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威胁】(下)为whocool盟飘红加更
    胡小天道:“小天被人安插在明月宫,有些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如若不然又怎能获得他的信任?权公公若是对小天失去了信任,大可让小天离开,小天绝无半句怨言。”

    权德安没想到他居然反将了自己一军,点了点头,不怒反笑:“好,好一句不得已而为之,杂家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了当初答应过我什么,更不要忘记自己的处境和身份,杂家可以一手将你捧起,一样可以将你打落尘埃。”话语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从权德安的这番话胡小天已经体会到他对自己开始产生了怀疑和不满,低声道:“小天满腔赤诚对天可表。”

    权德安道:“人想要好端端地活在世上可不容易,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家人好好想想。”他说完转身向明月宫走去。

    胡小天望着权德安的背影,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寒意,权德安此前从未像今天这般疾言厉色地威胁自己,看来他对自己和姬飞花之间的关系已经产生了很重的疑心,游走在两头猛虎之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得罪其中的一方,更麻烦得是,这两方都不是自己能够得罪得起的。

    不知何时秦雨瞳回到了胡小天的身边,轻声道:“可以走了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两人向司苑局的方向走去。秦雨瞳似乎看出胡小天心事重重,小声道:“宫中的日子和外界是不是分别很大?”

    胡小天道:“在外面偶尔可以做做自己,在宫中只能做奴才,现在连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

    秦雨瞳道:“有没有想过离开?”

    胡小天停下脚步,望着秦雨瞳的剪水双眸道:“像我这样的人就算离开又能去那里?”一句话将秦雨瞳问住,她垂下眼眸。似乎有些害怕胡小天的眼神,虽然她悄然提醒自己胡小天今天的遭遇跟自己并无直接的关系,却仍然感觉有些内疚,一切源于当初对他的隐瞒。胡小天虽然为人玩世不恭,可是回想过去,他却从无任何对不起自己的地方。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秦雨瞳沉默片刻方才开口道:“你上次说的事情我仔细想过,不是我不愿帮助公主,而是我有心无力。”她所说的乃是安平公主远嫁大雍的事情。

    胡小天道:“无论能否改变,作为朋友必须尽力,安平公主在这宫中已经没什么亲人,她将你视为知己,当成最好的朋友,你若是有时间还是多去陪陪她,哪怕是跟她说说话。开导她一下才好。”

    秦雨瞳咬了咬樱唇,她忽然现胡小天很懂得为别人操心,即便是他自身的处境非常不妙却仍然没有忘记关心别人,他的身上还是有些优点的。

    司苑局的药库藏品之丰富出乎秦雨瞳的意料之外,在其中她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需要的药材。她寻找药材的时候,胡小天就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她,等秦雨瞳忙完,及时递给她一杯清茶。

    “谢谢!”秦雨瞳接过茶盏。饮茶的时候还是背过身去,掀起面纱的下部露出嘴唇。她并不想让胡小天看到。

    胡小天道:“听闻玄天馆任先生医术冠绝天下,他应该可以治好你脸上的伤痕。”

    秦雨瞳转过身来,淡然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任你生得倾国倾城风华绝代,到最后也免不了成为尘土一堆,外表什么样子无非是给别人看。只要我内心坦荡又何必介意?”

    胡小天道:“话虽如此,可女人的外表和男人的命根子是一样重要的。”

    秦雨瞳俏脸一热,真是佩服这厮的联想力,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怎么可以联系在一起?

    胡小天道:“你或许觉得我说的话没有道理,但是这两样东西都代表着一个人的尊严。若是失去,就会被人鄙视,被人嘲讽,遭人冷眼。”

    秦雨瞳这才明白胡小天为何会这样说,虽然仍然觉得荒唐,但是却不能不承认他所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缓缓摇了摇头道:“容貌上的丑陋,肢体上的残缺都不应该影响到自己的本心,只要心如明月,又怎会受到外界的干扰,其实只要看透,一切都算不了什么。”她的这番话表面上是在反驳胡小天的话,可实际上却是在安慰胡小天。

    胡小天道:“我没有你那么高的境界,别的事情我可以不在乎,可这件事我非常在乎。”

    素来淡定的秦雨瞳此时也不免有些尴尬,毕竟她还是云英未嫁之深,怎么可以和一个异性公然探讨这种问题,她轻声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胡小天道:“的确如此,我听说好像大雍出产一种黑虎鞭,那东西有让太监重新变成男人的效用,不知这传闻是真是假?”

