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章 【篝火】(上)
    胡小天大惊失色,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离开了这么一会儿就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那黑衣人身材魁梧,立在风雪之中,双目望着胡小天,直到胡小天察觉他的存在,方才点了点头,扛起已经失去知觉的龙曦月,从屋脊之上腾空而起。胡小天哪还顾得上找什么包裹,怒吼一声:“你给我站住!”他足狂奔,向前跨出一大步,左脚先是在地上一点,右脚跟上在地上重重一顿,然后身体腾飞而起,双手抓住前方屋檐,一个鹞子翻身,身躯已经落在屋脊之上。

    大雪纷飞,除夕之夜,康都千家万户大都亮着灯光,此时临近午夜,鞭炮声震耳欲聋,老百姓都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之中,谁也不曾留意到屋顶上方正展开了一场亡命追逐。

    大雪已经将屋顶完全染白,那黑衣人扛着一人在屋顶奔跑,辗转腾挪,兔起鹘落,如履平地。他的一身黑色夜行衣若是在平时便于隐藏身形,可是在这雪夜之中却是异常的显眼,成为一个极其明显的目标。

    胡小天足疾追,无论他怎样努力始终都无法拉近和那黑衣人的距离。黑衣人在前方一路奔行,不知是实力和胡小天在伯仲之间,还是故意让胡小天一路尾随,他和胡小天始终保持着固定的距离,也无法将胡小天彻底甩脱。

    胡小天越追越是感到奇怪,他渐渐意识到黑衣人的目的绝不是为掳走安平公主,在对方扛着一人奔跑的前提下,自己倾尽全力都无法追赶上他,显然他的武功高出自己不少,倘若对方真心想要甩开自己。想必早已跑了个无影无踪,此人应该是利用安平公主牵制自己。

    胡小天心中暗生警惕,难道对方还设有圈套,只等将自己引到了地方再来一网打尽?即便是胡小天识破了对方的阴谋,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应对方法,唯有咬牙紧跟下去。即便是圈套他也认了,决不能让对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将安平公主劫走。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宅院,那黑衣人扛着安平公主,飞掠而下,落在了后院里。胡小天随后赶到,等他跃入院落之中,却现黑衣人已经从院子里失踪了。

    胡小天心中焦急无比,看到前方院门虚掩,他缓步走了过去。快到门前,抄起放在一旁的铁锨,倘若里面有人埋伏,也好有一物可以防身,凑在门缝中向里面望去,却见里面院子的中心一堆篝火正熊熊燃烧,一人背朝着他坐在那里在篝火前烤着什么。

    诱人的烤肉香气在雪夜中弥散开来。

    胡小天看到那背影,不觉微微一怔。那背影非常的熟悉,虽然被风雪笼罩得有些模糊。但是胡小天仍然能够从熟悉的轮廓中认出,此人正是内官监提督姬飞花。

    胡小天用力眨了眨眼睛,再次确认对方的身份之后,这才悄悄将铁锨又放回原处,伸手推开院门,慢慢走了过去。

    篝火熊熊。周围的积雪都被蒙上了一层胭脂般的颜色,火上烤着一只全羊。姬飞花的表情极其专注,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到来。

    胡小天在他身后一丈左右停下脚步,恭敬道:“提督大人,小天给您拜年了!”看到眼前一幕。他已经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安平公主究竟被何人所掳。

    姬飞花道:“你不说杂家险些都忘了,今晚已经是除夕。”一双凤目凝望着熊熊火焰,变换着妖异而魅惑的光芒。

    蓬!远方出一声沉闷的炸响,看不到烟花的颜色,随之又响起了一阵阵的鞭炮声,炮竹声中除旧岁!新的一年在飞雪中到来。雪花因为这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也乱了节奏,变得凌乱而无序,全羊的外皮已经被烤成了金灿灿的颜色,一滴滴金黄透明的油脂滴落在篝火之上,出嗤嗤不断的声响,随之而弥散出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

    姬飞花抽出腰间的小刀卸下一条羊腿,金黄色的外皮,里面是白里透红的嫩肉,冒着热腾腾的白汽,用一方白色的毛巾包裹住羊腿的尾端,递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伸手接过,张嘴咬了一大口,但觉这羊腿外焦里嫩,香气四溢,入口生津,烤得真是恰到好处,想不到这位内官监的提督居然还有一那么好的烧烤技艺。赞不绝口道:“好美味啊!”

