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太医院】(上)
    胡小天恭敬道:“葆葆应该并没有跟洪北漠直接接触过,所有一切的指令都是通过林菀传达,林菀这个女人阴险毒辣,派葆葆前往明月宫应该有私心,很可能并不是洪北漠的意思。”

    李云聪眯起双目道:“林菀不足为虑,你只需盯住她们的动向,以防她们自作主张,轻举妄动而坏了大计。”

    胡小天道:“公公的话我已经转告给了她们只要有那个复苏笛在手,不愁她们两个不乖乖听话。现在她们还以为我是洪北漠所派,在我面前诚惶诚恐,尊敬得很。”

    李云聪道:“千万别被假象所迷惑,洪北漠既然把她们派入宫中,林菀又能在美女如云的后宫之中脱颖而出,足以证明此女还是很有一些手段的,以后如无必要你还是尽量少跟她接触为妙。”

    胡小天点了点头,想起自己也练了几天《无相神功》的内功心法,可似乎仍然没有什么进展,于是就此向李云聪求教。李云聪为他诊脉之后也深为不解,他也搞不清为何胡小天仍然会止步不前。

    再次回到司苑局的房间内已经就快四更天了,胡小天又冷又饿,随便吃了几块点心,钻入被窝里面酣然入睡。这一觉直睡得天昏地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看到外面的雪越下,宛如鹅毛般飘飞在天地之间,地面上的雪也已经积下了一尺多厚,整个皇宫都在一片银装素裹之下。几名小太监正在院子里堆雪嬉戏,平日里宫廷内的生活单调而枯燥,少有遇到这样开心的时候。而且康都的地理位置偏南,已经有多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

    小卓子穿着厚重的棉袍带着护耳,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从药库的方向走了过来,看到胡小天出来,赶紧过来行礼道:“胡公公您醒了?”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道:“杂家都没想到会睡了这么久。”

    小卓子道:“东哥交代过,胡公公这两天两边忙活,操劳的很,让我们不要打扰您。一定要让您多睡一会儿。”

    胡小天点了点头,用手遮在额前,挡住扑面而来的雪花:“史学东呢?”

    小卓子道:“一早就出宫采办去了。”

    胡小天道:“今儿有没有什么人找我?”

    小卓子摇了摇头。

    胡小天顿时感觉有些奇怪,过去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有忙不完的事儿,不是东家来找,就是西家来探,今儿是怎么了?难道因为下雪全都不出门了?还是因为自己杀了人,恶名远播,没有人愿意接近自己?一个人如果整天忙活惯了。乍一清净起来反倒不习惯。

    小卓子道:“胡公公还没吃饭吧,小的这就让人去准备。”

    胡小天点了点头,此时腹中的确有些饿了。

    小卓子赶紧让人去准备,不一会儿已经将热腾腾的饭菜端到了胡小天房间内,胡小天正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小邓子慌慌张张赶了过来,来到胡小天身边,附在他耳边道:“秦姑娘到太医院了。”

    他前来通风报讯还是因为胡小天之前的交代。让他牢牢记住,只要秦雨瞳前往太医院坐诊。就第一时间通知他。胡小天得知这个消息,迅填饱了肚子,起身前往太医院。

    地面上的雪已经积起了一尺多厚,因为雪仍然在不停的下,清扫还没有开始,昨天雪融之后气温骤降。地面上结了一层薄冰,大雪从昨夜一直下到现在,路面湿滑,前往太医院的路上,胡小天还好。小邓子却接连摔了几跤。

    以胡小天今时今日的地位,皇宫之中除了少数禁区,他基本上都可以自由出入,太医院原本就不是什么防守严密的地方,侍卫防守的重点也是防止太医进入皇宫内苑,至于前来看病的太监宫女,一般来说都不会进行严格盘查。

    前来太医院看病的人多数都是宫女太监,身份尊崇者如皇上嫔妃都会将太医召入宫中。

    秦雨瞳来自玄天馆,她的师尊乃是玄天馆主,除非是皇上亲召,玄天馆主是不会前来这里,太医院这边的坐诊基本上都交给了他的弟子。

    当然宫女太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过来看病,先要约号,如同现代社会的预约门诊,拿到了号牌才能排期看病,像胡小天这种在宫中有了一定地位的太监当然无需号牌,他大摇大摆进了太医院。

