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隐情】(下)
    回到明月宫,看到姬飞花的手下何暮站在院子里,跟他同来的还有几名小太监正在忙着收拾整理,看到胡小天过来,何暮微笑道:“胡公公回来了。”

    胡小天道:“是不是提督大人到了?”

    何暮摇了摇头道:“提督大人晚上才会过来,让我先带人过来将明月宫好好整理一下,等我到了方才现,皇后那边已经安排了人手。”

    胡小天举目望去,看到有两名宫女从厨房里面出来,两人手中端着托盘,里面放着羹汤。明月宫死的死伤的伤,人手严重不足,简皇后派人过来也实属正常,胡小天叹了口气。

    何暮笑道:“这份差事不好做吧?”

    胡小天又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嘛,刚刚又被慕容统领叫了过去问了半天话,搞得我跟嫌疑犯似的。”

    何暮低声道:“听说文才人的状况不太好。”

    胡小天道:“我得进去看看。”何暮一把握住他的手臂道:“秦姑娘说了,没有她的允许什么人都不能进去。”

    胡小天闻言只能作罢,他转身去了葆葆的房间。虽然明月宫新来了不少的宫女太监,可葆葆的身边仍然没有人伺候,看到胡小天进来,葆葆一双美眸中顿时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泪光,人在伤病的时候内心也会变得格外脆弱,别看葆葆平时坚强好胜,可毕竟还是女孩儿家,内心深处还是需要关爱的。

    胡小天将房门关上,感觉到室内光线暗淡,先去点燃烛火,然后来到葆葆身边,握住她的纤手。低声道:“感觉好些了没有?”

    葆葆点了点头道:“秦姑娘刚刚给我送来了汤药,说我只要连喝三天就能够肃清体内的毒素。”

    胡小天听闻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微笑道:“你安心休息,等到身体养好之后,我陪你出宫去玩。”

    “真的?”葆葆美眸生光。可旋即又黯淡下去,摇了摇头道:“我只怕是没机会出去的……”喘了口气又低声道:“秦雨瞳好生厉害,她察觉到我体内还有慢性毒素。”

    胡小天知道应该是葆葆之前所中的万虫蚀骨丸的毒性被秦雨瞳现,他低声道:“她是玄天馆主的得意弟子,医术非常厉害,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破解的方法。”

    葆葆道:“除了干爹之外没有人可以化解此毒。”

    胡小天倒不这么想,老太监陈云聪应该有这个本事,只是想让他拿出解药并不容易。他也曾经想过陈云聪就是洪北漠,可这件事仔细一推敲就没有任何可能。陈云聪始终在暗,而洪北漠在明,两人之间应该是彼此合作的关系,他们的这层关系甚至连葆葆和林菀这两个洪北漠的干女儿都不知道。

    葆葆看到胡小天突然走神,还以为他生了什么事情,用力握紧了他的手掌,关切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微笑摇头道:“没事。”

    葆葆道:“小天,你不宜在此是非之地久留。我担心以后还会有事情生。”

    胡小天道:“你还记不记得当时的情景?”

    葆葆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甚至怎样受伤都记不清了。”

    “陈成强过来的时候。他的情绪正不正常?”

    葆葆点了点头道:“他没什么异状,说是过来查看情况,文才人还让我沏茶给他。本来他已经告辞了,我送他走的时候,忽然听到文才人出一声惊呼,然后就挨了重重一击。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胡小天道:“此事你有没有对其他人说过?”

    葆葆道:“你不让我说,我当然不会对任何人说起。”

    胡小天道:“你只当一切都没有生过,无论谁问只说不记得。”

    葆葆明白这件事事关重大,用力点了点头。

    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胡小天以为是秦雨瞳。起身过去开门,等到房门打开方才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林菀,她带着一名宫女一名太监过来探望文雅,顺便也探望一下葆葆这个昔日身边的宫女。外人并不知道林菀和葆葆的关系,胡小天却清清楚楚。

    面对胡小天,林菀可谓是有恨又怕,恨得是葆葆如今已经被他蛊惑,怕得是胡小天握有复苏笛随时可唤醒她体内万虫蚀骨丸的药效。一双凤目冷冷望着胡小天,丝毫不掩饰对他的仇恨。

    胡小天笑眯眯招呼道:“林昭仪来了!”

    林菀冷冷道:“葆葆怎样了?”