    姬飞花道:“有肉无酒岂能尽兴!”他将身边的一个蓝布包裹扔向胡小天。

    胡小天一把抓住,那包裹竟然是自己刚才出宫时候悄悄带出来的,里面包着一些食物,还有一壶美酒,想不到被姬飞花捷足先登,顺手牵羊弄到了这里。

    虽然是姬飞花出手盗取了自己的东西,可胡小天却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第一次带公主私自出宫就被姬飞花给抓了个现行,以姬飞花的智慧很可能会推断出他和安平公主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或许自己和安平公主从偷偷离开皇宫就已经被他觉,那么他们在天街小楼之上关上烟花的情景岂不是全都落在他的眼里,此事只怕大大的不妙。

    胡小天将酒葫芦取了出来,这包酒菜,是他准备好了要跟安平公主一起渡过一个浪漫难忘的除夕之夜,看来今儿是派不上用场了,可怜的安平公主刚才肚子就饿得咕咕叫,这会儿还不知被藏在了哪里?不过胡小天倒不甚担心,姬飞花应该不会对安平公主不利。他完全能够断定,一定是姬飞花让人将安平公主劫走。事到如今,只能静观其变。

    拧开酒葫芦,胡小天先恭恭敬敬送到了姬飞花的身边,姬飞花也不跟他客气,抓起酒葫芦高高扬起,一条雪亮的银色酒线奔流而下,他连灌了几大口,将酒葫芦扔还给胡小天。

    胡小天本想学着他的样子,可想起上次自己被困小黑屋的时候曾经喝过姬飞花的残酒,于是对着酒壶嘴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又咬了一大块羊肉,再次将酒葫芦送到姬飞花的面前。看似漫不经心,其实蕴含了不少的心机盘算。

    姬飞花似乎并没有嫌弃他的口水沾过,依然高高扬起酒壶灌了一口,然后又摇了摇头道:“这酒太淡!”右手一扬,那酒壶被他抛扬而起,飞入半空之中。

    姬飞花的手指旋即在篝火上虚划,随后向上一挑,但见一条燃烧的木柴自篝火中弹射而出,径直撞在空中的酒葫芦之上,蓬!的一声,酒葫芦在空中炸裂开来,里面的美酒四处散射,遇火即燃,火光雪影在夜空中如烟花般绚烂。

    胡小天惊叹于姬飞花强大武功的同时又惊诧于眼前光影之美。

    姬飞花缓缓自足下拿起一个精美的景泰蓝瓷葫芦,拧开瓶塞,顿时酒香四溢,胡小天虽然没有尝到,可是单从这酒的香气已经判断出,这壶酒和自己带来的那一壶不可同日而语。

    姬飞花喝了口酒道:“想不到皇上赐给你的蟠龙金牌果然派上了用场。”

    胡小天听出姬飞花话语里充满了嘲讽的含义,笑道:“提督大人想必是误会了。”

    姬飞花将手中酒葫芦递给胡小天,漫不经心道:“你救治皇上有功,可既便如此,也不要以为皇上可以容忍你的任何事。蛊惑公主,离宫私奔,这罪名若是落实,肯定要抄家灭族。”

    胡小天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的确有带着龙曦月私奔的念头,可绝不是现在,低声道:“提督大人,小天只是带着公主出来观赏焰火,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至于蛊惑公主,离宫私奔,小天更没有那样的胆子,提督大人知道,小天只是一个太监,哪有那种非分之想。”这会儿胡小天又偷偷提阴缩阳,悄悄将命根子往里面收了收,事实上他自从缥缈山回来之后,压根就没有恢复原状,不是怕冷,而是要以防万一,姬飞花的出现绝非偶然,若是他对自己的太监身份产生了怀疑,还是尽早做出提防为妙。

    好在姬飞花并没有继续延续这个话题,轻声道:“杂家本以为你头脑灵活,做事情向来考虑周到,却想不到你居然会做出这么鲁莽的事情来。”

    胡小天站在姬飞花的身边静静望着面前熊熊燃烧的篝火道:“非是小天鲁莽,而是小天见到公主殿下身世可怜,所以心生同情。”

    姬飞花冷笑道:“身世可怜?心生同情?呵呵呵,你只不过是宫中的一个小太监,又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公主殿下?说出去只怕要让人笑掉门牙。”

    胡小天道:“小天知道自己这句话有些可笑,但是小天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由衷之言,公主虽然生在帝王之家,可是她未必能够比普通百姓家的儿女过得快乐,什么天伦之乐她都没有享受过。”

    姬飞花听他这样说居然沉默了下去,一把从胡小天手里抓过酒葫芦,又饮了一口,双目盯着熊熊燃烧的篝火,他的目光深处也有两团火在跳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