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问三不知】(下)
    七七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转过身又向前方的水潭望去。

    胡小天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在酒窖中逗留太久会让外面的人生出疑心。”

    七七道:“外面是不是瑶池?”瑶池是皇宫内最大的一片水域,想到这一层并不难。

    胡小天道:“我又不懂水性,下去只怕会被淹死,我怎么知道。”

    七七道:“我下去看看。”她竟然将手中的灯笼交给胡小天,脱去外袍准备下水。

    胡小天慌忙阻止她道:“公主殿下,现在是寒冬腊月,池水寒冷刺骨,您是金枝玉叶,下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担待不起……”他忽然停口不说,因为看到七七外袍里面穿着一身银色的紧身衣,像极了现代的潜水服,从这身衣服的质地光泽来看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皮。胡小天此时方才明白,今天七七果然是有备而来。

    七七所穿的这身衣服乃是鲨鱼皮所制,内部还有一层用来保暖的火鸟绒,可以完全将寒气阻隔在外,她的外袍内还藏着一个小小的包裹,展开之后里面有头套、手套和脚蹼。

    七七的身材已经开始育,虽然稍嫌青涩,可是有些地方也是初具其形,胡小天望着她忽然感觉这小女孩渐渐开始长大成人了,其实压根就不该将她当成小女孩看待,这妮子绝非像她表现出的那样刁蛮任性,也许那只是她用来掩饰自身本心的一种保护。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你还是不要下去为好。”

    七七活动了一下手脚,双手交叉,胸膛向前方挺起,即便是这样的动作仍然比不上胡小天目前的规模,她轻声道:“在这里等我。我下去看看。”然后就以一个极其优美的跳水姿势落入了水潭之中。

    胡小天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水下,马上来到她的衣袍处搜查,刚刚揭开她的衣袍,七七的脑袋又从水下露了出来,将胡小天的举动看了个清清楚楚。胡小天被人抓了个正着,难免尴尬。讪讪笑道:“我帮你收起衣服。”

    七七冷冷道:“回头再找你算账!”身体重新潜入水下。

    胡小天扬起拳头作势要打,可也只是在背后做做动作罢了,他检查了七七的衣袍,里面哪有什么暴雨梨花针,这妮子居然学会了虚张声势。

    胡小天唯有在岸上等待,可等了半天都不见七七上来,他开始变得有些焦急了,七七虽然装备齐全,可到底水性怎样他并不知道。万一这妮子在水下遭遇了不测,这笔帐肯定要算在自己的头上。想起自己明月宫的事情刚了,可不能再有什么麻烦,胡小天顿时不安起来,在岸边走来走去。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仍然不见七七回来,胡小天再也沉不住气了,虽然知道七七性情狡诈。十有八九可能又玩花样,可这妞儿毕竟是金枝玉叶。大意不得,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脱下外袍,咚!的一声跳了进去,池水寒冷彻骨,冻得胡小天手足麻。可入睡之后,体内的真气便因为寒冷的刺激应激而生,一股温热的气息从他的丹田气海自然生出,形成了一股螺旋暖流,这暖流在他的体内迅扩展开来。散布到他的周身经脉,顷刻间寒意尽退。

    胡小天又惊又喜,如果不是跳入则冰冷的水潭之中,还不知道自己修炼的内力已经有所成就,这无相神功可真是非同凡响。其实胡小天现在的成就绝非无相神功所赐,权德安先传给了他十年功力,但是这十年异种真气在他的体内并不能自如控制,一切的变化还是要源于明月宫的那个晚上,文雅将七颗赤阳焚阴丹一股脑全都塞到了他的嘴里,本想置他于死地,却想不到胡小天放出血影金蝥,稀里糊涂地成就了一桩孽缘。文雅最后成功逼出血影金蝥成就血影蝥王。而胡小天也因此而得到了好处,不但成功控制了赤阳焚阴丹的药性,而且始终止步不前的内功修炼终于生了突破,完成了无相神功的第一层突破。

    无相神功的强大在于无色无相生生不息,在遭遇外界环境变化的时候,体内的丹田气海会自然而然地做出应激反应。胡小天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潜入水底准备从下方水洞游入瑶池之时,感觉到前方水流波动,应该是有人向这边飞游来,胡小天慌忙后撤,对方从他的身边倏然掠过,应该是七七无疑,想不到这妮子水性如此之佳,胡小天紧随其后冒出了水面。

    七七方才露出了水面,现岸上空无一人,心中正在纳闷,胡小天就从她的身后冒了出来,将七七吓了一跳,七七率先从水中爬了上去。指着胡小天怒道:“你这个骗子,刚刚明明说你不懂水性!”

