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另有打算】(下)
    文承焕抚须道:“权德安姬飞花这两个人都不简单,我总觉得皇上似乎有什么把柄被姬飞花握在手中,不然此子为何会如此猖狂?”他眉头紧锁,一直以来这都是他百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

    文博远道:“爹,我听说胡小天被皇上派去了紫兰宫,成了那里的总管?”

    文承焕缓缓点了点头,盯住儿子的双目,直到他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方才低声道:“博远,你心中是不是还在念着她?”

    文博远抿了抿嘴唇,感觉父亲的目光似乎一直看到了他的内心深处,他的真正想法无处可藏,目光躲闪到一旁,方才低声道:“爹,孩儿已经想明白了,男儿立世当目光远大,岂可因沉迷于儿女私情。”

    文承焕站起身缓步来到了儿子的身边,扬起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心中究竟怎样想,爹心里清楚。”知子莫若父,儿子对安平公主一往情深,早在昔日太上皇龙宣恩在世的时候,儿子就想向安平公主提亲,而那时文承焕对儿子的想法是支持的,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龙宣恩已经成了太上皇,虽然名义上还有一个皇字,实际上却被龙烨霖软禁在四面环水的缥缈山之上。安平公主虽然是龙烨霖同父异母的妹子,现在的地位早已失去了昔日的显赫,否则也不会被远嫁到大雍。

    文博远道:“爹,孩儿明白应该怎样做!那件事孩儿完完全全放下了。”

    文承焕点了点头道:“姬飞花这段时间都不在京城,胡小天前往紫兰宫的事情绝不是他的意思。那就意味着,是皇上自己的意思,也可能是权公公的意思。”

    文博远道:“仅仅是一个太监的调动,背后应该没有那么多的文章吧?”

    文承焕却摇了摇头:“明年三月十六就是安平公主的大婚之日,胡小天在这时候前往紫兰宫。绝不仅仅是为了伺候她那么简单,皇上应该是动了让他当遣婚使的念头。”

    文博远愕然道:“怎么可能?他何德何能?”

    文承焕道:“胡小天乃是权德安一手带入宫中,在道理上讲,他应当是权德安的人。权德安为人冷酷无情,不念情面,他真心以对的恐怕只有皇上一个人而已。他心中最大的敌人。目前就是姬飞花,胡小天接近姬飞花十有八九也是他的授意。明月宫失火,他开始跟我站在同一立场,意图通过胡小天这个弃卒扳倒姬飞花,可事情的展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顺利,权德安的做法势必引起了胡小天的警惕,说不定彻底会将胡小天推入姬飞花的阵营。”

    文博远道:“可是他为何又要在皇上面前举荐胡小天?”

    文承焕道:“胡小天也不是傻子,经过明月宫的事情之后,他以后绝不会真心给权德安办事。既然咱们能够想到,权德安也一定能够想到,他将胡小天送入紫兰宫,肯定是另外一个阴谋,虽然我目前还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可有一点能够断定,他很可能要在安平公主的身上制造文章,胡小天这颗棋子终将被他所弃。”文承焕深邃的双目中流露出阴冷的光芒。

    文博远皱了皱眉头:“爹。安平公主远嫁在即,围绕她难道还会有什么是非?”

    文承焕微笑道:“我准备保举你前往护送安平公主。你意下如何?”

    文博远以为父亲又在故意考验自己,慌忙道:“孩儿对她早已断了想法,孩儿宁愿留在康都。”

    文承焕压低声音道:“这次,你却必须要去,一定要去。”

    文博远不明白父亲的意思,眨了眨眼睛。

    文承焕声音低沉道:“做好准备。过了正月你就要前往大雍。”

    胡小天已有多日未曾出宫,腊月二十九,是这一年中最后的一次出宫采买机会了。胡小天一早便让人准备好,带上史学东、小卓子、小邓子一起出宫,之所以出来这么多人。也是因为想选在年前在外面好好玩上一次,就算是给这位几位心腹跟班的一点福利。

    翡翠堂的曹千山已经准备好了酒席和红包,只等着他们前去。

    胡小天在出宫之后就和几人分开,乘车前往宝丰堂,几人约好了中午前往翡翠堂相聚。

    萧天穆之所以盘下宝丰堂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方便和胡小天相会,虽然初期花了一些银子,可胡小天利用手头的权力,采购了不少宝丰堂的东西,仅靠着皇宫的采购就足以维持宝丰堂的日常开支用度,萧天穆擅长经营,这段时间打通南北商路,已经在大雍的国都雍都开设了分号。

