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烟花】(上)
    其实刚才龙曦月和胡小天前来灵霄宫的途中就已经经过了云庙,胡小天从这熟悉的檀香味道就做出了判断,回去的途中仍然将他们的双目蒙住。就爱上网。。龙曦月提出前往云庙上香的要求,护送他们前来的侍卫禀报之后得到了允许。

    云庙并不大,只有三间房,院子也非常狭窄,院落之中只种了一棵桂花树,如今那棵桂花树也已经完全凋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如同一个被扒光衣服的老人,瑟缩站在寒风之中。

    大殿上供着一尊佛像,两侧偏殿,存放着一干嫔妃的牌位,在龙宣恩退位之前的几年,他便沉迷于修炼长生之术,远离了后宫嫔妃,有五年后宫内没有新晋一人,而这五年之中有不少嫔妃郁郁而终,其中就包括龙曦月的母亲李贵妃,到龙烨霖篡位成功,此次政变中又有不少嫔妃被杀,还有不少被他遣散出宫,所以老皇帝被软禁在缥缈山灵霄宫之时,身边竟然没有一位嫔妃随同。原本跟过来的还有两名宫女,可后来不知怎么触怒了这位太上皇,被他活活扼死在灵霄宫内,自此以后只剩下那位忠心耿耿的老太监王千在他身边伺候。

    龙宣恩被迫让位,成为太上皇之后,他提了两个要求,一是将本属于自己的龙椅带过来,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在缥缈山顶修建一座小庙,平日里他可以念经诵佛,顺便度昔日身边人的亡灵。

    龙烨霖对父亲的这个要求给予满足,龙椅被龙宣恩坐了几十年,早已陈旧,既然是新君就得有新气象,换一张更大更舒服的龙椅。不过将旧椅子送上山之前。姬飞花还让工匠将龙椅拆了个七零八落,名为方便运送,实际上却是害怕老皇帝在其中暗藏了什么宝贝,仔细检查了一番,最后证明这龙椅并无任何的玄机。这才让人送上山来。

    至于这座小庙算得上是缥缈山上唯一的一座新房子。开始的时候只有大殿中的那尊佛像,可后来老皇帝闲来无事便自己刻起了牌位,有死去的嫔妃。有死去的皇子皇孙,大半年的时间过去,竟然将大殿两侧的小屋中都摆满了。这些牌位的共同特点有一个,所有人都是死在老皇帝的手里。

    太上皇龙宣恩为这些人亲手雕刻牌位,一是为了打山顶寂寥的时光。二在某种意义上也有赎罪的意思。

    胡小天帮着龙曦月在林立的牌位中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属于李贵妃的那个,龙曦月在母亲的牌位前跪了下来,想起昔日母亲的音容笑貌,再联想起自己刚才在父亲那里的遭遇,顿时泣不成声。

    胡小天无意打扰她对亡母的追思,悄然退了出去,去另外一间偏殿。逐一查看摆放的灵位,假如这些嫔妃都是死在龙宣恩的手中,那么这位太上皇的双手之上还真是沾满血腥。除了灵牌之外,在房间四壁还挂着不少的人像画,老皇帝擅长丹青之术。书画双绝,胡小天的目光很快就被这墙上的一幅幅美女画像吸引了过去,看到其中一幅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画像上的美女赤足立于水面之上,丰姿绰约,宛如凌波仙子,巧笑嫣然,顾盼生辉。让胡小天惊奇的却并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则美女看起来竟然非常的熟悉,五官眉眼之间像极了小公主七七。

    胡小天敢断定这画上画得绝不是七七,画中的美女显然要比七七成熟,身材丰满,珠圆玉润,七七却是没有长开的青涩,胡小天举起灯笼借着灯光看去,却见上面写着那女子的名字——嘉紫。

    胡小天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对着那画像越看越觉得和七七相像,胡小天在室内的牌位中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名为凌嘉紫的牌位,上面写着她的出生去世的时间,说来也巧,此人的忌日居然是大年初一,也就是明天。凌嘉紫的一生不长,只活了二十一岁,卒于十三年前,就算活到现在也就是三十四岁。联想起七七的年龄,此女和七七莫非是母女关系?