    今天太医院格外忙碌,天气骤降,受凉生病的宫女太监不在少数,还有一些人因为雪天路滑摔成了外伤,其中不乏手脚骨折者。

    胡小天找到秦雨瞳的时候,她正在天字号诊室内为一名宫女接骨。因为秦雨瞳正在工作,所以胡小天并没有急于打扰她,而是静静看着她的动作。秦雨瞳为宫女接骨之后站起身来,一旁有人递来了一方雪白的热毛巾。

    “谢谢!”秦雨瞳接过热毛巾,方才察觉有异,抬眼望去,却见身穿太监服的胡小天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以秦雨瞳的镇定,平静无波的明澈美眸中也不禁泛起波澜。燮州一别,半年已过这半年之中生了太多的事情,可眼前的胡小天却依然笑得阳光灿烂,仿佛他还是昨日的那个他,并未变过,也从未变过。

    “秦姑娘还记得杂家吗?”

    听到胡小天以杂家自称,秦雨瞳的芳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歉疚,她忽然意识到没变的只是她自己,而胡小天已经完全改变了,她不明白自己这种负疚感的由来,难道自己要对胡小天如今的状况负责?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罢了,秦雨瞳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双眸恢复了昔日的古井无波,淡然道:“自然记得,看到胡公子无恙,雨瞳心中也是欣慰的很呢。”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秦雨瞳的这番话本没有任何的笑点,胡小天的笑声让秦雨瞳的芳心为之一缩,她甚至想到了胡小天恨上了自己,因为燮州城的不辞而别,也因为自己明明得知了西川兵变而没有透露给他半点的风声。

    胡小天道:“秦姑娘认识的那个胡公子早已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大康司苑局的管事太监胡公公!”这货说得那是中气十足,非但没觉得自卑反而觉得满脸荣光,哥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小太监混成了司苑局的总管也不容易,这种升职度即便是在现代职场中也很少见吧。

    秦雨瞳却从胡小天的话里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伤,其实是她多想了,一时间她不知该说什么去安慰胡小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向胡小天表达一下当初知情不报的歉意。

    还好此时又有人过来看病,暂时化解了秦雨瞳心中的尴尬。来得是个手腕脱臼的小太监,秦雨瞳正准备叫人,胡小天已经主动走了过去,帮忙摁住那小太监的身体,可能是因为胡小天的到来影响到了秦雨瞳的心境,第一次复位居然没有成功。关键时刻还是胡小天出手,轻松将小太监的手腕复位。

    小太监活动手臂之后,千恩万谢地走了,秦雨瞳道:“看来你的医术还未曾忘记。”

    “很多事情都不会忘记。”

    秦雨瞳因胡小天的这句话而垂下黑长的睫毛,几经努力终于低声道:“对不起,我本该早一些提醒你的。”

    胡小天笑了起来:“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杂家今天之所以过来见秦姑娘只是想当面说声谢谢。倘若不是秦姑娘送给我的那份礼物,只怕小天此时已经身陷囹圄了,也许连性命都保不住。”

    秦雨瞳不知胡小天的这番话究竟是否出自真心,倘若当初自己没有给他留下那张面具,胡小天想必已经落在李家之手,即便是失去自由,可还不至于失去性命,毕竟他是李天衡的未来女婿,和李无忧有婚约在。正是因为自己给他的那张面具,才让他得以逃离燮州,此后事情的展却远非她能够预料。她没想到胡小天在逃脱之后,居然会有孤身潜入京城,舍身救父的勇气。秦雨瞳道:“你不用谢我,其实当初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现在想起来心中实在是有些歉疚呢。”

    胡小天笑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这世界上谁都会有秘密。”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太监的通报声:“安平公主到!”

    胡小天心中一惊,先想到得就是,莫非昨天晚上我爽约不至,触怒了这位好脾气的公主,于是她追杀到这里来了?

    安平公主已经来到了房内,看到胡小天在这里,她也是一惊,胡小天怎么会在太医院里?

    胡小天赶紧上前行礼道:“小的参见公主千岁千千岁!”

    安平公主看都没看他,径直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握住秦雨瞳的双手道:“雨瞳姐姐来了!”

    胡小天这才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原来安平公主根本就不是冲着自己来的,搞了半天她和秦雨瞳是闺蜜。胡小天心中暗叹,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想不到啊,安平内心单纯为人善良,可秦雨瞳的心机却是非常复杂,撇去她骗自己的事情不提,根据胡小天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在龙烨霖上位的事情上,玄天馆的任先生也出力不少,作为任先生的高足,秦雨瞳很难说没有参与其中,不然她也不会莫名其妙跑去西川。胡小天有些为安平公主担心了,和这么复杂的妞儿当闺蜜,分分钟有被出卖的可能。

    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