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惊变】(下)
    此时两名小太监端着酒菜送了进来,尚膳监牛羊房自然不缺少美味佳肴。

    张福全邀请胡小天入座,胡小天抢着拿起酒壶将两人面前的酒杯满上。

    小太监退下去之后,张福全端起酒杯道:“胡公公,咱们认识了这么久,可单独坐下来喝酒好像还是第一次。”

    胡小天端起酒杯站起身来,恭敬道:“张公公在我心中乃是师长一般的人物,小天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就是张公公一手将我带入宫中。”得人恩果千年记,胡小天之所以能够保住命根子还是多亏了张德全所赐,无论起因如何,这份人情胡小天算是记下来了。

    张德全道:“胡公公客气了,你年轻有为,今日又立下大功,听说皇上钦赐给你蟠龙金牌,以后还望你多多照顾我这个老哥哥才是。”在胡小天面前他居然不敢托大。胡小天知道他也只是表面文章,张福全尊敬得绝不是自己,而是他背后的权德安。果然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才救了皇上不久,这么快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皇宫。

    胡小天对张德全的这番话也就是听听,张德全是权德安的心腹手下确信无疑,他没必要讨好自己,更不会瞒着权德安和自己套近乎。自己虽然表面上得到权德安和姬飞花两位实权人物的看重,可实际上只是两人眼中的一颗棋子罢了,以张德全的世故老道不可能看不穿这一点。两人一同喝了这杯酒,胡小天又抢着为张德全倒上,张德全在刚开始的客套之后,也就不跟胡小天争抢,心安理得地等着他给自己倒酒。

    胡小天道:“张公公找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

    张德全笑眯眯道:“没什么其他事情,就是恭喜来着。”

    胡小天放下酒壶。笑容显得有些无奈:“何喜之有啊!不瞒张公公说,明月宫实乃是非之地,短短几日已经伤了三条人命,今日皇上又在宫内突然病,大内侍卫总统领慕容展刚刚带走了一名宫女一名太监,现如今明月宫只有我和另外一位宫女了。”

    张德全微笑道:“清者自清。胡老弟又何须担心?”刚刚还称他为胡公公,两杯酒下肚就叫起了胡老弟,酒桌之上果然容易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胡小天道:“这明月宫真是不祥之地。”

    张德全道:“皇上平安无事就好,依我之见,明月宫生的这一连串的事情并非天灾……”话没说完,微笑望着胡小天,接下来的半句话胡小天已经明白了,既然不是天灾那就是**。

    胡小天故意叹了口气道:“张公公,实不相瞒。我在明月宫真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若不是为了权公公的嘱托,我早就甩手回司苑局去了。”

    张德全呵呵笑道:“既来之则安之,胡老弟又何必心急?”他心中对胡小天的这番话自是不信,甩手回去?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想去哪里?伺候什么人,你自己能说了算?再者说了,安排你去明月宫的是姬飞花也不是权德安。

    胡小天道:“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文才人的身边实在是太复杂了些。”

    “过去复杂现在不是很简单了。”张德全意味深长道,明月宫如今只剩下三人。自然不会像过去那般错综复杂。

    胡小天道:“我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为何有人会将自己的子女送入深宫,有些人终生都没有获得皇上宠幸的机会。”

    张德全道:“文太师怎么想岂是咱们这些做奴才的能够揣摩的,不过最近宫内有不少流言传出,都说文才人是个不祥之人。”

    胡小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是不是不祥我不知道,可文才人的运气的确是有些不好。皇上翻了她的牌子。让她进御当晚,她不巧来了月事,今日皇上专程来明月宫探望她,却不曾想又突然病。”

    张德全对此也深表赞同,这位文太师的养女的的确确是命数不好。他低声道:“我听说是老弟出手救了皇上?”

    胡小天道:“我可不敢居功,只是过去听说过一个偏方,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告诉了皇上,想不到居然奏效,都是皇上洪福齐天。”

    张德全举杯道:“祝皇上龙体安康,洪福齐天,愿大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胡小天随声附和,过去还真是没看出来张德全居然有喊口号的潜质。

    对饮之后,张德全笑眯眯道:“兄弟可不可以将那块蟠龙金牌给我开开眼?”

