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种魔大法】(上)
    就算是现在胡小天也没有怀疑过文雅就是须弥天,他只是从种种迹象中推断文雅和须弥天有着必然的关系,而记忆中文雅胸前的那块蟠龙玉佩应该可以证明她和乐瑶的关系。支零破碎的记忆始终无法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影像,胡小天唯有巧妙利用李云聪获得更多的情报。

    胡小天于是又将自己在青云为官之时结识乐瑶,乐瑶和文雅长得一模一样的事情说了出来,到最后提起乐瑶用来害死万廷光的绝息丸。

    李云聪越听越是心惊,听胡小天说完这些往事,沉默了许久方才道:“如此说来乐瑶就是文雅,文雅就是须弥天。”

    胡小天道:“我也这么怀疑,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何须弥天可以装扮得如此年轻?”旁敲侧击,逐渐深入,以李云聪的老道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胡小天的圈套。

    李云聪此时脸上已经见不到&无&错&一丝一毫的笑容,声音凝重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种魔**?”

    胡小天摇了摇头。

    李云聪道:“所谓种魔**,乃是天下间最为邪门的功夫。”他抬起头来,目光显得虚无而缥缈:“须知道,无论一个人的武功有多高,权力有多大,终有一天也会面临死亡,死去之后难免成为一抔黄土。可修炼种魔**的人,在临死之前找到合适的躯体,将自己武功意识强行输入其中。”

    胡小天一听这岂不是和权德安传给自己武功差不多?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李云聪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淡然笑道:“你不用害怕,权德安不会这种功夫。”

    胡小天笑了笑。

    李云聪继续道:“种魔**的可怕之处在于,种入魔胎的那个人开始的时候表现正常,但是随着魔胎在体内的生长,外来的意识会强行占据这个身体。成为身体的主人。”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这种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完全不合乎科学道理。

    李云聪道:“任何武功心法都有缺点,种魔**也是一样,虽然种魔**可以让其人的意识不灭,但是魔胎重新复苏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和人体胎儿的孕育一样,也需要十月怀胎,而武功和意识的恢复又要更长的时间。”

    胡小天道:“你是不是说须弥天将魔胎种入了文雅的体内?”

    李云聪道:“很有可能。”

    胡小天道:“她活得好好的为何要将一身功力便宜别人?”

    李云聪道:“杂家刚刚就说过,任何武功心法都会有缺点,种魔**虽然厉害,可是它的最大缺点在于即便是种魔成功,成魔后的躯体最多只能活二十年,须弥天扬名江湖的时候已经有二十二岁,算起来距今也差不多二十年了。按照你所说的情况,她应该是选择了文雅作为种魔的对象,将魔胎种入了文雅体内。”

    胡小天对于医学的认识彻底被李云聪给颠覆了,他也曾经做过器官移植,可从未做过意识移植,竟然有种武功可以将意识和内力全都转嫁到别人的体内,让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牛大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事儿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自己不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种魔,不然何以从光怪6离的现代社会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

    李云聪看到胡小天呆呆出神。低声道:“你怎么了?”

    胡小天道:“我只是在想,须弥天会不会回来。”他脑子里变换着自己和文雅缠绵的场面,天啊!假如真有种魔**,假如文雅就是须弥天,假如自己记忆中的星星点点全都是事实,难不成自己把这位阴狠毒辣的天下第一毒师给干了?这事儿玩大了。老子捅了个天大的漏子。胡小天想到这里不由得内心毛,真要是如此,须弥天必然会回来,她肯定要找我算账。若是她的种魔**练成,回来找我复仇。天下间谁还能保得住我的性命?

    李云聪道:“即便她真是须弥天,她的武功在短期内也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魔胎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方才能够彻底挥出它的威力。”

    胡小天道:“李公公,她又为何甘心来到皇宫内给皇上当小老婆呢?”

    李云聪道:“必然是有所图。”

    胡小天道:“她跟姬飞花有何仇怨?为何要设计害他?”

