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威胁】(上)
    葆葆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胡小天就在她的身边坐着,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却被胡小天摁住肩膀,低声道:“躺着,你伤得不轻,必须静养。”

    葆葆抿了抿干涸的嘴唇,胡小天赶紧去端了一碗温水过来,向周围看了看,确信门窗关得很好,这才先噙了口水,低下头去,葆葆俏脸一热,知道他要做什么,闭上美眸顺从地启开樱唇,让胡小天缓缓将水哺入自己的檀口内。

    胡小天倒不是有心占葆葆的便宜,纯粹是出于对她的关心爱护方才这样做,喂了半碗水,葆葆摇了摇头,示意不再喝了,胡小天将水碗放在一边,低声道:“你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秦雨瞳医术精湛,说以后不会留下什么伤痕,真正严重的是匕上喂有蛇毒,她必须查清其中的成分才能对症下药,目前已经给你服下了清心玉津丸,毒素短时间内不会侵入心脉。”

    葆葆眨了眨眼睛,俏脸之上仍然黑气隐现:“我只记得陈成强昨晚突然过来,说什么怀疑有人潜入,我跟他还没说上几句……就被他偷袭了……”

    胡小天愕然道:“你是说陈成强刺伤了你?”

    葆葆又眨了眨眼睛表示认同,她毕竟受伤之后身体虚弱,说了这番话已经耗去了不少气力,喘息变得急切起来。

    胡小天道:“其他的事情你都没看到?”

    葆葆道:“其实我也没有看清是不是他出手袭击我。”

    胡小天贴近她的耳边低声道:“这些事情你对谁都不要说,只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就是。”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胡小天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葆葆嗯了一声,忽然感觉到头脑中一阵晕眩,赶紧又闭上了眼睛,胡小天知道她身体虚弱。小心为她盖好了被子,然后才悄悄退了出去。黎明已经到来,远方的天空一片青灰,越往下越是明亮,没有红日初升的迹象,皇城的红砖碧瓦在这样的色调下笼上了一层让人极不舒服的冷灰色调。

    秦雨瞳踩着残雪从明月宫大殿缓步走来。胡小天站在原地不动,静静注视着她,直到秦雨瞳来到自己的面前,方才轻声问候道:“早!”

    秦雨瞳一夜未眠,明澈的双眸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倦意,半边面庞仍然藏在黑纱之中,望着胡小天的目光淡漠无情,即使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可每次见面仍然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早!”语气中充满了生疏和距离感。

    胡小天似乎对自己的笑容也吝惜了起来。脸上不见丝毫的笑意:“文才人怎样了?”

    秦雨瞳道:“暂时稳定。”她的目光投向胡小天身后的房门,葆葆身份低微,暂时被安置在这里,除了胡小天之外,皇宫内没有人在乎她的死活:“那宫女的情况怎样了?”

    胡小天道:“外伤应该没什么问题,也不算严重,正如你之前所说,真正麻烦的是匕上喂毒。”

    秦雨瞳道:“七蛇夺命散!”

    胡小天闻言心中一惊。随之心中又感到宽慰不少,因为秦雨瞳之前还没有确认毒药的成分。现在既然能够一口说出毒药的名字,足以证明她已经查清了这件事。胡小天道:“是不是很麻烦?”

    秦雨瞳道:“这种蛇毒乃是天下第一用毒高手须弥天所特制,”

    胡小天听到须弥天的名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忽然想起当初在青云的时候,曾经委托秦雨瞳帮忙查出万廷光所中何种毒药而死,最终查明万廷光死于绝息丸。而绝息丸恰恰是须弥天的独门特制,当时最大的嫌疑人是乐瑶。现如今葆葆所中的七蛇夺命散也是来自于须弥天的独门特制,胡小天不由得想起了和乐瑶外貌形容难以辨清的文雅,内心被层层疑云所笼罩。

    秦雨瞳察觉到胡小天表情的变化,轻声道:“你听说过?”

    胡小天道:“听你说过。”

    秦雨瞳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还记不记得在青云之时,曾经让我帮你查得那件事?须弥天号称天下第一用毒高手,他所下之毒/药全都是独门秘制。此人性情冷僻张狂,做事向来独来独往,若非是他的门下,无论是毒/药还是下毒的手法绝不外传。”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道:“你怀疑须弥天潜入到了皇宫之中?”

    秦雨瞳轻声叹了口气道:“此事我也不能断定,或许潜入皇宫中的并非他本人,只是他的弟子。”

    胡小天最为关心的还是葆葆的状况:“秦姑娘,依你之见,葆葆所中之毒可解吗?”

