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宵小之辈】(上)为葆葆盟主飘红加更
    来人却是大康大皇子龙廷盛,也就是简皇后和龙宣恩的大儿子,龙廷盛一边咳嗽一边走了过来,他今年二十五,身材高大,体格魁梧健壮,国字脸方方正正,唇上留着两撇八字胡须,肤色黧黑,一双虎目向龙廷镇扫了一眼道:“三弟,听说父皇身体有恙所以我刚刚去探望。”

    龙廷镇其实已经去过了,他笑道:“难得大哥一片孝心,做兄弟的自叹弗如了。”

    龙廷盛道:“这两天天气骤然变冷,连我都受了风寒……”说到这里他捂住嘴又咳嗽了两声,目光落在仍然跪在雪地上的胡小天身上:“这是……”

    龙廷镇道:“司苑局的太监胡小天,诗词歌赋无所不通,我让他即兴赋诗一。”

    胡小天心中暗骂,赋你妈个头,嘴中叫苦道:“皇子殿下,小的才疏学浅,实在是作不出。”

    龙廷盛看到他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作不出就起来吧,雪这么大,跪在地上小心被冻着。”

    胡小天眼巴巴看着龙廷镇,三皇子龙廷镇这才道:“既然我皇兄让你起来,你就起来。”

    胡小天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跪了这么老半天,膝盖都酸了,心中对龙廷镇越反感。

    龙廷盛道:“这诗词歌赋不是每个人都写得出来的,过去我就因为作诗的事情没少挨骂。”

    龙廷镇显然没有跟这位大皇兄多谈的意思,敷衍了两句,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去。

    胡小天垂着双手站在原地,等等龙廷镇走了方才暗自松了口气。

    龙廷盛看了他一眼道:“刚刚他没有为难你吧?”

    胡小天这才意识到他们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在。跟着龙廷盛过来的那个小太监不知什么时候进入太医院去了。慌忙行礼道:“没有,只是让我作诗,多谢大皇子解围了。”

    龙廷盛呵呵笑道:“作不出就作不出,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你是胡小天?”

    胡小天道:“正是小的。”

    龙廷盛道:“我听过不少人提起你的名字。入宫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掌管司苑局,想不到你这么年轻,真是很有本事啊。”

    胡小天道:“多亏了皇上的器重,小胡子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龙廷盛呵呵笑道:“器重你的是姬公公吧。”

    胡小天悄悄向龙廷盛偷看了一眼,却见他双目灼灼始终盯着自己。心中不禁暗叹倒霉,难不成三皇子为难过自己,大皇子又要找自己的麻烦,两兄弟今儿要轮自己?靠啊,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有种去找姬飞花的麻烦,干老子鸟事。

    龙廷盛道:“你不用害怕,本王不会为难你,我听说你的一些事情,本王对你还是有些欣赏呢。”

    想收买我?胡小天马上将龙廷盛的这番话理解为一种示好,以龙廷盛的身份地位,堂堂一个大皇子当然没必要去讨好一个小太监,归根结底。原因只可能有一个,龙廷盛意在笼络自己。想起大康的太子之位仍然悬而未决,胡小天马上就心中坦然了。龙廷镇仇视自己因为此,而龙廷盛向自己示好也是因为这件事。胡小天恭敬道:“大皇子太抬举小的了,小胡子感激涕零。”

    龙廷盛咳嗽了两声。

    胡小天关切道:“大皇子身体不适?”

    龙廷盛道:“只是受了些风寒,没什么。”

    此时跟着龙廷盛的那名太监走了过来,来到龙廷盛面前道:“皇子殿下,太医院的药房之中并没有这几味药。”

    龙廷盛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诺大的一个太医院。竟然连这些药材都找不到,真不知这帮管药库的太监是管什么吃的?”

    胡小天心中一动。忽然想起司苑局那里的药房,恭敬道:“殿下。司苑局倒是也有一个药房,规模虽然比不上太医院,可里面也有不少的药材,或许其中能够找到殿下需要的药材。”

    龙廷盛点了点头,示意太监将那份药方交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得了药方,辞别了龙廷盛,踩着厚厚的积雪回到了司苑局。他并没有前往明月宫,一来明月宫太冷,二来他也不想回去受文雅的冷眼,你看我不爽,老子还不乐意伺候你呢。

    来到司苑局的时候,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奇迹般停了下来。史学东迎上来,眉开眼笑道:“葆葆姑娘来了!”因为天气太冷,这货一边说一边搓手,显得越淫/贱。胡小天道:“人在哪儿?”

