。也许只有等见到胡小天才能问个清清楚楚,这可恶的胡小天究竟是如何把自己带回了紫兰宫,又为何把自己丢在紫兰宫一个人就走了?

    胡小天这个大年夜过得并不如意,本打算和安平公主一起坐在小楼之巅,看看烟花,欣赏一下漫天雪花,顺便喝点小酒,谈谈人生,谈谈未来,甚至深入探讨一下两人逐渐加深的感情,不排除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啥的,可姬飞花的突然出现让胡小天的一个美好夜晚完全泡汤。

    更麻烦的是,帮助他在缥缈山躲过一劫的提阴缩阳这次的效力格外持久,这都半天了,丝毫没有露头的迹象。

    世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这样,欲则不达,越想让它出来的时候,它偏不出来,胡小天回到司苑局之后,先泡了个热水澡,按照热胀冷缩的原理兴许能起到一些作用,今天在外面冻了这么久,估计留恋肚子里暖和不愿意出来,可泡了大半个时辰毫无效果。

    要说这权德安实在是可恶至极,当初教给他提阴缩阳的时候就没告诉他如何收放自如,胡小天想到了无相神功,既然无相神功如此玄妙,可以化解各方异种真力,说不定也能对提阴缩阳起到一定的效果。无相神功运行两个周天之后,胡小天感到神清气爽,身体的疲乏尽褪,可命根子却依然故我,不见有恢复原状的迹象。

    胡小天真正开始有些害怕了,想起权德安的阴险手段。难不成这老太监教给自己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提阴缩阳的功夫,而是让自己断子绝孙的歹毒邪功,胡小天心中这个后悔啊,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时间都过去了那么久,居然还上了个大当。当了这么久的假太监都没事,眼看逃离皇宫有望,却乐极生悲,自己把自己给太监了。

    胡小天想来想去,能想到的办法全都想了一遍,最后实在没辙,他开始在脑海中幻象一些香艳旖旎的场面,永远不变的男主角是自己,女主角从慕容飞烟到霍小如、乐瑶、夕颜、秦雨瞳、葆葆、龙曦月、七七、文雅甚至连林菀、简皇后这样的。但凡是他认识的女性都被他yy了一遍,要说大过年的本不该如此邪恶,可治病要紧,心病还须心药医,胡小天不认为自己的生理上有问题,肯定是心理上出了毛病,第一次练成提阴缩阳的时候,那不是转瞬间就冒了出来。可这次怎么会如此持久?

    胡小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一张张俏脸在他脑子里走马灯般变换,可命根子如同睡着了一样,始终毫无反应。胡小天折腾得实在是有些疲倦了,迷迷糊糊歪在床上睡了过去,朦胧间,却看到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婷婷袅袅向他走来。走到近前,胡小天依稀认出这女子竟然是姬飞花,愕然道:“大人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姬飞花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口嗤!的一声将他身上的衣服撕成了两半,然后又看到火一样的长袍从姬飞花的身上滑落,姬飞花的一双凤目充满魅惑之色。靠近胡小天,伸出手臂将他抱住,然后双目变成了绿色,张开嘴巴,露出两颗雪白的獠牙,吸血鬼一般咬向胡小天的脖子。

    胡小天吓得惊呼一声,惨叫道:“不要……”猛然睁开双目从床上坐起身来,方才现自己只是刚刚做了个噩梦,竟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看了看一旁的茶几,抓起几上的隔夜茶咕嘟咕嘟灌了下去。喝完之后感觉喉头不像刚才那般干渴,低头看了看双腿之间,比起昨晚好了些,小荷才露尖尖角,虽然依然没有恢复昔日雄风,可毕竟有了一个好的苗头。难道想美女没用,想姬飞花才有效果?胡小天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着了,自己好好的一个直男怎么突然会对同性产生想法?即便姬飞花算不上一个男人,可他也不是一个女人。

    胡小天将自己如今的状况全都归咎到权德安的身上,如果不是老太监的那个邪恶功夫害人,自己怎么会被整成这般模样。可任何事都不如命根子重要,尝试了一个晚上,用尽了所有办法,唯有想到姬飞花的时候才有那么一丁点的效果,病态也罢,变态也罢,为了自己下半身的幸福,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把姬飞花在脑子里小小地亵渎那么一下。

    胡小天闭上双眼,忽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却是一帮早起的小太监过来给他拜年,胡小天心中暗骂,老子好不容易才有了点起色,被你们这帮孙子一大段,小毛病积攒久了变成大毛病了,耐着性子接受了那帮小太监进来拜年,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分给他们。

    史学东喜气洋洋地凑上来道:“胡公公,大伙儿辛苦了一年,这两天难得休整一下,我将他们分成了三班,每……”话没说完已经被胡小天打断:“你自己看着办,这么点小事也要我过问吗?”