    秦雨瞳点了点头道:“还好我师尊曾经教给我一些解毒的方法,其中就有治疗七蛇夺命散的方子。”

    胡小天听说葆葆有救,心中稍安。

    秦雨瞳道:“只是还缺少几味药材,我刚刚让师妹出宫去找来,可能还要耽搁上一些时间。”

    胡小天道:“司苑局也有药库,不知其中可有秦姑娘想要的药材。”

    秦雨瞳道:“我也久闻司苑局药库之中藏有不少海外奇珍药材,只是无缘一见。”

    胡小天笑道:“今天秦姑娘就可一偿夙愿,我陪你过去。”

    秦雨瞳点了点头,目光却投向明月宫的大门处。胡小天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有人缓步走入明月宫内,走在前面一人年约五旬气宇轩昂,从对方的袍服冠带来看竟然是当朝一品大员,在他的身边陪同的是权德安,后方还跟着两名小太监。

    当朝一品大员屈指可数,能够获许进入后宫的更是少之又少,在这种时候前来明月宫的只有一个,此人必然就是当朝太师文承焕。

    胡小天赶紧迎了上去,一揖到地:“小的参见文太师,参见权公公。”他显然将文承焕和权德安摆在了一个层面上。

    文承焕只是看了他一眼,招呼都未打一个,而是径直走向秦雨瞳,满面关切道:“秦姑娘,我女儿怎样了?”胡小天果然没有猜错,此人正是当朝太师文承焕。

    秦雨瞳道:“文太师请随我来!”

    权德安并没有跟着进去,胡小天又来到他的身边,恭敬道:“权公公好!”

    权德安深邃的目光在他脸上打量了一下:“很不好!”

    胡小天道:“小天和权公公同病相怜,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权德安冷冷道:“杂家当初怎么交代你来着?让你好生伺候文才人,务必要保护她的安全,可现在却弄成了这副样子,你对杂家的吩咐原来是阳奉阴违啊。”权德安的话语中流露出对胡小天的不满之意。

    胡小天道:“小天当初以为只要尽心尽力做事就能做好,可是现在却现很多事情并非人力所能为之。”心中暗骂权德安装模作样,如果不是张德全将自己调走,昨晚惨案生的时候自己应该在场,不过这件事很难说是好是坏,倘若自己留在明月宫,说不定也遭到了毒手。权德安和姬飞花之间的暗战日趋激烈而且有刺刀见红的趋势,自己夹在中间处境的确是越来越危险。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死去的那个陈成强其实是姬飞花的人。”

    权德安皱了皱眉头:“你能确定?”

    “千真万确,姬飞花亲口向我承认。”

    权德安道:“此人狡诈非常,他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就是要通过你的嘴巴来说给杂家听。”

    胡小天心中暗骂,你们两人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无非是把老子当成了你们的传声筒,表面上仍然规规矩矩道:“权公公,小天实在受够了这种日子,自从来到这明月宫之后,这里边接连出了命案,眼看着身边的宫女太监一个个遭到了毒手,现在连文才人也……”

    权德安阴阳怪气道:“你怕什么?你的命硬得很,到现在还不是好端端的?”

    胡小天苦笑道:“还不是仰仗了权公公的眷顾,昨晚若非是张公公邀我去牛羊房喝酒,只怕小天也早已遭到了毒手。”这货抬起袖子装出后怕的样子擦了擦额头,反正权德安也不会注意他脑门上究竟有没有冷汗。

    “你不用谢我,杂家也未曾让张德全将你调走,倘若杂家能够预见此时,定然会阻止此事的生,绝不会让文才人受到任何的伤害,张德全找你应该只是巧合罢了。”

    胡小天对权德安的这番话将信将疑,毕竟张德全是权德安的心腹,在没有权德安授意的前提下张德全从未主动找过自己,要说是巧合更是离谱了。

    “权公公对这位文才人了解多少?”胡小天斟酌一番终于还是提出了疑问。

    权德安道:“有什么话只管明说。”

    胡小天道:“我在青云之时曾经遇到过一个女子,长相和文才人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胡小天点了点头。

    权德安笑了起来:“不可能,你不可能见过她。”

    胡小天道:“文才人的处境也非常不妙,明月宫接连出了数条人命,皇上又偏偏在这里出事。”

    权德安道:“只是运气不好罢了,皇上出事和她无关。”他深深凝视了胡小天一眼道:“梧桐究竟跟你有何深仇大恨,你要将她置于死地?”

    今天要去单位值班,上班之前先来一更,下午回来继续更新,敬业的章鱼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