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术后攻心】(下)
    龙廷盛看到母亲愤愤然的表情知道她动了真怒,低声道:“母后,这胡小天的确是有些本事,今日若非他出手相救,父皇肯定还要遭受病痛的折磨。”

    简皇后无论心中对胡小天何其反感,可对于他救治了皇上的事实也是承认的。压低声音道:“有才无德!此子狼子野心绝非善类,他和姬飞花狼狈为奸,你不要被他的表现所迷惑。”她对胡小天的反感一时间难以改变。

    龙廷盛心中却不像母亲这样认为,既然胡小天能为姬飞花所用,也就可以被自己所用,他自小在宫中长大,对太监的心思非常了解,太监多半重权重利,因为身体上的残疾,所以他们对权力的渴望比起普通人更加强烈,只要自己给出优厚的条件不愁这小子不会心动。现场人多眼杂并不是劝说母亲的时候,龙廷盛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此时权德安陪着太师文承焕、左丞相周睿渊前来探望皇上,虽然皇宫内可以封锁皇上生病的消息,可终究还是有风声泄露了出去。这些朝廷重臣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前来探望。

    太监将消息通报了进去,几位朝廷重臣全都在外面等着,权德安缓步来到胡小天的面前,他虽然并没有经历刚才的全过程,可是已经从别的渠道知晓了刚才生的事情。

    自从明月宫失火的事情生后,胡小天对权德安就产生了很大的反感,在权德安的心中,自己自始至终只是一枚棋子,为了对付姬飞花,他竟然不惜选择抛弃自己,虽然他和姬飞花都在利用自己。可两人相比,高下立判,姬飞花反倒比他更有人情味,更有担当,不知不觉中胡小天的内心已经倾向于姬飞花一方。心中虽然反感,可表面上仍然恭敬非常:“权公公来了。”

    权德安望着面前的胡小天。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失策,明月宫失火一事上的处理有些太过草率了,想要利用胡小天的事情撼动姬飞花绝非那么容易,原本指望着明月宫的这把火能够烧到姬飞花的身上,却没有想到胡小天的运气居然如此之好。手术!权德安不由得想起自己被胡小天切断的那条右腿。胡小天的治疗方法无非是将患处切除,在权德安看来这种方法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把病治好,但是同样也有着很大的弊端。在蓬阴山兰若寺的时候,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付出了失去一条右腿的代价。他的武力也因此而大打折扣。却不知这次这小子又用手术切掉了皇上身体的哪部分?想到这里权德安低声道:“皇上的病有没有妨碍?”

    胡小天道:“没事了,皇上洪福齐天,吉人自有天相。”

    权德安阴测测道:“胡小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剖开皇上的肚子。”他的声音并不像是在兴师问罪。

    胡小天道:“形势所迫,小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权德安道:“听说你从皇上肚子里取出了一条吸血虫子?”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不错!”

    “那条虫子如今身在何处?”

    “已经被小天毁掉。”

    权德安将信将疑,胡小天肯定没说实话,毁掉就意味着没有了证据。这小子向来诡计多端,还不知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他低声道:“你运气不错。此次立下大功,皇上应该会重重赏你。”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胡小天一语双关。其实从他被逼入宫开始,也没有想过要可以去巴结皇上,得到皇上的宠幸,只想着在宫中能够蒙混度日,待到风声过去。悄悄溜之大吉,离开皇宫过上天高任鸟飞的日子,可事与愿违,入宫之后却要在一个个强势人物的威逼下做许多不情愿的事情。

    权德安道:“明月宫的事情杂家会为你开脱,现在最麻烦的是文太师那边追要说法。”他在胡小天面前又充起了好人。意图摘清自己的责任。

    胡小天道:“小天跟文太师无怨无仇,他因何要诬我伪造遗书?”

    权德安道:“事情总得有人承担。”言外之意就是他也清楚那封遗书应该是真的,可是文太师不肯承担这个责任,最后就要落在胡小天的身上。

    此时看到姬飞花从宣微宫中走了出来,他环视门外众人,微微颔示意,此时皇上的贴身太监也走了出来,朗声道:“皇上宣周丞相、文太师、权公公觐见。”

    文承焕三人正了正衣冠随同那太监走入宣微宫。

    姬飞花经过胡小天身边的时候低声道:“皇上让你留在这里伺候,你暂且哪里都不要去,好生照顾皇上,以免他的病情再有反复。”

    胡小天恭敬道:“是!”