    胡小天道:“开个玩笑而已,你居然这么玩不起?”他跟着从水中爬了上去,这货**着上半身,下身虽然穿着裤子,可是被水浸透完全贴附

    望着胡小天的样子七七的俏脸居然啊红了起来,在胡小天的面前第一次显露出羞涩的表情,咬了咬樱唇道:“不要脸的家伙,快把衣服穿上。”

    胡小天也知道自身形象不雅,又担心自己的秘密暴露,虽然穿了两层小内内,可水浸透后仍然有穿帮的可能,迅找到自己的外袍披上。

    七七除下头罩,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因为有头罩的保护,她的头居然一点都没有沾湿。

    胡小天心中暗叹,人比人气死人,看看人家七七的装备,再看看自己的,倘若没有无相神功垫底,只怕自己跳入水中就冻成了一个冰棍儿。

    七七躲到暗处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胡小天已经穿得齐齐整整,朝他恨恨点了点头道:“胡小天,你居然敢骗我。”

    胡小天一脸无辜道:“公主殿下此话从何说起,小天怎敢骗你。”

    七七冷冷道:“你刚刚说自己不通水性,原来水性如此之好。”

    胡小天道:“我那是谦虚,这天寒地冻,池水冰冷彻骨,除非是不要命了才会跳到里面去。”

    “那你刚刚又跳了下去?”

    “小天是牵挂公主安危,所以才冒死跳下水中相救,只是现在看来,我是杞人忧天了。”

    七七又瞪了他一眼,并没有进一步为难他的举动。胡小天本以为她还要一鼓作气探查其他两条密道,却没有想到七七居然选择离去,这对胡小天来说当然最好不过。

    回到酒窖,胡小天先去将湿漉漉的裤子换了下来,然后陪着七七来到外面。司苑局的小太监对公主的到来只当没看见,倒不是因为他们对公主不敬,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公主的脾气,再加上看到小公主脸色不善,杀气腾腾,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胡小天将七七恭送到司苑局大门外,七七向他道:“密道的事情,你不可向权公公吐露半个字,否则我决饶不了你。”

    对七七的威胁胡小天只当是耳旁风,他拿这位小公主没什么办法,事实上七七拿他也没多少办法。

    胡小天道:“以后这司苑局,小公主还是少来为妙,以免别人说闲话。”

    七七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谁敢说闲话。”

    送走了七七,胡小天决定去凌玉殿看看,林菀说过要将葆葆送回来,可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天,仍然不见葆葆现身,胡小天也不禁为葆葆的处境感到担心。途经明月宫的时候,看到一帮宫人正在现场整理,明月宫的那场火将昔日繁华的宫室烧成了废墟,唯一幸存的就是胡小天曾经住过的小屋。

    胡小天在废墟前驻足,想起李云聪的推断,心中不仅一阵毛,倘若这世上真有什么种魔**,那么文雅很可能就是须弥天,在那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须弥天本来想要杀了自己,可为何又会转变念头放了自己,甚至留下了一封遗书为自己脱罪,胡小天望着前方的断壁残垣呆呆出神,正在入神之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胡小天猛然惊醒,转过身去,却见葆葆站在自己身后,正静静望着他,几日不见,葆葆憔悴了许多,俏脸肤色苍白,没有任何的血色,柳眉如烟,双眸荡漾着点点泪光,紧紧咬着樱唇,用这种方式控制着自身的情绪,微微起伏的胸膛仍然泄露了她此时心中的激动。

    胡小天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如同温暖的春风一直吹到葆葆的内心深处。

    两人就这样静静站着,彼此看着,不用更多的言语,却已经感受到彼此心中的牵挂和相思。

    葆葆轻移莲步走了过去,和胡小天并肩而立,望着明月宫的断壁残垣,轻声叹道:“明月宫没有了……”虽然她当初来明月宫是抱着特殊的目的,可是眼看明月宫华丽的宫室一夜之间成为瓦砾,心中也不免感慨,毕竟明月宫承载了她的美好梦想。

    胡小天道:“你我还在!”

    葆葆点了点头,剩下的就只有他们两个幸存者。

    胡小天低声道:“她有没有为难你?”

    葆葆摇了摇头道:“没有,对我的态度突然好转了许多。”(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