    胡小天心中牢牢将则女子的生卒年月记住,这些画像之中,唯有凌嘉紫的画像最为用心,一个画者的用心之作,必然在其中倾注了深厚的感情,胡小天虽然不知道老皇帝和凌嘉紫是什么关系,可他单单从画像上就能够看出龙宣恩对画像中的凌嘉紫感情颇深,极浓于情,方能专注于画,这幅画所花费的功夫和心血和其他的画像是显然不同的。

    回到龙曦月的身边,看到龙曦月一双美眸已经哭得红肿,胡小天从旁劝慰道:“公主殿下,逝者已逝,我想贵妃娘娘若是在天有灵也不想看到你如此伤悲,只有你活得幸福过得快乐,才能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龙曦月嗯了一声,接过胡小天递来的手帕擦去脸上的泪水,鼻翼抽动了一下道:“我也该走了。”

    胡小天陪着龙曦月离开了云庙,两名守在门外的侍卫,仍然将他们的眼睛蒙住,然后才将他们带上了吊篮。

    等到了山下,还需要再去浴池沐浴更衣。这是为了防止他们从山上带下来东西,这次对胡小天的检查显然没有刚才那么严格,慕容展并没有亲自随同他前往。

    胡小天此时方才意识到这次提阴缩阳的效果好像比较持久,直到现在命根子都没有露头的迹象,换衣服的时候又不禁偷偷摸了一把,虽然有迹可循,可仍然是只缩头乌龟,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自己这门功夫虽然修炼日久,可真正派上用场还是第一次,而且这门功夫叫提阴缩阳,权德安教给他的时候,只教他缩进去,可没告诉他如何再挺出来,想到这里,胡小天开始有些害怕了。

    换好衣服来到外面,看到慕容展静静站在码头前,于是缓步走了过去,慕容展今天的所作所为显然在针对自己,种种迹象表明,此人甚至怀疑自己太监的身份。

    慕容展白森森的面孔上仍然不见丝毫笑容,低声道:“胡公公感觉如何?”

    胡小天道:“洗个热水澡真是舒服。”

    慕容展点了点头道:“胡公公若是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洗澡。”

    胡小天心中暗骂,你当老子这么无聊,脸上却露出人畜无伤的笑意:“谢谢慕容统领的好意,不过这里太压抑了,让人从心底感到不舒服。”

    慕容展道:“这儿和皇宫其他地方都一样,想来是胡公公自己心情的缘故。”

    胡小天呵呵笑道:“慕容统领说得极是,做人最重要就是坦荡。”

    慕容展灰色的瞳孔漠然望着胡小天道:“忽然忘了,我还一直没有来得及恭贺胡公公高升呢。”

    胡小天笑道:“哪里算什么高升,小天多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在宫里,就算再风光始终都是做奴才的,咱们的一切都是皇上给的,您说是不是?”

    慕容展听出他话里有话,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胡公公年纪轻轻,难得对事情看得如此透彻。”

    胡小天可不敢当,这皇宫里扑朔迷离,太多让他看不透的人物,慕容展这个人敌友难辨,直到现在也搞不清这个人究竟属于哪一阵营。单从今晚此人对自己的刁难来看,慕容飞烟不认她这个老爹也实属正常,居然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就算你不当我是你未来女婿,好歹也是你女儿患难与共的朋友,于情于理你都不该刁难我。既然你对我不仁,休怪我日后对你不义。

    回到紫兰宫,那帮宫女太监已经准备好了年夜饭,龙曦月显然因为今晚之行影响到了心情,显得郁郁寡欢,只是简单吃了几口就独自一人离席而去。

    胡小天紧跟着龙曦月离开,看到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望向齐福宫的方向,隐隐有鼓乐之声从那边传来,今晚是除夕之夜,皇上在齐福宫宴请百官,可以想象的到,此时此刻那边必然是觥筹交错,歌舞升平,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龙曦月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心中却感到越的寂寞了,远方的天空不时明灭,传来鞭炮的鸣响声,除夕夜也许每个家庭都在忙着相聚吧。越是在这种合家团圆的时候,龙曦月的心境就感到越的寂寥孤单,过了新年,用不了太久她就会踏上征程,远嫁大雍,明年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身在异乡了,不知那时候是否还有人会想起自己?牵挂自己?龙曦月轻声叹了口气,其实即便是留在大康她的身边也没有了亲人,母亲去世了,父皇疯疯癫癫,从他的身上自己从未感到过任何的父爱,一母同胞的哥哥如今被困西州。只剩下她孑然一身,孤苦无依。

    身后响起胡小天的声音:“除夕之夜,举国欢庆,公主一个人形单影只,孑孓而立,不知心中有何烦恼,是否愿意说出来跟小天分享一下。”

    龙曦月转身看了看他,唇角总算有了一丝的笑意,胡小天的存在让她感到温暖而踏实,但是龙曦月并没有想过眼前的这个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虽然胡小天多次表示要救她于水火之中,龙曦月也有过短暂的期待,可她的理智又很快告诉自己,逃脱命运的安排,奔向自由的生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又何苦连累多一个人为自己冒险。

    有件事还是声明下,这两天限免,章鱼并非压住不更,大家仔细看一下,更新和过去一样,并没有少更,还有章鱼并非惜钱之人,再说本书为买断,即便是全部免费,章鱼收入还是一样。

    最后请诸君多一点理解,多几张谢谢!(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