    胡小天转身朝床上看了一眼,葆葆双目紧闭似乎已经睡了过去,刚刚还在和自己说话当然不可能入睡如此之快,应该是不想和林菀相见,胡小天身子仍然将房门挡住,并没有放林菀入内的意思,轻声道:“她刚刚睡着,我看林昭仪还是改天再过来。”

    林菀心中怒气顿生,冷哼一声道:“让开!”径直向房内走去,胡小天碍于身份有别也不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她拦住,只能任由她走了进去。

    林菀来到床边双目望着葆葆,葆葆躺在床上云鬓蓬乱,俏脸憔悴,美眸紧闭,似乎仍然处在昏睡之中。胡小天紧跟过来,林菀的毒辣阴狠他曾经亲自领教过,自然不放心林菀。林菀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春葱般的白嫩纤手充满爱怜地抚摸着葆葆的秀,胡小天却感到内心一震毛,这女人绝对是个蛇蝎美人,保不齐她会兽性大出手谋害葆葆,可这里毕竟是明月宫,她应该没有这样的胆子。

    林菀的双眸中流露出温柔之色,轻声道:“本宫一直将葆葆当成自己的亲妹子看待,在皇宫之中能够找到这样一位妹子很难……”她叹了口气手掌沿着葆葆的秀来到她的俏脸之上,最后移动到她的颈部,小指的尾端轻轻搭在葆葆的颈侧经脉之上,葆葆只是假寐,对林菀的一举一动都感知得清清楚楚,芳心开始紧张起来。

    胡小天比她更加的紧张,微笑道:“葆葆为人善良单纯,小天也将她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看待,若是有人敢伤害她一分一毫,我便是舍掉这身性命也要让她付出代价。”

    林菀焉能听不出胡小天话中威胁的意思,不屑笑道:“话谁都会说,可做事之前必须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胡小天道:“在别人眼中小的只是瓦片,可瓦片虽然比不上瓷器精美,硬度却是丝毫不次于瓷器,真要是硬碰硬,最后谁吃亏还不知道呢。”

    林菀白了他一眼,手从葆葆的颈部移开,轻声道:“这明月宫真是气闷得很,每个人说话做事都透着古怪,本宫连一刻都不想多呆了。”她站起身来,自己是瓷器胡小天是瓦片,他这句话没说错,真要是硬碰硬自己可讨不到什么好处。

    胡小天道:“恭送林昭仪。”

    林菀道:“本宫跟文才人说了,明个就差人将葆葆接回凌玉殿,去我那里好好养伤,这里人心惶惶的,也没人顾及这个丫头。”她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

    胡小天送她出门之后回来,葆葆睁开美眸,有些紧张地抓住他的大手,低声道:“我不去,我绝不回去。”

    胡小天道:“你理她作甚,你不走,她总不能让人将你强绑回去?”话虽然这么说,可既然文雅已经点头答应,证明葆葆在明月宫无法继续呆下去了,此事看来还是要单独找林菀谈谈,让她改变主意。

    夜幕降临时分,姬飞花果然来到了明月宫,他此次前来是特地为了救治文雅,连胡小天都感觉到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姬飞花恨不能将文雅置之死地,现在文雅被冰魄修罗掌所伤,姬飞花却不惜损耗自身的功力以融阳无极功来救治她,难道仅仅是为了避嫌,在外人面前澄清自身的嫌疑?

    姬飞花为文雅疗伤之时,特地点明只让胡小天和秦雨瞳两人在场。

    这也是胡小天在时隔一天之后次见到文雅。

    文雅坐在浴桶之中,整整一天不停有人向浴桶之中添补热水,以此来保持她的体温。秦雨瞳在水中添加了不少的草药,并用银针刺激文雅的穴道,将药效迅导入到她的体内。

    姬飞花来到内堂,望着双目紧闭的文雅,轻声叹了口气,不知是怜惜文雅的遭遇还是惋惜她没有死去。

    秦雨瞳来到文雅身边为她检查了一下脉相,确信文雅的脉相尚且平稳,方才向姬飞花道:“提督大人准备何时开始?”

    姬飞花道:“再等等!”

    因为其他人都已经退下,这浴桶里面添加热水的工作就落在了胡小天的头上,胡小天拎着一桶热水走了过来,却被姬飞花伸手拦住,姬飞花道:“不用了!”

    胡小天将那桶热水放下。

    秦雨瞳秀眉微颦,美眸之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胡小天虽然也为文雅的安危感到担心,但是,他却认为姬飞花不可能突然改变了念头,中途停手,如果姬飞花想文雅死去,根本没必要主动提出要救治她,姬飞花此人心胸博大,绝对是大奸大恶的枭雄人物,应该不屑于用这种宵小的手段。(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