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紫兰宫】(上)
    萧天穆道:“他最终想要对付的人应该还是姬飞花,将你送入紫兰宫,应该是要在紫兰宫制造文章,难道他想对安平公主不利?”

    胡小天有些不安地在室内踱步。

    萧天穆虽然看不到,可是从脚步声也能够觉察到胡小天的不安:“三弟,你好像心事很重啊!”

    胡小天道:“二哥,假如我顺利成为大康遣婚使,前往雍都岂不是我最好的逃生机会?”

    萧天穆缓缓点了点头道:“不错!只要安排妥当,你就可以顺利逃出这虎狼之窝。”他在雍都开设分号,积极经营,其实就是为有朝一日的逃离做准备,放眼天下,逃往大雍乃是胡小天最为可行的目的地。想要逃亡必须要等待时机,一切准备妥当方才能够付诸行动。假如胡小天这次真能成为大康遣婚使,那么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成亲无疑是绝佳的一次机会。

    胡小天几乎就要将营救安平公主的想法说出来,可是思来想去,这件事还是不说为妙。萧天穆是个极其理智之人,他绝不会赞同自己这种为了儿女私情甘心冒险的想法,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现在考虑的事情和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分别,举家逃出康都的念头已经不像开始那样强烈。

    其实到现在胡小天都没有想出营救安平公主的可行计划,想要做成这件事只能他自己秘密进行,在此之前,必须要严守秘密,决不可泄露出一丝一毫的风声。他最大的牵挂还是父母双亲,务必要在营救安平公主之前,想方设法安排父母离开康都。可是真要是救出了安平公主。那么他势必会成为大康和大雍两国的公敌,天下之大,又有哪里会是他的藏身之处?

    萧天穆道:“三弟,你在想什么?”

    胡小天笑了笑道:“我在想权德安,他为何要保荐我前往紫兰宫?”难道权德安让自己前往紫兰宫的最终目的就是想在他没有净身的事情上做文章?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毕竟是权德安一手将自己送入宫中。如果没有他的帮助,自己也不可能瞒天过海成功混入宫中,揭穿这件事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唯一的可能就是诋毁安平公主的清白,绝对影响不到姬飞花,权德安和安平公主无怨无仇何苦为难一位落魄的公主?他的最终目的还是对付姬飞花,胡小天思来想去,始终不得其解。

    萧天穆道:“假如权德安最终的目的想要扳倒姬飞花,那么他保荐你前往紫兰宫必然和这一目的有关。”

    胡小天道:“二哥,我只是想不通。他还能在我身上做什么文章?”胡小天无法确定权德安是不是要在自己没有净身之上做文章。

    萧天穆双眉紧皱道:“朝堂争斗想要将对手置于死地最常见也是最彻底的方法是什么?”

    胡小天道:“那就是诬蔑对方谋反!”

    萧天穆道:“安平公主乃是太上皇的女儿,又是周王的妹妹,你的身份是前户部尚书的公子,西川李家的未来女婿,将这些人连在一起,你觉得别人会联想到什么?”

    萧天穆一语道破玄机,胡小天听到这里不由得冷汗直冒,萧天穆分析得不错。权德安此举显然是在为诬蔑自己谋反做准备,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自己仍然只是一个棋子,安平公主和自己一样,权德安的真正目的还是姬飞花。而姬飞花恰恰因为自己和这一连串的人物事件联系在了一起,只要时机成熟,权德安就可以编织一个意图协助老皇帝复辟的罪名将他们一网打尽。

    萧天穆道:“皇上将你派去紫兰宫的真正目的应该就是如此,姬飞花不断坐大。应该引起了皇上的戒心,想要处之而后快,看来权德安才是他最信任的那个。”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说来,我现在还真是骑虎难下了。”

    萧天穆道:“他们的计划虽然完美,姬飞花却非等闲之人。我们既然能够识破他们的布局,以姬飞花的精明未必看不出。”

    胡小天道:“就算他看不出,我也要将这件事点破。”形势将胡小天和姬飞花的利益已经密切联系在了一起,假如皇上对姬飞花起了杀心,那么自己也难逃劫数,胡小天才不管什么效忠朝廷,对他而言,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萧天穆微笑道:“所以他们安排你前往紫兰宫反倒是一件好事,只要抓住机会,顺水推舟,成为遣婚使,利用这次绝好的机会,我们就能顺利逃出大康。”

    周默此时敲门走了进来,他朗声道:“货已经全都装车运走了,运河码头那边也已经说好了,今晚就可出。”他看了萧天穆一眼道:“我都说过了,晚几天走就是,留在康都过个新年,咱们兄弟也好团聚一下。”