    秦雨瞳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羞涩之情,心中暗斥胡小天厚颜无耻,他应该是故意在让自己难堪,所以才提起这种话题,明知自己不好回答,却还要步步紧逼。秦雨瞳道:“你自己都说是传闻了。”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倘若我找到了黑虎鞭,你说我是不是有重新变回正常男人的机会。

    以秦雨瞳古井不波的心态此时也不禁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胡小天根本是要趁机作乱,将她的心湖彻底搅乱的节奏,秦雨瞳道:“雨瞳医术浅薄,有机会我会帮你请教家师。”她说得有气无力,真要是这种问题去问师父还真需要相当的勇气呢。

    胡小天笑道:“无论怎样,我先行谢过了,我还有一个问题。”

    秦雨瞳开始有些头疼了,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问题,接下来的问题会不会更直白更过分?她实在是有些害怕了。

    还好胡小天没有在他自己的生理问题上继续探讨下去,凑近秦雨瞳道:“你的脸上是不是带了面具?”

    秦雨瞳摇了摇头。

    胡小天又道:“你口口声声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为什么不敢以自己的本来面目示人?为什么要戴上面纱?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口是心非?看来你并不了解自己,在你内心深处还是在乎别人的看法,连你自己都做不到你所说的那样然,又怎么可以劝说我呢?”

    秦雨瞳美眸圆睁,她一言不,应该是无言以对,沉默良久,冷冷抛出一句话道:“我想怎样就怎样,又干你什么事情?”素来镇定沉稳的秦雨瞳居然在胡小天的面前起了脾气,这在她来说是很少出现的事情。

    胡小天道:“咱们只是说话,你又何必生气?”

    秦雨瞳冷冷道:“我还赶着要去救人,没时间也没兴趣生气。”转身离开了药库。

    胡小天跟出去的时候,现她已经走远了,看来自己刚才的那番话的确将她触怒,秦雨瞳竟然不顾自己而去。不知为何,胡小天心中居然生出一种快意,这货感觉自己有些心理变态了,居然将快乐建立在打压秦雨萌基础上,看到秦雨瞳失去镇定,恼羞成怒,他反倒感觉到开心,莫非自己的人品还真是有些问题?

    史学东一直都在院子里候着,凑到时机这才忧心忡忡地凑了过来,低声道:“兄弟,你没事吧?”

    胡小天笑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史学东叹了口气道:“明月宫那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现在皇宫里面都传遍了,都说那位新来的文才人是个不祥之人,但凡靠近她的都会遭受到厄运。”

    胡小天道:“咱们已经够倒霉,哪还怕什么厄运?”

    史学东急切切道:“正是因为倒霉才不想更倒霉。”

    胡小天道:“东哥放心,我知道怎样照顾自己。”

    史学东道:“姬公公这么信任你,只要你跟他说一声,自然可以从明月宫那边抽身出来,明知是个泥潭,你又何必深陷其中?”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知道史学东这么说都是为了自己好,可是想要抽身出来又哪有那么容易?将自己派去明月宫正是姬飞花的主意。史学东虽然是他的结拜兄长,可是胡小天并不能将太多的内情告诉他,有些秘密注定只能一个人藏在心底。

    史学东道:“兄弟,我来宫里这么久,皇宫里的是是非非多少也看明白了一些,咱们能够保住性命,在皇宫中苟且偷生已经实属上天眷顾,为兄不敢再有什么雄心壮志,过的一日就是一日,多活一天就是一天。”

    胡小天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史学东显然是在劝解自己不要再生出什么野心,要安于现状,可是这世上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人认为平平淡淡的生活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当他们真正想尝试这样去做的时候,才会现甘于平淡却未必能够如愿,过上平淡生活也许是这世上最难的一件事。

    四名侍卫出现在司苑局的门外,自从前往明月宫之后,胡小天和这帮大内侍卫打交道的时候也变得越来越多,率队前来的是齐大内,他奉了慕容展的命令,特地前来找胡小天过去调查一些事情。

    新年第一笔飘红,为hocoo1盟加更。必须呼吁一下月票,本想更进一步,可名次却事与愿违,章鱼已经足够努力,还望诸君将手中的月票投给医统,2o14,我们需要一个火红的开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