    史学东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我让她先去了你的房间。”

    胡小天点了点头,将那份药方交给了他:“你去帮我查查有没有这些药材。”史学东点头哈腰地去了。

    胡小天来到自己的门前推门走了进去,看到葆葆正坐在桌前,双手托腮静静等着自己。

    胡小天笑道:“杂家前脚刚走,你这就主动送上门来了,既如此,杂家也就不客气了。”

    葆葆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敢动我一下,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假……”话还没说完,胡小天就已经将她的嘴巴给捂上:“隔墙有耳,你还嫌闹出的乱子不够大?”

    葆葆挣扎了两下,挣脱开他的手,可没想到胡小天双手向下一滑,从后面把她给抱住了。葆葆咬了咬樱唇道:“你好不要脸。”

    胡小天道:“杂家对你好歹都有救命之恩,不求你舍身相报,给杂家暖暖身子总不过分?”

    “很过分!”葆葆嘴上说着,可却:没有挣脱。胡小天得寸进尺,将脸凑了上来,被冷风吹得如同冰块的面孔贴在葆葆温暖柔润的俏脸上,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葆葆红着俏脸道:“你占尽了人家的便宜,以后让我还怎么嫁人?”

    胡小天笑道:“嫁给我喽,杂家是个负责任的人。”

    “我才不信你的甜言蜜语,自从我认识你之后,就没有顺利过,你这个恶人简直就是我命中的魔星。”

    “既然如此,你还是认命吧。有句话说得好,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不如闭目享受。”

    葆葆听到这里羞得双颊绯红,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道:“你这恶人,这种无耻的话你都说得出口。”

    胡小天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一定是你,除了你还有谁能够说出那么下作的话。”葆葆认定了胡小天不是好人。

    胡小天伸出手去,牵住葆葆温润如玉的纤手,将她慢慢拉回自己的身边,葆葆含着娇羞垂下头去,胡小天重新搂住她的纤腰道:“我是说真的。”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葆葆含羞道。

    胡小天道:“你不许再打别的男人的主意,以后你注定是要嫁给我当老婆的。”

    葆葆螓垂得更低:“太监怎么可能娶老婆?”这会儿连脖子根都红了。

    “我这个太监你又不是不清楚,该有的东西我一样都没少。”

    葆葆双手将耳朵堵住,娇嗔道:“不听,不听,你实在是太恶心了。”

    胡小天一把勾住她的纤腰,在她樱唇上轻吻了一口,葆葆娇躯明显一颤,用力将眉头皱起,将螓轻轻伏在胡小天的肩头,柔声道:“虽然明知道你是个骗子,对我没有一句实话,可我还是宁愿相信你一次。”

    胡小天抱住葆葆,手落在她的*之上,馒头要一口一口的吃,哥文火慢炖了这么久,应该已经到时候了,啪!葆葆宛如灵蛇般从他怀中逃脱出来,然后在这厮的猪油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臭小子,真是得寸进尺,葆葆接连退了三步,确信拉开了安全距离,方才长舒了一口气道:“文才人让你回去,有事差遣。”

    胡小天把脑袋摇了摇:“不回去了,天寒地冻的,没炉子,没火盆,甚至连个暖床的丫头也没有,回去还得看她的冷脸,我打算待会儿就去辞职,以后她爱找谁伺候就找谁伺候。”

    葆葆道:“今儿皇上刚刚赏赐了她六匹锦缎,此外还有上等的官燕两盒,还说最近要去明月宫探望她呢。”

    胡小天道:“皇上这么多嫔妃,该不是人手一份?”

    葆葆道:“听说只给了文才人,连皇后都没有。”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她找我回去,有没有说为什么?”

    葆葆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对了,那个侍卫统领陈成强今天又带人过来了,检查了一下马良芃平时居住的房间,还看了看你的房间。”

    胡小天怒道:“他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搜查我的房间,还挑选老子不在的时候。”

    “御前四品带刀武士,而且这次的事情据说是大内侍卫统领慕容展亲下的命令并获得了皇上的肯。”葆葆停了下又道:“文才人也同意了。”

    胡小天道:“有没有觉得文才人好像在故意跟我作对?”

    “在她眼里你只不过是个奴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啊?”

    胡小天道:“先让你走,然后又改变主意让你留下,看来她对咱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葆葆道:“那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这个文雅透着古怪,文太师既然将她送入宫中,就绝不会让她这么孤零零地呆上一辈子,肯定还会想方设法,让她接近皇上,从而获得皇上的宠爱。”

    葆葆道:“只怕姬飞花未必会让她如意。”

    感谢葆葆盟主再次飘红,送上加更!(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