    史学东没来由碰了一鼻子灰,这才意识到胡小天今天心情不爽,赶紧使了个眼色带着一帮小太监退了出去。

    他们这边刚走,胡小天关上房门正准备酝酿下情绪,以姬飞花为对象好好胡思乱想一下,外面又响起敲门声。

    胡小天的无名火顿时烧起,怒道:“谁啊!还他妈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火大全都是憋出来的。胡小天一骨碌翻身下床,怒冲冲拉开房门,抬起脚准备把门口哪个不开眼的小太监给踹出去。

    却看到门外葆葆身穿大红缎偏襟儿束腰棉袍,围着黑色貂绒领子,眉目如画,两颊绯红,站在门外。一双柳眉竖了起来,杏眼圆睁。一大早过来给胡小天拜年,没成想还没等进门就先挨了一通臭骂。

    胡小天看到葆葆,马上知道骂错了人。

    葆葆道:“你吃炮仗了?大过年的火气这么大?”

    胡小天笑道:“我还以为是那帮不开眼的小太监。”他一伸手抓住葆葆的手腕将她拉了进去。

    葆葆一进门就甩开他的手道:“滚边儿去,别拉拉扯扯的,让人家看见多不好。”

    胡小天却将门给插上了,回到她身边,又抓住她的柔荑,陪着笑道:“姑奶奶,你可来了。”

    “怎么?说得跟很想我似的,若是我不来,只怕你胡公公早就将我这个小宫女给忘了吧?”

    “怎么可能,我对你那可是朝思暮想,想得不能再想。”

    葆葆有些奇怪地望着他:“大过年的,拜托你别那么虚伪好不好?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啊?”

    胡小天连连点头。

    葆葆白了他一眼,扭着杨柳腰婀娜多姿地来到胡小天的床边坐了,从果盘捻起一颗果脯塞到嘴里一边吃一边道:“说吧!”

    胡小天望着葆葆娇俏妩媚的样子,感觉小腹有些热涨,一脸贱笑来到葆葆身边,挨着她身边坐下:“我遇到点麻烦。”

    葆葆格格笑了起来,在她看来胡小天若是没有麻烦反倒不正常了,右手的食指朝胡小天勾了勾,和胡小天单独相处的时候,葆葆已经习惯了对他的勾/引,斗智斗力始终处在下风,唯有自己的女性魅力,才能让这个假太监心急火燎,色授魂与。这种惩罚还真是有趣,葆葆附在胡小天的耳边娇滴滴道:“说,看看人家能不能帮你。”看到胡小天的一双眼睛就快喷出火来,葆葆心中暗笑,这个假太监越来越色了。

    胡小天抓住她的手,然后趴在她耳边低声将自己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

    葆葆听完就尖叫着跳了起来,捂住自己的双眼,用力跺了跺脚道:“你这个无耻之徒,大过年的就跟我聊这个。”她以为胡小天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胡小天一脸无辜:“葆葆,你别叫,隔墙有耳,别人还不知我把你怎么着了。”

    葆葆啐了一声道:“不理你了,就会捉弄我,变着法子让人家难堪。”

    胡小天道:“姑奶奶,这可是关系到我终生幸福的大事,我真没有捉弄你,你不信自己摸摸看。”

    葆葆面红耳赤,这厮真是厚颜无耻到了世间少有的地步,白了他一眼道:“谁愿意摸你。”

    胡小天道:“葆葆,我什么法子都试过了,整整一个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次练功真是练大了,你要是不帮我,我可就真成了太监了。”

    葆葆红着脸道:“你本来就是太监。”

    胡小天牵了牵她的手,葆葆咬了咬樱唇,重新在床边坐下,低着头,表情羞涩道:“你要人家怎么帮你嘛……”

    胡小天的手臂搭上了她的肩头,轻轻一带,葆葆挣脱了一下,还是顺从地倒入他的怀中。胡小天得寸进尺低头欲吻,却被葆葆伸手挡住嘴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不信你看!”

    “呸!谁爱看你。”

    胡小天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裆下:“你摸摸。”(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