    胡小天点了点头,从腰间解下皇帝赐给他的那块蟠龙金牌,名字虽然威武霸气,可金牌并没有多大,也就是火柴盒般大小,张德全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儿,啧啧赞叹道:“在我的印象中,皇上亲手赏赐的蟠龙金牌还不过五块。”

    胡小天心说皇上登基才多久,这玩意儿等于是特权通行证,不但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而且可以进入后宫内院,如果皇上随便派,那才是对他自己的安全不负责任了。胡小天在张德全面前表现得还算谦虚,笑道:“上天庇佑,我走运而已。”

    张德全道:“老弟年纪轻轻就得到皇上如此宠幸,日后必然飞黄腾达,等老弟得势之日千万不要把我这个老哥哥给忘了。”攀附之意溢于言表。

    胡小天听他的话里似乎流露出要和自己结拜的意思,赶紧道:“不能忘,不能忘,小天做人从来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张公公请放心,呃,这时候好像不早了。”胡小天可没心情跟他结拜,想找个机会离开。

    张德全道:“小老弟,急什么?反正今晚也没什么事情,咱们兄弟俩就多聊几句。”

    胡小天道:“我是担心明月宫,文才人身边没有人伺候。”

    “没什么可担心的,明月宫生了这么多事情,宫内的侍卫严加防守,再者说了,宫里不是还有一个宫女吗?现在都这么晚了,文才人想必早已入睡,就算你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你说是不是?”

    张德全盛情挽留,胡小天也抹不开这张脸面,于是点了点头,心中暗忖,不知权德安今晚还会不会过来。

    胡小天在张德全那里一直呆到午夜时分,眼看一坛酒已经见底,张德全仍然不见丝毫的醉意,又要开一坛再喝。胡小天倒不是怕跟他拼酒,就算喝多了也不丢人,更何况他自己的酒量本来也不错,可张德全今晚跟他聊的大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似乎在故意拖延时间,胡小天隐约觉得今晚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决定尽快结束这场酒局返回明月宫。

    张德全看到胡小天去意已决,这次也不留他,还专程打着灯笼将胡小天送出了尚膳监,又将灯笼交到胡小天的手上,叮嘱胡小天回去的路上多加小心。

    胡小天打着灯笼往明月宫的方向走去,夜晚气温骤降,白日里融化的积雪又凝结成冰,地面湿滑。前往明月宫的道路之上可以看到不少的侍卫,自从前些日子有飞贼潜入皇宫的事情之后,防守就严密了许多,胡小天也不怕中途有人盘问,一则是他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身份地位,二则是皇上刚刚赐给了他一块蟠龙金牌,即便是遇上了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来到明月宫外,想从侧门进入,之前离开的时候跟葆葆说好了留门,可来到门前轻轻一推,方才现门居然从里面插上了。凑在门缝中向内望去,看到明月宫内漆黑一团,葆葆应该是等不及自己回来睡着了。

    胡小天向周围看了看,以他的轻功翻墙而入并不困难,可想了想,还是绕到了正门,却现大门虚掩着,中间留着一条缝隙,心中不觉暗喜,看来葆葆终究还是没有忘了这件事,没有插上大门。

    胡小天推门走了进去,反手将大门关上,本想直接返回自己的房间,来到门前之时,下意识地向宫室的方向望去,却见屋顶之上,一道黑色的身影凌风而立,此人黑衣蒙面,两道犀利如刀的目光正遥望着自己,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大吼道:“来人!抓贼!”

    那黑衣人一声不吭,足尖在屋脊上轻轻一点,身躯陡然飘飞而起,宛如一片黑云浮起在暗夜之中,转瞬之间已然不见。

    胡小天暗叫不妙,他并没有追赶上去,单从黑衣人的身法来看,自己就远不是人家的对手,他先想到的是文雅和葆葆的安危,第一时间冲入宫室之中。

    明月宫大门也是虚掩着,胡小天举着灯笼冲入其中,大声道:“文才人!葆葆!”刚刚走了几步,脚下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一绊,险些摔倒在地,胡小天稳住步伐,举灯向下望去,却见脚下一具无头尸体倒在血泊之中,胡小天吓得心惊胆颤,他先想到的就是文雅和葆葆,这两人和他全都息息相关,若是其中一人出了差池对他的影响势必极大。

    胡小天强忍心中的震骇向下望去,却见那无头尸体穿着侍卫的服饰,应该是个男人,这才心神稍安,他颤声道:“葆葆……文才人……”

    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