    萧天穆道:“雍都那边的事情耽搁不得,咱们兄弟也必须要准备随时离开这里了。”

    周默露出惊喜之色:“决定了?”他认为胡小天终于决定要离开康都,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都在为逃离康都做着积极的准备。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在等机会,如果一切顺利,三月就能成行。”

    周默舒了口气道:“能够离开这里最好不过,整天憋在宫里,三弟心里只怕早就委屈死了。”

    胡小天道:“好在有惊无险,至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其实他已经适应了宫中的生活,正所谓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日子过得并非别人想像的那么不堪。

    周默伸出手去,双手用力握了握他的肩膀道:“又结实了,对了,你的内功最近有没有进展?”

    胡小天道:“好些了。”自从紫兰宫的惊魂一夜后,文雅害他不死,反倒成就了他在无相神功上的突破,这段时间胡小天的武功也在与日俱增。

    周默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想早日化去你体内的异种真气,还是权德安本人的心法最好。”他示意胡小天将手伸出来,为胡小天把了把脉,一缕真气透入胡小天的经脉,奇怪的事情生了,他的真气刚刚进入胡小天的经脉之中,便溃散消融,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吸力所吸引,完全消失不见。周默喃喃道:“邪门?”他又凝聚真气透入其中,此次比刚才多用了三分力,可结果仍然是一样。

    周默愕然道:“你练了什么邪门功夫。”

    胡小天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个练气的心法,练完之后感觉身体比起过去舒服了许多。”

    周默收回自己的手指,摇了摇头,浓眉紧锁道:“这功夫好不邪门,以后你还是少练为妙。”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中却不以为然。

    周默想起一件事,起身去一旁拿了一封信过来,却是慕容飞烟让他转交给胡小天的信。胡小天接过书信,缓缓展开,慕容飞烟已经抵达了临渊,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自己的深深牵挂,真情流露,胡小天看在眼里,心中感动非常,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慕容飞烟如此痴情相待,不离不弃。他想起慕容展委托自己的事情,轻声道:“帮我约一下展鹏,我有事要跟他说。”

    胡小天在除夕一早就来到了紫兰宫,紫兰宫原本设有两名宫女,两名太监,在安平公主的婚事定下来之后,这些宫女太监就开始考虑起了未来的去向,这其中紫鹃是从小跟在安平身边的,安平公主远嫁大雍肯定是要带她一起过去,至于其他的几个,将来还是要留在大康。

    几人嘴上虽然不舍,可心中谁也不想跟着去大雍,对于这种政治上联姻的真正意义,太监宫女们是了解的。背井离乡,远嫁他国,最后的结果几乎都是悲剧收场。若是有幸得到未来夫婿的宠爱还好,或许还能过上几年的幸福时光,可幸福毕竟短暂,红颜易老,一旦年老色衰必然会被打入冷宫。

    安平公主从未想到过皇上居然会把胡小天派来紫兰宫,得知这一消息之后,芳心中充满了期待,同时又有些忐忑。虽然一直期盼着这一刻,可是真正等朝夕相对的机会到来的时候,却又不知应该如何面对。

    胡小天带着两名小太监一起过来,初次登门总不能空着手,两名小太监手中的提篮里面放着一些新鲜的果品,一篮是给宫女太监们分享的,还有一篮是送给安平公主的。

    两名小太监将东西放下之后就告辞离去。

    紫鹃笑道:“胡总管,我们听说你要过来,这两天都望眼欲穿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我来紫兰宫讨碗饭吃,还希望几位姐妹兄弟不要嫌弃我才是。”他的笑容人畜无伤,颇有感染力,很容易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这也是他的天生优势。

    紫鹃道:“哪里,哪里,谁不知道你是司苑局的总管,我们还听说皇上让你来其实是为了帮忙筹备公主出嫁的事情,以后还要靠胡公公多多照顾我们呢。”她为人精明世故,说话也非常得体,平日里深得安平公主的器重。

    胡小天将其中一篮水果给他们分了,然后低声询问道:“公主殿下呢?”

    紫鹃道:“一早儿就去了书房,我带你去见她。”

    胡小天点了点头,拎着果篮跟在紫鹃身后来到了书房门外,紫鹃敲了敲房门:“公主殿下!胡公公来了!”

    一整夜,一张月票,昨儿可是四更啊,这让章鱼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有没有兄弟多给一张,给俺凑个双,颜面上也好看一些。(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