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嫌疑】(下)
    胡小天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文才人不会善罢甘休。”

    姬飞花笑道:“你担心她会出手对付你?她明知道你是杂家的人,绝对不敢妄动。”他这番话说得信心满满,透着不可一世的嚣张。

    胡小天道:“只怕文才人要赶我走了。”

    姬飞花道:“你先忍耐上几日,杂家保证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

    胡小天心中一怔,姬飞花难道已经决定对文雅出手?倘若真是如此,文雅在宫中的处境危险了。胡小天的心情还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想要早些摆脱明月宫,另一方面,他又有些担心文雅,倒不是他对文雅产生了什么特别的感情,主要原因是文雅和乐瑶极其相似的缘故,直到现在他都无法将文雅和乐瑶彻底区分开来。

    回到明月宫,文雅的表现倒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本来胡小天还以为应该自己的会是一场暴风骤雨,可文雅并没有因为今天的事情向他起诘难,只是轻声叹了口气道:“以后这明月宫你就不要来了,本宫会向皇后娘娘禀明此事。”

    胡小天揣着明白装糊涂道:“文才人为何要小的离开?”

    文雅道:“既然是明白人就没必要说得那么清楚,明月宫庙小,容不下你胡公公这尊大菩萨。”

    胡小天道:“小天并没有加害文才人的意思,今天的事情也绝非小的能够左右。”

    文雅道:“姬公公可以左右。”一句话点明了胡小天和姬飞花之间的关系。

    胡小天听她将话说到了这种地步,解释也没什么必要,向文雅深深一揖道:“若然是小的碍了文才人的眼睛,那小的走开就是,小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只要文才人一声差遣……”

    “不会劳烦你了。”文雅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

    胡小天点了点头。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人家全都看在眼里,若是说自己和姬飞花没有串谋,别人也不会相信。就在胡小天准备离开之时,忽然听到后方传来一声惊呼:“秋燕出事了……”

    他们闻言一怔,当下也顾不上继续说话,一起循声赶了过去。却见宫女秋燕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手足不断抽搐。没等众人靠近她的身边,秋燕双腿一蹬,已然一命呜呼了。

    胡小天凑过去摸了摸她的颈部动脉,探了探她的呼吸,最后又扒开她的眼皮,瞳孔已经扩散,呼吸心跳全无。秋燕已经死了,虽说并非是明月宫所出的第一次命案,可秋燕之死毫无征兆。

    胡小天抬起头来,最先现秋燕出事的是王仁,事实上当时也只有他在场,王仁吓得面无人色,摆了摆手道:“小的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跟我毫无关系。”任何人在这种状况下先想到的就是要摘清自己。

    秋燕出事之时。葆葆在外面,胡小天和文雅说话。梧桐也在不远的地方,他们三人可以相互见证,唯有王仁是说不清的,王仁说完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文才人,奴才和秋燕向来感情很好,清同兄妹。我怎么可能害他?”

    文雅咬了咬嘴唇,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明月宫内的麻烦事还真是层出不穷。她镇定了一下心神道:“小胡子,你去请侍卫过来。”

    胡小天心说刚才不是赶我走吗?这会儿又变了,他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撂挑子。一来不够厚道,二来以他的好奇心也不舍得离开。

    胡小天刚刚走出了明月宫,就看到一群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为一人正是大内侍卫领慕容展。

    慕容展四十五岁,先便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满头白,眉毛也是白色,一双瞳孔闪烁着妖异的光芒,肤色也是苍白如纸。胡小天一眼就看出这位名震大内的侍卫统领是一位白化病人。胡小天虽然来到宫内的时间已经不短,但是对慕容展其人只闻其名,从未和其人打过照面,据称慕容展亲自负责缥缈山的护卫之责,很少在外界露面。

    胡小天过去从别人的口中听闻过慕容展多次,所以第一眼看到他就能够将此人认出。慕容展既然亲自过来了,胡小天当然不必再去通报侍卫,走上前去,恭敬作揖道:“司苑局胡小天参见慕容大人!”

    慕容展停下脚步,灰色眸子盯住胡小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此人从来都是个不苟言笑之人。微微颔道:“你就是胡小天。”

    “是!”胡小天直起腰来,慕容展虽然在大内侍卫之中呼风唤雨,但并不负责管理他,所以胡小天礼到就行,没必要等着他让自己起身。

    慕容展道:“看你行色匆匆,这是要去那里?”