    李云聪缓缓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杂家也想不明白,总而言之,须弥天此人性情古怪,她对武功,对药学极其专注,但是对权力并不贪慕,她前来宫中或许另有隐情。”

    胡小天虽然无法落实文雅就是须弥天,可内心中仍然是忐忑不已。

    李云聪也被胡小天提供的这些情报搞得苦苦思索,一时间竟然忽略了给胡小天把脉,假如他现在给胡小天把脉,一定能够察觉到他体内的变化,也一定能够推测出这小子并没有完全对自己说实话。

    胡小天看到李云聪对自己疑心尽去,于是趁机提出告辞,李云聪也没有留他的意思,挥了挥袖子,示意他自行离去。

    胡小天刚刚从藏书阁的地洞中爬下,就看到头顶的洞口被蒙住了,李云聪的武功实在厉害,这么重的文圣像被他推来推去,宛如无物。却不知姬飞花和他打起来,两人谁能够占据上风。

    回到密道分叉之处胡小天一屁股坐了下来,犹如看到了人生抉择的路口,自己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明月宫失火的真相就是文雅所纵,她之所以选择纵火逃脱,是因为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而且姬飞花对她产生了杀念。想起昔日温柔可人的小寡/妇乐瑶,如今已经意识泯灭,很可能被须弥天的魔胎所占据,胡小天心中一阵难过。在皇宫之中,群狼环伺,稍有不慎,只怕就要落到骨肉无存的下场,胡小天恨不能现在就逃离此地。可想起单纯善良的龙曦月,想起她对自己的诸般好处,顿时又有了留下的理由,他望着中间那条通往紫兰宫的密道,心中感慨万千,此时已经是二更天,不知安平公主是否已经入眠了。

    想起龙曦月美丽绝伦的娇俏模样,胡小天心中忽然升腾起一种迫切的愿望,他恨不能现在就出现在龙曦月的面前,好好拥住她,跟她倾诉衷肠,将这些日子以来的波折和凶险全都说给她听,再好好疼爱一下伊人,以慰相思之情。

    最终还是理性占据了上风,乖乖返回了酒窖好好睡上一觉。

    胡小天知道自己最近这段时间还是低调做人为妙,除了例行前往给皇上换药,就是在司苑局盘点账目,就算是外出采买也全都交给史学东他们,并不亲力亲为。姬飞花这些天居然也没有召见他,听说奉了皇上的命令出宫去办事。

    权德安自从皇上突疾病之后也没有主动找过胡小天,胡小天乐得清净,这段时间闲来无事就修炼无相神功,感觉精力一日好似一日,他虽然对武功的认识不深,可是也知道自己的武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至于葆葆,他让人去凌玉殿给林菀传信,暗示林菀只要敢对葆葆不利,就会跟她撕破脸皮,生了明月宫的事情之后,胡小天都能全身而退,料想林菀不敢对葆葆做出过分的事情,林菀也让人带话回来,葆葆在她那里静养,等到伤好之后,自然会安排他们相见。这次林菀表现得非常配合,应该是因为心虚的缘故。

    终于到了皇上拆线之日,胡小天早早来到了宣微宫,来到门外就遇到了小太监尹筝,尹筝引他进去的时候低声道:“皇后娘娘和大皇子、三皇子两位殿下都来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

    来到宣微宫内,看到简皇后正陪在皇上的身边,大皇子龙廷盛、三皇子龙廷镇也在那里陪着皇上说话。

    因为龙烨霖的病情已经恢复,他的心情自然也好了许多,面对简皇后脸上也有了笑意,看到胡小天进来,乐呵呵向他招了招手道:“小天,快过来!”谁都能看出皇上对这位小太监颇为青睐。

    胡小天上前高呼万岁,想要跪下行礼,没等跪下,龙烨霖就道:“不用跪了,你来是给朕治病,免礼!”

    简皇后望着胡小天的目光中也没有了昔日的敌视,唇角居然流露出些许的笑意,轻声道:“胡小天,皇上的话你没听到吗?还是赶紧帮着皇上拆线。”这老娘们也学会了一些医学术语。她态度的转变完全是因为受了儿子龙廷盛影响的缘故,开始意识到胡小天很不简单,在宫廷中还是尽量少树敌为妙。

    胡小天点了点头,又向龙廷盛笑着打了个招呼,这才过去,他也朝龙廷镇笑了,只是没有得到回应。

    龙烨霖躺在床上,把衣服掀起,胡小天先检查了一下刀口,刀口长得很好,胡小天这才打开器械箱,从中取出拆线剪和镊子,向龙烨霖道:“陛下,拆线的时候会有一点疼痛,还请忍耐。”

    龙烨霖点了点头道:“朕受得住!”(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