    周睿渊临入宫门的时候,目光投向远方的胡小天,正看到胡小天和姬飞花对话的一幕,他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双目中却闪烁着耐人寻味的复杂目光。

    大康天子龙烨霖手术后感觉舒服了许多,此时他靠坐在龙榻之上,静静等待着三名臣下的到来。

    周睿渊和文承焕乃是协助他登基上位的功臣,权德安虽然只是太监,可是为了他的皇位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还未到,文承焕关切的声音已经响起:“哎呀陛下,老臣来迟,不能为陛下分忧解难,老臣真是无颜面对陛下,罪该万死……”话没说完,已经哭出声来。

    周睿渊始终静如山岳,自从龙烨霖登上帝位之后,他就忙于国事,收拾大康这个烂摊子,让这个庞大却千疮百孔的帝国不至于轰然崩塌,在外人眼里他无暇关注皇城内的政治斗争,可事实上周睿渊也是一种逃避。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大康真正的庆父却是权力,只要人心中的权力欲得不到控制,那么大康的争斗和国难就不会停歇,新君上位并没有让周睿渊看见任何的新鲜气象,大康的国势变得越暮气沉沉,周睿渊终日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短短的半年内,两鬓的头已经斑白,手中的权力越重,肩头的责任越重,心头的压力也是越大。

    文承焕的表现在周睿渊看来是惺惺作态虚伪至极,龙烨霖上位之后,周睿渊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多数时间他宁愿只做一个看客。冷眼旁观他们的举动,不愿掺杂其中。

    权德安也在时刻扮演着看客的角色,不过只是在表面,暗地里他绝不甘心只当一个看客,早已投入到朝廷内部的权力纷争之中。文承焕此时的表现他也觉得夸张,不过转念一想,文承焕刚刚失去了养女,等若失去了国丈的位子,现在皇上又了急病,几件事全都挤在了一起,老太师哭也是情有可原。

    龙烨霖轻声叹了口气道:“文爱卿,朕不是好好的嘛,你为何哭得如此伤心。”说完之后方才想起了明月宫的事情,今天他因为突然病,疼痛难忍,早就将明月宫失火的事情扔到了一边,这会儿算是想起来了,也悟出文承焕之所以哭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他的女儿。

    文承焕一边擦泪一边道:“天佑吾皇,陛下无恙,老臣喜极而泣。”

    看到三位臣子齐刷刷跪在自己床前,龙烨霖摆了摆手道:“都起来吧,朕不是说过,你们见朕无需行跪拜之礼。”

    三人对望了一眼这才站起身来,权德安道:“陛下感觉好些了吗?”

    龙烨霖点了点头道:“好多了,刚才病的时候朕痛不欲生,幸亏胡小天帮助朕将体内的吸血虫子抓了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文承焕道:“陛下,老臣刚刚才听说胡小天竟然用刀切开了陛下的龙体?”

    龙烨霖指了指自己的右下腹道:“只是切了一个小口,不然怎么将那条虫子取出来?”

    文承焕道:“陛下乃万金之躯,岂能让他轻举妄动,此子居心叵测,还望陛下千万要远离此人。”

    龙烨霖这话可不爱听,碍于面子并没有出口斥责,只是轻声道:“文爱卿你多虑了,胡小天若是居心叵测,他刚才就会对朕不利,为何还要出手救我?”

    文承焕道:“陛下难道不知道,他乃是逆贼胡不为之子?明月宫失火一案他也是重点嫌疑……陛下……”说到这里文承焕又呜呜哭了起来,抬起袖子擦泪的时候悄然向权德安使了一个眼色。

    权德安道:“文太师也是陛下的安全考虑,也是一番苦心。”

    龙烨霖有些惊奇道:“明月宫失火一案跟他有关?你们可曾查清楚?”

    文承焕哀声道:“陛下,明月宫失火唯有他一人幸免于难,可怜老臣的女儿和六名宫女太监全都在火中罹难,不但如此……他还伪造遗书意图瞒天过海……陛下……我家雅儿死的好惨……还望陛下为老臣做主……”

    周睿渊一旁站着,冷眼旁观,胡小天刚刚救了皇上,现在文承焕就过来要求皇上给他伸冤做主,要求皇上将胡小天治罪,显然给皇上出了难题。明月宫失火一案周睿渊并不清楚,可是仅凭着文承焕的一面之词未必可信。(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