    胡小天来到宝丰堂的时候,正看到一车车的陶瓷从宝丰堂6续运走,高远和几名伙计在门口忙活着,看到胡小天的坐车过来,高远喜孜孜地迎了上来,拱手行礼道:“胡公公,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胡小天掀开车帘走了下去,一阵子不见高远这孩子又长高了许多,显得更加的黝黑壮实,唇角也有了软绒绒的汗毛,有点男子汉的味道了。胡小天笑道:“长高了啊,这是在干什么?”

    高远道:“年前运一批货去雍都,走船运,我也去呢。”自从来到康都之后,他还从未出过远门,所以显得异常兴奋。

    胡小天笑道:“那岂不是过年也要在路上了?”

    高远道:“今晚走,二爷也一起过去。”他口中的二爷就是萧天穆。

    胡小天点了点头,让高远继续忙活生意,独自一人走入了宝丰堂。

    周默在宝丰堂内忙着给工人红包,今儿忙完,明天就暂时停业,直到十五方才开张。看到胡小天进来,周默迎上来拱手道:“胡公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虽然是结拜兄弟,在人前还是要做足表面功夫。

    胡小天微笑道:“周老板客气了。”

    周默心领神会道:“账房在后院呢,胡公公先过去,我忙完手头的事儿马上赶过去。”

    胡小天向他会心一笑,走入后院之中。

    萧天穆此时就在自己的房间内等着胡小天,房门开着,窗户也开着,他坐在临窗的椅子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白狐皮大氅,灰蒙蒙的眼睛望着窗外,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胡小天走入房内:“二哥!”

    萧天穆如梦初醒,深深舒了一口气,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三弟来了!”

    胡小天来到他的身边坐下,随手将窗户关上,冷风不停从外面灌进来,他担心萧天穆会着凉。

    萧天穆道:“屋子里呆得久了,总觉得气闷。”

    胡小天笑道:“那就出去走走。”

    “今天晚上我会去雍都。”

    胡小天道:“走得如此突然?”

    萧天穆淡然笑道:“算不上突然,早在宝丰堂开业之初就已经筹备雍都分号的事情,这次必须要去看看。”

    胡小天道:“也好,带着高远,让他历练一下。”

    听到高远的名字,萧天穆笑了起来:“小远是个聪明的小子,若是好好调教,日后必成大器。”

    胡小天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想起高远的变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皇宫中已经呆了不少时候,果然是日月如梭,时光如箭。

    萧天穆道:“最近听说了宫中不少的事情,我和大哥一直都很担心你。”

    胡小天道:“事情的确是层出不穷。”他将最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上次前来宝丰堂的时候,他刚刚被派往明月宫伺候文雅,这次见面,非但文雅**甚至连明月宫也已经化为瓦砾,当真物是人非了。

    萧天穆听到胡小天说完,不禁为他的处境深深担忧,身处皇宫之中,游走于三大势力之间,稍有不慎就会性命不保。根据胡小天所说的情况,权德安应该已经怀疑胡小天和姬飞花之间的关系。萧天穆道:“让你前往紫兰宫究竟是谁的主意?”

    胡小天道:“小公主七七本想抓我去储秀宫,皇上看出我为难,所以并没有让她如意,将我派去了紫兰宫。”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皇上只是临时起意,可后来我却现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安平公主的婚期是明年三月十六,距今只有两个半月,年后就应该启程前往大雍,最近宫里有风声传出,说皇上派我当遣婚使,可目前皇上还正式对外公布这件事情。”

    萧天穆道:“在明月宫的事情上权德安不肯为你出头,一方面他想要通过你牵累姬飞花,达到打击姬飞花的目的,另外一方面也可能他失去了对你的信任。”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所以我怀疑这次派我前往紫兰宫是他在幕后推手。”

    萧天穆道:“假如此时属实,那么他将你派往紫兰宫的目的何在?”

    胡小天内心一沉,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秘密,自己根本就是个没净身的假太监,权德安对此一清二楚,难道权德安将自己送入紫兰宫,目的就是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假如真要是如此,权德安的心肠也忒歹毒了一些。(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