    胡小天道:“小的正是要去找慕容大人报讯!”

    “生了什么事情?”慕容展一双白眉紧紧皱了起来。他为人极其警觉,单从胡小天的话中就已经嗅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地方。

    胡小天压低声音道:“明月宫又生了命案!”

    慕容展双目一瞪,两道犀利的寒光陡然射出,看得胡小天也是心神一紧,在此人身边有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胡小天凭直觉意识到,慕容展的实力非同一般。

    慕容展也不多说,低声道:“为我引路。”

    胡小天带着慕容展这群人走入明月宫。

    文雅也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就已经回转,而且竟然带来了大内侍卫总统领慕容展。

    慕容展向文雅见礼之后来到秋燕的尸体旁,撩开长袍,他从腰间革囊中取出一双鹿皮手套,半蹲了下去,仔细检查秋燕的尸体,没过太久的时间,就已经在秋燕的颈后有所现,然后又从革囊中取出一只小镊子,小心从颈后夹出了一根细如丝的牛毛针。

    文雅似乎不忍再看转过身去。

    一名侍卫打开盛放证物的木盒,慕容展将银针放了进去,然后站起身来,除下鹿皮手套:“把尸体带走。”他目光灼灼盯住胡小天道:“什么人最早现的这具尸体?”

    胡小天望向王仁,王仁吓得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连连摆手道:“我……我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把他带回去细细审问!”

    “是!”随行侍卫大声答道。

    王仁跪倒在地:“文才人,文才人……”

    文雅咬了咬樱唇终究没有说话。

    慕容展此来的目的却不是为了秋燕被杀之事,他向文雅行礼道:“文才人,卑职奉陛下之命特地前来将梧桐带走调查。”

    文雅神情黯淡,刚才姬飞花就要将梧桐带走,她竭力护住,却没有想到,终究还是无法留下梧桐。文雅点了点头道:“好吧,还请慕容统领不要为难他们。”

    慕容展冷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笑意:“文才人放心,卑职向来按章办事,绝不会徇私枉法!”这番话等于明白的告诉文雅,他不会因为文雅的身份而有任何的顾忌。

    面对眼前的局面,文雅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慕容展将两人带走,如今的明月宫,两人死于非命,两人被慕容展带走。文雅身边还只剩下胡小天和葆葆,而他们两个恰恰是文雅先后想要赶走的两个。

    想起自己刚刚要赶走胡小天的那番话,文雅不由得叹了口气,慢慢在椅子上坐下,脸上的表情显得黯然神伤。

    胡小天向葆葆使了个眼色,葆葆悄然退了出去,胡小天向文雅行礼道:“文才人不用心烦,有道是清者自清,皇上的事情跟您无关。”

    文雅道:“既然所有人都走了,你为何还要呆在这里?你不怕被本宫连累吗?”

    胡小天道:“小的并非怕事之人。”

    文雅意味深长道:“既然敢惹事又怎么会怕事?”

    胡小天道:“有些事情连文才人都无法掌控更何况小人?”

    “大胆!”文雅勃然大怒,柳眉倒竖,凤目圆睁瞪着胡小天。胡小天却不见丝毫的害怕,恭敬道:“小的临走之前,要奉劝文才人一句话,有些事还是尽早做准备的好,古往今来从不缺乏屈打成招的先例。”

    文雅道:“本宫的事情无需你来过问。”

    胡小天向他深深一揖,转身就走。

    文雅望着胡小天的背影,咬了咬樱唇,在胡小天即将迈出房门之前终于开口将他叫住:“你且留步!”

    胡小天背对文雅,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文雅如今的处境极其不妙,看来她在自己面前也不得不选择服软了,即便她是文承焕的养女,可是在这宫中并没有亲近之人,仅有的一名心腹梧桐如今也已经被慕容展带走,可以说她在这皇宫之中已经没有能够让她相信之人。

    胡小天慢慢转过身去:“文才人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文雅道:“你刚刚是在暗示我有人要对梧桐严刑逼供吗?”

    胡小天道:“文才人,小的只是随口一说,出于对您的关心,小的保证我对文才人绝无加害之心,但是别人就很难说。其实以文才人的身份和背景也无需小人担心,文太师乃国之栋梁,皇上面前的红人,皇后又和您情同姐妹。”(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